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31章 那个叫做艾琳娜的女子
    季晴这件事的确发生得很突然,季黎还来不及了解事情的真相。所以最后他并没有回答沈初的这个问题,而是对着她说:“等她情绪稳定些了再问她。”

    沈初也只好点头。

    最后等到两人回到季家老宅的时候,黑土早已经吃过生日蛋糕了。这么多年来沈初虽然一直忙着工作,但是黑土的生日却从来没有忘记过,每年的生日都是云锦和黑土一起过的。

    今年这两天云锦正好去米兰参加时装周,的确赶不回来。

    看着姗姗来迟的沈初和季黎,黑土并没有像是普通孩子那般表现得有多委屈,而是一张小脸上带着严肃的表情看着沈初问:“姑姑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没有了?”

    虽然黑土问得很小心翼翼,可是沈初还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季晴那绝望的神色。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蹲下身子摸了摸黑土的小脑袋:“姑姑将来还会有小宝宝的,现在姑姑心情肯定很不好,等姑姑回来了,黑土一定不要去烦姑姑,好不好?”

    “嗯。”黑土应了一声,然后回头指着桌面上剩下的蛋糕看着沈初和季黎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曾祖父和奶奶陪我吃过蛋糕了。那是给你们留的。”

    蛋糕旁边的季黎对着黑土招了招手。

    黑土屁颠屁颠的就朝着季黎的方向跑了过去,父子俩不知道交头接耳的在说些什么。

    沈初走过去,弯下腰看着黑土:“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但是妈咪还是要跟黑土说一句生日快……”

    一句生日快乐还没说完呢,黑土突然抓起一把蛋糕就抹在了沈初的脸上。

    沈初懵了……

    她是被这小子暗算了吗?

    做完亏心事的小家伙,立刻拔腿就跑上了楼,沈初正打算抬脚去追,结果手臂突然被身后的季黎拉住。

    沈初愕然的转身,季黎突然将手指上的蛋糕点在女人挺翘的鼻梁上。

    凉悠悠的草莓果酱还泛着一股子清香,男人唇角蜿蜒起一抹笑意,很享受的趁着沈初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掏出手机对着她调戏:“笑一个。”

    沈初刚伸手想要去阻挡手机的镜头,然而就已经听到了快门按下的声音。

    沈初:“……”

    这父子俩一定是商量好的!

    沈初伸手就去抓旁边的蛋糕,可是手还没碰到蛋糕,就被男人一下子打横抱起。然后朝着沙发的方向走去。

    黑土正趴在旋转楼梯上,高兴的咧开唇角笑呵呵的盯着楼下的场景。

    季黎直接将女人温柔的丢在了沙发上,然后抬眸看着楼梯上的小黑土说:“生日愿望许了吗?”

    “许了。”黑土使劲儿点点头。

    季黎唇角一扬,问黑土:“许的什么?”

    “老爸和初初给黑土生个妹妹。”

    “现在老爸就满足你的生日愿望。听指挥,向后转。”

    黑土一个标准的正步,转身!

    “齐步走!进你的房间,把门关上。”季黎发号施令,黑土施施然的照做。

    沈初使劲儿拧了一下男人的手臂:“胡说八道什么呢!吼这么大声,一会儿把爸妈吼下来了怎么办?!”

    “你以为谁都跟你闺蜜似的那么不懂事儿!”对于云锦,季四爷表示意见很大!

    沈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像季总这恨意是上次云锦不小心撞破他们滚沙发的时候就累积下来的……

    “你还好意思嫌弃了,上次她可是直接把我丢给你以后,转身就走了!”

    上次云锦撞破季黎把她压在沙发上以后,可是第一时间就转身逃之夭夭的。

    看着季黎若有所思的点头,沈初原本以为这男人是知错了,可是谁知道他竟然忽然俯下身,双手撑着沙发靠椅,将她禁锢在他遒劲的手臂间,略有些严肃的看着她说:“季太太,在我面前的时候,你还能想着其他人?这是不是我这个做老公的不称职?”

    “不是你先提起的嘛……”沈初缩了缩脖子,一个典型的心虚的动作。伸手戳了戳男人遒劲有力的臂膀,“要不你先松开?”

