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78章 在美国那两年,怎么过的?
    沈初被工作人员带着去换上了射击服,没听到季黎在外面讲的电话。

    季黎听到欧景城提起沈沛菲的名字,那一刻,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一下。按照欧景城的本事,照理说,应该不会耽误这么多时间都没找到沈沛菲。

    季黎的沉默,欧景城也才到家的,这才说:“找沈沛菲的不只是我们,另外,沈沛菲是先生的人,先生的身份没有确定,不过多半和蝎子有关系,另外,把沈沛菲劫出来的人也不简单。但可以确定的是,劫走沈沛菲的人和先生那边应该没有合作关系。”

    “嗯。”季黎淡淡的应了一声,听不出情绪起伏,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欧景城从认识季黎的第一天开始,就知道很多事情对于他而言,都没有偶然和必然这种说法,他是一个习惯掌握大局的人,如果非要说他的人生中有意外,那么黑土和沈初估计就是那个最大的意外。

    欧景城对着电话那头的季黎,继续说:“沈沛菲死了,北城国际独栋别墅起火,沈沛菲在别墅里烧死了。”

    烧死了?

    季黎目光深沉,没有焦距的看着更衣室的方向,问欧景城:“经过法医鉴定了吗?”

    “尸体已经完全烧焦了,警方已经带着胡美萱过去,让法医和牙医然和尸体进行了DNA对比,确认尸体的确是沈沛菲本人了。”欧景城说:“原本我这边准备将尸体带回去做进一步确认,不过这事儿得通过警方,因为胡美萱并非善茬,检查结果出来的当天就要求将沈沛菲的尸体尽快入土为安。”

    “我安排警方的人过去,沈沛菲这事儿你不用追了,追安辰吧!”季黎语气清浅的说。

    欧景城有些意外:“安辰?安氏科技的安辰?不是你姐夫吗?”

    看着沈初穿着贴身的射击服走了出来,季黎终究没有回答欧景城的电话,而是直接挂了电话。

    沈初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有些不太习惯,看着季黎从容挂断的电话,随口问了一句:“公事吗?”

    “欧景城。”季黎将沈初带到了自己身边,一边帮着小女人翻好衣领,一边说:“知道射击的要领是什么吗?”

    沈初一脸茫然的摇头:“在告诉我射击的要领是什么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为什么要带我来射击场?”

    别人约会都是逛街电影院压马路,怎么到了她这儿,约会就变成了溺水枪战射击场呢?

    季黎没解释,而是将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实弹手枪递给了沈初,然后看着她说:“这是比拳头更有利的防身武器。”

    “季总,没人告诉你这武器在国内随身携带是犯法的吗?”沈初没有伸手去接。

    男人唇角却蜿蜒起一抹纯净的浅笑,然后走到沈初身后,握着她白皙的手,然后轻轻抚上手枪:“弹夹装入枪支打开保险,你可以选着单发和连发,射击时保持呼吸均匀,准星和目标眼睛三点一线,射击时轻轻扣动扳机!射击,三分技术,七分心理。”

    说完,季黎拿过旁边的手枪,将刚刚说的动作都演示了一遍。

    沈初看得很认真,学得也很认真。

    看到季黎正中靶心之后,心里对眼前这男人的佩服就越发滔滔不绝了。

    当枪再度落在她手上的时候,沈初不由得多端详了两眼。

    “姿势要稳。”季黎绕到沈初身后,轻轻地把住了她的腰,呼吸声贴着她的耳蜗轻声说:“射击时,两脚要成八字形分开,稍宽于肩,上体保持正直。”

    说完,将他左的大手落在了他的肩膀上:“身体正面与目标的成七十至八十度角,体重落于两脚上。”

    然后又将手游移到她的手上:“其次,握枪力量要适当,要协调平衡,右手虎口对正握把后方,以手掌肉厚部分和中指无名指和小指的合力握住握把,拇指自然伸直,贴于枪身左侧……”

    “你让我自己来……”季黎就贴在她身后,让她根本无心思考。只能感受到男人独特又清冽的气息,刚刚他说的话,愣是一句也没记住。

    男人严肃又宠溺的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瓜,然后指着前面人形立牌的靶子:“专心点。”

    就这距离,这呼吸都能洒到她脖子上的距离,能专心吗?能吗?

