奇书网 > 历史穿越 >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 300:最终章(1)
    血色的菩提牢界中,轩辕天心虽然看不见消失的灵山,也看不见皇明月他们,但是身在牢界中的他们却依然能够清楚地看见外面的一切。

    大圣在抡着金箍棒对着四周一通乱砸却还是连一条裂缝都没有砸出来后,神色阴郁地对着不远处,正皱着眉阴鸷着一张俊脸的皇明月,喊道:“你光盯着外面看有什么用?还不如想办法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皇明月却恍若未闻,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半空中的轩辕天心,仿佛生怕他一个分神没注意,轩辕天心就会在摩诃的手中吃亏似的。

    梵音已经从莲台上下来了,这会儿撑着虚弱的身体,仔细地观察四周,若有所思地接话道:“这个菩提牢界跟原来的那个不太一样,虽然同样有着菩提祖树的力量在,更是支撑整个牢界的力量来源更偏向于阴晦,就像是......”

    不等梵音将话说完,青缇倒是插嘴道:“像是来自于幽冥......”青缇将目光看向了另一边的狐若,或者说是狐若身边的轩辕灵曦。

    后者似有感应,立刻将目光跟着看了回去,然后点点头,道:“的确像来自于幽冥,但是却比幽冥的力量更为阴晦。”

    “莫非......”金翅大鹏一诧,忍下了心中的焦虑,皱眉道:“是血海?”

    血海通幽冥,更是地府的前身,自地府出现后,血海看似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但是从那日血海的事情发生后,金翅大鹏就不再这么认为了。能够让凤凰将骸骨一直留在血海之底镇压,谁还敢说血海已经没什么用了。

    况且摩诃是个做什么事儿都习惯算计一切的人,他说他是为了凤凰骸骨和血海中的那些无法入轮回的血海怨灵,难道就是真的了?保不齐他还隐藏了什么呢,只是没有告诉他们罢了。

    这个菩提牢界如此怪异,其支撑整个牢界的力量又像是来自于血海,谁知道摩诃有没有从那个污秽不堪的血海中又弄了一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出来!

    金翅大鹏自觉自己应该猜得八九不离十了,而青缇却在这时向轩辕灵曦问道:“你可有什么办法对付这个菩提牢界?驱魔龙族的传人应当很擅长对付这些的才是。”

    随着青缇的这话一落,大圣等人纷纷将期待的目光看向了轩辕灵曦。

    突然被这么多人期待着,轩辕灵曦无奈地道:“我不清楚,对于别的东西或许我还有信心,但是对于血海...老实说,自我出生以来,我对血海的认知就十分的少。”

    “你先试试也行。”大圣摆摆手,看着轩辕灵曦道:“总比咱们都困在这里面一筹莫展的强吧,你是驱魔龙族第一代的传人,驱魔龙族最完整的那一套术法你是唯一知道的人,比起上面那个半吊子的小丫头,你在这方面应该更强一些才对。”

    大圣如此高看于她,轩辕灵曦也只能苦笑着点头。

    然而还没等轩辕灵曦想出什么办法来打破这个菩提牢界,牢界里面似乎又起了什么变化。

    若有若无的凉风不知从什么地方刮了过来,原本是轻轻的刮,结果越刮越大,到最后可以称得上是风沙走石了。

    绯辞一脸痛苦地埋着头,努力不让风吹迷了眼,还得注意着身后的随云、子亦和红莲三人别被这一阵怪风给刮走,让得本就手忙脚乱的她,越发的手忙脚乱。

    直到一道人影突然挡在了她的身前,并同时挡住了那些带着沙石的大风后,绯辞这才缓过了一口气。

    青缇垂眸看着她一脸懵的神色,低低地笑了一声,戏谑的话语中却依然带着一丝长久以来的纵容:“很多年以前我就对你说,你那个脑子除了在一些妖族大事儿上还有点用以外,对于在别的事情上,你的脑子完全就是一个为了好看的摆设。”

    绯辞迷迷茫茫地抬头看他,青缇看着她纵容般地一笑,戏谑道:“阿绯,你就不知道背对着风头吗?这样不仅不会被眯了眼,你还能看好你身后护着的人。”

    “......”绯辞差一点被青缇这一笑给晃了眼,但是当她听清了青缇的话后,一脸拒绝承认自己的脑子是摆设的事实,恶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才跟恼羞成怒了一样转过身,背对着他,怒道:“不是知道还有你在嘛!”

    “因为知道有我在,所以才等着我来给你挡风遮雨吗?”青缇看着她后脑勺,仿佛从她的一个后脑勺也能够看见她前面愤怒的神色般,无奈地轻声笑道:“看来还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导致了你这些年对其他事情上的不长进啊,若是有一日/我不在了,那你可该怎么办啊。”

    绯辞越听他这话越觉得不对味,怎么感觉好像是自己没了他就什么都不行了一样?她可是堂堂妖族尊主,这话听起来怎么都觉着像是在打她的脸。

    “别说的我好像没了你就什么事儿都干不了了一样。”绯辞恶狠狠地道:“你要给我消失一个,说不定我更好呢......”

