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53章 季叔叔有秘密武器
    沈初知道从小沈沛菲就将自己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从自己莫名其妙介入季黎和沈沛菲之间开始,她就对自己恨之入骨。

    可是沈初没有想到的是,沈沛菲恨她,已经恨到了想要亲自开车撞死她的那种程度。

    所以当欧景城把真相告诉她的时候,她足足愣了好几秒。

    沈沛菲到底要有多恨她,才会下定决心想要弄死她?

    欧景城对着沈初说:“人现在在我手里,你想怎么办?”

    季老四这人也是潇洒,留下一句‘季太太说了算’之后,就将沈沛菲交给了他。沈沛菲是季黎说要扣下来的,就算是要对着沈初邀功,那也该季黎自己来和沈初坦白,但是季黎却让他来找沈初,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沈沛菲如今是沈高和胡美萱心中唯一的孩子,沈初能怎么样?从欧景城对沈初的了解来说,沈初是个善良又心软的女人,肯定不会把沈沛菲怎样的。

    然而,这一次,欧景城却看走了眼。

    沈初很平静的对着欧景城问:“沈沛菲的行为,是故意杀人未遂吧?”

    可能是因为沈初太冷静了,所以在沈初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欧景城还愣了一下才回答:“嗯,故意杀人未遂。”

    说完又觉得自己表达得不够到位,于是欧景城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不是路熙然刚好路过救了你,可能就是杀人既遂了。”

    是啊!故意杀人啊!

    沈初的心‘撕拉’一下像是被撕开了一条口子。

    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抛弃她离开了,其实最初在沈沛菲进入沈家的时候,她是很开心的。她以为自己有了一个玩伴,可是现实却给了她响亮又沉重的一巴掌。

    沈初突然抬头看着欧景城,笑着问他:“欧先生听过灰姑娘的故事吗?”

    沈初的这个问题问得太突然了,欧景城皱了皱眉,老实说:“灰姑娘这个名字听过,灰姑娘这个故事没听过。”

    就他的生长环境来说,就不像是一个会听着童话故事长大的男人。

    沈初笑了,然后有些类似自言自语的开始讲故事:“在母亲离世后,艾拉的父亲再娶了一位继母。为了支持深爱的父亲,艾拉热情欢迎继母和她的两位女儿进入自己的家庭。然而当父亲也意外去世后,她才发现自己身陷嫉妒和折磨。艾拉被继母一家当作女仆对待,还被恶意称作灰姑娘。”

    “尽管遭受残忍的折磨,艾拉还是决心坚持母亲的遗言,勇敢而善良地活下去,因此她不向绝望投降,也不仇恨虐待她的人。”

    “后来,艾拉在树林里遇见了潇洒迷人的陌生人基特,她以为他是王宫的随从,却不知他竟是王子。随着王宫向全国少女发出舞会邀请,艾拉也希望自己能借机再见基特。但是当然,继母不允许她参加舞会,还撕碎了她的裙子。可就如所有美好童话故事里描绘的一样……神仙教母翩然而至,借用一只南瓜和一群小老鼠,永远改变了灰姑娘的人生。”

    等沈初将整个故事都讲完了以后,欧景城才突然明白了沈初讲这个故事的意义:“遗憾的是,你没有一个教你勇敢善良生活下去的母亲,也没有一个疼爱你的父亲,却摊上了一个把里当做女仆的继母和一个一心想要置你于死地的妹妹。沈初,你命不好。”

    曾经因为怀疑沈初的身份,所以欧景城仔仔细细的调查过沈初的资料,因此对她的家庭关系清楚明了。

    听着别人的嘴里说出自己的身世,还真是……挺有道理的!

    只是她明知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却还曾天真的相信过季黎会是自己的王子,果然残忍的现实总会给人一个响亮的巴掌。

    沈初看着欧景城,唇角牵起一抹笑意,问他:“故意杀人未遂,警察管吗?”

    “管。”欧景城很难得的多说了几句话:“故意杀人未遂仍按故意杀人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比照既遂从轻处罚,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刑法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简言之,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是可能的。你的意思是直接把沈沛菲交给警察处理?”

