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15章 换一个更直接的方式喜欢你
    沈初饭已经煮好了,季黎去厨房收拾了一下地下的陶瓷碎片,然后做了两道菜,端上了楼。

    卧室没开灯,季黎推开房门进去的时候,原本以为沈初在睡觉,结果却发现卧室里连女人的人影都没有。

    季黎巡视了一周,最后在秀娥的佣人房里,找到了蜷缩在床边上的小女人。她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睡在床边上。

    床头柜上有一盏昏黄的小台灯正开着,走进了才发现,女人手里正正拿着他专门为她洗出来的那张全家福。

    就算季黎的脚步再轻,他踏进房间的那一刻,沈初还是听到了。照片里的季黎和黑土真的很像,用云锦的话说就是,父子俩长得贼像,要是黑土五官长开了,那和季黎就像是复制粘贴的一样。

    季黎抽走了沈初手中的照片,将饭菜放在了床头柜上:“黑土刚刚跟我说,要哄好他的初初,先要让她把饭吃饱。”

    沈初没有生气,只是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处理这件事情,她也没有再问她刚刚那个问题,不是不敢问,而是害怕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

    她坐起身来乖乖的吃饭,季黎的手艺是真的很好,沈初忍不住夸他:“你在做总裁之前,是做厨师的吧?”

    “做警察的。”季黎这次回答得倒是潇洒。

    沈初忽然想起了季黎人鱼线那里的枪伤,上次问他的时候,他也没有回答她。

    对呀,季黎以前做的是警察他是警察啊!那么正义的形象,怎么可能是当年对着她施暴的那个男人?

    警察啊!

    吃完饭,沈初主动的收拾碗筷,然而季黎却让她直接丢到了厨房,没有给她动手洗碗的机会。

    沈初很享受季黎的这份呵护,季黎让她将碗筷留着,明日秦嫂会过来收拾。

    季黎的身份是警察,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之前她也在百度资料上见到过,警察这么正义的形象,她真的很难将季黎和当年那个对自己施暴的男人联系起来。这一刻她只是在想,季黎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所以才故意想让自己相信当年那个男人就是他?

    季黎那么好,从认识他以来,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那样的维护她,会做这样的事,也是理所应当的吧?她如今就算是自欺欺人,也不要相信季黎就是那个男人。

    趁着沈初发呆的时候,季黎拿来了水果,切成两半的火龙果,递到了小女人的面前,然后还递给了沈初一只勺子。

    沈初接过,刚要吃,突然季黎的勺子里挖着火龙果递到了沈初的面前。

    沈初有些错愕的看着季黎,这是唱的哪出?

    虽然不理解季黎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沈初还是把自己的嘴送了过去,将火龙果吃进了嘴里。

    旁边传来男人磁性低沉的声音:“不是有这样的吗?把火龙果最中心的这一勺子给你,就证明了我最爱你。”

    沈初被火龙果噎到了,是真的噎到了,脸都憋红了。

    季总表示他只是想像黑土说的那样,表示一下对女人的喜欢,没想过要把自己老婆给噎死。

    连忙搂过女人的肩膀,轻轻地帮她拍着后背,等到沈初好不容易喘过气,他才将她唇角的火龙果粒伸手拂去。

    深邃的黑眸望着她的眼睛,带着点讨好的神色问她:“还生气吗?”

    她哪里生气了,从头到尾她都没生气,除了黑土这件事情上,她承认自己有点吃味儿,这小子胳膊肘往外拐!

    沈初没回答季黎,而是用勺子把自己火龙果最中心的位置递给了他。

    季太太这是想表达她最喜欢的也是他么?

    季黎弯腰接过勺子里的水果,沈初刚要将勺子收回来,却被他忽的抓住了手腕,轻轻一用力,将她带入了他的怀里。

    沈初毫无预警的倒在了季黎的腿上,男人弯腰,覆上她的唇。

    柔软的四唇相接,体内的热血瞬间活跃了过来。唇舌相伴的刹那,沈初还来不及闭眼,男人细腻得让女人也为之一颤的肌肤正紧合的贴着她的脸,距离近得她自己都有些模糊了。

    终于,她被他蛊惑得闭上了双眼,静静的享受着这个吻,火龙果业不知道什么时候功成身退,竟滚到了她的脚边,沈初捏着勺子的手渐渐用力力气,直到最后被他抽走了所有呼吸。

    他放过她的时候,两人的姿势已经改成了一上一下,当然,他在上,她在下。

    柔软的沙发将两人的身躯都陷了进去,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绝美的五官染上了一层朦胧的美,大概是因为沈初缺氧所致。

    他温柔的伸手抚开她脸蛋上挂着的一丝凌乱的碎发,她刚要开口,他又俯下身子去啄了一下她的红唇。

    女人一双萌哒哒的眸子微垂着,却因为男人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而睁大了。

    这样水汽氤氲的瞳孔,扰乱了男人的心神。嘶哑暧昧的声音染上一丝情欲,却压着灼热的气氛静静地问她:“在沙发上吗?”