    沈初放下枪,转身看着季黎:“你来射。”

    “射谁?”男人高大的身影就立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唇角还挂着有些邪肆不正经的笑。刚刚脱口而出的那两个字,更是带着一层浓浓的深意。

    沈初本来是很纯洁的,可是男人的手指此刻就摩挲在她白嫩的手背上,瞬间想起昨天晚上用她的手做过的事,沈初的脸,刹那间就红了……

    指着十米开外的人形立牌就说:“那里那里,我说射那里!!你试试不专心射不射得中!”

    季黎眸子危险的半眯,专业的姿势将手枪对准了远处的靶心,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沈初踮起脚尖在男人脸颊上落下一记吻,本来以为至少能够稍微影响到他,以此证明自己没办法专心的这理论。

    可是没想到的是,季黎竟然毫无压力的,三发子弹都连中靶心。

    沈初:“……”

    好吧,有些理论在季黎的身上,本来就不实际。

    所以后来,她乖巧的听着季黎再教了她一遍要领,然后才在按照季黎所说的标准姿势,打开了保险。

    然后将枪对准了不远处的人形立牌,没等身后的季黎开口,就直接扣动了扳机。

    射击时扣动扳机,扳机触动击锤,击锤敲打击针,击针撞击子弹的底火,底火点燃火药,于是,子弹瞬间就朝着人形立牌的中心店射出去了。

    沈初没想过这一枪会中,季黎更没想过。

    然而意外的是,那一发子弹,竟然准确的穿透了那个人形立牌头部的靶心,正中十环。

    沈初难以置信的看着远处,然后又惊愕的回眸看了一眼季黎:“老公,我我我……”

    “……”季黎当下也是震惊的,人形立牌滑到沈初和季黎眼前,季黎仔细检查后,确认刚刚沈初的确是正中靶心。

    沈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枪,有些手抖。难以置信自己刚刚竟然真的一枪命中了。

    季黎深邃如海的眸子,微缩。

    回眸看着沈初:“季太太要不要再来一枪?”

    沈初手有些抖,摇头:“不要了。”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有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如果那个人形立牌是个真人,那她刚刚岂不是杀人了吗?虽然分明知道是假的,但沈初还是打从心眼里排斥。

    旁边的工作人员也是惊叹,第一次开枪,竟然能够如此准确的正中靶心,难怪季太太自己都吓着了。

    季黎指着远处的人形立牌看着沈初,好看的薄唇静静地溢出四个字:“试试九环。”

    沈初摇头,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我不行……”

    季黎伸手揉了揉女人柔顺的长发,语气很轻柔的安慰她:“试试看吧!”

    不知道是季黎的声音给了她力量,还是男人温柔的大手抚摸过她的脑袋,又或者她自己对自己都心存怀疑。

    总而言之,沈初抬起手枪,开了保险,双腿迈开,直接对准了刚拉远的人形立牌,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的看着人形立牌,问季黎:“脑袋上的九环还是身子上的九环?”

    “能中哪个就打哪个。”季黎说,很显然脑袋上的九环比身子上的九环难度要大些。

    他细细的观察着沈初的姿势,然后看着女人扣动了扳机。

    又是一声刺耳的枪响声,沈初将枪递给了旁边的工作人员,然后看着由远及近的人形立牌。

    “季黎,我……会不会是个天才?”沈初看着九环上的那个孔,脸上的表情已经有些难以置信了,一看就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

    季黎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下那两个弹孔,沉默了大约三四秒钟之后,回眸,讳莫如深的眼睛落在了沈初的手上,竟是配合的说了三个字:“有可能。”

    沈初许是被自己吓着了,所以接下来打死也不愿意再碰枪。而是拉着季黎的手急匆匆的出了射击场。

    女人白皙柔嫩的手落在季黎挽起袖子的结实手臂上,很柔很嫩,一点茧子都没有。

    回世纪金宸的路上,沈初坐在副驾驶,也在仔仔细细的端详着自己那双白皙的手。

    看了好一会儿,她迷茫的回头看着季黎:“你在警校见过神枪手吗?就是那种能够第一次开枪就一枪命中的那种?”

    “见过。”季黎淡淡的声音从驾驶座传过来。

    沈初眉头深深的蹙了一下,略微有些好奇的问季黎:“欧景城吗?”

    “我。”

    沈初:“……”

    沈初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竟然在这方面有惊人的天赋。总觉得自己选错职业了,不该当医生……

    沈初还在把玩着自己的手,旁边突然传来了季黎轻柔淡定的声音:“季太太,你怀着黑土在美国的那两年,是怎么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