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50章 我该原谅你呢还是不理你呢?
    皇朝酒吧。

    云锦看着喝了一杯又一杯的沈初,想要伸手阻止,可是她知道沈初心里难受,要是这事儿搁自己身上,估计就不仅仅是宿醉一场那么简单了,恐怕自己提着刀去砍人的心都有了。

    世界上永远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儿,刀子没有割在自己身上,自己就永远不会知道疼。

    所以现在她没办法理解沈初的心情,就只好陪在她身边做一个聆听者。

    可是……

    丫的,这女人光喝酒不说话是怎么回事?

    云锦一把夺过沈初手里的酒杯:“你敢不敢跟我说两句话试试?”

    沈初显然已经醉了,她突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吓得云锦赶紧伸手抓住了她,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就把脑袋撞在桌子上了。

    偌大的包间里只有沈初和云锦两个女人,沈初突然低头看着云锦一本正经的说:“我给你唱首歌!”

    说完,拿着无线话筒就朝着包间外走去。

    云锦赶紧站起身来去追沈初:“我说初初宝贝儿,你唱歌就唱歌,你跑出去唱什么唱?”

    包间那么大,还不够她发挥咋地?

    沈初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就掀开了云锦,然后拿着无线话筒就朝着大厅的舞台上跑过去。

    驻唱歌手也被沈初吓了一跳,身后的乐团一瞬间都鸦雀无声了起来。

    沈初对着无线话筒吼了几嗓子,却发现压根没有声音,于是直接霸气的夺过了驻唱歌手手里的话筒。

    舞台下的观众都看着沈初耍酒疯的这一幕,倒是饶有几分兴致。

    云锦一边和歌手道歉,一边拿着围巾围住了自己的脸,这才上前去拉沈初:“初初宝贝儿,听话,别发疯,咱们回包间,你想唱什么唱什么,我让你唱个够!”

    “我不回去!你让我唱!”先是霸气的说了一句,沈初又揉了揉自己红通通的脸蛋,一副可怜兮兮的哀求云锦:“锦儿,我最爱的锦儿,你让我唱好不好?我想唱……”

    败了!

    云锦最怕的就是沈初这一副我见犹怜的可怜样儿了,特别是她还拉着自己的袖子撒娇,要知道虽然云锦是个妥妥的姑娘,可是看到沈初这软糯的样子,怕是沈初让自己摘星星她也是会去的,更何况只是在舞台上唱歌呢!

    一看到云锦妥协了,沈初回头就对着乐队开口:“我要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我的心……呵呵!”

    云锦:“……”

    熟悉的前奏响起,沈初手里紧紧地捏着话筒,一句歌词还没来得及唱出口,眼泪就彪出来了……

    云锦也是一个头两个大,赶紧拉着姑奶奶说:“我们唱个欢快一点的好不好?”

    女人抽抽搭搭的垂下眸子,默不作声,看起来满腹委屈的模样。

    云锦只好只好自作主张的让乐队选了一首欢快点的音乐。

    这下倒好,刚刚还一脸我见犹怜要死要活的女人,一转眼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直接在舞台上蹦跶了起来。

    兴许是酒喝多了,所以女人没转乎两下,就一屁股坐在了舞台上。

    云锦看了一眼沈初,捂脸,她可以装作不认识这个发酒疯的女人吗?

    初初宝贝儿这酒品是国宝级的……

    云锦刚刚将沈初从舞台上拉起来,女人就一把掀开她,拿着话筒走到舞台边缘,对着舞台下的人大吼了一声:“后面的朋友,大家一起来!”

    “……”这姑奶奶当自己这是开演唱会呢!

    舞台距离地面足足一米二左右的高度,云锦看着沈初迷迷糊糊摇摇欲坠的姿势,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沈初此刻正光着脚丫子,站在舞台的边缘上,一不小心脚下一滑,云锦心脏吓得都快跳出来了,迈着大长腿朝着沈初的方向跑了过去。

    眼看沈初就要掉下去的时候,一个帅气高大的男人,直接搂住了沈初的腰际,然后将女人毫不怜香惜玉的直接扛在了肩膀上。

    好在没掉下去,云锦觉得自己整个人总算是活过来了。她拍了拍心口,刚喘过气来,就看到男人竟然直接将沈初朝着酒吧外扛走了。

    云锦跑了过去,这才看清楚男人的背影。

    季总?她是不是眼花了,喝多了,出现幻觉了?