    “!!”平时不是霸道总裁吗?这个时候还问她的意思,季总你说你这叫不叫矫情?

    不过最矫情的一定是沈初,因为她正深深的凝着他说:“去卧室吧……”

    “沙发弹性比较好。”男人唇角勾起一抹魅惑的笑意,柔柔的掐了一下女人盈盈一握的腰。

    沈初狠狠地瞥了男人一眼,到底还是霸道,刚刚那句话,也就随口问问而已吧?

    “我要洗澡!”她伸手抵住他的胸膛,小脸带着一抹严肃。

    “一起洗。”他在女人额头落下一个吻,作势就要将她抱起来。

    偏偏身下的小女人还傲娇的回了他一句:“分开洗!”

    他狠狠地吻住了她,姿态优雅,动作却并不温柔,甚至惩罚性的在她的唇瓣上重重的吮了一口。

    女人吃疼,伸手拍他的胸膛,他却顺势直接将她的小手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另一只手轻轻地抬起了她的腰,让她被迫的和是他贴得更近。沈初只觉此时的自己就像是落入大海的一叶扁舟,季黎就是那深深的海,无论自己要活下去,还是要被海水吞噬,都是他一个人都决定。

    达到了惩罚的目的,他终于放开她,问:“还洗不洗了?”

    他双手撑在她的耳边,给她空出了一个空间,沈初不悦他的霸道,一个翻身将脸埋在了沙发里,闷闷的声音从沙发里透了出来:“我要洗澡!”

    还治不了她了!

    沈初话音刚落,屁股上突然传来一阵痛感。姓季的居然拍了一下她的小翘臀!

    沈初一下子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臀瓣,幽怨的回头看着季黎,那瞪大的双眼狠狠地,像是冒着一簇火光:“季黎!!你……你家暴我!”

    女人端着一张无辜的小脸,可怜兮兮的控诉。

    男人起身就将女人抱了起来,一边朝楼上走一边说:“乖,把那个家字去掉,再说一遍。”

    把那个‘家’字去掉,那不成了,季黎,你……你暴我?

    “姓季的,你流氓。”

    “我对我自己老婆耍流氓,天经地义。”男人一脚踹开卧室大门,将女人丢在了床上,单手撑在她身边:“说吧,想让我爱你还是让我暴你?选一个。”

    “不选!”刚刚还说最喜欢的人是她,转眼就欺负她了,看吧,男人的话,果然是信不得的!

    男人幽深的黑眸半眯起来:“不选就先暴了再爱。”

    季黎这还没暴她呢,她就可怜兮兮的抽了抽鼻子:“好听的话都是骗人的,刚刚还说喜欢我,现在就要暴我了……”

    “我这是换一个更直接的方式喜欢你,你要再拒绝我试……”

    季黎话没说完,沈初就双手撑起自己的身子,吻住了他的唇。

    这是季黎第一次在床上被季太太的主动而吓得愣住,女人微微仰起她的小脑袋,凑上自己的唇,含住了季黎的唇瓣,学着他的模样,轻轻的吮了吮,再咬了咬。本来想要狠下心来惩罚他,本来想要狠狠地咬他一口,然而最后却不知不觉被他的温度蛊惑了,羞答答的柔情瞬间从骨子里泛滥出来,让她自己都忍不住惊讶。

    这是生平沈初的第一次主动,季黎终于反客为主,捏住了女人的下巴,将她炙热的身体拥入了自己的怀里……

    直到精疲力竭,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待到次日再度醒来之时,沈初刚睁开惺忪的睡眼,就撞进了男人深邃的黑眸里。

    昨夜的记忆一瞬间涌上脑海,回想着自己昨夜主动的画面,沈初的脸,一醒来就红了个透彻。

    男人的指腹轻点了一下女人的额头:“大清早的就用眼神这么撩我,是要负责任的知道么?”

    季黎掀开被子起来,直接将小女人打横抱起。

    若不是早上一早就接到陆斯恩的电话,说黑土一早就拉着老爷子上了飞机的话,季黎保证一定再好好虐一下怀里的小女人。

    一听黑土要回来了,方才还像断了骨头似的女人,一瞬间好似打了鸡血似的一头栽进了浴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