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69章 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艾琳娜这个阴魂不散的绿茶娜,真是哪儿哪儿都有她。不过这次让欧萌萌惊讶的,并不是艾琳娜突然出现在了克尔顿,而是站在艾琳娜身边的,竟是路熙然。那个去了部队然而又突然出现的路熙然。

    此时此刻艾琳娜穿着一身黑色的小礼服裙,小V领的款式,将她雪白的肌肤露了出来。修长的小腿裸露在外,穿着一双六厘米的红色尖头高跟鞋,一头金色的大波浪卷散落在腰际,整个人看起来超乎年龄的成熟。

    路熙然的皮肤本来就白,这样子和艾琳娜对比起来,看起来反而比艾琳娜更年轻了一些。

    欧萌萌看着出现在门口的艾琳娜和路熙然,愣了。

    同样愣住的还有沈初。

    她万万没有想到,路熙然会突然和艾琳娜站在一起,这样的组合,以她的智商,是真的有些无法想象。

    路熙然在看到季黎和沈初的那一刻,唇角就勾起了一抹略微有些苦涩的冷笑。

    却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旁边的艾琳娜,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那样,冷静的看着艾琳娜说:“这就是你说的为我接风洗尘的地方?”

    艾琳娜唇角勾起淑女的标准微笑,并没有回答路熙然的这个问题。

    而是装作并没有看到沈初和季黎似的,带着路熙然在靠近门口的餐桌上坐下。

    她知道欧萌萌是个冲动派的,而现实也的确如此。

    艾琳娜和路熙然这才刚刚在餐桌旁边坐下,欧萌萌就突然走了过来,热情的看着艾琳娜说:“娜娜,好巧,你怎么在这儿呢?路少爷?这么巧,你也在呢?”

    路熙然自然不会不认识欧家大小姐,看着欧萌萌,他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表情,勾唇:“是挺巧的。”

    不过还有更巧的,不然远处的沈初和季黎是什么鬼?

    “路少爷和我们娜娜是什么关系啊?看起来很般配嘛!我就难怪不管我怎么给妈妈介绍男朋友,娜娜都看不上呢!原来是有路少爷这个绩优股。”欧萌萌对艾琳娜带着纯天然的不喜欢,如今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路熙然对于欧萌萌没什么感觉,谈不上喜欢,也没什么好讨的,所以对于欧萌萌问的这个问题,她回答得很自然:“你觉得我们应该是什么关系?”

    “都到这里来了,应该是一起开房的关系吧?”欧萌萌说,说得很故意。

    路熙然自然没有忽略欧萌萌之前是从季羽身边跑到黑土身边的这个事实,所以不动声色的对着欧萌萌勾了勾唇角,反攻:“这么说来,你和季副市长也是过来开房的?”

    “你……”

    “哦!对,我给忘了,前段时间和你闹绯闻的是季大公子吧?哎哟,你瞧我这记性,我怎么记得你喜欢的是季四爷呢?欧大小姐厉害,这季家的三兄弟,都是你的菜啊?就是不知道哪个才是主菜了。”路熙然这张嘴是很欠揍的,欧萌萌也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她瞪了路熙然一眼,转身就朝着沈初和季黎的方向走过去。

    路熙然随着欧萌萌的离开,站起了身来。

    “难道就打算在这里坐着?不打算去破坏一下别人一家三口幸福美满的欢聚时刻?毕竟都用接风洗尘这样拙劣的演技把我给骗过来了,不是吗?”路熙然站起身来,将自己搭在椅子上的外套随意的放在了臂弯里。

    艾琳娜起身,优雅的抿了抿唇:“演技是不是拙劣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戏的人够投入,不是吗?”

    艾琳娜对路熙然的利用,从来都是不假思索的。

    路熙然唇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然后手肘屈起:“走吧,让我看看你在这场戏里给我分配了怎样的角色。”

    将手臂放进了路熙然的臂弯里,艾琳娜步伐优雅而高贵的朝着沈初和季黎的方向看了过去。

    路熙然和艾琳娜走到季黎和沈初的身边坐下。甚至不问他们这个位置是不是还有别人。

    艾琳娜脸上的表情很自然的看着季黎和沈初说:“本来想带熙然过来这里接风洗尘,没想到会在这里偶遇,熙然说要过来打声招呼,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

    欧萌萌看透了艾琳娜那副惺惺作态的样子,虽然说路熙然没反驳,但是欧萌萌说话也没客气,对着艾琳娜就说:“你们出现在这里就是对黎哥哥和沈初的打扰。”

    沈初还沉浸在路熙然和艾琳娜认识的这个消息里面,只是忽然之间明白了为什么路熙然当初为什么会和自己说:季黎迟早有一天会为了另一个女人而抛弃她。

    路熙然很自然的坐在了沈初的对面,而把季黎对面的那个位置留给了艾琳娜。

    直觉上黑土并不适合这样见面的场景,所以季羽看着欧萌萌:“不是说下午要陪黑土,你打算就在这里陪他?”