    “嗯,有证据吗?”沈初问。

    既然是犯法了,那就交给法律制裁吧!她不恨沈沛菲,但是并不代表还要继续维护她。

    “有。”欧景城按照沈初的意思。出了医院以后给季黎打了一通电话。

    季黎说:“那就交给警察。”

    欧景城是把沈沛菲交给警察了,而且还顺道对着警察局里的人施了一点压力。

    在欧景城离开医院之前,沈初拜托了欧景城一点小事儿,那就是沈沛菲被诵进警察局这件事儿,希望欧景城不要对外公布。

    欧景城虽然觉得沈初有些太过仁慈,但还是按照沈初所说的做了。

    沈沛菲并非是本国国际,照理来说定案的程序会稍微复杂一些,但是这案件却很快就定案了,这和欧景城暗中施压脱不了关系。

    沈沛菲被定罪的事情很快就传入了安辰的耳朵里。

    黛西安静的颔首站在安辰身边,等着安辰的吩咐。之前她被沈沛菲算计这一事,先生一直没有找她算账。都怪自己太过掉以轻心,竟认为沈沛菲和自己喝的是同一瓶酒,就不可能对着自己下药。

    却未曾想过沈沛菲既然能被先生看入眼里,那就必然有过人之处,比如阴险狡诈的手段。比如她会把药物涂在红酒杯的杯壁上。而不是把药放在红酒里。

    这是黛西跟着安辰以来,第一次出现失误。

    安辰看着黛西拍下来的有关沈沛菲穿上囚服的画面,沉默良久才开口:“黛西,你跟着我多久了?”

    “十三年零五个月。”黛西准确的报出了时间。

    “知道我为什么让你负责沈沛菲吗?”安辰冷冷的语气不带任何情绪。

    黛西低垂的眸子闪了闪,默不作声。

    “因为你从不犯低级错误。”安辰命令黛西:“抬起头来,看着我。”

    安辰的命令黛西违抗不了,所以抬起头来目光直视安辰。

    “我给你一个弥补的机会,我给你二十四小时,把沈沛菲带到我面前。”安辰说完,静静地摆了摆手:“出去吧!”

    这是安辰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

    黛西发誓一定要将沈沛菲带回来弥补自己之前犯下的愚蠢错误。

    这段时间黛西一直关注着沈沛菲的动向,却因为沈沛菲在欧景城手里而不得靠近,直到沈沛菲被送进了监狱,黛西才终于有机会靠近沈沛菲。

    殊不知沈沛菲被处以监管是一件多幸福的事情,如若是落在先生的手里,那恐怕才是当真的生不如死。

    就先生背后的资源而言,想要将沈沛菲从监狱里弄出来很简单。但是,为难的是……

    过了二十四小时,黛西就连沈沛菲的人影都没找到。

    这二十四小时里,黛西一直在寻找沈沛菲的下落,最后才发现,寻人的不仅仅是她,就连欧景城的手下赵肖,也在四处寻找沈沛菲的下落。

    一个好好关在监狱里的人,竟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季黎从欧景城口中得到消息的时候,目光是紧拧着的。

    电话那头传来欧景城的声音:“我已经让赵肖去查了,若早知是这结果,你当初就不该听沈初的,把人送进监狱。”

    “是吗?”季黎低沉的声音传来,意味深长的问了一句。

    欧景城说:“有个好消息。”

    “嗯。”季黎淡淡的应了一声。

    欧景城已经习惯了季老四这种爱理不理的态度,所以直接回答:“除了我们在找沈沛菲的下落以外,还有另外一帮人也在找,看来沈沛菲是个有用的香饽饽。”

    季黎挂断电话之后,问身边的白桥:“安辰最近有什么动静?”

    “安总最近一切如常,不过……”白桥话说到一半,又顿住了。

    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抬头,静静地瞥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

    白桥只好说:“不过小少爷来了……”

    刚刚还镇定自若的男人,这会儿转动着钢笔的手指都瞬间僵硬了。

    门外,首席秘书助理兰茜正在使劲浑身解数伺候这位比季总还男的伺候的小少爷。

    这也是她第一次遇到不喜欢喝果汁也不喜欢吃冰淇淋的小朋友。就在她表示压力山大很想去死的时候,白秘书终于推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眼看着白桥身后的季黎,黑土精致的小脸蛋上这才浮现出一抹怒意:“季叔叔,黑土来看你了。”

    “……”季总觉得很心塞的是,自从沈初不理他了以后,这小子虽然还是很乖巧的住在季家不吵不闹,但是已经成功的将‘老爸’这个可爱又迷人的称呼变成了冰冷的‘季叔叔’。

    季黎对着白桥和兰茜挥手:“出去把门带上。”

