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73章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值得更好的?

    艾琳娜唇角划过薄凉的笑,一双湛蓝色的眼睛看着季黎:“黎,在我的世界里,没有好的坏的之分,只有我梦寐以求的和我弃如敝履的。你不用花时间在劝我这件事情上,你只需要接受最后的结果就好。”

    季黎面对艾琳娜的时候,虽然总是将就她,但是语气里的疏远和冷漠是不会变的。

    他静静地看着艾琳娜,薄唇微启:“娜娜,我没有劝你,我是在用很明确很温和的方式拒绝你。”

    当然,艾琳娜知道季黎没说的下一句就是,他并不是一个可以随时随地保持温和的男人。

    但是这对于艾琳娜,并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门外的沈初双手托腮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她有些好奇季黎和艾琳娜会在书房里说什么。

    就在沈初揣着一肚子疑惑的时候,门铃响了。

    不知道是不是刚刚经过一场枪袭的原因,沈初心里头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侧着身子靠近门边,直到通过可视电话确认门外站着的人是欧萌萌的时候,她才一把拉开了房门。

    “绿茶娜呢?”欧萌萌一进门就跟谁欠了她五百万似的,霸气侧漏的开口问沈初。

    沈初下意识的指了指楼上书房的方向。

    欧萌萌脚上像是绑了风火轮似的上了楼,沈初连忙跟了上去。

    然后就看到萌萌跟个女汉子似的一下推开书房大门。不过还好映入眼帘的画面都是纯洁的画面。

    季黎坐在正对门边的沙发上,而艾琳娜则中规中矩的坐在她对面,但是两人之间的气氛俨然是有些紧张的。倒是被欧萌萌突然这么插一脚给破坏了。

    欧萌萌一看里面的两人正在中规中矩的谈事情,刚刚还气冲斗牛的架势,在接触到季黎那不悦的眼神之后,立刻退了回来,跟个小媳妇儿似的拉着沈初去了隔壁房间。

    欧萌萌总是时不时的戳中沈初的萌点,她看着正在关门的欧萌萌笑着问道:“萌萌,你怎么过来了?”

    “我就说我这乌鸦嘴,金屋藏娇金屋藏娇的,这下说中了吧!我哥说艾琳娜要和你们住在一起,真的假的?”欧萌萌一脸彗星撞地球似的看着沈初,询问道。

    沈初点头,“真的。”

    “我们说的合伙斗婊,还算不算数了?”欧萌萌问沈初。

    沈初寻思了一会儿,不太确定的点头:“算吧?”

    “那行,你赶紧帮我收拾个房间,我要二十四小时监控绿茶娜。万一你不在的时候,她一个不小心爬到黎哥哥床上了怎么办?坚决要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就这么定了,我住绿茶娜旁边的那个房间,绿茶娜住哪儿来着?”欧萌萌问。

    沈初指了指欧萌萌正盘腿坐着的床垫,说:“她住这儿。”

    “那你安排她住隔壁,这床垫被我承包了。”欧萌萌对着沈初招了招手:“沈初你过来!”

    为什么沈初觉得这么神经质的欧萌萌有些可爱呢?

    沈初在欧萌萌身边坐下,欧萌萌凑近沈初的耳边轻声说:“你在绿茶娜房间装个摄像头。”

    说完,像是一阵风似的下楼。

    沈初莫名其妙的跟了过去,只见欧萌萌从门外拉过一个拉杆箱,然后风风火火的上了楼,随后从拉杆箱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了沈初:“一会儿给了绿茶娜装上,我们这叫防患于未然。”

    沈初没有伸手去接,欧萌萌拍了拍沈初的肩膀,十分大气的说:“你放心,我欧萌萌是个有节操的欧萌萌,在你没和黎哥哥离婚之前,我是不会主动爬上他的床的,我就一个摄像头,你安到绿茶娜的房间去,别老盯着我看啊!”

    虽然沈初觉得装摄像头这个方法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但是她却觉得这个方法并不科学。一旦被艾琳娜识破的话……

    “不是有你盯着她吗?她也是要朝九晚五上班的,你也是要朝九晚五上班的,你上班她就上班了,你下班她就下班了。上班的时候有你城哥哥盯着她,下了班还有你,摄像头这种东西,就算了吧。”

    欧萌萌觉得沈初说得好像有点道理,于是点了点头,说:“那行吧!”