    将话说完,绯辞正准备回头去瞪青缇一眼,结果她头才刚刚一头,背后突然被人给猛地推了一把,这力道之大,令得完全没有防备的绯辞瞬间朝前面飞扑了出去,甚至还连带着红莲三人都一起被她给撞飞了出去。

    绯辞飞扑出去的第一时间就脑子一懵,而第一反应就是青缇生气了。

    生气的青缇居然还对自己动手了?!

    然而这一懵之后跟着就是暴怒,青缇居然敢对自己动手了?!还将自己给推飞了出去?!这是造反呢!

    可是,不管绯辞在发懵还是在发怒,然而当狐若的一声惊呼响起时,绯辞的脑子里却完全空白了一片。

    “青缇小心————!”

    狐若的惊呼声猝不及防的响起,连带着红莲、子亦、还有随云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色。

    绯辞不等自己的身形站稳,倏然回身朝青缇看去,只见她方才所站的地方,不知在何时居然从地底钻出了一个身高约有四五长,浑身长满了毒刺的丑陋怪物,倘若方才不是青缇将她给推了出去,只怕这会儿她已经被那个怪物头顶上的毒刺给穿了一个对穿了。

    可现在,本该将她给刺个对穿的毒刺,却刺在了青缇的肩上。

    绯辞瞳孔猛地一缩,眼瞅着那怪物用毒刺顶举起青缇,甚至还还用两只长满倒勾的大手将青缇死死抓住后,绯辞的一双眸瞬间染成了血红色。

    “青缇————!”

    所有人的脸色一变,唯有皇明月在看了一眼青缇后,皱着眉将目光看向了四周。

    果然,这样的怪物不止那一个。

    大地开始震动,土壤纷纷龟裂,而后从地底,迅速地钻出了一个接着一个的丑陋怪物。

    想要冲过去救援青缇的狐若等人被这些冒出来的怪物给阻拦住,绯辞在几次强行冲过去都失败后,气急败坏地怒道:“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怎么打都不死?”

    同样焦急的还有狐若,不过比起绯辞,他却是多了一分冷静,他一边对付着身边的怪物,一边仔细注意青缇那边的状况,在瞧见青缇虽然受了伤,不过暂时还没有别的危险后,方才松了口气,道:“这些东西的防御力十分强悍,都已经超过了龙族的防御,连我的炎日刀都破不了它们的防御。”

    “而且力气还贼大。”大圣也是罕见地道:“居然可以用手硬接我的金箍棒,这究竟是什么啊,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梵境何时多出了这样一种东西?”金翅大鹏也十分的纳闷,一边对付着身边的怪物,一边恼火地道:“它们身上的毒刺也十分的麻烦啊,居然还能当暗器似的射出来!”

    “就是不知道毒性如何了......”轩辕灵曦也是皱眉道,随后往青缇那边扫了一眼,在瞧见青缇的脸色已经开始泛出了不正常的青黑之色后,大惊道:“青缇中毒了!”

    “青缇————!”绯辞急得不行,周身光暴涨,准备在化为本体将这些怪物冲开,可是下一刻她就发现,在这个古怪的牢界中,她居然无法变回本体。

    眼瞅着青缇似乎越来越虚弱,绯辞焦急地朝皇明月喊去:“小一!你在干什么啊!?救人啊!”

    皇明月一手抓着混沌钟,闻言却不为所动,一双眼睛却带着研究之色地盯着他跟前的那几只想要攻击他,却又不怎么敢靠近的怪物们。

    他的这番漠视态度,就连大圣都看不下去了,冲着皇明月就吼道:“你究竟吃错了什么药了?自己的妖皇不要了吗?”

    哪知大圣的话音还未落,正在研究怪物的皇明月却淡淡地扫了大圣一眼,那一眼中的神色说不出来是讽刺还是嘲笑,在看得大圣差点爆粗口的时候,皇明月这才一脸不耐烦地看向了正在费力挣扎跟怪物做殊死搏斗的青缇,冷嗤道:“戏过了啊。”

    大圣:“......”不可思议地扭头看向危在旦夕的青缇。

    就连金翅大鹏都明白了什么般,看向青缇的目光也变了。

    这家伙在演戏?!

    只见方才还险象环生的青缇忽然在那怪物的大掌中化作了一抹青烟,随后摆脱了怪物的钳制,当他再出现在人眼时,除了脸色依然带着点青黑色外,看上去似乎一点儿事儿都没有,就连肩膀上被毒刺戳出来的血洞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人:“......”卧槽!这是一个真.戏精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哪怕此时四周还围着一群模样丑陋的怪物,绯辞在呆滞过后,怒火却节节攀升。

    “青缇————-!”若不是眼前还挡着好几只怪物,绯辞这会儿冲过去生吃了青缇的心都有了,“你方才是装的?”

