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43章 论季总和季夫人的虐狗日常
    沈初在医院足足待了一个多星期,才终于等来了出院的日子。季晴明天就打算启程去威尼斯,走之前来了一趟世纪金宸。

    再度看到季晴,沈初没想到她会瘦成现在这幅模样。原本水灵的眼睛都有些凹陷了。

    季晴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但是沈初依旧能看到她眸子里带着的那股忧伤。

    “老四让我去威尼斯待一段时间,我想换一个陌生一点的环境,大概会好受些吧!”季晴坐在沈初身边,轻声的说。

    沈初伸手握住季晴的手,安慰她:“你还年轻啊,将来还可以和安总有很多宝宝。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将身体养好。”

    季晴敷衍的牵了牵唇角,沈初说得没错,以她现在的年龄来说,将来还有机会拥有很多宝宝,但是失去的那个孩子,将永远是她心里头的痛,是无论未来如何,也没办法弥补的痛!

    沈初知道自己再怎么安慰都是多余的,从季晴失落的目光里就能看出来了。她有多渴望这个孩子,在失去的时候就有多心疼。

    门口,安辰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提醒季晴:“是时间不早了。”

    季晴不舍的起身,拍了拍沈初的肩膀,笑着说:“我下午的机票,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沈初目送着季晴离开,原本很平静的心情,也不免有些荡漾。

    因为沈初受伤,所以简安直接将季家老宅子里的秀娥又安排了过来。秀娥是个很能干的丫头,做的菜味道也很好。但沈初却没什么胃口。

    晚上季黎推掉了该有的应酬,回家的时候,正见到沈初坐在桌边上,拿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盘子里的食物。

    “米饭和你有仇吗?”季黎的声音在门边响起,坐在轮椅上的沈初扭过头。

    看到季黎突然出现在了门边,沈初目光有些惊喜:“你不是说晚上有应酬吗?”

    “不推的话,怎么能看到季太太和米饭大战的表情?”

    门边,季黎脱了外套,秀娥伸手就要去接。

    季黎低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毕恭毕敬的女人,眉头微拧。然后不着痕迹的将西装搭在了自己的手臂上,并没有理会站在门边有些尴尬的秀娥,而是直接朝着沈初的方向走了过去。

    沈初坐在轮椅上,心不在焉的,并没有注意到秀娥和季黎之间的小插曲。季黎将西装外套搭在了女人的腿上,展开,盖好。

    然后才双手撑在她的轮椅两边,望着她:“不知道膝盖不能受凉?”

    说完,扭头看着门边的秀娥:“帮少奶奶拿张毛毯过来。”

    虽然是春天,但也仅是初春,房间里没开空调,落地窗还大大的开着。季黎伸手握着女人的小手,有些微凉。

    沈初反手握住男人温热的大手:“今天下午晴晴来过了。”

    “嗯,现在已经上飞机了。”季黎说。

    “现在送她去威尼斯真的有用吗?她这个时候这么难过,应该呆在安总身边的,要是能再怀上一个就好了……”

    看着女人敛眸若有所思的样子,季黎直接端过了旁边的米饭,然后去厨房拿来了一个勺子:“先吃饭。”

    “吃饱了。”沈初说。

    其实没什么胃口,刚刚扒了几口,现在觉得肚子里鼓鼓的。

    而身边的男人拿着勺子的动作依旧放在她的嘴边,并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

    季先生太有毅力了,太坚持了,所以沈初最后还是熬不过男人的坚持,只能张嘴把勺子里的东西都吃了进去。

    后来陆陆续续的又吃了小半碗,沈初才终于投降:“老公,真吃不下了,再吃就要变身了!”

    “变成猪吗?”男人放下碗,嘴角噙着笑意问她。

    “你才变成猪!”其实她是想说,再吃就要变成胖子了好么!怎么到了这男人的嘴里,物种都改变了呢?

    女人傲娇的别过脸蛋,决定冷战十分钟。

    秀娥拿着毛毯下来的时候,正巧看到季黎开口哄着轮椅上的女人。她拿着毛毯,站在原地,进退两难。

    从小她就是在季家长大的,却从未见过少爷对谁如此讨好。眼底下有些羡慕,觉得沈初的命真好。心底难免有些嫉妒,凭什么一个被强奸过的女人,却还能过得如此幸福?

    季黎余光瞥见拿着毛毯站在不远处的秀娥,招了一下手。

    秀娥将毛毯递了上去,收起了脸上和心里的所有情绪。

    季黎拿下沈初膝盖上的外套,然后将毛毯搭在了她的腿上。

    女人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有些憨厚的看着季黎:“老公你累吗?”

