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37章 你们就这么怕我弄死沈初吗?
    中心医院。

    南妮从到办公室就看到沈医生一直处于发呆的状态中,这她已经持续这个动作,整整半个小时了。

    她是真的看不下去了,于是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沈医生,你是不是中邪了呀?”

    沈初听到南妮的声音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呆滞的看着南妮:“什么?”

    “我说,沈医生,你从刚刚进来办公室就一直保持这个动作快半个小时了。”

    “有吗?”沈初也才收回自己的思绪,有些勉强的勾起唇角笑了一下。

    她是在想昨天晚上,自己处心积虑好不容易想到问季黎艾琳娜的名字好不好听,结果他却面无表情的回了她两个字‘还行’。

    等到她再想深入的询问他和艾琳娜这个名字有关信息的时候,没想到他却岔开话题让她今天陪着他去参加一个晚宴。

    沈初答应了下来,然后这才想起问昨天晚上没来得及听到答案的问题。

    她问季黎的初恋到底是一个多复杂的故事,结果他却说他的初恋是一个教训沈初的女人!!

    一个连吻痕都能控制存在天数的男人,居然说她是他的初恋。

    呵呵!!反正沈初是不信的。

    满脑子里浮现的都是季黎昨晚深情款款的那句:“到目前为止,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我就爱过你一个。”

    她深切感受到自己当时整张脸都是燥热的,一定都红得滴血了吧!

    季先生说自己是他的初恋!!

    初恋!!

    沈初赶紧摇头,不信!

    旁边,南妮的声音见缝插针的蹦了进来,略有些兴奋的对着沈初说:“是吧?沈医生你也觉得不可能吧!”

    “啊?什么?”沈初压根就没有在听刚刚南妮所说的话,所以突如其来的被南妮这么问一句,不懵才怪。

    好在南妮脾气极好的又重复了一句:“我说我今天在医院门口看到苏主任从一辆超级豪华的限量跑车上下来。而且车子上还坐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女人。我说,苏主任该不会是被富豪包养了吧!”

    被包养?

    沈初不得不佩服南妮的脑洞,开得还是挺大的。但是苏子煜从豪车上下来这件事,沈初是亲眼见一次了,所以并没有觉得有多惊讶。

    看着淡定露出笑颜的沈初,南妮皱了皱眉:“沈医生,你怎么一点都不意外?一点都不好奇吗?难道你觉得我在撒谎?”

    沈初赶紧摇头:“不是的,我只是觉得不管苏主任做了什么,反正在我心里还是我一如既往认识的那个苏主任就好了,其余的就是他的私生活了,我的确对他的私生活不是很感兴趣。”

    对于无趣的沈初,南妮显得有些兴趣怏怏:“沈医生还真是一个一点也不懂得八卦精神的女人呢!”

    额,其实八卦精神她还是有的,只是没有那种必须想要知道答案的执著罢了。

    沈初安然无恙的在办公室度过了大半天,接近下班的时候,白桥直接开车到医院门口,然后才给沈初打了电话。

    沈初被白桥带着去造型中心做了个造型,换上了一身纯白色的晚礼服。

    等她准备好跨出造型中心大门的时候,没想到在门外等着她的人会是季黎。

    眼见女人穿着一袭白色露肩晚礼服,男人微微蹙了蹙眉,脱掉了黑色的西服外套就披在了女人的肩头。

    初春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沈初一点也不矫情的裹紧了季黎的衣服,然后才抬眸看着只着一件衬衣的男人问了句:“你不冷吗?”

    “冷。”男人毫不犹豫的回她,一点掩饰的成分也没有。

    沈初瞥了男人洗澡,傲娇的纠正他:“给女士披外套是一个很绅士的举动好么?你这么诚实的告诉我你冷,那之前做的绅士举动给对方带来的好感不是全泡汤了吗?这时候你就算冷也要假装不冷嘛!”

    沈初说完,笑着朝车子边上走去。身后跟来的男人,突然伸手,一下从背后将她拥入怀中,像是淬了毒的性感声音在身后响起:“我要是装作不冷,怎么能理直气壮的把季太太搂在怀里取暖呢?”

    沈初背影一下僵住。

    季总撩妹的时候,简直防不胜防。沈初一颗沉寂已久的少女心,瞬间满血复活了。

    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用着她仅存的机智开口:“你要再多抱两秒,晚会就不用参加了。”

    “那就不参加了,回去做双人瑜伽吧?”身后的男人把这句话说得就像‘今晚吃了个荷包蛋’一样轻松。

    沈初正经的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象征性的踩了男人一脚,迫使他松了手,这才说:“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季总,您能不能脑子里别成天想着练双人瑜伽?”