    “季总?”云锦冲着季黎的后背大喊了一句。

    季黎扛着沈初回过头来:“我带她回去,辛苦了。”

    说完,直接将醉得迷迷糊糊的女人丢进了车子里。

    本来就喝醉了的女人,这下一番天旋地转,整个人就更迷糊了,季黎上了车,直接锁上了车门。

    女人就好似一只可怜的被绑架的小狗狗似的,趴在了没开窗户的车玻璃上面,眼巴巴的望着窗外的景色,嚎叫了两声。

    季黎越过身子去帮女人系安全带。女人却突然抓住他的手,迷蒙的眸光扫向了男人绝美的五官,入神的看了好几眼之后,才突然抽抽搭搭的哭了两声。

    季黎也是第一次见到喝醉酒的女人,毕竟十有八九的女人见了季总,都会尽可能的保持淑女形象,而季太太……

    她是真的有些没辙了,最怕的就是她掉眼泪,偏偏现在她的眼泪就像金豆豆一样落个不停,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季黎伸手摸了摸女人的小脸,帮她擦干眼泪,吻了吻女人饱满光洁的额头,用他那磁性迷人的嗓音开口:“老婆,我们回家。”

    “不回!”刚刚还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一秒变脸斯巴达似的,伸手去拉车门。

    好在季黎已经关了锁,他伸手抓住女人白嫩的小手。

    然而才刚刚触碰到女人的手,女人就突然拉住他的手,然后狠狠地咬了一口。

    季黎表示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咬!!

    而且季太太这下口也当真是不客气,愣是要咬掉他一口肉似的。

    等到季黎吃疼的应出了声,女人才终于松开了他的手臂,看着他手臂上溢出了血珠,沈初才突然之间皱了皱眉,然后心疼的看着男人问:“疼吗?”

    被人咬得血珠直冒,能不疼吗?

    似乎已经从男人的表情里感觉到了他的疼痛,所以沈初才皱着眉头回了一句:“活该,谁让你和姓季的长得这么像!!”

    “……”他还只是长得像‘姓季的’就已经被咬出了血珠,那要当真承认自己是‘姓季的’,那还不得被季太太直接废了一条手臂?

    正在季黎发愣的一瞬间,女人突然伸手捧住了他的脸,就像是研究股票那样看着他的脸研究:“为什么长得也和姓季的那么像?”

    “……”

    “我爱他,你知道吗?”女人说着说着,突然拍了拍他的脸,一双澄澈的眸子盛着水汪汪的眼泪,就那样怔怔的看着他。

    没想到她酝酿了半天,说出口的会是这样的话。

    沈初从未说过爱,起初是因为她认为自己和季黎之间没有未来,后来不说爱,是因为她不确认他到底爱不爱她,等到昨天,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留下那句话之后,她本来是想拿着离婚协议书对他表白的,可是……

    “可是他骗了我,呜呜……”女人突然嚎啕大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得撕心裂肺的委屈。

    虽然知道女人喝醉了,知道现在自己或许说什么她都听不到,但季黎还是开口看着女人开口解释:“他没有骗你,只是有些事想要迟点告诉你。只是他怕说得太早,怕在你不爱他的时候告诉你真相之后,你会一心想着逃跑。虽然现在说得晚了些,他知道你会恨他,他知道你会难过,知道你会纠结,但是他也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的从他身边逃走。”

    当季黎深情款款的说完这番话,才发现……

    季太太闭着眼睛不是在听,而是……

    睡着了!

    说了那么多话,全都变成了废话!

    男人无奈,苦笑着勾了勾唇角,然后帮着乖巧靠在座椅上的女人,系上了安全带,随后这才启动了车子。

    酒后的女人驼红着小脸,大概是空气有些太闷了,所以女人额头上渗出细密的香汗。

    季黎随手将车窗摇了下来。

    他本来以为这种安静的状态会持续到家的,然而事实证明,他到底还是太相信季太太的酒品了!