    “想出去透透气?”季黎一边穿上外套一边问她。

    沈初瞳孔惊讶的放大,“你怎么知道?”

    “你脸上写着呢!”季黎绕到女人身后,推着轮椅往外走。

    从出院以来,她就闷在家里,都快闷坏了。其实早就想出来走走,却又怕季黎白天工作太辛苦,晚上还要迎合她,会很累。所以就一直乖乖的在家待着。

    难得出来走走,沈初的心情显得特别好。

    世纪金宸的环境是毋庸置疑的好,是不管喷泉还是鱼池,又或者是花园,都设计得很有质感。晚上的时候,五光十色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小区,虽然没有亮如白昼,但却有种别样的风情。不同于白天时候的商务和高端,晚上的世纪金宸,像是镀上了一层浪漫的色彩。

    花园中央有个闻名A市的音乐喷泉。

    环形的音乐喷泉,中央是一个巨大的舞台。喷泉响起动人的音乐,周围的水柱也一瞬间活跃了起来。

    晚饭后出来散步的人挺多,懂得情趣和浪漫的男男女女都在喷泉中央共舞。映衬着五颜六色的灯光,美不胜收。

    沈初这还是第一次发现原来夜晚的喷泉中央会有这么多浪漫共舞的人。她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却有些遗憾的对着身后的男人说:“可惜之前腿好的时候晚上没能出来走一走,早知道就拉着你上去共舞一曲了。”

    男人突然在她背后弯腰,凑近她的耳边,目光落在前面舞池里悦动的身影,略有深意的开口:“季太太真天真,你不知道腿好的时候,晚上都是很忙的吗?”

    沈初的脑子里瞬间划过一条弹幕:与狼共舞。色狼的狼!

    她没想到季黎靠自己靠得这么近,所以回头的那一刹那,红唇直接擦过了男人的脸颊。

    沈初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咔嚓一声手机快门的声音。

    季黎和沈初同时默契的回头,就看到一抹亮丽的色彩是屹立在不远处的音乐喷池侧面。

    只见艾琳娜身穿一件火红色的深V连衣长裙,腰间系着一条金色的之感腰带,脚下踩着一双七寸的香槟色尖头高跟鞋,手里拿着巴掌大的玫瑰金手机,按下快门,正记录下了刚刚的那个画面。

    眼看自己已经吸引了沈初和季黎的注意力,沈沛菲也没想过要藏着掖着,而是笑容满面的上前热情又不失端庄的打招呼:“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季总和季太太,刚刚看到这个画面实在有些赏心悦目,忍不住就照下来了。季总和季太太应当不介意吧?”

    “介意。”季黎声音像是蒙着一层坚冰,拒绝得那么直接。

    就算是脸皮再厚的人,都该挂不住面子了,更何况是一个如此惊艳的美人儿,季总也真是好样的,一点要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

    沈初本性善良,看着对面的美人儿有些窘迫的样子,她这才开口解围:“季总不是那个意思,艾琳娜小姐别误会,大概因为我们不是明星,所以不太习惯被人偷拍。”

    听了沈初的解释,沈沛菲这才抬起头来,小巧的巴掌脸上挂着有些歉意的表情,闷闷的小声的道了一句;“对不起,我是看到季总和季太太这么恩爱的画面,有些动容。我这就把照片删了……”

    “没关系的。”沈初赶紧摆了摆手,毕竟人艾琳娜的认错态度都已经这么诚恳了,自己要是再这样穷追不舍的话,反而显得有些小气了。

    沈初率先开启了话题,看着艾琳娜有些意外的问:“艾琳娜小姐怎么会在这里呢?”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还要在国内待一段时间,听闻世纪金宸的房子是整个A市安保最好的住所。所以……”沈沛菲伸手轻轻地触了触自己脖子的位置。

    上面的淤青已经完全消失了,但是沈沛菲整个暗示的动作很是明显。沈初不由自主的同情心一瞬间泛滥了起来,笑着应了一声:“世纪金宸的安保的确很好的,艾琳娜小姐放心住着吧!”

    沈沛菲最恨的就是沈初那一脸善良的表情,此刻恨不得上去撕裂沈初那伪善的脸,但是表面上却依旧带着感谢的表情,波澜不惊的用微笑伪装起自己的阴暗。

    而是指了指后面那栋楼笑看着沈初问:“季太太就是住在那栋楼吗?”