    “那做单人的,你做,我看。”男人跟在女人的身后上了车,语气里还带着浓浓的调侃。

    这次S.Marva把晚宴的地点设置在了世纪酒店。

    奢华的世纪酒店大门口的车队鱼贯而出,非富即贵的豪车停满了整个露天停车场。

    高冷的红毯从酒店门口一直铺到了世纪酒店的大厅,红毯两边的媒体闪光灯按个不停。这次超能电池不光是为了宣布代言人是艾琳娜,下午同时还进行了超能电池第二代的发布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什么红毯颁奖典礼。

    沈初虽然是沈高名正言顺的女儿,但是却从来未曾参加过这样的聚会。要说不紧张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季黎就在身边,能够搂着他的手臂,还是给她带来了不少安全感。

    随着今天两人携手恩爱出席晚宴,想必之前关于沈初出轨的谣言差不多也就不攻自破了。

    沈初搂着季黎的手臂一起进入了世纪酒店宴会厅,再度见到了代表安氏科技出席的安辰。

    季晴因为坐月子的原因,暂且还在安家休养,没来得及送去威尼斯。

    不过在季晴身边贴身伺候的,已经被季黎全部调换成了季家送过去的人。

    由于季晴流产的事情,如今季黎对安辰保持着高度防御。如果季晴流产真的是安辰的手段,那安辰的目的也达到了,所以至少在目前为止季晴在安辰身边都是安全的,但是由于事情是在安家别墅发生的,所以就算季黎怀疑,也拿不到切实的证据证明是安辰动的手。

    如今的安辰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之前不愿意相信的季城,经过季晴流产的这件事,也确信了安辰并不单纯的身份。只不过安辰是不是和蝎子有关系,这就不确定了。

    沈初关注的倒不是安辰,而是安辰身边站着的艾琳娜。

    她一袭火红色的高开叉长裙,将她的一副好身材显露无疑。修长的双腿白如凝脂,正低头凑近安辰的耳边,有说有笑,看样子今晚是安辰的女伴。

    艾琳娜本人看上去比电视上还要惊艳,特别是笑起来的风情万种,让身为女人的沈初都移不开眼睛。

    艾琳娜和安辰的对面站着S.Marva的商社商总。

    商社看到季黎和沈初,脸上露出十分淡泊的笑意点了点头。

    商社是商场上的老前辈了,照理说也该是季黎上去打招呼的,这个礼貌自然还是应该要有的。季黎顺手拿了一杯红酒,然后又拿了一杯果汁递给沈初。这才带着沈初走到了商社面前。

    商社将目光落到沈初的脸上,绕有兴趣的看着季黎问了一句:“想必这就是传闻中的季太太了吧?季总这是藏得极好,听闻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也没举行婚礼的打算?”

    季黎脸上隐匿着浅浅的笑,就像是戴上了一层完美的面具:“迟早会的,到时候商总一定要赏脸。”

    季黎的酒杯很自然的和商社碰撞的一下,沈初乖巧的在旁边做一个默不作声的淑女。

    安辰一如既往对着沈初礼貌的笑着点头。

    季黎和商社之间又随意的闲聊了两句,然后商社才指着安辰身边的艾琳娜对着季黎介绍:“艾琳娜,这是世纪集团的季总。”

    艾琳娜脸上堆砌着完美的笑容,对着季黎晃了晃摇曳的红酒杯,一口流利的中文:“季总,很高兴认识你。我是艾琳娜,这次超能电池的代言人,季太太很漂亮。”

    沈初礼貌的点头,其实她不怎么擅长这种假惺惺的画面,但还是端着果汁准备陪着喝一口。

    刚把果汁送到嘴边,身后就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这个场合还喝果汁,初初姑娘你也太没诚意了吧?”

    沈初一回头就看到了穿着一身白色西服的路熙然,他走到季黎身边,很自然的将手臂搭在了季黎的肩膀上,一黑一白两个人,形成鲜明的对比,成为了整个晚宴上最靓丽的风景线。

    到哪儿都能遇到路熙然这个男人,沈初的心情自然是美好不起来了。

    她下意识的朝着季黎身边又靠近了一分。

    商社率先打破了几个年轻人之间的气氛,笑着看向路熙然:“早闻路公子在美国定居了,这是何时回的国?”