    别说绯辞一脸怒火地瞪着青缇,就连狐若看着青缇的神色都是一言难尽。

    估摸是察觉自己惹了众怒,青缇轻轻咳了一声,解释道:“没有装,我是真中毒了。”

    青缇的确是中毒了,从他的脸色上就能看出来,但是这个毒究竟中的深不深,那也就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当然,或许皇明月也清楚。

    所以,皇明月一听他这话,立刻无声地撇了撇嘴角,而后直接扭过头,不再看青缇和绯辞他们了。

    大圣不知何时凑到了皇明月的身边,小声儿地对他问道:“你这妖皇怎么回事儿?他这是什么节奏?”

    皇明月哼哼,一脸的不齿道:“追媳妇儿不要命不要脸的节奏。”

    大圣眼角一抽,惨不忍睹地看了青缇一眼,继续压低声音道:“你怎么就知道他方才没事儿?连本大圣都没有瞧出来?”

    皇明月一脸麻木地看着大圣,“你知道那东西的本体是什么吗?”

    大圣一愣,他还真不知道妖族的这几个妖皇的本体究竟是什么呢,所以立刻好奇地问道:“是什么?”

    皇明月继续麻木脸:“青缇是当年妖族刚成时,妖界中衍生出来的第一缕妖气化形而成的,一股气而已,你往他身上戳百千个洞,只要没有伤到他的本源,他就是只打不死的小强。”说完,还恨铁不成钢地去看了方才因为同样焦急而变了脸色的狐若一眼,眼疼道:“明明都熟悉青缇,偏偏关心则乱,傻子才会相信青缇会真的中毒,即便中毒了,再强的毒素对一股妖气能造成什么伤害?!”

    大圣:“......”无言以对。

    然而,还偏偏就有皇明月口中所说的这种傻子。

    绯辞在听说青缇居然中毒后,连愤怒都顾不上了,一掌震开一个怪物,对着青缇就焦急问道:“青缇,那毒要紧吗?”

    皇明月:“......”看着绯辞的目光恨不得将她塞回蛋里去重新生一次。

    这么蠢,等着日后被青缇吃干抹净吧!

    “阿绯,我没力气了......”青缇说没力气了就绝不会再站着,眼瞅着绯辞终于杀出了一条血路冲到了自己的跟前来,他说倒就倒。

    其无耻程度,就连狐若都差点看不下去。

    “你这个妖皇,为了追媳妇儿也挺拼的。”大圣感慨万分,不过在感慨完后,看着四周这些怪物,又皱眉道:“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这些怪物究竟是什么东西?你有没有什么印象?”

    皇明月闻言神色一正,眯眼盯着不远处的几个怪物,淡淡道:“杂/种吧。”

    “杂/种?”大圣一愣,金翅大鹏也听见了,凑了过来,问道:“什么跟什么的杂/种?”

    “它们身上的这股腥臭味儿,你们不觉得熟悉吗?”皇明月斜睨了二人一眼,反问道。

    然而不待大圣和金翅大鹏开口,皇明月又接着道:“方才它们一出来,爷就闻到了它们身上那股子属于血海深处的臭味。”

    “血海深处?”大圣和金翅大鹏同时一诧,后者更是紧紧盯住一个怪物,惊讶道:“它们是血海里衍生出来的那些家伙?可血海生物没有这么强的力量和防御啊。”

    “所以这个问题就出在了它们另一半的血脉上。”皇明月漫不经心地道:“这满身的毒刺,还有这别致的丑模样,爷倒是想起了很多年前见到过的一种玩意儿。”

    “是什么?”大圣二人同时问道。

    皇明月玩味儿一笑:“一种名为刺鬼的东西。”

    “刺鬼?”金翅大鹏蹙眉,大圣更是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皇明月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二人一眼,道:“刺鬼是鬼族的特产,因为长相不符合鬼族的审美标准,且智力低下,所以在鬼族时常受人厌恶排挤,最后沦入了鬼族族人的奴隶和廉价劳动力。不过由于它们特别能生,所以当年在鬼族曾经引起了一场暴乱。”

    “暴乱?”大圣一诧,“你不是说它们智力低下吗?怎么还能够引起暴乱?”

    “啊。”皇明月幸灾乐祸地一笑:“因为它们每个月定期发/情,一旦发/情就会出现狂躁,甚至干出一些别的不好的事情出来,所以被鬼帝那个老东西给驱逐除了鬼族冥地,发配到了鬼族死地,永世不准它们出死地一步。”

    大圣和金翅大鹏露出了一言难尽的神色,就这个时候,他们三人的背后幽幽传来了梵音的声音:“帝君口中所说的别的不好的事情是指什么?”

    梵音这突然一出声儿,就跟背后灵似的,差点将皇明月三人给吓了一跳,他们几乎都忘了身后还有一个梵音的存在。

    皇明月没好气地回头瞪向梵音,“你可真会抓重点?你在后面听了半天,就只听见了这个?!”