    正在红绿灯的时候,沈初突然像是诈尸一样坐了起来,扯着嗓子就开始对着窗外大吼大闹。

    也不知嘴里念叨的台词是什么。季黎正要把窗户关上来的时候,女人却眼疾手快的解开了安全带。

    然后半个身子都掉了出去。季黎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将女人拉了回来。

    “坐好!”男人语气带了一丝愠怒。

    可是小女人却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季黎拉着她的外套不打算放开,女人牛脾气一上来,直接脱掉了外套,然后将脖子伸出窗户就开始大吼:“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诶?月亮呢?月亮哪儿去了?季黎,月亮不见了,呜呜呜……季黎,我的月亮呢?”

    “……”好像没人告诉过他,季太太喝醉酒之后这么神经质!

    不过很显然这会儿季太太是凶不得的,所以季黎只好一边攥着她的胳膊将她攥了回来。

    一边哄着她说:“月亮在家里,我们现在就回去找月亮,乖,坐好。”

    女人虽然喝醉了,可是她不傻啊!

    一边哭一边开始嚎:“你骗我,你又骗我,你总是骗我!!你王八蛋!!”

    “是是是,我王八蛋。”

    “你不是人!”女人伸手就对着他的手臂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季总拿出生平最大的耐性,笑着迎合她:“嗯,我不是人。”

    “你混蛋。”

    “嗯,我混蛋。”

    “你阳痿!!”

    “嗯,我阳……”季黎一个急刹车,将车子停在了红绿灯前面,深邃幽冷的眸子看着胡作非为的小女人。

    他阳痿?

    沈初骂完了,心里头舒坦了,扯着嗓子又开始嚎:“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不移,我的爱不变,月亮代表我的心,轻轻地一个吻……”

    女人看着前方,目光很空洞,季黎刚要开口,女人却突然回头看着他,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容:“你吻我。”

    “……”大街上的,红绿灯啊!

    季太太那一脸严肃又认真的闭着眼睛满怀期待的表情,让季黎当真是……拒绝不了。

    所以低头就在女人的唇瓣上印下了一个吻,“好了,坐好,回家再闹。”

    季黎话音刚落,女人突然将脑袋伸出车窗开始大吼:“救命啊,非礼啊!”

    “……”季黎解开安全带就将女人给攥了回来,说好的按牌理出牌呢?

    虽然人已经顺利的攥了回来,但是沈初刚刚那一嗓子吼得实在是太大声了。

    好巧不巧的,刚好让过路的交警叔叔给听到了。

    交警叔叔顺势就走了过来。刚刚还冲着窗户大吼大叫的小女人,这会儿鸦雀无声的垂下美眸,就像受气的小媳妇儿似的。

    要命的是季黎现在正按着女人的肩膀,把她妥妥的按在了座椅上。

    交警叔叔这敢情儿好,一低头就看到了一副‘强抢民女’的画面。

    “……”季黎那一瞬间内心是崩溃的。

    因为窗外的警察叔叔正指着他说:“你干嘛?手举起来,下车!”

    “这是误会。”季总耐着性子应了一句。

    警察叔叔已经伸手拉开了车门:“少废话,放开姑娘,给我下车!”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季黎无奈,只好后座的鸭舌帽戴上,然后下了车。

    警察叔叔盯着季黎:“戴什么帽子?敢非礼人家姑娘,你还知道丢人了?这光天化日……”

    “天黑了。”季黎好心提醒警察叔叔。

    警察叔叔咳嗽了一声,拍了一下季黎的帽子:“黑了怎么了?黑了就可以非礼人家小姑娘了?人家小姑娘这衣服是你脱的吧?”

    “这是我老婆。”季黎看着坐在副驾驶上正垂着脑袋的小女人,长这么大也算第一次被交警拦下。

    警察叔叔俨然是不相信这个借口的,因此蹲在地上看着沈初,指着季黎,问:“小姑娘,这是你老公吗?”

    摇头晃脑的小女人抬起头来,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下警察叔叔,然后说:“你不是我老公,我老公比你帅!”

    警察叔叔:“……”

    “我问这个是不是你老公?”警察叔叔指着季黎问沈初。

    沈初摇摇晃晃的从车上下来,光着脚丫子捧着男人的脸,上下左右的端详了一番,然后呵呵的笑了一声,点头:“像,像我老公。”

    “这喝了几斤能有这样儿?”警察叔叔直接掏出酒精测试仪,对着沈初说:“姑娘,吹一口。”

    沈初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一瞬间就躲到了季黎的身后,好像警察叔叔是哪儿来的豺狼虎豹似的。

    警察叔叔也表示很无语,只好对着季黎问:“你喝多少了?酒驾啊?本事啊!”