    路熙然笑着对商社点点头:“回来一段时间了,还没来得及去拜访您。听说您儿子也回国了,不知哪位是……”

    “说是工作走不开,没过来。”商社打断路熙然的话,然后笑着和路熙然点点头,这才指着艾琳娜对路熙然介绍:“这是艾琳娜,挚交好友的女儿,也是这次的代言人。艾琳娜,这是路奇路首长的公子,路熙然。”

    “路公子好。”艾琳娜脸上的笑容看不出一丝瑕疵。

    然而路熙然显然对这个绝色没人没有半分兴趣,而是看着安辰取笑了一句:“安总这日子过得潇洒啊!家里老婆还在坐月子呢!外头漂亮姑娘倒贴的倒是不少。”

    路熙然说话向来不顾忌谁的面子,因此对着安辰说话也是口无遮拦的狠。

    一句话说得安辰和艾琳娜一齐陷入了尴尬。在路熙然的眼里,角色没人艾琳娜就这样变成了倒贴货,不得不承认,路熙然这张嘴是真的挺狠的!

    季黎适时的扫了路熙然一眼,将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掀开:“有机会就积点口德。”

    路熙然无所谓的回头对着季黎笑了笑,问沈初:“初初姑娘,赏脸跳个舞吗?”

    路熙然这样当着大庭广众的面问她,她如果拒绝,那就是给路熙然难堪,路熙然好歹也是路家少爷,沈初觉得,就路家和季家的关系,至少也不能把场面弄得太难堪。

    然而沈初确实没有想要个路熙然共舞的欲望,如果说自己不会跳舞,那又相当于给季黎丢了脸。

    就在沈初两难的时候。

    季黎直接牵着沈初的手就步入舞池。

    好吧,季黎压根不在意这场面是不是难堪……

    “我跳得不好。”沈初提前给季黎打了一下预防针。

    季黎原本以为季太太只是谦虚,可是没有想到,她是真的跳得不好。

    两分钟就踩了他三次……

    季黎该没有开口呢!沈初自己就已经很不好意思了。

    于是皱了皱眉,有些尴尬的看着季黎说:“我去洗手间。”

    说完,转身朝着洗手间走去。

    季黎看着小女人落荒而逃的背影,唇角勾起,其实他刚刚是想说,季太太不会跳舞的样子还是很萌的。

    沈初刚走到洗手间,正好遇到艾琳娜在洗手间补妆。旁边还跟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助理,手里正拿着艾琳娜的手拿包。

    沈初礼貌的对着艾琳娜点头。没想到艾琳娜会主动对着她开口:“是沈小姐吧?”

    沈初顿住脚步:“你好。”

    “沈小姐叫我艾琳娜就好。”艾琳娜将粉饼递给了沈初,好心提醒她:“有些花妆了,补一下吧!”

    沈初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脸,她原本的妆容就很清淡,哪里看得出来有没有花妆?

    不过毕竟艾琳娜那么热情,沈初也不好直接拒绝得那么干脆,所以就接过了艾琳娜手中的粉饼,对着她道了一句:“谢谢。”

    “不客气。”艾琳娜一双蓝色的瞳孔看起来漂亮极了。

    顿了顿,她对着沈初问:“沈小姐和季总认识多久了?”

    沈初不知道艾琳娜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沈初有些防备心的用玩笑的方式作为回答:“孩子都能打酱油了,这样算起来真是很久之前就认识他了。”

    艾琳娜笑不露齿,标志的混血儿脸蛋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是吗?沈小姐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秘密?

    沈初其实真的很想说她不想知道什么秘密,但是艾琳娜显然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直接对着她7说:“其实我和季总今日不是初见。”

    艾琳娜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言笑晏晏等着沈初的反应。

    可是沈初的反应很显的让她失望了。

    因为听了这个消息的沈初,几乎可以说是面无表情。

    这反倒让艾琳娜有些意外。

    等了半天等来沈初一句冷凝的回答:“然后呢?”

    沈初太淡定了,艾琳娜只好笑着说:“沈小姐别误会,季总大概已经不记得我了。我见季总的时候,还是十七八岁的年纪,那时在美国街头被人抢了包,还是季总帮我追回来的。”

    “哦!”沈初将粉饼还给艾琳娜,说了一句:“谢谢。”

    艾琳娜笑着接过,说:“没想到当年那个人是季总,一直没来得及对季总说一句谢谢,其实我一直很喜欢季总这样充满正义感的人,可是没想到季总身边竟已经有了沈小姐,人家都说女追男隔层纱,看样子这层纱永远没法揭开了。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人生本来就处处充满惊喜,将来的事情,又有谁说得准呢?沈小姐觉得呢?”