    梵音腼腆一笑:“难免有所好奇。”

    皇明月冷嘲脸地看着他,“呵呵——!”你这个不正经的假和尚!

    不正经的假和尚无辜地摸了摸鼻尖,转移话题:“刺鬼既然是鬼族的东西,又被鬼族神君给驱逐去了鬼族死地并勒令永世不许出来,那它们怎么就跟血海生物孕育出了这些怪物来?而且刺鬼跟血海生物孕育出来的这个怪物,莫非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成?”

    “谁知道摩诃那只死孔雀在外面晃荡这么多年是不是曾经去过鬼族。”皇明月嗤声道:“至于这些鬼东西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大概就是拥有了刺鬼的强大力量和防御,和血海生物的诡毒,再加上特别能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能够制造出一大堆来,是一群极好的看门狗吧。”

    真的是只有这些吗?

    皇明月说的轻巧,但是大圣几人却还是存了狐疑,不过很快...他们就立刻知晓了这种怪物的特别之处了。

    只见一道厉光闪现,手持炎日刀的狐若终于破开了一个怪物的防御,将它给一刀腰斩了。然而那被腰斩的怪物却在地上哀嚎几声后,被一刀斩成两截的身体居然开始抽长,然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变成了两个完好无缺的怪物。

    眼瞅着这一幕发生后,原本也破开了几个怪物防御,准备将它们给斩杀的轩辕灵曦也是瞬间动作一顿,随后右手一翻,扔出了数张符纸,连咒语都没有念,符纸直接发出金光,然后化作了烈火吞噬了那几个怪物。

    可是,怪物们虽然在烈火中哀嚎,但却怎么也烧不死!

    一众人震惊了,这些怪物才是打不死的小强吧!?

    就连最淡定的梵音都是一脸头疼地道:“防御强,力量强,烧不死,还不能斩杀,否则斩一个立马变两个,这要怎么打?”话落,又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此时空中已经看不见轩辕天心和摩诃二人了,只能看见一金色一血色的两道光影在交手碰撞,天幕中更是因为这二人交手后产生的极强能量波动布满了无数道黑色的空间裂痕。

    “小五同摩诃再这么继续拼下去,这方天地的空间都该要塌了。”梵音忧郁地道:“而且像他们这样的打法,要不了多久就会力竭,但是摩诃有血海怨灵的支撑,只怕力竭的只会是小五一人,再加上如今天道消失,天地也不稳定,小五根本无法大量的吸取天地灵气来恢复力量,最后恐怕会吃亏的。”

    一听这话,原本还不怎么经心的皇明月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一改方才漫不经心的模样,脚下骤然升腾起巨大的洪荒妖神印,一股骇人的威压也自他的体内暴冲而起。

    混沌钟在这股威压中发出了一阵阵的嗡鸣,皇明月目光森然地盯着眼前的这些怪物,语气森冷地道:“打不死烧不死,那撕碎了吃了它们,爷就不相信它们还能再生!”

    吃了——-?!

    大圣等人闻言都悚然了,神色骇然地瞪向皇明月,金翅大鹏结巴道:“吃..吃了?谁吃?你去吃吗?”

    皇明月森冷地看了金翅大鹏一眼,然后抬手一挥,将混沌钟给打上了半空,只见巴掌大的混沌钟瞬间暴涨,血光冲天中,钟体上的日月星辰骤然移动。

    “万妖听令————!”皇明月冷声喝道:“给本君撕碎这些杂碎,吃了它们!”

    ‘嗡————-!’

    混沌钟震动,钟体内瞬间涌出了一群千奇百怪的妖物,个个神色狰狞兴奋,口中发出咆哮和尖叫,露出獠牙和锋锐的利爪,扑向了四周那些怪物。

    鸿蒙至宝——-混沌钟,钟体外日月星辰、地水风火环绕其上,钟体内有山川大地,洪荒万妖隐现其中。钟声浩荡,寰宇煌煌,天地失色,乾坤动摇!

    在这一刻,身为混沌至宝的混沌钟,这才显露峥嵘。

    也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一幕太过血腥刺激,大圣等人几乎看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听到大圣惊呼道:“卧槽——-!混沌钟内当真藏了一大群妖怪啊!早知道这么厉害,你怎么不早点用啊?”

    皇明月拧着眉不语,但很快....大圣就知道他为什么早不用这一招了。

    地面开始颤抖,整座灵山都晃动了起来。

    地动山摇中,大圣等人错愕地看着四周,然后回过神来:“快收了你的钟,灵山要被震塌了!”

    然而,皇明月却冷着脸,一动不动。

    “收钟——-!”金翅大鹏急声道:“灵山若塌了,这个天地的根基就相当于毁了一半,届时不等摩诃毁天灭地,你就已经毁了一半了!”

