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70章 撩妹技能这么高,撩我一个会不会太浪费?

第170章 撩妹技能这么高,撩我一个会不会太浪费?

    沈初在问完之后就后悔了,这个答案季黎该怎样回答?万一他回答自己,要救的人是艾琳娜呢?毕竟艾琳娜是他的救命恩人临终的时候托付给他的。那是他的责任,不是吗?

    季黎是个负责任的人,沈初一直都知道的,否则季黎就不会为了黑土和自己结婚。

    沈初突然后悔自己鬼迷心窍的问了这个极端的问题。

    问完之后便又立刻开口,有些慌乱的看着季黎:“你不用回答了!”

    季黎看着女人一系列的心里活动都写在脸上的样子,笑了。

    伸手捧着女人巴掌大的小脸,问:“想听真心话吗?”

    分明说好男人不用再回答这个问题的,可是当季黎问她想不想听真心话的时候,她又实在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果真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比谁都诚实。

    季黎看着沈初的目光,无比认真。

    沈初望着季黎,眼神里面带着一点点隐晦的期待,害怕被他看出来。

    最后季黎给了一个无比真心的回答,那就是:“谁隔得近就救谁。”

    “……”还真是公平得不能再公平了!还真是回答了不如没回答!还真是理智的人才能回答得出来!

    沈初不死心的又追问了一句:“万一隔得一样近呢?你救谁?”

    “救艾琳娜。”季黎说。

    沈初本以为季黎至少会装作有些为难的,就那么一点点为难也好啊,可偏偏他回答得这么义无反顾,不假思索。

    看吧,她就是这样一个不到黄河心不死,非要一头撞南墙的女人。这下季黎说了真心话了,心里舒服了吧?

    舒服个屁,她现在拿枪崩了季黎的心都有了,虽然她可以理解季黎的选择,可是让他说个善意的谎言能死吗?能吗?

    女人傲娇的背过身子对着男人:“好羡慕那个叫艾琳娜的女人!”

    “我也羡慕她。”男人死不要脸的从背后环住了女人盈盈一握的小蛮腰。

    清冽的气息瞬间窜入沈初的鼻息,沈初伸手推搡了一下男人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然后转过身面对面的望着男人,语气有些酸:“羡慕什么?羡慕你救了她吗?”

    “羡慕她能活着。”季黎的手收紧了一分:“如果我救了她,就要和你一起去死了,所以我羡慕能活下来的娜娜。”

    沈初一下被男人这话给打动了,心里头就像被人塞了棉花糖一样,甜甜的,很柔软。

    他这意思是,当两难的时候,他会选择艾琳娜,因为他欠她,但是绝对不会抛下自己,是这个意思吗?

    心里头虽然因为这个答案而变得无比开心,可是表面上,沈初还是故作镇定。

    “我们都死了,黑土怎么办?”沈初问。

    季黎答:“那让黑土把艾琳娜杀了,给我们复仇。”

    “……”虽然知道这话是开玩笑的,但是听过了也很爽啊!

    “你撩妹技能这么高,撩我一个会不会太浪费了?”沈初小声的说完,主动的朝着男人的怀里钻了钻。

    “你床上功夫这么好,只伺候我一个,我也没觉得浪费啊!”

    “……”这是夸她吗?是夸她吗?

    沈初将头埋在男人的胸膛里,小声应他:“别胡说八道讨好我,哪次要死要活求饶的不是我?”

    “那我功夫好,不过没关系,我觉得不浪费。”男人将自己和小女人的距离拉开了一点,嘴角勾起邪肆的笑,低眸看着女人脸上娇羞的小表情,颇为享受。

    沈初深深的,给了男人一记冰冷的眼神:“你应该保持你第一次的记录,以后我们都按照第一次的记录同床共枕吧?”

    “好。”男人笑着点头。

    沈初总觉得男人这表情意味不明的,长长的睫毛下掩藏着一双溺着笑意的眸子,沈初看不太真切,寻思了一会儿才幡然醒悟。

    一下抬眸盯着男人的眼睛,说:“不是第一次,我说的是第二次,第二次!!”

    “季太太,已经晚了,来不及了……”男人低头,深深的噙住女人小巧莹润的唇瓣。

    缠绵的吻,给小女人那白皙的脸色染上一抹粉红。

    去吃饭的时候沈初换上的那件休闲白衬衣,已经被男人的手指轻而易举的挑开了,露出美好的大片雪白肌肤。

    崭亮的灯光下,显得无比诱人。

    恢复了一些理智,沈初伸手抵住男人的胸膛,触到一阵温热之时,她才骤然反应过来,这男人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他身上的上衣。

    “我不方便……”沈初说。

    “大姨妈来了?”男人看着她,一只手支着下巴,目光邪肆的上下打量着她,那目光有些暧昧,又有些危险。

    如同狼的眼光,散发着属于狼的野性。正斜睨着她雪白的肌肤,好像要烙个专属印记似的,独占侵略性。

    沈初立刻点点头,大姨妈,这借口简直再好不过了。

    季黎一下就笑了:“季太太,你智商今天下午落在游泳池了吗?”

