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76章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世纪金宸。

    沈初和季黎回到家之后,黑土就被送到了世纪金宸。沈初发现,自从和季黎结婚之后,好像和黑土在一起的时间反而变少了。

    季老爷子最疼的就是这个曾孙子,只要是有空,无论做什么都要把黑土带上。所以两人关系亲近得很,大多数时间都在一起。

    反而让沈初和黑土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少些了,云锦说让孩子多接触一些亲人,倒也是好的。跟着男人长大的男人,和跟着女人长大的男人,是有本质区别的。

    沈初笑了,转身去厨房洗水果,黑土就坐在季黎身边,告诉自家老爸,今天自己在福利院都做了些什么。

    父子俩靠在一起,就连坐姿都是一模一样的。

    沈初端着水果站在厨房门口,从背后静静地看着父子俩,没有挪步。

    秦嫂站在沈初身后,看着正享受着天伦之乐的父子俩,笑着问沈初:“这二胎政策都开放了,少爷和少夫人没想生个二胎啊?”

    秦嫂不知道沈初生孩子可能性不大这个事情,所以才会多此一举的问这么一句。

    她大概是站在老人的角度看着沈初说:“一个孩子还是孤单了些,你看少爷虽然和大少爷天天闹腾,但这有个什么事的时候,相互帮忙的时候还是占大多数。”

    沈初没有解释自己的身体状况,而是端着果盘笑着对秦嫂说:“有黑土和季黎我就觉得很幸福了,有句话不是这么说的吗?知足常乐。”

    秦嫂也就随口那么一提,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着沈初问:“对了,少夫人,我看二楼那两间客房都住了人,不知道住了谁,您说那房间要不要也顺带着收拾收拾?”

    之前秦嫂回家休假了,所以不知道欧萌萌和艾琳娜都搬了过来。

    沈初摆了摆手,说:“不用收拾了,秦嫂你去休息吧!”

    “好。”秦嫂将濡湿的手在围裙上正反两面擦了擦,然后取下围裙打算去休息。

    沈初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叫住了秦嫂,小声问:“秦嫂,之前路熙然送过来的那个手机,您还在用吗?”

    秦嫂从兜里掏出手机,问沈初:“少夫人,您说的是这吗?”

    沈初点头,接过手机,然后将手机卡掏出来,还给了秦嫂,顺带将自己今天中午买的新手机递给了秦嫂。

    随即说:“秦嫂,若是有人问起你之前这个手机去哪儿了,你就说丢了,好吗?”

    虽然不知道沈初拿这个手机去有什么用,但是秦嫂还是默默地应下了。

    推脱了一下新手机,然而沈初很坚持的要给她,最后她也就只好拿着手机回房休息了。

    沈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手机,又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满脸幸福的黑土,这次,她即便不是为了自己,即便是为了黑土,也要和艾琳娜抗争到底!不管上次的枪袭事件是不是和艾琳娜有关系,她都绝对不要坐以待毙等着艾琳娜率先出击了。

    而路熙然……

    沈初将手机关机,然后揣进了自己的兜里,然后端着果盘走到了黑土和季黎的身边。

    黑土又和沈初季黎聊了一会儿,这才乖巧的回房睡觉。

    季黎牵着沈初的手,一起回到了卧室。

    季黎正在脱外套,沈初又看到了他位于人鱼线的那一道枪伤,许是很多年了,所以伤口看上去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了,再加上季黎本身皮肤就白皙。

    沈初不由自主的伸手,轻触……

    季黎正在脱衣服的动作,顿住。低头看着认真严肃的小女人,唇角一勾,顺势将女人搂在怀里:“季太太,耍流氓吗?”

    “我在想,你这伤,是怎么来的。”沈初的指腹,软软的抚摸着伤口的位置,真切的看着他。

    季黎低头,单手捏了一下女人尖尖的下巴,默了两秒。

    就在沈初以为他不会解释的时候,他却突然开口,微微低头,薄凉的唇带着他独有的温度,扫过她耳边的发际线,轻声在她耳边说:“如果我说这一枪是为了你挨的,你信么?”