    皇明月还是不动也不收钟,拧着眉看着灵山四周的血色屏障,淡漠道:“方才爷就在想要如何破掉这个牢界,想来想去就只要这一个办法,毁了灵山就等同于破了这个牢界。”

    “你疯了?!”金翅大鹏和大圣闻言一惊,连梵音都淡定不下来了,跟着道:“就算你想要出去,也不能毁灵山,你这是在帮摩诃啊。”

    “那也总比困在这里强。”皇明月冷笑道:“毁掉灵山只不过毁去一半天地的根基,等宰了那只死孔雀以后再慢慢修复就行。”目光冷漠地扫了他们一眼,抬手一指头顶,继续道:“爷的女人还在上面拼命呢,爷却被困在这个鬼牢界中,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儿,不用那死孔雀毁天灭地,爷先毁了它!”

    大圣等人:“.......”这家伙认真了!

    就在大圣等人头疼不已的时候,轩辕灵曦的声音却清晰地传了过去,“你毁掉了灵山,小五腾出手来,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你。”

    闻言,皇明月脸上的冷笑一滞。

    随云的声音也跟着响起:“你把灵山毁了,日后小五这个梵境之主怎么向天道交代?又怎么坐镇梵境?还有被毁去一半的天地,是你去修复还是小五去修复?”

    红莲也跟着道:“是啊,要是没了灵山,小五这个梵境之主应该也会受到质疑吧。”

    皇明月迟疑了,随后只见混沌钟停止了嗡鸣,在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皇明月终究是收手了,将从钟内放出来妖物连同那些剩下的怪物们一起给收进了混沌钟里。

    虽然他们还是被困在牢界中,但灵山终究是保住了,不过......

    “你们看上面!”红莲忽然仰着头,一手指着天空,惊讶道:“那些人是......”

    不等红莲将话说完,所有人都纷纷抬头朝天上看去,随后便听得大圣诧异地‘咦’了一声后,道:“地府的人怎么都跑出来了?”

    天空上正在交战的轩辕天心和摩诃双双停手,同时看向了另一方天空中突然出现的一群人。

    地府上至地藏王,下至黑白无常和勾魂使全来了。

    除了神荼外,就连五方鬼帝也到齐了。

    小炎骑在怪模怪样的谛听背上,冲着回头看来的轩辕天心笑了笑,万分抱歉地道:“血海出事儿,引起了地府一番大震动,我们这才晓得这里发生的事情,所以来晚了一些,还请姐姐勿怪。”

    话落,小炎目光一转,看向神色莫测的摩诃,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几分,虽然面容稚嫩,但神色间却已然带了一丝庄严法相,“大明王,你擅自引动血海怨灵,我等奉冥帝之令,前来寻你问责。”

    “问责?”摩诃冷嘲一笑,瞥了一眼地府众人,嗤声道:“血海不归地府管制,你们地府有什么资格来向本座问责?地府要插手此事便直说,何必找借口,你以为本座会不晓得你们地府那个所谓占中立的话不过是个笑话么?”

    “虽然血海不归地府管制,但是血海毕竟还是能够影响到地府。”小炎闻言也不生意,慢条斯理地道:“你引动血海怨灵,更是利用血海中的怨气和戾气为私用,已经直接造成了地府被牵连甚大,乃至各司各狱也出现了大乱,冥帝要找你问责也是理所应当。”

    “再则......”小炎目光扫下下方,虽然灵山被阵法隐去,但是小炎仿佛依然能够瞧见灵山般,淡淡道:“血海中那些无**回的怨灵们即便不能入地府也不能轮回,但是它们也不该被你如此利用,但凡是灵魂,皆是我们地府统管的范围。此事不仅冥帝震怒,即便是神君在知道后也十分的恼火,所以还请大明王归还血海怨灵。”

    “归还?”摩诃闻言哈地一笑,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动了动手中的弑神枪,似笑非笑地道;“血海怨灵有一半已经融入了弑神枪中,剩下的另一半也在本座的体内,你们若是想要带走它们,不如你们哪个亲自上前来试试。”

    摩诃这话就有些埋汰人了,以他如今的修为和状态,别说是地藏王,就算是这里所有地府中人一起上,那都不是他的对手,更别说还要从他的体内带走血海怨灵了。

    眼瞅着摩诃怒怼小炎他们,轩辕天心眉目一冷,寒着声音道:“他们不行,我来!”

    摩诃挑眉看向她笑了,语气中带着说不出去的诡异宠溺:“小五,别逗。”

    轩辕天心闻言黑脸,谁逗你了!

    地府来的所有人,包括小炎在内,都听出了摩诃对轩辕天心说话的语气里的诡异宠溺,一时间他们看着轩辕天心和摩诃二人的目光就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

    谛听忽然动了动耳朵,用着自以为声音颇小,实则这里所有人的能够听清的音量,瓮声瓮气地对小炎说道:“大明王内心深处对梵主有妄念,梵主此时心中快气炸了......”

    所有人:“......”