    “我刚刚答应黑土要满足他的愿望了,现在松开的话,就是言而无信了。”男人拉长了声音,悠然的说。

    “那你还想干嘛?真想在这里滚沙发不成?”沈初厉声呵斥。

    季黎黑眸里蕴上了一丝暖意,低头,覆上了女人的红唇。

    他的手很自然的勾起她的下巴,不过倒是没有深入,而是浅尝即止便放开了她。

    随后揉了一下她微卷的长发,唇角漾开一抹笑意,转身就朝着季家老宅的别墅走去,还对着楼上栏杆上趴着看戏的季老爷子和黑土说了一句:“下次偷看要收门票了。”

    季黎磁性的声音瞬间让沈初从自己的情绪里醒了过来,一个猛烈的转身抬眸看着趴在栏杆上还来不及撤退的祖孙俩,脸红了一片……

    看着转身离开的季黎和沈初,黑土很有诚意的看着曾祖父问了一句:“初初和老爸就这样就可以生女儿了?”

    季老爷:……

    让他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古董回答这个深刻的问题,好像有点难度。可是面对如此好学的乖曾孙,他总不可能转身就走,于是……

    季老爷子摸了摸自己的胡子,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那什么……等黑土长大了让你老爸告诉你,曾祖父只生了你爷爷一个儿子,不知道怎么生女儿。”

    生儿子和生女儿,那可是有本质性差别的,没错,生女儿是个技术活……

    沈初跟着季黎跑出了季家老宅,然后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红着一张小脸,满脸幽怨的看着身边的男人:“你知道爷爷在偷看还故意不提醒我,姓季的,你怎么这么坏……”

    “坏吗?”男人嘶哑着声音,没有启动车子,而是突然凑近她的耳际,暧昧的发声:“还没让你车震呢,你怎么能说我坏?”

    “大家好,我是季黎的脸,季黎不要我了!”沈初一边推开男人的英气逼人的脸,一边嫌弃的开口。

    季太太这是在拐弯抹角的说他不要脸呢,他听懂了!!

    季黎拉过安全带系上,唇角蜿蜒起一抹宠溺的笑意,然后启动了车子。

    沈初大概是真的累了,倒在车座上就睡着了。

    车子行驶了一会儿,季黎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小心翼翼的降低了汽车座椅,沈初睡得有些沉,就算是这样的动作还是没有打扰到她。

    季黎脱了身上的外套搭在女人的身上,然后这才继续启动了车子。

    车厢里放着舒缓的轻音乐,寂静的夜晚,月明星稀的天空像是捂着一层黑色的幕布,有些沉闷。

    突兀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季黎皱眉,立刻按下了接听键。然后才扭头看了一眼躺着的小女人,发现她只是不悦的蹙了蹙眉,却并没有要醒来的意思,季黎这才开了蓝牙耳机,轻轻地应了一声,示意电话那头的白桥,自己正在接听这通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的的确确是季黎的声音,白桥这才开口:“季总,安总别墅里的佣人都已经问过一遍了,都说是季小姐自己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去的。”

    既然是安辰别墅里的佣人,那肯定都是要帮着安辰说话的。白桥在佣人跟前问不出什么结果,这也是季黎意料之中的事情。

    他淡淡的应了一声:“继续。”

    白桥继续说:“您让我调取的安总别墅门口的监控已经调取了。从监控里看,季小姐事发当时,安总正从车库取车回来。房间里有佣人跑出来喊了安总,因此安总才进入别墅。然后就抱着季小姐出来,随后直接上了救护车……”

    “等等。”季黎忽然开口打断了白桥。

    白桥立刻保持安静,然后听着电话那头传来季黎的声音:“距离安辰进入别墅和抱着季晴从别墅出来这段时间一共维持了多长时间?”

    “三分五十二秒。”白桥现在正在监控器面前坐着,所以很准确的报出了数字。

    三分五十二秒!!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

    季黎目光带着嗜血的深沉,问白桥:“救护车是不是中心医院的?”

    现在季晴还在中心医院住院,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救护车就是中心医院派过去的,但是季黎还是多问了一句。

    最后果不其然得到了白桥肯定的回答:“是的,救护车带着中心医院的标志。”

    高效的救护车服务应该能在紧急呼叫后二十分钟内到达现场。不过,无论救护人员受过多么良好的训练,迅速到达现场经常都很困难,特别是在拥挤的城市交通中,虽然中心医院是距离安辰的别墅最近的医院,但是就算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最少也得十五六分钟的车程,怎么可能在事发后四分钟之内赶到事发现场?