    “没喝。”季黎没空和警察叔叔交流感情,所以直接对着警察叔叔手里头的酒精测试仪就吹了一口气。

    上面的确显示季黎没有喝酒。

    “现在能走了吧?”季黎说完就将沈初打横抱起,抱进了副驾驶。

    小女人乖巧得像是小学生一样,对着警察叔叔挥了挥手:“叔叔,再见!”

    “再见?再什么见!?行车不系安全带,驾驶证扣两分,罚款五十。”警察叔叔倒是霸气,直接写了一张罚单就贴在了沈初额头上。

    刚刚红绿灯的时候,因为害怕沈初从窗户栽出去,所以季黎才会为了保护女人而解开安全带,可是没想到却被交警叔叔抓个正着,真是……

    季黎已经拿过了钱包,准备交完钱了事儿。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旁边的小女人会抽风的对着警察叔叔叫嚣:“为什么要罚款,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罚款?”

    “……”警察叔叔觉得不应该和一个喝醉酒的小姑娘较劲儿。所以将目光落到了季黎的身上。

    季黎刚刚才拿出钱包准备息事宁人,就被女人一个不注意把钱包抢走了,然后做一个惊世骇俗的举动,就是把钱包塞进了自己的胸前。

    季黎总归不能当着警察叔叔的面前直接去袭胸吧!因而只好好说好劝的看着女人哄着她:“老婆,先把钱包给我。我们要体恤人民警察。”

    “不给!凭什么罚款啊?”沈初摇头摇头再摇头。

    警察叔叔也有些无奈了,看着她说:“姑娘,我们这也是照章办事,照理说这不系安全带,是罚款五十到两百的,我这没罚你两百都算好的了。”

    “你以权压人。我要告诉我大爷,让我大爷帮我报仇,你要是见到我大爷,你还要主动给我五十呢!我大爷很厉害的!”女人那小脸蛋儿上的表情,可正经了。

    警察叔叔一听这话,最讨厌的就是那些靠着背景胡作非为的人,尤其是这小姑娘这样的纨绔子弟。

    因此目光冷却的看着沈初:“你倒是说说,你大爷是谁,你有本事把你大爷叫出来,我看哪家的大爷这么有本事,还能让我主动掏五十块给你!”

    季黎:“……”

    实话说,季太太什么时候有个这么厉害的大爷?作为老公的他怎么闻所未闻?

    就在季黎寻思的时候,只见女人从胸前掏出钱包,然后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就递给了警察叔叔。

    然后白皙漂亮的手指头指着百元大钞上面的那个头像就呵呵呵的傻笑;“嘿嘿,这就是我大爷!”

    “……”警察叔叔这一瞬间是想哭的,因为当他收到百元大钞的那一刻,当他见到她大爷的时候,他才幡然醒悟,小姑娘这是玩他啊,因为他真的,很主动的,掏出了五十块递给了小姑娘。

    早知道他就该罚款两百的!

    旁边的季总表示,已经被季太太萌得哭笑不得了。

    经过刚刚那场闹剧,这次沈初回家的路上倒是安静了不少。

    刚刚在酒吧的时候,季黎是直接将沈初从舞台上扛下来的,女人连鞋子都没穿。所以到了世纪金宸,季黎也就直接把她抱着上了楼。

    推开门进了房间,季黎温柔的将女人放在了柔软的的大床上面。

    季黎下楼煮了醒酒茶,端上楼的时候,却看到原本已经睡着了的女人,现在正在床上自顾自的脱衣服。

    大概是穿着的衣服让她睡得有些不自在了。所以她正在解内衣扣子。

    女人的手臂已经绕到了背后,将白皙的柔软更是突得越发明显了些。

    季黎皱了皱眉头,放下醒酒茶,拿了一套睡衣朝着女人走过去。

    刚刚想伸手帮她解开扣子,女人却已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将扣子解开了。

    让季黎意料之外的是,她居然会拿着内衣直接勒住了他的脖子……

    这时候季黎的脸已经开始绿了,女人却在振振有词的质问他:“为什么要骗我?我该原谅你呢还是不理你呢?为什么当年那个男人是你?为什么?”