    欧萌萌虽然平日里蠢萌蠢萌的,但是季羽的意思她还是明白的,因而对着沈初和季黎点点头:“我带黑土去克尔顿的娱乐室,今晚就不交给你们了。”

    她不会告诉沈初和季黎,如果自己今晚照顾黑土的话,就可以不用面对季处男这个腹黑货了。

    欧萌萌带着黑土走了,所以整个餐桌又只剩下了这四人。

    季黎倒是大方,看着艾琳娜和旁边的路熙然,多加了两幅碗筷。

    路熙然靠在身后的靠椅上,悠闲懒散的翘着二郎腿,一双墨色的眼睛看着沈初,话说得有些故意:“初初姑娘,我以为你会给我打电话的。”

    “大概因为我是一个不喜欢随便去打扰别人的人。”沈初很镇定的回答。

    大概她只有在季黎面前,才会表现得好似孩子一般,在外人面前,总是有着一层坚硬的后壳。就比如在面对路熙然的时候。

    路熙然倒是习惯了沈初面对她的态度,所以突然趴在桌子上,双手托腮的看着沈初:“是吗?我倒是很期待初初姑娘的打扰呢!”

    路熙然这货靠沈初靠得很近很近,沈初已经下意识的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季黎一根手指抵住了路熙然的脑门:“趁我给季老大打电话让他过来叙旧之前,你考虑考虑一下要不要后退十公分!”

    季四爷这抓蛇抓七寸的本事,向来都是炉火纯青的。

    虽然路熙然并不介意和季城见面,但是却不想像上次见面一样被再度送进医院。

    奚瑶的死,说不清到底是谁的错,但是和路熙然绝对拖不了关系,所以路熙然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对着季城还手的。

    路熙然后退了一段距离,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沈初觉得自己面前的呼吸顺畅了不少,于是索性转变了一个话题,问对面的艾琳娜和路熙然:“吃点什么?”

    “我想吃你,不过万一季四爷又让季大公子过来找我怎么办?”路熙然带着揶揄的态度调侃沈初。

    沈初没等季黎开口,就语气铿锵的说:“你应该等不到大哥过来之前就会被弄死了!”

    “嗯,被我。”季黎随口应了一句。

    路熙然无所谓的耸耸肩:“看样子你们是打算今晚住在这里了?”

    “既然如此,熙然,晚上我们也住这里好吗?”艾琳娜问路熙然。

    路熙然笑着对着艾琳娜抛了一个媚眼:“你晚上陪我睡吗?你要是陪我睡的话,那就好。”

    “熙然,别开玩笑。”艾琳娜一双湛蓝色的眸子看着路熙然,唇角却含着浅浅的笑意,看起来并不像是生气。

    看样子有了一个艾琳娜当电灯泡不够,路熙然还要来凑热闹。

    季黎不动声色的问路熙然:“路公子又休探亲假?”

    任何部队都不可能让路熙然如此任性,动不动就休假。

    路熙然说:“接了个任务,出来放放风。对了季四爷,我这次出门忘了带枪,你自己老婆自己保护好点。”

    路熙然要是不提,沈初大概都快忘了,路熙然无论如何也是她的救命恩人。

    路熙然似乎已经看透了沈初脸上的表情,唇角勾起邪肆的笑:“是不是突然想起来还没报恩?”

    “请客吃饭算吗?”沈初没有矫情,直接问道。

    路熙然冷哼一声:“你知道为了救你我写了多少报告吗?你一句请客吃饭就算了?”

    艾琳娜看着路熙然和沈初之间的互动,很满意。因为路熙然给她空出了空间让她和季黎交流。

    “原以为你今天是要忙工作上的事情,若早知是要和初初出来,今天早上就不该打电话打扰你的。”艾琳娜故意把话说得棱磨两可。

    沈初的目光已经被两人的对话吸引了过来,季黎知道艾琳娜指的是今天早上沈初还没醒来的时候,艾琳娜打电话请他到新家吃饭的这件事,但是沈初不知道。

    所以季黎动作很自然的伸手搂过了沈初的肩膀,然后看着艾琳娜说:“乔迁新居之喜是该庆祝,你若是有时间,明日我和你嫂子一起过去。”

    原来指的是乔迁新居这件事。

    沈初这次倒是没有傲娇的推开季黎,反而是将头靠在了季黎的肩膀上,笑着问艾琳娜:“娜娜搬到哪儿了?”