    欧萌萌话音刚落,季黎就和艾琳娜一起从书房走了出来,路过欧萌萌的房间,恰好看到沈初手里拿着一个纸盒子。

    “初初,你手里拿的什么?”艾琳娜目光落到沈初的手上。

    沈初当下想将盒子收起来,可是俨然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尴尬的时候,欧萌萌直接理直气壮的站起身来看着艾琳娜:“摄像头啊,我本来打算安在你房间的,不过我们家初初正直,不让我监控你,可是你不正直啊,谁知道你会不会给我黎哥哥下了药就爬到我黎哥哥床上去,毕竟你瞅瞅,一转眼你就从楼下搬到楼上了。谁知道你会不会从楼上搬到床上去?”

    欧萌萌这小嘴啊,可真够毒的。说得面色平静的艾琳娜,脸上的表情都出现了一丝萧冷的裂缝。

    沈初扯了扯萌萌的袖子,萌萌这才住了口。

    欧萌萌说她要在这里住下,直接被季黎一句话就否决了。

    欧萌萌立刻朝着沈初投去了求救的眼神,那眼神似乎在告诉沈初,我们是同盟,同盟啊!

    沈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看着萌萌:“你随意,反正多一个也是多,多两个也是多,没差的。”

    欧萌萌是天真无邪的没听明白沈初这话里有话的意思,所以很高兴的违背季黎的意思,直接住了下来,但是艾琳娜听得很明白。

    沈初这是明枪暗箭的告诉她,她艾琳娜才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季黎觉得这家的确是有些乱套了。拉着沈初的手直奔卧室。

    欧萌萌生怕季黎把沈初撕了,于是跟出来吼了一句:“黎哥哥你干嘛呢?”

    “和你嫂子滚床单,看吗?”季黎冷不丁的低醇嗓音从喉咙里沉吟出来,隔着空气发酵后,听起来格外好听。

    欧萌萌撇了撇嘴,她受到一万点伤害,扭头就看着艾琳娜:“看到没,他们恩爱得马上就要去滚床单了,我是多余的,你也是多余的。”

    说完又毫不客气的给了艾琳娜一个白眼,像是自言自语的说:“脸皮咋比我还厚呢?”

    艾琳娜:“……”

    看着季黎拉着沈初进了卧室,然后一脚就勾上了卧室门。

    “季太太你到底怎么想的?”季黎蹙眉问沈初,没有质问,而像是谈心一样冷静。

    沈初无所谓的耸肩:“我怎么想的重要吗?重要的是你怎么想。季先生,这是一场女人之间的战争,你要做的就是表明态度。艾琳娜喜欢你,傻子都看得出来,你觉得我傻吗?我额头上写着‘我是傻子’这四个大字吗?”

    沈初说得激动了,顺手就推了季黎一把,没推动,毕竟那身高和体重摆在那里。反倒是被男人结实的肌肉给弹得后退了一下。

    季黎眼疾手快的伸手揽住女人盈盈一握的纤腰。

    “放手!”

    沈初语气不善,正在气头上呢!虽然季黎没有做错什么,虽然这一通气,沈初自己都觉得生得莫名其妙的,但是最后沈初归根究底的把这算到了大姨妈的身上。

    打死也不愿意承认其实她是在为刚刚发生事故的第一时间,季黎竟然转身去护住艾琳娜这件事情吃味儿。

    还真是谁隔得近就救谁呢!虽然这是当时最正确的作法,可是谁规定还不能心里头小小的不爽一下了?

    季黎没放,讳莫如深的眸子看着女人微微含着怒气的模样,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正带着危险的气息怒视着他。

    季太太生气是可以的,但是在季黎的世界里,生气不能冷战,否则就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他遒劲的手臂将女人的腰肢掐近了几分,低头顺势压在了她的耳根上,带着温柔醇哑的嗓音贴着她的耳蜗轻轻开口:“老婆,我错了……”

    认错?

    沈初第一次听季黎认错,可是这件事情,季黎没错。沈初没有不讲道理,她很明确这件事情错不在他。

    “我没让你道歉。”

    不知是是男人认错的态度太好了,还是声音太好听,总而言之沈初莫名其妙的一腔怒火,瞬间偃旗息鼓了,虽然语气还是傲娇的带着小情绪,但是声音却小了不少。

    “别人的思想我控制不了,但是我能控制我自己的思想。别人的感情我左右不了,但是我很确定我自己的感情。”男人低醇的嗓音在沈初听来,很清晰。

    他故意压着她的耳根,薄烫的唇因为说话的缘故,轻轻擦着她的耳根,软润的触感瞬间把沈初撩得不要不要的。

    伸手推搡了一下男人结实的胸肌:“你退后点,我们好好说话。你没错,我没生气,我好好跟你阐述一下事实。”