    他该怎么回答她提出的问题?

    归根究底一句话:“季太太,你先放手。”

    “不放,不放,不放,就不放!”

    “……”怎么喝醉酒的季太太比孩子还要难缠?

    季黎伸手握着女人正在使劲儿的小手:“季太太,你若再不放手,勒死我的话,你就该守寡了!”

    “不要碰我!”沈初突然甩开季黎的手,然后松开了自己的手,扯过被子就盖住了自己的身子,然后一直后退。

    直到最后瑟缩的退到了床角边上,她才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然后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膝盖,哭着摇头:“不要……不要碰我,你走,你走啊……”

    她大概是想起了当年的情景,所以此时此刻才会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恐惧和冷漠。

    季黎深知自己当年做得究竟有多过分,所以在这个时候,他才会愣在原地,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

    悄悄地朝着女人的方向挪动了不过几厘米,女人突然一个枕头就朝着他的方向扔了过去:“滚开,你滚开!!”

    季黎顺利的躲过了枕头,却没有躲过女人突然扑过来的身体。

    都说对于喝醉了的人来说,是没有逻辑可言的,这句话在沈初的身上真是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因为上一秒还在说让他滚开的女人,下一秒却直接将他压在了自己的身下。

    女人靠着他,靠得太近了。完全没给他喘息的机会,低头就吻住了他薄凉的唇瓣。

    虽然季太太的主动献吻他是真的很喜欢,但是现在喝醉了,醉得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季太太,就这么突然的强吻了他。让傲娇的季总很不满意。

    所以他直接将女人从自己的身上撑了起来,随后开口问她:“我是谁?”

    “王八蛋!”女人想也没想,回答得十分干脆。

    季黎放弃了季太太主动献吻的福利,可不是为了想听到这样一个让人觉得不开心的答案的。

    所以他又捧着女人的小脸,很严肃的问了一句:“我到底是谁?”

    女人的目光看起来有些涣散了,但是最后还是看着他说了一句:“季黎,你是季黎。”

    听到女人肯定的回答,季黎终于放心了。

    看来也没有醉得不省人事,至少能确定以及没有随便的亲吻陌生人。

    就在季黎这样自我安慰的时候,女人又眼巴巴的看着他说:“你就是那个破坏了我人生轨迹的王八蛋,那个让我好难过好难过的季黎……”

    “老婆……”

    “为什么你要那么对我?为什么?”女人的粉拳狠狠地落在了男人的胸膛。

    虽然说沈初用了几分力气,可是男人的胸肌练习得那么结实,她的拳头在他的身上,就好似挠痒痒似的,压根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沈初红红的眼眶就像是兔子的眼睛一样,就在季黎刚刚酝酿好情绪要对着女人道歉的时候,女人却直接丢出一番惊世骇俗的言论:“为什么不能公平一点?”

    公平?怎么公平?

    就在季黎思考应该怎样公平的时候,女人就直接伸手扒开了他的衬衣纽扣。

    那豪放的动作一看就是练家子。就连季黎都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

    直到女人的手放到了不该放的位置上面的时候,季黎才终于明白,女人所谓的公平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年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强了她,如今她这是要强回来吗?

    一看女人媚眼如丝的匍匐在自己身上的动情举动,季黎真的很难保证不会反客为主的直接将她压在身下。

    眼见女人和他的皮带纠结了好长时间也没有进展,沈初忍得住,季黎却已经被女人撩得不要不要的了。

    实在受不了季太太这样的惩罚,季黎伸手握住了女人柔若无骨的小手,然后将她的小手压在了自己的皮带上,随即手把手的教她,应该如何解开……

    然而温情的教授课程还没来得及开始,女人就突然嫌弃的掀开了男人的大手,伸手就拿过放在旁边的刚刚脱下来的内衣,然后捂住了男人的眼睛,说:“你哭,你哭啊!你为什么不哭?”

    “……”季太太这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如果醉了,那为什么就连当年拿着衣服蒙着眼睛这种细节她都还能记得清清楚楚?如果没醉……

    如果没醉,谁特么能用内衣给人当眼罩?啊?!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