    季黎的电话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季黎转身去接电话。

    沈初目送着季黎的背影离开之后,这才笑着说:“我住在十二楼。”

    “是吗?好巧,我在你们楼下,十一楼。”世纪金宸一层楼就只有一家住户,这么看起来还真的挺巧的。

    沈沛菲借此套近乎,故作不经意的提起:“这么近的距离,看来以后都有借口蹭饭了呢!”

    对于沈沛菲的提议,沈初没起什么疑心,只是指着自己的双腿解释:“恐怕我最近吃的东西都不适合艾琳娜小姐吃了,你看我最近吃太多营养的东西,已经长胖了。听说你们当明星的,甚至很难吃饱一顿饭。”

    沈沛菲笑着摇头:“我体质易瘦,倒是没这方面的困扰。季太太要是不介意的话,就叫我艾琳娜吧!”

    “那你也别叫我季太太了。”沈初笑着说。

    沈沛菲故作很高兴的样子看着沈初,“那我能叫你初初吗?”

    沈初觉得人的名字本来就是用来称呼的,所以叫什么都没关系。于是便点了点头。

    季黎挂断电话走回沈初的身边,将对面站着的绝世美人当做了一股空气,而是弯腰问坐在轮椅上的小女人:“还想逛吗?”

    沈初摇头:“有些累了,先回家吧?”

    季黎推着沈初回了世纪金宸。

    ……

    第二天一大早,沈初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的叫了秀娥的名字,然而推开房门的人却变成了秦嫂。

    沈初有些讶异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秦嫂,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眸子,直到确认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的确是秦嫂之后,沈初才终于开口:“秦嫂?你怎么来了?”

    “享少爷的福,现在我从临时工变成长期工了。”秦嫂调笑着说:“少爷让我过来照顾少夫人。”

    “那秀娥呢?”沈初问。

    秦嫂摇摇头。

    沈初寻思这事儿秦嫂多半是不知道的,那就只有季黎知道了。

    虽然有些意外不知道秀娥去了哪儿,但是沈初再度见到秦嫂还是十分高兴的。

    两人家长里短的聊了一上午,人家说三岁一代沟,沈初倒是没觉得。感觉秦嫂是个很随和的人。

    中午,秦嫂买了沈初喜欢的食材过来,正在厨房里做菜。

    沈初拨通季黎的手机,这才想起询问秀娥的去处。

    手机很快就被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季黎的声音:“想我了?”

    其实上午和秦嫂聊得很投机,沈初不来是不想他的。可是在听到他的声音以后,沈初却奇妙的发现,自己好像还是有些想他的。

    但是傲娇的沈医生是绝对不会承认的,而是直奔主题的问他:“你把秀娥送回季家了吗?”

    “舍不得?”男人慵懒的声音从电话案头传了过来,他放下手里的钢笔,有些舒展的靠在了大班椅上。

    沈初回答:“我只是想关心一下嘛!”

    “关心她都不关心我,嗯?”男人最后一个字,把尾音拉得有点长,故意反问听起来有点酸味。

    沈初面带着微笑,却装作毫不在乎的回答:“你人不是好好的吗?都这么大个人了,要谁关心啊?”

    “那秀娥也是那么大个人了,还用得着季太太操心么?”男人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黄色的文件夹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敲击着。

    沈初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季先生现在是为了一个女人在我面前吃醋吗?”

    真是……

    偶尔这样孩子气的季总,可爱翻了有木有?!

    电话那头传来男人倚老卖老顺藤摸瓜的质问:“那你要她还是要我?”

    看来季总孩子气的程度简直是超乎她的想象呢!

    沈初握着手机,语气有些俏皮的回答:“那要是我回答你的话,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怎么样?”

    “嗯。那你说,要她还是要我?”

    白桥:“……”

    季总上班时间这么调戏老婆,真的好么?他作为一直单身狗,天天被虐,是不是可以报警?

    不过鉴于季总那渗人的眼神,他还是继续当一只有心里隐隐的单身狗好了……

    季黎看了一眼跟前的文件,用眼神示意白桥拿出去。白桥走到办公桌前,整理文件,季黎端起咖啡浅酌。

    电话那头传来沈初肯定的声音:“当然要你了!”

    这个答案他喜欢!季黎唇角不自觉的浮现一抹纯纯的笑意。

    正在满意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小女人又补充了一句:“毕竟你活儿好啊!”

    “噗……”季黎毫不意外的喷了白秘书一脸咖啡。

    求白秘书此时此刻心里的阴影面积!

    季黎好心的扯了几张纸巾递给白桥,然后又听到沈初把没说完的话借着说完:“毕竟秀娥做饭没你好吃嘛!”

    活儿好,原来是这个意思!