    “明日我让熙然亲自过去接你们吧!”艾琳娜说完,扭头看着路熙然:“熙然,你明日有空吗?”

    “嗯。”路熙然淡淡的应了一声。看不出什么情绪。

    艾琳娜和路熙然准备把房间定在和季黎同一个楼层。

    季黎作为克尔顿的总裁,上前去刷脸了。

    沈初正要跟上前去,却被路熙然一下拉住了手臂。

    艾琳娜已经趁着这个空档跟着季黎去了前台。

    沈初一个反骨生气的想要制服路熙然,路熙然如今知道了沈初的身手,自然不可能轻易的就被沈初这样制服。

    所以一个转身就将沈初压在了圆柱上,正好避开了季黎和艾琳娜的视线。

    “路熙然,放手!”论力气,沈初自然不是路熙然的对手。

    路熙然唇角带着玩世不恭的邪肆笑意,并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沈初不再挣扎,而是很平静的说:“那你就压着吧,在压两秒,这救命之恩我就当已经报了。以后咱千万被提以身相许这茬儿。”

    路熙然放了手,看着沈初,笑:“这救命之恩岂是说报就报的?那手机你该不是扔了吧?我让你给我打电话你怎么不打?莫非艾琳娜回来这么久,就没点动静?莫非四爷就没让你觉得力不从心,生不如死?”

    “大概路少校没那么料事如神。我们家四爷和你想象大概有些出入,所以并没有如你所言。真不好意思,让你的手机派不上用场。”沈初这护夫的劲儿,让路熙然笑了。

    “话别说得太早,你怎么就知道将来季四爷不会为了艾琳娜而抛弃你呢?你怎么不问问你和艾琳娜同样被枪指着,他会救谁的命呢?初初姑娘,万一四爷让你伤心了,我倒是不介意借个肩膀给你靠一靠。”

    路熙然说完,和沈初隔开了一段距离。

    季黎带着她回到了总统套房。

    刚一回到房间,沈初就关上了房门,一转身刚想问季黎问题,就被男人一下伸手抵在了门板上。

    男人双手撑着沈初身后的门板,弯腰,高大的身影压了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距离靠得很近。

    大概是季黎的举动太突然了,沈初一下子心跳失衡。

    抿了抿唇,推了他一下,眼睛看向别处,问他:“靠这么近干嘛?”

    “季太太,我有没有告诉你我这次来克尔顿的目的?”男人磁性的声音传到沈初的耳朵里。

    说到这个问题,沈初就难以言喻的给了她一记冷漠的眼神,说:“难道不是为了让我被水呛死吗?”

    季黎摇头,身子又贴近了一分,呼吸在她耳边渐渐地氤氲开来,薄唇贴着她的耳蜗,说:“作为克尔顿的创始人,我这次肩负重任。”

    “什么重任?”男人的呼吸声弄得她耳蜗处酥酥痒痒的,沈初耸了一下肩膀,想将男人隔开一些。

    然而男人却故意恶作剧的靠近她,低沉如大提琴的声音犹如微风一样灌进她的耳朵里:“我来负责检查一下总统套房的隔音效果和床垫的抗击打能力。”

    隔音效果和抗击打能力?好吧,这话她听懂了!!

    女人伸手就指着男人身后不远处的大床说:“你一个人慢慢去试,边叫边试。”

    “一个人怎么能试出隔音效果好不好?一个人怎么知道这床的抗击打能力行不行?季太太,我迫切的需要你的配合,你看我眼神。”季总不要脸的本事,那是炉火纯青的,就好比此时此刻那端着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还用十分迫切的目光看着她的季黎。看起来当真一本正经的样子。

    沈初想了想,决定配合他:“那你叫大声点,我去隔壁听听看能不能听到。”

    女人说完就转身,直接扑在门板上。

    季黎噗嗤一声就笑了,打横直接将女人抱了起来,然后朝着不远处的大床走去。

    “分床分床分床,说好的分床!”女人已经被丢在了床上,却还十分有原则的说要分床。

    “好好好,分分分。”季黎坐在床边,像是认输了一样举手投降,然后环顾四周一圈之后,趁着女人放松警惕之时,他突然回头:“这床质量好,锯子都锯不动,怎么分?”

    “我说的是你睡沙发我睡床。”沈初指着那真皮的意大利沙发,好像那沙发正在对着季黎招手似的。

    季黎大长腿一伸,放在女人白皙匀称的玉腿旁边做对比:“老婆,你看看我这大长腿,折成三折才能挤进沙发里,你忍心吗?”

