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45章 让季黎看看他养的野种到底是谁的儿子!

第145章 让季黎看看他养的野种到底是谁的儿子!

    被苏子煜直呼其名,沈沛菲目光微顿了片刻,旋即立马恢复如初,装作一脸迷惘的望着苏子煜:“说来惭愧,苏先生口中的沈沛菲小姐是?”

    “看样子沈沛菲小姐的演技大奖的确实至名归,就这装傻的本事,也表演得入木三分。看样子安辰是捡到宝贝儿了!”苏子煜语气淡淡的,似乎这件事和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既然苏子煜都已经提起了安辰的名字,沈沛菲心里已经开始有些害怕的打鼓了,大腿内侧那个被烟头烫过的地方,分明伤口都已经痊愈了,可是现在却好像泛着火辣辣的疼。

    安辰的心狠手辣她已经领教过了,并且再也不想领教第二次。而和安辰沾上关系的男人……

    沈沛菲不知苏子煜到底是谁,因而一瞬间沉默了下来。寻思着应该在苏子煜面前怎样表现。

    可正因为沈沛菲这一瞬间的沉默,才让苏子煜彻底确认了沈沛菲的身份。

    那日,苏子煜在路过倾城会所的时候,正巧看到安辰进了会所大门。他正好有事儿要找苏子煜,因此就跟了进去,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叫住安辰,就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女人跟了进了会所。当时他没认出来那个全副武装的女人就是艾琳娜,但是却认出了站在艾琳娜旁边的经纪人,黛西。

    不知道艾琳娜进去和安辰说了些什么,最初苏子煜也以为艾琳娜只是安辰超能电池代言人的这层关系,充其量最多也不过是安辰在外养的女人。

    却没有料到艾琳娜是满脸惊恐的从安辰的房间里出来,而且直接扑在了黛西的怀里。

    两人先前和他所在的包间,所隔着的距离有些远。因此苏子煜没听到两个女人到底说了什么。

    只看到艾琳娜雪白的脚趾上溢出血红的颜色,看样子是在房间里受了伤。

    直到黛西扶着艾琳娜路过苏子煜包间的时候,苏子煜才骤然听到黛西安慰艾琳娜:“你现在已经不是沈沛菲了,你就该忘了沈沛菲的身份。你如果继续站在她的角度去做哪些莽撞的事情,沈沛菲,先生一定会让你的生活如坠炼狱。”

    等到黛西和艾琳娜一直走远之后,苏子煜都还没回过神来。

    安辰在艾琳娜离开后五六分钟左右,才离开了倾城会所。

    这件事一直积压在苏子煜的心里。今日他终于从艾琳娜的目光里确认了,艾琳娜就是沈沛菲。

    苏子煜的目光很冷,和刚刚在沈初面前温润如玉的男人形成强烈的反差。沈沛菲不安的看着苏子煜,不敢贸然开口。

    最后还是苏子煜率先对着沈沛菲开了口:“你接近沈初的目的是什么?”

    沈沛菲不知道应不应该实话实说,所以干脆鼓起勇气,不回答苏子煜的这个问题。而是皱了皱秀气的眉头,看着苏子煜:“你到底是谁?”

    难道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外科主任而已?

    沈沛菲记得苏子煜,曾经在季家老宅帮着沈初逃过一劫,她那次原本是想对沈初下手的,也正是因为苏子煜帮着沈初挡了一刀,否则,那日受伤的人就应该是沈初了。

    苏子煜冷哼了一声:“你还不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不管你i和安辰之间有什么计划,你告诉安辰,如果你们是以伤害沈初为目的,那我没有替你保密身份的义务。”

    苏子煜端起眼前的白茶喝了一口,优雅的放下杯子,突然凑近了沈沛菲,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一个藏着太多秘密的人,最后一定会死在自己设计的圈套里。”

    沈沛菲觉得后脊背一凉,还没来得及细细思量这话藏着的深意,门口就已经传来了南妮的声音。

    等着南妮和沈初推开房门的时候,苏子煜已经坐了自己的位置。

    他绅士的帮沈初拉开了凳子,却像是什么没发生过一样,将菜单递给了沈初。

    一顿饭,吃得最没心没肺的人就属南妮了。

    沈初总觉得艾琳娜和苏子煜之间的气氛有些奇怪,想问两人是不是旧识,可是沈初又觉得有些唐突。所以寻思之后,沈初还是保持了沉默。

    下午回到医院。

    沈初给季黎打了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

    沈初说:“我想黑土了,我们今晚回季家看看黑土吧?”