    “……”可不是嘛!!今天下午才下了水的女人,现在就说来大姨妈了,鬼信?

    可现实就是……

    沈初抓住男人的手就凑近了自己的小腹,有些紧张的咽了一口口水:“要不你动手试试?”

    不用试了……

    他已经摸到了存在感十足的姨妈巾……

    要知道此时此刻季总的脸色是铁青的。

    沈初看着翻身去了浴室的季黎,有些内疚。其实下午去了泳池回来换衣服的时候,沈初就已经感受到大姨妈的造访了,正巧大姨妈也就这几天。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吃了很多中药调理的原因,沈初最近生理期痛经的症状也没那么严重了。

    也正是这个原因,季黎才断定了季太太没来大姨妈。可是在浴室看到垃圾桶的时候,脸色就更沉了。

    季太太,果然是传说中那磨人的小妖精!!

    季黎洗了个冷水澡,然后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只见某个小女人就跟个小媳妇儿似的站在床边上,双手放在身子前面,低头唯唯诺诺的模样,像极了童养媳。

    刚刚所有阴霾的心情,一瞬间一扫而光。季黎走到床边坐下,看着乖巧的小女人,问:“季太太是打算在那里站一晚?”

    听了季黎的话,沈初这才屁颠屁颠的爬到床上去,坐在了男人身边,笑靥如花的看着他说:“老公,晚安。”

    说完将男人推在了床上,帮着他盖好了被子,这才瑟缩的和他钻进了同一床被子里。然后关掉了床头灯。

    就在女人磕上眸子,准备心安理得睡觉的时候。

    突然感到旁边的床垫又凹陷了一分。沈初侧过身子看着旁边的男人,只听到黑暗中的男人突然开口:“老婆,你知道恩爱的夫妻在女方生理期的时候是怎么睡觉的吗?”

    这问题,有坑,还是个大坑!

    沈初一下闭上眼睛,装睡。带着雷打不动的精神,一动不动的保持着侧身的姿势。

    男人略微有些干燥的大手,袭上她柔弱无骨的柔荑,和她十指紧扣,然后牵着她柔软的小手,轻轻地,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说:“用很多很特别的方式。我们明天回家慢慢试。”

    季黎说完,在女人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记浅吻:“老婆晚安。”

    晚安?安你个大头!!

    明天回家慢慢试?慢慢试!!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能心安理得的睡着吗?

    能吗?

    果不其然,沈初失眠了,第二天早上几乎是顶着两个黑眼圈出现的。

    万年不化妆的沈初,突然想起了化个妆,结果悲催的想起自己昨天是被某男人从家里攥出来的,所以怎么可能随身携带化妆品?

    因而,就算是丢人,但是沈初还是顶着两个黑眼圈,跟着季黎一起去了餐厅。

    要死的路熙然看到沈初的第一句话就是:“四爷又换女伴了?这次你身边的那个国宝我很欣赏啊!”

    你国宝,你才是国宝!

    沈初瞪了路熙然一眼:“大熊猫死了我才是国宝。路公子这么夸奖我,我承受不起。”

    艾琳娜倒是完全不介意沈初和路熙然之间的斗嘴,而是一如既往的保持优雅高贵的冷静。

    目光黏在了季黎的身上,说:“既然大家都在,不如一会儿直接去我家如何?”

    “好。”季黎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就接到欧萌萌的电话。

    季老爷子季国正说是想黑土了,愣要让欧萌萌把人给送回去。

    季羽和欧萌萌自然的就当此重任了。

    路熙然和艾琳娜坐了同一辆车,然后给沈初和季黎带路。

    路熙然开着一辆白色的路虎在前方开路,季黎和沈初的车子紧随其后。

    车厢里放着好听的钢琴曲,沈初倒是听过的,《秋日私语》。

    沈初有些意外的问季黎:“为什么不是之前那首《kisstherain》了?”

    “秋日私语不好听?”季黎问。

    沈初摇摇头:“这倒不是,就是好奇怎么突然就换了。昨晚没睡好,我要睡一会儿,这首曲子没kisstherain那么催眠。不过也不能阻挡周公和我约会的步伐,所以一会儿到了你再叫我吧!好么?”

    “好。”

    沈初是真的困了,所以在季黎应了一声好之后,她就沉沉的靠着窗户睡了过去。

    等到再度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下了,沈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了一眼窗外的景致,这才回头问季黎:“不是说去娜娜的新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