    季黎压低了声音对着白桥说了句:“你可以下班了。”

    季黎目光凌厉的看着前方蜿蜒的道路,越发幽深了起来。

    ……

    第二天一早,沈初起床的时候,季黎就已经不见了踪影,楼下是季黎固用的秦嫂。

    秦嫂对沈初这个少奶奶甚是喜欢,一看到她下楼,立马笑意盎然的对着沈初说:“今早少爷亲自做了早餐,让少奶奶一定要吃了再去上班。”

    沈初下楼坐在了餐桌边上,秦嫂将季黎做的早餐端了过来。

    季黎的手艺是极好的,这是沈初之前就知道的,只是一直没来得及问他,堂堂季家少爷,自然是从小娇生惯养的,怎么还能修得一手好厨艺。

    沈初寻思着想做点营养的东西给季晴送过去,可是一看上班的时间又差不多快到了,今天早上本来调好了闹钟要早点起来给季晴做营养品的,可是等她到了医院翻看的闹钟的时候才发现,昨晚自己定的闹钟,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取消了,所以不是闹钟没把她闹醒,而是压根就没闹……

    就在沈初盯着手机发呆的时候,南妮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沈医生,路首长那边你查房了吗?”

    沈初点头。

    南妮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说:“我今天早上听苏主任说,路首长明日就出院了。今后沈医生就可以不用给路首长查房了。对于路首长这样的身份,压力很大吧!”

    沈初笑着扬了扬唇角,一心挂着季晴的状况,所以有些不走心的说了句:“还好。”

    南妮倒是一如既往的开朗,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去查房了,沈医生一会儿中午一起吃饭吧?”

    沈初婉拒:“不好意思南医生,我中午要去看望一位朋友……”

    “我听说了,是季家三小姐吧!”南妮说完就看到沈初很惊讶的表情,她生怕沈初误会了,所以赶紧对着她解释:“昨天给季小姐动手术的手术护士是我表姐。”

    沈初这才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南妮还有些惋惜的随口说了句:“昨天给季小姐做手术的那个主刀医生好像是出了车祸,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就不治身亡了,对方也是新手驾驶,听说肇事者已经逃了,警察已经立案了,但是人还没有抓到。哎……”

    沈初还记得昨天从医院手术室里走出来的那个主治医生,穿着一身白大褂,看起来挺斯文的。虽然在医院的风评不怎么好,但是医术却是出了名的精湛,怎料一转眼竟物是人非……

    南妮已经转身走了出去,沈初还陷在自己的思绪里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直到肩膀突然被人狠狠地拍了一下,沈初吓得不轻,一下子从凳子上腾了起来。

    身后的男人显然也没料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于是一时之间没有避开,任由着她的脑袋狠狠地撞在了自己的下巴上。

    沈初愕然惊悚的回头,只见路熙然痛苦的捂着自己的下巴,满脸幽怨的看着沈初:“你是被鬼吓过吗?搞这么大动静做什么?!”

    再度看到路熙然突如其来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沈初已经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了。

    她只是揉了一下被自己撞得生疼的下巴,然后蹙眉看着路熙然说了一句:“不好意思路先生,您这下巴的假体哪家医院垫的?一定很贵吧?”

    路熙然:……

    “你下巴才是假体,鼻子也是!少爷我天生丽质,什么假体不假体的!”路熙然发现季四爷这老婆是越发的伶牙俐齿了。

    沈初勾起唇角,冷笑一下,不回他。

    经过这几天的死缠烂打,路熙然已经习惯了沈初的冷漠和无视。

    他端起一张标准的笑脸看着沈初,忽然饶有兴致的看着沈初问:“怎么样,季黎是不是告诉你,你是不是他的初恋?”

    沈初一怔,两秒之后,回他:“关您什么事?”

    一听沈初这样回答,路熙然大抵也知道了答案。

    路熙然琥珀色的瞳孔染上一丝笑意:“季四爷怎么还是一如既往的闷骚。”

    沈初拿了自己的钢笔和病历本,扭头看着路熙:“路先生,精神科在三楼,不用谢。”

    一刻也不打算和路熙然待在同一个办公室了,所以沈初拿了病历直接转身走了出去。

    这次路熙然倒是没有跟上去,他现在刷存在感的时候,每天过来刷两分钟再说。

    沈初刚走出办公室就看到一群小护士闲来无事围在一起讨论:“好莱坞那个华裔女演员是什么身份,上位速度也太神速了。就凭着一部电影就横扫各大奖项,睡出来的吧?”