    这段时间因为沈初受伤,没办法照顾黑土,而黑土和季老爷子又无话不谈,所以黑土索性就住在了老宅。每周六和周日回来。

    “好。”季黎笑着应了一声。

    南妮突然出现在门口,抱了一个快递箱子摇了摇,问沈初:“沈医生,你网购了吗?快递怎么寄到医院来了,什么东西啊?”

    电话还没挂,沈初扫了一眼南妮手里头的纸盒子,皱了一下眉头,她没买东西啊!更何况就算是买了东西,也不至于寄到医院吧?

    看着沈医生疑惑的表情,南妮低头看了一眼快递上面的收件人和地址姓名以及电话号码,都确认是沈初的。于是这才上前将盒子放到了沈初面前:“那什么……沈医生,上面很明确的表示送给你的,就交给你了。”

    南妮吐了吐舌头,早知道沈医生不承认,她就不帮忙签收了。

    “什么快递?”电话那头传来季黎询问的声音。

    沈初一头雾水的看了看快递盒子,然后对着季黎开口:“我也不知道,我先看看,一会儿给你回电话。”

    挂断电话,沈初拿过盒子仔细的端详了一下。收件人的姓名是她没错,电话是留的她的没错,地址是医院的地址。除了寄件人没有填写以外,这个快递看起来压根就是送给她的。

    虽然沈初有些疑惑,但是最后还是打开了快递。

    纸盒子很轻,因为里面仅仅只放着一张微信二维码。二维码的旁边还写着‘沈初收’这三个字。

    这些可以很笃定的确认,这是要给沈初的东西了。那么大个盒子,里面竟然只装着一张二维码?

    沈初有些疑惑,本来想直接扫描一下二维码看看里面有什么内容,但想到是上班时间,所以还是将二维码顺手放在了包里。

    整个下午沈初一直在想二维码里面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因为沈初脚受伤的原因,最近几日沈初都没有继续骑自行车。而是季黎直接开车到医院门口来接她。

    下班前,沈初接到了来自季黎的电话。说是路上有些堵车,大概会晚几分钟过来。

    沈初笑着应下了,决定先在办公室等。

    南妮对着沈初挥手道别。沈初收拾包包的时候,这才想起那个放进包包里的二维码。

    沈初掏出手机登陆了微信,然后直接扫描了二维码,才发现是一个账号,账号里面有一段视频。

    视频的封面是她的照片,曾经被曝光在微博上面的那张和黑土季黎一起照的一家三口的照片。

    意外的沈初戴上耳机,点开了那段视频。

    万万没料到的是,视频里的内容……

    沈初手里的手机,一瞬间从手中滑落,直接朝着地面砸下去是。她放大了双眸,惊讶的看着掉在地上碎了屏幕的手机。

    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上面显示着她给季黎取好的昵称。

    沈初蹲在了地上,伸手捡起手机,想要接听。可是碎了屏幕的手机,完全失去了触屏能力,不管她白皙的手指怎么划,都划不过去……

    ……

    按照沈初平日里的吩咐,季黎本来是将车子停在了医院外五百米左右的地方。可是半天没有等到沈初,季黎打过去的电话,女人又没接。

    所以季黎才直接将车子开到了医院门口,本爱季黎是打算直接去医院里找沈初的时候,结果却看到沈初从医院里走出来的身影。

    这大概是沈初第一次如此没有避讳的,直接就在医院门口上了他的车。

    她坐进副驾驶,然后给自己系上了安全带。

    沈初的脸色不太对,季黎在看到沈初的第一眼就察觉了。

    “怎么了?”季黎问沈初。

    沈初还沉浸在刚刚看过的那段视频里没有回过神来,所以刚刚季黎的问题,她是真真正正的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季太太!”直到男人磁性的声音变得有些强势了,沈初才回过神来。

    “啊?”她像是被人抽走了魂魄一样,有些迷惘的看着季黎。

    季黎皱了一下眉头,问她:“回老宅吗?”

    “不……不回了吧!”沈初揉了揉太阳穴,有些不走心的解释:“大姨妈来了,肚子疼。我们改天去看黑土吧!”

    她是怕自己现在的状态就算见到黑土也未必好。

    季黎也发现了沈初有些异样,比如……

    说好的大姨妈来了肚子疼,捂着头做什么?