    黑土朝着季黎走过去,看着他说:“季叔叔,你什么时候把我家初初追回来?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我家初初做的饭了。”

    季黎直接将手机丢给了自己的宝贝儿子:“那你给初初打电话,让她过来给你做饭。”

    “真的?”小家伙有些怀疑的看着季黎。

    季黎耸耸肩,表示同意。

    黑土熟悉的摁下沈初的电话号码,可是电话铃声一直从响起到结束,沈初也没有接通。

    等到电话已经挂断了好长时间,黑土才终于反应过来,然后看着季黎:“初初已经这么嫌弃你了吗?电话都不愿意接你的了?季叔叔,初初一定不爱你。”

    季黎这几日是真的没有去找沈初,但是鲜花玫瑰这样的浪漫攻势倒是一样也没少。

    沈初的整个办公室已经快要堆不下了。就连南妮也常常调侃她:“沈医生你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吗?季总对你也太好了吧!都已经结婚了,还这么恩爱。”

    “我上辈子拯救的不是银河系,我拯救的是《圣经》里的那条蛇。”沈初拿起那拿起最新的那一束鲜花,就递给了刚刚走进门的小护士。

    小护士抱着花问沈初:“沈医生,这花还是老规矩吗?”

    “嗯。”沈初淡淡的应了一声,穿上白大褂。

    南妮寻思了一会儿,才问沈初:“是《圣经》里那条诱惑了夏娃的蛇吗?没看出来,沈医生原来这么浪漫。”

    浪漫?她把季黎比作撒旦,在别人的眼里竟然成了浪漫?

    沈初单手撑在南妮的办公桌前,看着小姑娘说:“上帝创造宇宙时,创造了众多具有自由意志的天使,天使既能够选择顺服上帝行善,也能够选择悖逆上帝行恶。魔鬼本是上帝所造的一个权高位重的天使,因权高位重,便心高气傲,与神争大,与神为敌,堕落成为魔鬼即撒旦就是伊甸园中的古蛇。魔鬼还勾引三分之一的天使反叛神,他们成为撒旦的差役,一同与神为敌,勾引人犯罪。现在还浪漫吗?”

    沈医生这气场太强大了,逼迫得坐在椅子上的南妮都恨不得三百六十五度空翻,以此来躲避沈医生的逼问了。

    就说最近沈医生怪怪的。南妮赶忙一边摇头一边摆摆手:“不浪漫,不浪漫……”

    一段突兀的手机铃声终于解救了南妮,她指着不远处的手机对着沈初说:“沈医生,你电话响了。”

    手机铃声是沈初为黑土设计的专属铃声,她立刻上前拿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黑土软糯又隐忍的声音,带着哭腔:“初初,我肚子疼……”

    “肚子疼?”沈初皱眉:“怎么会肚子疼?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老爸的办公室,老爸去开会了,办公室里没人。我肚子疼得走不了路了,爸爸的电话也打不通……初初,我害怕……”黑土软软的声音听得出很难受,就连声音也带着哭腔。

    沈初一下子慌了神,季黎怎么可以将黑土一个人放在办公室呢?

    “你等着,妈咪马上就来!”只要是黑土出了事儿,沈初别说是理智了,就连正常的思维逻辑能力都不顶用了。

    她立马让南妮给自己请假,然后一边进了电梯一边拨季黎的电话号码。

    然而电话那头却迟迟无人接听,沈初找不到白桥的电话,从医院到公司也没多远的距离,沈初寻思自己去找白桥的电话号码,还不如直接去找黑土。

    沈初穿着一身白大褂就火急火燎的跑到了楼下。

    不出意外的,她直接被拦住了。来不及和前台人员解释,沈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已经直奔了高层专用电梯。

    吓得楼下的保安都一拥而上拥了过去。之前沈初来公司也算是畅通无阻,可是全世界都知道沈初有个当医生的双胞胎妹妹,而沈初今天又正好穿着白大褂,所以也不怪大家不把她当季太太了。

    不过沈初却顾不得这些,她一路进了总裁办公室。

    办公室里工作的员工都惊诧的看着沈初,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下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

    世纪集团总裁办公室里,黑土正坐在季黎的怀里,季黎手里拿着一张英文报,正在和黑土探讨报纸上的内容。

    沈初站在门口的那一瞬间就呆了,说好的肚子疼呢?

    时间倒回到二十分钟前。

    就在黑土信誓旦旦的对着季黎说‘初初不爱你’的时候。

    季黎突然打断了黑土的话题,问:“儿子,你肚子疼吗?”