    万万没想到季先生竟是一个如此不要脸的男人!

    沈初翻身坐在男人身边,瞪着他的眼睛:“你这意思是我腿短,让我睡沙发咯??”

    “我们都睡床,盖被纯聊天,什么都不做?”季黎提议。

    沈初摇头:“我一点都不相信盖被纯聊天这样的鬼话。”

    她差点就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了……

    季黎认真又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坐起来看着身边的小女人:“那就不盖被子吧!”

    沈初:“你不是说你是我的游泳圈吗?季先生,请问我为什么晚上要保证而一个游泳圈睡觉?为什么?”

    “因为游泳圈长得帅!”

    “……”为什么沈初一点也想不到反驳的话?

    就在沈初蒙圈的时候,男人已经直接把她压倒了,这次沈初没反抗,而是突然想起了路熙然。

    旁边的季先生正在想着应该怎样将季太太扑倒,而季太太却突然扭头一本正经的看着季黎问了一句:“路熙然是不是喜欢艾琳娜?”

    “!!”季黎所有的动作一瞬间僵住,一双墨黑色的瞳孔攒着璀璨的星光,目不转睛的盯着一本正经的小女人:“季太太,你当真要在我的床上讨论别的男人?”

    听着男人这咬牙切齿的语气,沈初就觉得自己作死了……

    “那到底是不是嘛?”沈初小鸟依人的扯了扯男人的袖子,抿了抿樱花般的唇瓣,然后对着男人眨了眨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

    敌强我弱,这是沈初近日里所总结出来的,对付季先生最有效的方法。

    而偏偏季先生最吃的就是季太太柔弱无骨的小模样,最终还是被她软糯又含情脉脉的声音给打败了。

    “路熙然和娜娜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至于路熙然到底喜不喜欢娜娜,那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但是从外人的角度来看,是的,他爱娜娜。”

    季黎用了一个‘爱’字,而不是喜欢。

    难怪,沈初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和路熙然之间的一段对话。

    路熙然问她:你认为我接近你有什么目的?

    沈初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回答的: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

    路熙然那会儿用一本正经的语气回答了她:我如果说我接近你是因为爱情,你信吗?

    当时沈初并没有把路熙然的话当做一回事儿,而是云淡风轻的谈笑风生,她记得她当时是这么回答路熙然的,她说:如果是这样的话,路先生的爱情一定是一段悲情的故事。

    当时的沈初不以为然,却没想到如今一语成谶。

    记得当时路熙然是这么回答她的,他说:是啊!我喜欢你,你喜欢四爷,这么算起来,我的确是这段爱情故事里最受伤的那个。

    原来路熙然说的都是事实,只不过他喜欢的人是艾琳娜,而艾琳娜喜欢的人是季黎,这么算起来,路熙然的确是这段爱情故事里最受伤的那一个。

    不知道路熙然对艾琳娜的爱已经到了什么程度,但是从这段时间对路熙然的了解来说,沈初觉得路熙然是想拆散自己和季黎的。

    如果路熙然当真喜欢的人是艾琳娜,那么路熙然应该也希望艾琳娜没机会和季黎在一起吧?这么算起来,她应该是路熙然的盟友才对。

    可是为什么路熙然却一心想要拆散她和季黎?

    沈初将自己所想的,都分析给季黎听了以后,这才对着季黎开口:“只有两种情况吧?一种就是路熙然根本不爱艾琳娜,所以拆散了我们,让艾琳娜和你在一起,他也不会心疼。另外一种可能性就是,路熙然太爱艾琳娜,所以即便自己不幸福,也希望能让艾琳娜得偿所愿。我赌第二种,你呢?”

    “我赌他拆不散我们。”

    “……”沈初给了男人一记冷眼:“我们能调整到同一个频道再说话吗?”

    “我只有做一件事的时候才能和季太太调整到同一频道。”男人轻轻地眨了一下眼睛,将目光对准了沈初,那比女人还纤长的睫毛,特别抢戏。

    不用想也知道从季黎嘴里出来的话,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他这是挖了坑让她跳,她才不跳呢!

    沈初脑海里浮现出刚刚路熙然说过的话,如果她和艾琳娜都被枪指着,只能救一个,季黎会救谁?

    这是个残忍的问题,一旦问了,很有可能就万劫不复。但是不得不说,当路熙然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问题就像是藤蔓一样缠绕在沈初的心上,越缠,越紧……

    她知道,终有一天这个问题会让她无法呼吸,倒不如现在情真意切的问出来,等到有朝一日真的万一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也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所以……

    “季黎,如果我和艾琳娜都被枪指着,只能救一个,你救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