    虽然沈初的情绪很可疑,但是季黎还是没有多问,而是直接朝着世纪金宸的方向开车。

    平日里总能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半天找不到重点的女人,今天在回去的路上显得格外的安静,甚至从医院到家里的这段路程,她都一直保持着一言不发的冷静。

    一进门,沈初还没来得及理清自己的思绪,季黎就已经打横将她抱了起来。

    刚刚思考的所有问题,一瞬间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心里眼里都只装得下眼前这个只抱着自己的男人。

    沈初心跳漏了一拍,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干嘛呢?有话好好说,抱我做什么?!”

    “季太太这话说得有道理,有话好好说,那你倒是和我好好说说,今天都发生什么了,这么心不在焉的。”

    难道她的心不在焉表现得很明显么?

    “你没听说女人大姨妈来的那两天,不仅脾气不好,还很容易神经质吗?”沈初掐了一把男人的手臂,用眼神示意他放她下来。

    季黎直接抱着她上楼,并没有要放她下来的意思,而是微微挑眉看着她说:“是吗?我不知道女人来大姨妈的时候会心情不好想骂人,我只知道我的女人来大姨妈的时候,会痛得死去活来的,不过……”

    季太太今天是一点肚子疼的意思也没有,季黎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沈初知道现在伪装的话,也来不及了。所以索性保持沉默。

    “季太太这是要和我冷战?”男人温柔的将她放在了床上,然后等着她的回答。

    沈初摇头:“我没想和你冷战……”

    “那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男人冷静的开口。

    沈初沉默了好久之后,才终于抬眸,目不转睛的看着男人的眼睛,很真诚的看着男人开口:“本来想对你说谎的,可是你那么聪明,怎么瞒着你都没用。我的确遇到一点很闹心的事情,但是我希望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去解决。等到有那么一刻我真的确认自己没办法的解决的时候,我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好不好?”

    女人的态度很诚恳,至少季黎被女人的最后一句话取悦了。季黎喜欢独立的女人,但是却不喜欢独立的女强人。因此他并没有干涉沈初提出来的条件,只是答应给她时间。

    这是第一次,沈初觉得和季黎睡在同一张床上,是如此的不踏实,竟生出了同床异梦的感觉来。

    她一直以为,关于黑土身份的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季黎原谅了她,季家人也接受了她。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打算正视和季黎之间的关系的时候,等到她终于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算和季黎有一个未来的时候,这样一段突如其来的视频却出现了。

    视频里,是当初沈初在旧金山的时候,在被强之后的一段视频。

    沈初记得事后自己已经昏迷了,等到再度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回国的飞机上了。

    她记得自己昏迷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不记得了。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离开了那条逼仄的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坐上了回国的飞机。

    直到今天这段视频的出现,沈初才终于看明白,原来当初自己在昏迷之后,是被一个皮肤白皙长相俊秀的男人给救了。只有很短的一个视频镜头,仅此而已。

    但是在旧金山那条巷子里的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刻骨铭心了,沈初这辈子也忘不掉。因此她一眼就在昏暗的手电筒光芒下看清了那个被救的人是自己。

    这是当年就被拍下来的吧!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偏偏要等到现在才出现?

    给自己及寄快递的男人,又到底是谁?

    沈初一瞬间像是陷入了死胡同里面,有种坐以待毙的恐惧感。

    第二天,沈初去医院的第一时间就是从南妮口中询问快递的来源。

    南妮说:“我去查了病房回来看到一个快递员在门口,说是有你的快递,我看你那会儿正在跟季总打电话,就顺便帮你签了。怎么了?出事儿了吗?快递里是什么?是你的快递吧?”

    南妮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沈初一个也没回答,而是继续问她:“你记得是什么快递公司的吗?”

    昨天沈初拆了快递之后就扔掉了盒子,压根没来得及关心到底是哪家的快递。

    平日里的南妮本来就是个马大哈,自然不可能记得昨天的快递到底是哪家公司的了。因此只能为难的看着沈初:“对不起沈医生,我不记得了,要不去调调监控吧?监控肯定能看清楚到底是哪家公司送来的快递。”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这是医院,医院的监控哪里是说看就能看的?

    就在沈初为难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苏子煜温润的声音:“看什么监控?监控怎么了?”