    “管她什么身份呢!人家就算是睡出来的,按也是有资本。长得漂亮不就行了,你没看到那大胸,那小腰,那细腿……啧啧!”刚来的实习男护士说起来那滔滔不绝的样子,简直口水都要流下来的架势。让沈初都不由自主的有些好奇那个所谓的华裔女演员到底有多美了。

    有吃味儿的小护士回:“什么华裔,不还是美国国籍吗?”

    “你这么酸做什么?也不一定是睡出来的呀,不是有传闻说是富家千金吗?再说了,人家艾莉娜虽然是美国国籍,但是那是亚洲长相,并且对着媒体亲自承认是华裔。为咱们伟大的祖国做宣传好么!”

    艾琳娜……

    沈初一听到这个名字,所有的思绪瞬间被拉了回来。

    这个名字她听过一次,但是仅仅一次,就已经印入了她的脑海里。

    上次听到这个名字,还是沈沛菲在季黎面前……

    分明只是一个名字,况且外国人当中,叫艾琳娜的人应该很多的才是,沈初摇了摇头,不再胡思乱想。

    刚想转身,南妮突然笑嘻嘻的出现在她面前:“沈医生,听得那么入神,你也被艾琳娜圈粉了吗?”

    圈粉?她连艾琳娜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怎么圈粉?

    沈初忽然发现,最近她已经把自己的生活都过得一团糟了,哪里还顾得上八卦。

    “大概是我孤陋寡闻了,所以暂时还不知道艾琳娜是谁。”沈初笑着无所谓的说。

    南妮一听,好惊讶。

    “真的假的?你没看过《特超巨星》吗?”南妮兴奋的拉着沈初的手臂问她。

    沈初摇摇头,这个片名倒是听过,最近好像的确很多地方都在讨论这部好莱坞电影。

    南妮开心的笑着说:“真的吗?我也还没来得及看。艾琳娜就是女主角,位置在赫罗图的最上方,是一种具有极高质量与光度的恒星。超级幻想类型的电影,沈医生,我们今天晚上去看吧?”

    现在季晴刚刚转到季黎的私人医院,沈初打算今天晚上过去看看,所以只好对着南妮实话实说:“今天晚上我想去看看季晴。”

    “哦……这样啊……”南妮有些失望的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钢笔,一副哀伤的说:“可惜我没有男朋友,一个人去电影院好丢人的。我才刚来到这座城市,也没什么朋友,沈医生是我唯一敢开口约去看电影的人了……”

    沈初最见不得小丫头这么委屈的模样了,于是心头一软,应了下来:“要不我们明天晚上去吧?”

    听到沈初忽然之间答应了,南妮笑容满面的拉起沈初的手臂,兴奋的说:“沈医生,你太好了!”

    沈初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南妮的热情,于是笑着点点头。

    其实她对这个叫做艾琳娜的女星,还是有些好奇的。

    中午下班后,沈初给季黎发了一条短信,关心他有没有吃午饭。

    季黎正在季晴的病房里,给了沈初一个肯定的回答之后,这才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兜里,看着病床上的季晴:“好些了吗?”

    季晴垂着眸子,沉默着,没有回答。

    季城上前拍了拍季黎的肩膀,回眸对着安辰说:“安总,出去聊两句?”

    安辰知道季城是有意支开他,但是就目前他被季城和季黎夹在中间的这个情况看来,他也是不得不跟着季城出去。

    等到季城带着安辰离开以后,季晴都没有抬眸表示任何关心。

    没了孩子这样的剧烈打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根治痊愈的。

    季黎这次过来是有目的的,虽然现在他最该最的事情就是安慰季晴,但是到了嘴边的话却失了温度,而是有些严肃的对着季晴说:“我有几个问题,你想清楚然后回答我。”

    “老四。”季晴忽然叫了一声季黎。

    季黎安静的等着季晴接下来的话,却看到季晴忽然抬眸,目光有些闪烁的定在了他的身上,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终于从喉咙里憋出一句沙哑的话:“这个孩子,是我骗来的。所以老天才要收回去……”

    什么叫骗来的?

    季黎沉默了几秒,才说:“每个孩子都是天赐的礼物,没有什么是不应该的。”

    “那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我觉得从楼梯上摔下来的那一瞬间是能稳住的,可是却还是摔倒了?这是老天爷在惩罚我,惩罚我骗着安故意怀上了孩子,老天爷是在惩罚我啊……”季晴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她声音虽然不大,却带着撕心裂肺的疼……

    季黎终于从季晴所说的这番话里面抓住了重点。

    这孩子,不是安辰主动要的,而是季晴用了手段故意怀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