    要知道谛听可以通过听来辨认世间万物,尤其善于听人心,所以在场的人中没有一个人会去怀疑谛听说出来的话。

    小炎闻言眼皮子猛地跳了两跳,然后不动声色地从谛听的背上跳了下来,并将这个不分场合就瞎说大实话的憨货给挡在了身后。

    感觉到轩辕天心倏地射来的深幽目光后,饶是小炎都忍不住在心中骂谛听,并暗暗决定经此事过后一定要回去严加管教谛听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哪怕它说的都是大实话!

    同样变了脸色的还有摩诃,摩诃一双血色的眼睛死死盯住小炎背后的谛听,半晌才森冷地开口道:“地藏王你的这头畜生若是管不好自己的嘴,本座看它日后也不必再开口说话了。”

    小炎一动不动地挡在瑟瑟发抖的谛听身前,淡淡笑道:“小畜不知分寸,若是得罪了大明王,还请大明王勿怪。”话锋又一转,接着道:“至于大明王先前所说的话,我等也自认没有那个本事从大明王的手中抢回那些血海怨灵,不过......”目光往下方一扫,淡笑道:“血海中的怨气和戾气,我等还是能够先行收回的。”

    说话间,小炎闪电般地出手,只见他一手结印,对着下方灵山应该所在的地方一指,随后便见那笼罩在灵山四周的血气顿时翻腾,然后一道黑色大门陡然在灵山上方打开,将那些翻腾的血气尽数地给收入了门里。

    血气一消失,消失的灵山也再度出现,虽然灵山已经被大阵给困住,但是至少给困在里面的皇明月等人寻了一个能够打破牢界的机会。

    “地藏王你找死————!”摩诃一见小炎居然将笼罩灵山的血气给收走,顿时大怒,周身血光暴起,突然几个闪烁间出现在小炎近前,抬手成爪就朝小炎抓了过去。

    与此同时,轩辕天心在摩诃动了同时也跟了过去,不过她还没能挡住摩诃,眼角余光便瞧见小炎不仅没有躲,反而还欺身上前,主动跟摩诃对了一掌。

    下一刻,小炎倒飞而出,轩辕天心伏魔棒一横,拦住了摩诃,并同时朝小炎看去。

    不过小炎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大碍,在飞到一半就被几位鬼帝联手给接住了,这倒是令得轩辕天心悄悄松了一口气。

    然而,轩辕天心这一口气才刚松,便立刻听得被她一棒挡住的摩诃忽然极轻的闷哼了一声,跟着就见摩诃猛地暴退数丈,然后噗地一声喷了一口血出来。

    轩辕天心见状一愣,怎么就吐血了?

    但很快,轩辕天心就知道原因了。

    只见摩诃一口血喷出,先是不可思议地怔了怔,随后垂眸看向了刚刚跟小炎对掌的那只手。虽然隔得数丈远,但以轩辕天心的目力还是清楚地瞧见,摩诃的掌心中似乎多了一个古怪的符纹。

    这是......

    轩辕天心惊愕,然而更惊愕的还是摩诃。

    摩诃在一瞧见自己掌心中的那个古怪符纹后,猛地抬眸看向小炎,抑制着声音问道:“你对本座做了什么?”

    小炎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拒绝了几位鬼帝的搀扶,望着摩诃淡淡笑道:“出来前,神君曾经召见过我,并交给我了这样东西,说是对你擅动血海怨灵的惩罚,且还让我带一句话给你。神君说...大明王还是不要再胡闹下去了,否则再熊的孩子都会有被收拾的那一日。”

    摩诃闻言一呆,大概没有想到鬼族的冥神会让地藏王带这么一句话给自己,而且这句话不管怎么听都有些不对劲,虽然暗含警告威胁,但这种警告威胁却跟长辈在教训不听话的晚辈是一样的。

    轩辕天心奇怪地看向小炎,皱眉暗想鬼族之主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鬼族之主跟摩诃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小炎却十分端得住,笑的得体地继续道:“话已带到,所以还请大明王三思。”

    “三思?”摩诃嗤地一笑,目光狠厉:“鬼族冥神什么时候也管到本座的头上来了?他算什么东西!”话落,摩诃周身爆发五色神光,“本座不管你们有什么打算,既然今日/你们都来了,那就全都别想走!”

    一声鸣啼陡然响彻天际,只见五色神光中,摩诃的身形已经消失,取代出现的却是一只庞大的孔雀,然而这只孔雀却不再是五光十色,它的一身羽毛尽数化作了黑色,周身更是笼罩着一股深沉的血气。

    巨大的羽翼张开,天空中顿时刮起了一股股狂风,在这股狂风下,不少勾魂使都不被吹得倒飞了出去。

    黑色孔雀睁着一双血色的眼睛,森然地盯住地府中的所有人,沉声道:“本座生来吃人,却是从来没有吃过鬼,今日就拿你们来破例。”

    说着,只见孔雀猛地大张嘴,只见四周肆虐的狂风顿时化作了一股股吸力,将天空中的人们全部朝孔雀张开的嘴中扯去。

    “天道谶言——-以言之力,断空!”