    沈初的语气很平静,一听就是认真的。

    季黎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顺带拉着沈初的小手,一个旋转,就跌入他的怀里。

    他双手轻轻地圈着女人的腰,没有过分的亲昵,却也没有放任她起身。

    他喜欢这么抱着就抱着吧,沈初也没继续挣扎,而是侧目看着季黎,颇有些严肃的开口,说:“季黎,艾琳娜对你的喜欢表现得很明显,一个一心执拗沉浸在自我爱情里面的女人,不会因为对方的拒绝就放弃的,大多数女人都是越挫越勇的,不到头破血流就是至死方休,所以当你表明态度的那一刻,这就成为了我们女人之间的战争,我和艾琳娜的战争。而正因为战利品是你,所以我第一次产生了不能输的心里,所以我有了必胜的决心。”

    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正经,充满斗志。

    大多数女人的多半情况下,都是越挫越勇的,这一点季黎表示认同。

    “季太太加油!”沈初说了半天,最后换来了季黎一句加油,她内心其实是崩溃的,但是却又有种掩藏不住的开心。

    男人嗓音很低,薄唇压在她的耳边轻声呵气:“季太太要是赢了,我就是你的战利品。”

    “我要是输了呢?”沈初扭头勾着男人的脖子,问他。

    男人好像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下,然后唇角勾起邪肆魅惑的笑:“战利品有自毁装置,季太太要是输了,战利品就没了。”

    被季黎独特的季式幽默给逗笑了,沈初莞尔一笑,弯腰就在男人薄唇上亲了一口:“老公我会加油的,虐了小娜娜你千万别心疼。”

    最后艾琳娜和欧萌萌就这样在世纪金宸住下了。

    第二天沈初上班的时候,顺道和云锦听说了这事儿,云锦毫不客气的说,沈初这脑子绝壁是被卷帘门压过了。

    沈初却条条是道的分析,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与其把艾琳娜放到目光所触及不到的位置放养,还不如引狼入室近距离观察。

    云锦又觉得沈初这样的作法有些道理。这艾琳娜究竟是个什么人,接触太浅怎么看得出来?

    其实云锦更倾向于:“要不我找人把她揍一顿吧!”

    “云大小姐,你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好么?”沈初被云锦逗笑了。

    云锦在电话那头一本正经的说:“我没有不遵纪守法啊,我又不揍她,我找人揍她嘛!弄得她半身不遂下半辈子下不了床最好,实在不行,让她在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的也不错嘛!每个月揍两回,省得她一天兴风作浪的。”

    “我就怕还没把她揍得半身不遂之前,就率先身先士卒了。”

    沈初总觉得昨天发生枪袭的事,没那么简单。

    如果是一个训练有素埋伏已久的狙击手,怎么会连一枪命中都做不到?

    况且如果是长此以往一直跟踪艾琳娜的狙击手,怎么会连艾琳娜都认不出来,反而要在开饭前对着她手中的盘子开枪?技艺不精?

    技艺不精做什么狙击手?

    他既然是来找艾琳娜复仇的,那大可以趁着他们所有人都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等到大家都入座了,然后再一枪毙命。

    为什么偏偏要在吃饭之前就打草惊蛇?

    而且从今天早上到回家这么长的时间里,对方有很多机会和时机可以下手,又为什么要偏偏选择在开饭前?

    总之沈初觉得疑点重重,没那么简单。而如果昨天那个狙击手的根本目的并不是艾琳娜,而是自己呢?又或者说是……吓唬自己?

    毕竟昨天的每一枪都没有击中要害,更像是一场恐吓。

    而现如今沈初所能想到的,想要恐吓自己的人,除了艾琳娜还有谁?

    如果昨天的狙击手真是艾琳娜故意安排的,那才当真是细思极恐。

    沈初不敢深想。

    ……

    西郊的一座废弃工厂里,一个金发长腿的女子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冰冷阴湿的水泥地上。

    裹在身上的一身水蓝色囚服,已经看不出原本纯洁清新的颜色。漂亮的五官被濡湿的头发遮盖住,脸上带着青紫的痕迹。

    不知道在这里躺了多久,直到工厂的卷帘门瞬间被人拉开,发出刺耳的响声。

    阴暗的房间才终于被照亮。

    大抵是在漆黑的环境下待了太久,所以女子第一时间伸出手来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等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这刺眼的灯光,然后便听到一阵清晰的高跟鞋的声音,渐渐地,由远及近。

    逆着光,一个穿着高跟鞋的欣长身影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方向。

    沈沛菲还是有些不太适应的半眯着眼睛,揉了揉酸痛的眸,尽量的想要看清来人的脸。

    自从被人从牢里救出来之后,沈沛菲醒来之后就到了这里。

    她就好似被人遗忘了一样,被丢在这里,每天有人送来一顿饭给她,却只有清粥。

    她早已饿得没了力气。

    直到女人渐行渐近,沈沛菲才终于看清了站在自己眼前的女人。

    陌生的脸,绝美的五官,冷冽的气场以及高贵的气质,无一不在彰显着女人的高贵与优雅。

    “你是谁?”沈沛菲一开口,就像是自己的声音被人偷走了一样,喑哑得不像话,反倒像是嗓子被撕裂了一般的声音,好似公鸭嗓子一样难听。

    艾琳娜在沈沛菲面前蹲下,静静地,仔细的端详着沈沛菲的脸,唇角嘲讽的笑意很深。

    “听闻你用了我的名字火遍全球,怎的会不知道我是谁呢?”