    季叔叔现在的表情看起来简直太黑暗了,让他这个腹黑的小包子都招架不住。黑土一下捂住自己浑圆的小肚子,防备的看着自家老爹。

    季黎蹲下身子,拍了拍小家伙刚吃得圆滚滚的肚子:“想不想初初?”

    黑土点点头。

    “想不想吃初初做的饭?”季黎问。

    黑土捂着肚子,又点点头。然后才侧过身子看着自家老爹:“季叔叔,你别总盯着黑土的肚子看好吗?”

    季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神好像的确有点像是怪蜀黍,他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

    黑土何等聪明,听到季黎问了她两个和初初有关的话题,他瞬间就明白了。

    “黑土要是装肚子疼,初初是不是就会回来给黑土做饭吃了?”黑土眼神里带着满满的期待。

    季黎点头,孺子可教也,也不知道谁生的儿子这么聪明!和他爹真像!

    就在某男人感到十分满足的时候,却听到小家伙突然接了一句:“那你为啥不装肚子疼?”

    “……”季黎揉了揉自己儿子的小脑袋瓜子:“因为你刚刚说了,你家初初不爱我。所以我生病了她也不会过来看我的。”

    “那一定是因为你做了什么让初初觉得不高兴的事情,所以她才不爱你的。”小家伙若有所思的分析,那沉着冷静的小模样,一点也不像是几岁的小孩子。

    季黎点点头:“就是因为我让初初怀了你,所以初初才不爱我的。”

    “那你活该。”小家伙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对着自家老爹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才掏出手机拨通了沈初的电话。

    而事实也的确如季黎所料,季太太一听到自己宝贝儿子肚子疼,马不停蹄的就赶了过来。

    然而看到眼前这番画面的时候……

    沈初是真的气急了,转身就走。依她现在的心情来说,没有上去直接砍季黎两刀就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然而沈初走了两步,却发现自己再也走不动道了。

    一低头,发现黑土这小家伙正死死的抱住自己的大腿:“初初不要走,黑土想你了。”

    “沈墨,放手!”这小子,还学会和他爹狼狈为奸了,简直就是胳膊肘往外拐!

    黑土一听自家老妈对自己都直呼其名了,赶紧回头对着季黎吼了一嗓子:“季叔叔,快过来抱初初的大腿,黑土快抱不住了!”

    沈初:“……”

    让季黎过来抱大腿,那一米八八的大高个儿,蹲在地上抱她的大腿,那画面感实在是太感人了,沈初压根不敢想。当然她也不认为季黎会这么做。

    而事实却是……

    她从来没有了解过季黎这个男人,就好比,她现在映入眼帘的画面就是,季黎居然真的站起身来,然后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来……

    男人脱了西装外套扔在一边,然后有些慵懒的将脖子上系着的领带扯松了些,漫不经心的解开精致的袖口,挽了起来。

    一步步的朝着她的方向走过去,还边走边活动了一下手脚。

    沈初只觉得现在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男人就死死的抱着门框说了一句:“你别过来!”

    门外的一众秘书们都竖起耳朵观战,可惜只能看到沈初半个身子挂在门上。

    “儿子,松手。”季黎开口。

    “哦!”黑土很配合的就松了手。

    沈初刚想逃,结果就被男人直接打横抱了起来。

    “儿子,关门!”

    “哦!”黑土配合的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就关上了大门,别说多配合了。

    “儿子,出去!”

    “哦!”黑土刚刚应下,突然就反应了过来,看着自家老爹问了一句:“啊?”

    “儿子,出去,把门带上。”季黎抱着一个劲儿闹腾的女人,看着自家宝贝儿子开口。

    黑土长这么大,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过河拆桥啊!

    “你季叔叔要和你家初初好好谈谈。”季黎半眯着眸子看着黑土。

    黑土问:“谈完了初初会回家做饭吗?”

    “不会!”沈初倔强的绛着脖子,狠狠地瞪了男人一眼。

    “会,季叔叔有秘密武器。乖,出去等着。”

    “不许出去,站住!”沈初对着黑土开口。

    季黎看着怀里的女人,邪肆的眸子一勾:“你是想让儿子看个现场直播?”

    “黑土你出去……”沈初知道自己这气场弱爆了,可是能怎么办?

    武力解决?她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黑土终究还是乖乖的出去了。季黎将女人直接丢在了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