    轩辕天心猛然出手,挡在地府众人之前,快速地在他们身前竖起了一道屏障。

    然而当屏障刚起,只见黑色的孔雀用力地一振双翼,黑色的羽毛如同暴雨般,唰唰地砸向了屏障,不过顷刻间,淡金色的屏障砰然破碎。

    不断有勾魂使被吸入孔雀嘴中,轩辕天心几度想要抬起的手,却不知什么原因又无法抬起。直到一道白影自她身后唰地被扯走,伴随着白无常那坑爹般地嘤嘤嘤声,轩辕天心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一抬,迅速合十,一个接着一个的手印被她掐出。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诛邪!”

    轩辕天心死死盯住那巨大的黑色孔雀,眼底似有什么在凝聚,跟在骤然破碎,当‘诛邪’二字脱口而出后,轩辕天心的脑海瞬间出现了一刻的空白,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心中消失,令得她感觉到了无尽的怅然。

    ‘吼——————!’

    一声龙吟响彻天际,金光爆闪中,遮天蔽日的五爪金龙伴随着龙吟声破空而出。

    轩辕天心双手依然保持着日轮印,双眸死死盯住破空而出的神龙,而神龙一出来,立刻朝着黑色的孔雀扑了过去。

    带着浩浩龙威,当神龙身上的金光刚刚一靠近孔雀时,孔雀身上的那些血气就如同见到了什么天敌,骤然间缩小,变得瑟瑟起来。

    但孔雀始终是孔雀,哪怕是面对神龙,它在停止了吞噬之后,双翼猛地一震,仰天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啼,居然就这样冲着神龙也撞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几乎天地震荡。

    刺眼的光芒令得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了闭眼睛,然而轩辕天心却强忍着刺目的光芒,依旧眼也不眨地盯着光芒最盛的中心。

    当她瞧见神龙的一双利爪撕开了孔雀一扇羽翼之后,她的眸光动了动。

    可当她瞧见孔雀拼着折损一只羽翼,却反过来用利爪撕掉了神龙的龙鳞之后,她的脸色却变了。

    “神龙——————!”轩辕天心瞳孔一缩,在一声她听来含着痛楚的龙吟声之后,神龙庞大的身躯开始变淡,随后化作无数金光,消失不见。

    神龙消失,退回了虚无空间。

    轩辕天心死死盯住空中那只血淋淋的黑色孔雀,握着伏魔棒的手却是倏地用力。

    “天道无极——-乾坤借法.....”

    不等轩辕天心将符纸抛出,孔雀发出大笑,道:“小五啊小五,神龙终究是神龙,它还不是龙神呢,想要用神龙来对付我,你还差了一点儿。”

    说着,只见黑色孔雀的身形骤然缩小,又化作了摩诃,但是此时的摩诃,他的右手上的整支袖子已经不在,露出了血淋淋的臂膀。

    然而摩诃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右手,眼带戏谑地看向脸色难看的轩辕天心,一头银发随着风无声地晃动。

    “你......”摩诃含笑上前,却在刚踏出一步之后,他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僵,随后猛地垂眸看向自己的右手,只见他掌心中的那个古怪符纹不知在何时已经绽放出红光。

    与此同时,摩诃却不再理会掌心中那个古怪的符纹,而是用力拽紧了胸前的衣襟,脸色大变。

    摩诃如同疯魔了般,死死拽着自己的衣襟,脸上的神色也是一变再一变,嘴里更是在无声地说着什么。

    轩辕天心见状一愣,摩诃明显是出了问题,本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宗旨,轩辕天心正要拎着伏魔棒就要再对摩诃下狠手的时候,却听摩诃突然大吼道:“停下来——-!你想要干什么!”

    轩辕天心闻言动作一顿,目光判究地盯着突然发疯的摩诃。

    “看来赶上了。”

    就在轩辕天心审视摩诃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小炎不知何时却来到了轩辕天心的身后。

    “你说什么赶上了?”轩辕天心快速回头,看向小炎问道:“他会这样是你干的?莫非是刚刚你弄在他手上的那个符纹?”

    小炎闻言点点头,似松了口气般地道:“那个符纹是神君给我的,说能够唤醒真正的大明王。”

    “真正的大明王?”轩辕天心呼吸一滞。

    小炎如实道:“跟佛子在血海暗算大明王,打入大明王体内的东西的作用差不多,只不过佛子那一次好像是失败了,但这一次似乎成功了,也幸好真正的大明王并没有彻底消失。”

    “那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轩辕天心皱眉看向发疯中的摩诃,沉声向小炎问道。

    小炎摸了摸鼻尖,不确定地道:“应当是在争夺主控权吧,少帝没有细说。”

    “少帝?”轩辕天心一诧,奇怪地道:“不是说这个东西是你们神君交给你的吗?为何又变成了你们少帝?”