    “没什么!”沈初下意识的不想让苏子煜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因而选择了隐瞒。

    但是旁边的南妮显然不是这样想的,她觉得那个快递肯定是出问题了,否则沈医生就不会这么着急了。而快递是自己昨天没经过沈医生的允许就签收的,那么几乎是错就在她。

    而从沈初的表情和刚刚的抗拒就也可以看出来,沈医生不希望苏主任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沈医生又必须要看监控。

    因此……

    “苏主任,就麻烦你跟院长说一声,让沈医生看一下监控吧!沈医生丢了钱,可是整个办公室就我嫌疑最大!”没想到聪明的南妮会用这种迂回战术眼睁睁的当着苏子煜的面前撒谎。

    而显然眼前的苏子煜压根就不信,直接拍了拍南妮的肩膀说:“上班时间别开玩笑。”

    说完,转身就走了。

    沈初寻了一天也没寻到下落,给微信的那个公众号发了短信,却没人应答。

    中午季黎打来电话,说晚上有应酬不能按时过来接她下班,但是打算给她安排司机过来。

    沈初寻思着正好趁着下班的时间去调查一下事情的真相,因此拒绝了季黎。

    下班后,沈初还是一无所获,最后只好打车回世纪金宸。

    意外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寻找了一天都没寻到和快递有关的任何消息,结果那个送快递的却自己找上门来了。

    昨天送快递的那个男人,直接将沈初堵在了世纪金宸的门外。

    “沈小姐,视频你都看过了吧?”男人一米七左右的个子,长相有些狰狞,脸上带着狡黠的笑容看着沈初。

    沈初沉默的等着男人接下来要说的话,大概是沈初比男子想象中哥更加沉着冷静,所以男人很显然的愣了两秒,然后才看着沈初开口。

    “我知道是谁救了你,不过……”男人搓了搓手,俨然一副地痞流氓的样子,竟伸手对这她要钱。

    “不管视频里的那人是谁,都和我没关系,你认错人了。”沈初找这男人找了一天,没想到最后竟是个敲诈她的地痞流氓。

    男人听了沈初的话,一下就笑了:“作为堂堂世纪集团总裁的女人,你会没钱?我告诉你,要是给我钱的话,我就带你去见视频上的这个男人。当年他强奸你的视频,我可是都留着呢!要是你不给……呵呵,老子就把当年的视频都发出去,让世纪集团的季总看看他养着的野种到底是谁的儿子!”

    男人渐渐逼近,语气带着浓重的威胁,直到将沈初逼到了角落里,才再度狰狞得哈哈大笑。

    就在沈初无路可退的时候……

    突然,从世纪金宸里涌出几个身穿保安服的保安。

    保安的身后还跟着沈沛菲。保安制服了那个面目狰狞的小混混,沈沛菲赶紧走到沈初身边,将沈初从地上扶了起来,关切的看着她问:“没事吧?我刚刚回来的路上看到这个男人在世纪金宸门口意图不轨的样子,本来是想让保安出来把人遣走的,没想到……”

    话说到一半,沈沛菲又故作有些惊讶的表情看着沈初问:“这……你莫非认识?”

    沈初立刻摇头:“不……不认识。”

    “那就交给保安吧!”沈沛菲温柔的抚着沈初,本想带着她回去休息。

    可是却没料到那个面目狰狞的男子会突然掏出了匕首,然后趁着保镖疏忽的时候,一个健步奔到了沈初的面前,然后用匕首抵住了沈初的脖子。

    他低头,对着沈初轻声开口:“我一个无名小卒,要的只是钱而已。沈小姐要是不识好歹,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定搞死你!”

    说完,他把匕首抵着沈初的脖子,逼近了一分,看着几个保安把沈初当成了人质,对着保安大吼:“别过来,都别过来,谁要是再过来,我他妈捅死她!”

    保安都为了顾及沈初的安全,而不得不后退了一步。

    沈初趁着男人疏忽的时候,一把摁住男人的手腕,一个反骨,男人没料到沈初是个练家子,手腕一疼,手里的刀子直接落在了地上。

    沈初向后跨了一步,一个潇洒的过肩摔,直接将男人摔倒在地。然后反手将男人的手臂压在了后背,随即坐在了男人的后背上。

    她声音清冷的将男人压在地上,低头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着男人开口:“说,视频里的那个男人到底在哪儿?”

    沈初只想从男人口中得到回答,压根没注意到男人另一只手已经捡起了刚刚落在地上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