    沈初目不转的盯着艾琳娜,她这是在暗示自己,来日方长,她也可能会有机会站在季黎身边吗?

    暗示得这么明显,真是想要装作不明白都不行了。

    沈初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艾琳娜这谜一样的自信,所以干脆笑而不语的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等她再度走出回宴会厅的时候,季黎已经被很多人包围了。过去敬酒的人不少,直接挡住了季黎的视线。季黎自然看不到沈初的影子。

    沈初有些饿了,拿了块蛋糕坐在沙发上,心情有些郁闷,毕竟刚刚艾琳娜的意思表现得那么明显,她就是宠着季黎来的。

    路熙然就像是孤魂野鬼一样,突然出现在沈初旁边,若无旁人的坐下:“让我猜猜,刚刚那个叫做艾琳娜的女人是不是和你说什么了?”

    沈初现在对于路熙然的神出鬼没已经并不觉得稀奇了,只是淡淡的瞄了他一眼,说:“您就不能装作不认识我吗?”

    “毕竟是一起上过头版头条的关系,别这么绝情。”路熙然将随手拿过一杯果汁递给了沈初。

    沈初没有伸手去接,刚要起身,路熙然就说:“我这果汁没下药。”

    沈初突然改变了主意,回头接过了路熙然的果汁,然后看着路熙然问:“你和艾琳娜认识吗?”

    “不认识。”路熙然对于沈初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举动有些懵,其实他都已经做好沈初不会理会他的准备了。

    沈初问:“你不认识她怎么知道她和我说了什么?”

    “刚刚碰巧看到她晚你一步从洗手间出来,怎么,她真和你说了什么不成?”路熙然忽然来了兴致。

    沈初点点头:“说了,她问我要了你的电话号码,说对路先生很感兴趣,还说就喜欢路先生这种吊儿郎当的雅痞样儿,我说刚好你就喜欢她那种前凸后翘的类型,让她鼓起勇气追你。”

    路熙然:“……”

    沈初端着果汁朝着季黎走去,季黎问她:“怎么这么久?”

    “刚刚艾琳娜给我讲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故事的女主人公是她,男主人公你猜猜是谁!”小女人俏皮的搂着他的手臂,抬眸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问。

    季黎不用猜也知道:“和我有关系?”

    “恩呢,她说咱家季先生还是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大英雄,曾经为了她在美国街头和劫匪大战,正因为你当年夺回了艾琳娜小姐的被抢的包,所以她才对你芳心暗许。还说就喜欢季先生这种有正义感的人,而且她很惋惜你已经和我结婚了这个事实。但是她暗示我,万事皆有可能。”沈初将刚刚在洗手间发生的事情都重复了一遍。

    季黎想起,似乎的确在美国做过这么一件正义的事,但是对方女子长什么样子,他是全然不记得了。

    况且对这个艾琳娜,他也丝毫没有印象。

    季黎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笑着低头对季太太说了一句:“你先生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男人,所以季太太一定要有危机感,比如现在把我抓牢一点。”

    沈初:“……”

    大概是她太敏感了,艾琳娜这不是什么都没做吗?就是口头威胁而已。

    洗手间里。

    艾琳娜将沈初刚刚碰过的那个粉饼,直接丢进了垃圾桶里,湛蓝色的瞳孔里,蔓延过一丝噬骨的冷凝。

    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艾琳娜接过助理递过去的纸巾,擦了一下掌心,突然懊恼的朝着助理的方向扔了过去:“你怎么还没滚?你们就这么担心我会弄死沈初吗?”

    被纸巾打砸过的女助理目光萧冷,面无表情。并不像在外面那样对艾琳娜唯命是从,而是突然伸手一把抓住艾莉娜的手臂反手压在后背,然后用力将她的脸压在了洗手间的镜子上,声音冷冷的说:“先生让你晚宴结束后到世纪酒店的顶楼5203号房。还有,艾琳娜小姐,以后请注意你的措辞,目前为止你是对先生有用的人,我不伤你。”

    说完,女人松开艾琳娜的手臂,然后将手拿包拍在了她的怀里。

    艾琳娜接过自己的手拿包,揉了揉酸疼的胳膊,眼底泛着一股浓浓的恨意。

    晚会结束后,艾琳娜去了世纪酒店的顶楼,有节奏的敲了几声5203房间的大门。

    门内传来一道沉闷的声音:“进来。”

    艾琳娜战战兢兢的推开厚重的房门,闻着漆黑的房间里传来的烟草气息,所有的神经都绷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