    季黎隔得很近,若有似无的呼吸声,就在她耳边轻轻地喘着。瞬间弄得她激荡得不行……

    她稍稍缩了一下脖子,和男人隔开一些距离,才红着脸回应他:“我不信。”

    “嗯,不信就对了,男人都不可信。”男人将她刚刚隔开一点距离的小脑袋,又摁了回来,贴近他薄烫的唇。

    “那你这伤是怎么来的?”本来就已经开口了,不如索性直接问清楚。

    然而季黎却四两拨千斤的笑着说:“你猜。”

    “猜个屁!”沈初忍不住爆了一句,然后一把推开男人,丢了四个字:“爱说不说!”

    “爱说。”男人将她拉回来,贴着她耳朵边上说:“现在不说,但是有一天一定会说的,季太太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沈初妥协了,她知道季黎有秘密,有很多秘密。而且都是不能和她说的秘密,因为这些秘密不仅仅是关乎他个人,兴许还关乎国家,关乎许多人的性命。

    就好比上次在戒毒所见到的那些人,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一家庭,所以就像季黎说的那样,虽然她牺牲了自己原本或许美好的人生,但是却换来了许多人重新做人的机会,不管他藏了多少秘密,至少那些都是值得的。

    所以沈初没有继续问,而是看着季黎说:“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好。”男人的大掌在她腰间轻轻地摩挲着。

    沈初给了季黎一记眼神:“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儿呢,你好个什么劲儿?万一我让你和我离婚呢,也好吗?”

    “离婚证和结婚证都在同一个地方办,离了再结,也是一样的。”

    “我不和你贫,我要你答应我,我尊重你的秘密,无条件相信你,你也要尊重我的秘密,我不要求你无条件相信我,但是你不可以随随便便怀疑我!”

    这次季黎没有随随便便的回答她,而是握着他的手,很难得的严肃。

    他说:“我相信你,就像相信我自己一样相信你。”

    季黎是个自信的人,沈初知道的。

    她抬眸,长而卷翘的睫毛,静静地荡漾在他的唇边荡漾开来,有些酥麻的感觉,像是有些惹火的小猫,故意挑着他的耐性。

    一低头,单手扣住女人的后脑勺,双唇熨上她柔软的唇,将她包容在自己的怀里。

    分明一个纯洁的吻,最后却发展得好似潮水一样澎湃不止,汹涌袭来,又热又重的呼吸,瞬间交织在一起。

    他力道很轻柔,似轻似重的碾磨着她柔嫩的皮肤。非要挑得她忍不住溢出一声轻哼。

    软绵的声音从沈初的喉咙里溢了出来,轻轻地,像是一片羽毛划过季黎的心湖,荡漾起层层涟漪。

    她被季黎夺走了所有呼吸,双臂勾着男人的脖子,想要从他身上借些力气。

    两个人的体重一起陷入柔软的大床,沈初坐在季黎的身上,第一次主动的攀附着他的肩,将自己火热的红唇送了上去。

    深深浅浅,密密麻麻……

    直到整个房间骤然升温之后,沈初才如梦初醒的突然一把抓住了男人落在自己白皙玉腿上的那双手。

    一张脸红得仿佛滴得出血来,她抿了抿唇,轻柔的声音带着一点颤音:“我……我大姨妈还没走……”

    “!!”情到浓时,倒是忘了还有个作死的大姨妈。

    沈初脸上的颜色已经红透了,因为她清楚的感受到,季先生动情了。

    沈初扒开男人的双手,起身红着脸看着他说:“我去睡客房……”

    女人刚一转身,手腕就被季黎拉住了,稍微用点力气,又将她拉了回来。

    男人的一双黑眸,发散着绽亮的幽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撩完就想跑?那它怎么办?”

    身下的男人故意动了一下,沈初的脸,一下子红了个透,感觉皮肤都快烧灼起来了。

    她有些艰难,又有些羞涩的咽了一口口水,小声的问他:“那怎么办,我大姨妈来了,难道要让你闯红灯吗?还是说我帮你把娜娜叫回来?”

    这时候提起艾琳娜,不得不说,季太太真是煞风景小能手,男人眸色一沉,稍有不悦:“不要在床上提别的女人。”

    “你又不让我在床上提别的男人,又不要我在床上提别的女人,那我提什么?”

    “提身体的某些部位,比如……”男人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和她的手指,十指紧扣。

    然后他一个翻身,轻巧的将她覆盖在柔软的被子上。

    沈初瞪了男人一眼,竟然一瞬间就明白了他这个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瞬间红着脸,望着他。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脸呢?”沈初红着一张脸看着季黎,微红的唇瓣里溢出一句话来。

    男人无比坦然的回了三个字:“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