    艾琳娜!!

    沈沛菲的目光里闪过一抹压抑不住的恐惧。

    这个名字,她在美国的时候,听过无数次,安辰说,艾琳娜是阿黎的软肋,因为艾琳娜的父亲曾救过阿黎。

    但这并非是沈沛菲恐惧艾琳娜的理由,安辰是她所见过的,表面温润如玉,背地里却比谁都阴险狠辣的男人,可是如此阴险狠辣的男人,却说他自己的手段,不及艾琳娜千分之一。

    安辰说,艾琳娜是他所见过最不折手段的女人,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只分两种,一种就是她想要的,一种就是她不想要的。她想要的,她不折手段也会得到,阻碍她的人,粉身碎骨死不足惜。

    艾琳娜是个除了爱情以外,没有任何感情的女人。是一个比安辰还要恐怖的女人,虽然不知道安辰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看着艾琳娜目光里的杀气,沈沛菲没来由的怕了。

    “沈小姐,我救了你,于情于理,你是不是都该跟我说一声谢谢?”艾琳娜清冷的声音,就像是透过雨幕传来,让沈沛菲听不真切。

    被艾琳娜所救,沈沛菲觉得自己还不如直接死在牢里,或者落入安辰的手中也比落在艾琳娜的手里更好。

    默不作声的沈沛菲惹得艾琳娜不悦了,秀眉一凝,语气云淡风轻:“我有很多让人开口说话的方式,相信我,沈小姐,你不会愿意尝试的。”

    沈沛菲颤颤巍巍的望着艾琳娜,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言不由衷的两个字:“谢……谢……”

    艾琳娜伸手,擒住艾琳娜尖尖的下巴,嘴角尽是嘲讽的冷笑:“看来你的命并不值钱,你的先生不想把你赎回去,我又不想养一个没用的废物,你说,怎么办才好呢?嗯?”

    艾琳娜纤细凝白的手指,却有着超乎寻常的力道。沈沛菲只觉得自己的下巴都快被这纤瘦的手指给捏碎了。

    沈沛菲眼底滑落两行清泪,颤抖着嘶哑的声音:“我愿意……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鞠躬尽瘁……”

    “呵……”艾琳娜冷哼了一声,松开沈沛菲的下巴。

    旁边的文洛立刻递过一张湿巾,艾琳娜接过,仔仔细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手指,轻讽的开口:“想为我卖命的人很多,你算什么东西?”

    沈沛菲艰难的呼吸,喉咙里像是梗着一根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想,艾琳娜暂时是不会杀了她的,否则她也不会等到现在。

    艾琳娜之所以留着自己,一定还有用处。

    果不其然,艾琳娜站起身来,高傲的睥睨了沈沛菲一眼,随即扭头看着身边的文洛,说:“带她出去,教教她该怎么做。”

    说完,艾琳娜萧冷的目光在读落在沈沛菲身上,说:“沈小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做一个为我所用的女人,还是要做一个保守秘密的死人。”

    说完,艾琳娜转身走出了仓库。

    艾琳娜直接被文洛身边两个高大的男人,从地上架了起来……

    ……

    中心医院。

    中午刚到饭点,沈初正准备去吃饭,南妮就跑过来敲了敲沈初的办公桌:“沈医生,苏院长叫你去趟院长办公室。”

    不知道苏子煜找自己有什么事情,沈初将钢笔随意别在了白大褂的口袋里,随即转身朝着苏子煜的办公室走去。

    苏子煜指着对面的沙发:“坐。”

    沈初在苏子煜对面坐下,然后看着沈初,递给她两张资料:“医院每年都会安排主任级医生进修教授资格,今年的名额是你和李主任。你们安排一下时间,一个安排在上半年,一个安排在下半年,把时间错开,你们商量一下看谁先去。”

    最近艾琳娜在家里住着,已经是乌烟瘴气了,真的很难想象自己要是也走了,那到底会发展成啥样。

    所以沈初和李主任商量,让李主任先去。刚刚处理好这事儿,沈初的电话就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