    “哦。”小炎笑了笑,道:“东西的确是神君给的,不过少帝似乎更清楚这东西的用处,所以便是少帝说的啊。”

    轩辕天心挑眉,但还没得及细问,摩诃那边就突然爆发了极强的能量波动,令得轩辕天心只能连忙看了过去。

    只见摩诃发疯似乎发够了,气喘吁吁地站在半空中,那双血色的双眸一会儿闪过孔雀绿的光芒,但是一会儿又恢复成血色,在这两个眸色来后变幻了十数次之后,摩诃忽然冷笑道:“想要取代我,想要我死,那所有人都别想活!”

    说完,只见摩诃体内的气息急速庞升,他的双手快速结印,一股骇人的能量波动以他为中心开始向着四面八方荡开。

    轩辕天心神色一变,迅速反手一推,将小炎连同身后不远处的地府众人全部扫向了下方的灵山,就连方才刚刚捡回一条命的白无常也被她给扫了下去。

    “都闪开——-!”

    轩辕天心一声厉喝,而她的话音还未落,只见摩诃身边的空间一荡,跟着就来到了轩辕天心的身侧,同时一把抓住了想要跟着撤退的轩辕天心。

    ‘嗡————-!’

    一声嗡鸣,随后能量似乎凝聚到了极限,在风声静默了一瞬之后,一声爆炸的巨响陡然在天空响起。

    ‘轰————-!’

    一朵庞大的蘑菇云升腾开去,四周空间开始垮塌,地动山摇。

    而处于爆炸中心的轩辕天心和摩诃二人同时消失。

    “小五————-!”

    眼睁睁地看着空中发生大爆炸,和轩辕天心消失,灵山上的所有人都神色大变。

    皇明月几乎呆滞了一瞬,然后混沌钟再次脱手而出,狠狠地砸向了上方的屏障。

    又是一声巨响,笼罩灵山的牢界破碎,连同灵山都跟着塌了一半。

    没有再去管皇明月是不是毁了灵山,所有人在这一刻都顶着翻滚的热浪朝轩辕天心消失的方向快速掠去。

    然而当他们穿过层层热浪和气流,到达爆炸的中心后,除了看见一个破碎的空间外,连轩辕天心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瞧见。

    皇明月死死盯着眼前破碎的空间,一股狂暴的力量自他体内冲天而起,在这股力量之下,本就不太稳定的天地开始出现了倾斜和坍塌。

    巨大的洪荒妖神印自皇明月的脚下升起,他的气息也在急速庞升,而混沌钟浮在他的头顶,正散发着一股股骇人的毁灭气息。

    “帝君!”小炎等人自下发再次掠了回来,眼瞅着妖神取回了完整的妖神之力,混沌钟即将被完全开启,骇然喊道:“帝君息怒!梵主应该没事,只是被带走了。”

    皇明月阴鸷冷厉的目光一顿,就跟反应慢了半拍似的,缓缓转头看向了小炎。

    小炎生怕自己说明了一点,这位妖神就会毁天灭地般,快速道:“帝君请看这四周,除了这一处空间破碎了外,四周可都是好好的。或许帝君不知,孔雀大明王生来便能够掌控空间法则,当时爆炸发生之前,大明王是拉着梵主的,应当在趁着爆炸时,大明王将梵主带去了五色空间。”

    “五色空间?”大圣连忙回头看向小炎,问道:“什么是五色空间?你确定小丫头真的没事儿?真的被去了五色空间?”

    小炎点点头,道:“我确定,因为这四周还残留着五行之力,大圣你们可以仔细感应一下。”然后又接着道:“至于五色空间乃是大明王的一种天赋神通,我相信即使是大鹏王,应当也有一只类似的神通,只不过跟空间无关而已。”

    金翅大鹏闻言立刻点头:“我的确会一些天赋神通,但是却跟空间没有关系。”说完,又皱眉看向小炎,问道:“但是我却不晓得摩诃会这种天赋神通,也从来没见他使用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炎闻言神色一顿,但看着死死盯住自己的皇明月,只能道:“是少帝告知,至于少帝是如何知晓的,请恕我也不知道。”

    “鬼族少帝?”金翅大鹏一愣,大圣等人就更茫然了,唯有皇明月在听见‘鬼族少帝’之后,情绪似乎突然平静了下来,只是看着小炎冷声问道:“如何破开这五色空间?”

    小炎无奈地看着他,如实道:“据少帝说,大明王的这个五色空间只有两种打开的办法,一种是大明王自己打开,而另一种便是从空间里面强行破开,所以...我们如今只能等,等梵主自己从里面出来。”

    “那看来咱们也只能在外面等着了。”梵音踩在金色莲台上,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就是不晓得这会儿那小丫头如何了。”

    ------题外话------

    最终章居然超过了两万字,不能一次性发出来,所以只能分成两章发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