    电话那头传来女人闷闷的笑声:“季先生,你是不是又邪恶了?”

    “有吗?”男人不走心的反问了一句。

    然后收到白秘书那幽怨的小眼神,一边擦着脸上的咖啡,好似一边在问,季总,难道您没有吗?没有的话,你喷我一连咖啡干啥玩意儿?

    沈初敷衍的顺着男人:“是是是,您说没有就没有,接下来是不是轮到我问你了?”

    “嗯,问吧!”季黎开口。

    她以为季太太要问一个什么严肃又深刻的问题,却没想到她竟挑了一个最惊世骇俗的来问:“要是我和你妈掉河里了,你先救谁?”

    “噗……”原谅正在擦脸的白秘书是真的没忍住,一不小心就笑了出来。他发誓自己绝对不是在幸灾乐祸的看笑话,他只是好奇季总会怎么回答这个由女人发明的世界难题。

    季黎给了白桥一记白眼,抽过一张纸巾直接拍在了白桥的脸上。然后对着电话那头的小女人说:“有我在,怎么会让你掉进河里?”

    “万一我就掉进河里了呢?”虽然这个答案很撩妹,但是沈初表示这答案她不接受。

    这女人是寻思着他刚刚问了她一个选择题,所以现在要问回来吗?还真是个瑕疵必报的小女人。

    ’就在季黎沉默的时候,沈初又乘胜追击的问了一句:“先救谁?”

    白秘书也满脸期待的小眼神看着季总,对啊季总,先救谁?这问题要是回答偏了,季总今晚回家得跪键盘吧!

    季黎不紧不慢的回答沈初:“我先救谁,那就要取决于你是想要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做你老公,还是一个不孝顺的儿子做你老公了。季太太,你选哪个?”

    “!!”作弊,这绝对是作弊!

    这不是把她问的问题又抛给她了吗?电话那头的小女人沉默了。

    季黎瞬间收到了来自对面白秘书的崇拜目光。

    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和一个不孝顺的儿子,都不是女人希望嫁的另一半吧!所以季总的这个回答,简直就是范本好么!

    其实女人提出的这个问题,本来就是极端的,而季总的回答,正好完美的挑明了这个极端点。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的季太太都沉默了。

    季黎语气里蕴着温暖的笑意,对着沈初说:“我可以做一个又孝顺又爱你的男人,所以季太太,你捡到宝了。”

    “季先生,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不要脸啊?”

    “我要脸做什么,要你就够了。”男人磁性的声音像是灌了蜜。

    白秘书表示血槽已空,抱着文件苦哈哈的滚出了办公室。

    他决定改行写书了,名字就叫《论季总和季夫人的虐狗日常》……

    沈初听着男人没羞没臊的话,虽然没有面对面,可是耳根子还是备不住的红透了。

    她还没来得及挂电话,门铃就响了。

    秦嫂正在厨房炒菜,没听到门铃的声响,沈初坐得离门口不远。

    她对着电话那头的季黎说了一句:“等会儿,有人按门铃。”

    说完就将手机随手丢在了沙发上,季黎给她准备的轮椅又是全自动的,于是沈初按了一下按钮,轮椅就朝着大门口的方向滑了过去。

    可视电话外面的摄像头被人捂住了。沈初皱了皱眉,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是谁?不放开摄像头我就不开门。”

    门外的路熙然松手,对着可视电话扬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你不开门我就砸门。”

    “你砸门我就报警!”

    “……”路熙然伸手再按了一下门铃,“别闹,我好歹还是你救命恩人呢!开个门我能把你吃了不成?你没穿衣服吗?”

    路熙然不要脸的本性沈初见过,她输入开门的密码,最后还是把路熙然放了进来。

    “路少校有事儿吗?”沈初抬头看着路熙然。

    路熙然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少校?季黎骗你的,我是黑社会。”

    “长得倒挺像黑社会的。”沈初小声嘀咕了一声,路熙然听到了,却没和她一般见识。

    而是对着她说:“我是来带着你私奔的。”

    沈初指着沙发上的手机,“能麻烦路少校递给我一下吗?”

    路熙然顺手就递给了沈初,沈初对着电话那头的季黎就开口:“老公你听到了吧?路少校说要带我私奔,你同意不?”

    路熙然:“……”

    感觉被坑了!

    路熙然夺过沈初的手机就挂断了电话。大概是路熙然这个动作太鲁莽了,所以在夺过手机的那一瞬间,沈初就冲着厨房大喊了一句:“秦嫂,救命啊!”

    路熙然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到一大妈手里拿着菜刀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