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86章 你爱的人,不是我吧?
    文洛这个提议其实很有道理,因为母亲对自己儿子的爱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如果艾琳娜从沈初的儿子下手,第一,肯定比绑了沈初要容易得多,第二,沈初肯定愿意为了黑土而做任何牺牲,别说是让沈初离开这座城市了,就算是让沈初自残,她也是一定会答应的。

    所以从黑土手中入手,很显然比从沈初手中入手要简单得多。

    更何况如今沈初都已经和路熙然联手了。

    文洛本来以为自己提出这个条件,艾琳娜是一定会考虑的,可是没想到艾琳娜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

    “沈墨不能动。”

    艾琳娜毋庸置疑的语气。让旁边的文洛不敢再继续提起这个话题。

    沈墨是沈初的儿子没错,利用沈墨可以威胁沈初没错,但同样的,沈墨也是季黎的儿子。

    如果自己动了沈墨,那就真的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得到季黎的原谅了。

    沈初是季黎的软肋,而沈墨是季黎的底线。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艾琳娜冷漠转身,然后直接拨通了路熙然的电话:“熙然,有空吗?”

    “有事?”电话那头的路熙然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声音略微有些冷漠,好像是故意压低了的。

    艾琳娜言简意赅的说:“我想见你,我在洛兰蒂斯你。”

    说完,艾琳娜就挂断了电话,艾琳娜始终是艾琳娜,她从不会关心对方到底会不会来,挂电话的时候,除了季黎,她似乎不会迁就任何人。

    路熙然看着挂断的电话,冷哼一声,将手机揣进兜里。

    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扣了一下桌面,然后看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路奇:“路首长,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啊!”

    “站住!”路奇不怒自威的吼了一声。

    路熙然回头看着吹胡子瞪眼的路奇,吊儿郎当的问:“路首长还有吩咐?”

    “首长,你还在知道我是首长?那你知不知道我除了是你首长以外,还是你爷爷!我问你,要上哪儿去啊这是?”路奇问路熙然。

    路熙然指了指自己肩膀上的那颗星星,笑着应:“背着国家的五角星,自然要去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啊。”

    “……”路奇对着玩世不恭的路熙然,顺手抄起笔筒就扔了过去:“混账东西,你是不是又去找那个艾琳娜了?”

    路熙然眼疾手快的接过笔筒,然后轻轻地放在了桌子上面,明眸皓齿的勾起一抹微笑:“我去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您怎么能说我是为了儿女情长呢?哎,您这么不了解我,是我亲爷爷么?”

    路奇:“……”

    这混账小子一看就是出去找女人了!借口还挺充分……

    路熙然的确是去找女人的,他换下一身军装,开了一辆白色路虎,直接去了洛兰蒂斯。

    到的时候,艾琳娜已经点好了海鲜套餐,此时此刻正优雅的坐在座位上,似乎在等路熙然。

    看到路熙然踏入包间,她的脸上这才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来啦?”

    路熙然在艾琳娜对面坐下,直奔主题:“找我有事?”

    他断然不会相信艾琳娜约自己见面,真的是想自己了。

    艾琳娜也没有拐弯抹角,优雅的拿过旁边的湿巾擦了一下手指,然后放在一边,嘴角噙着一抹优雅又温柔的笑:“听说你和沈小姐合作了,我来问问我有什么帮的上忙的地方。”

    路熙然幽深的黑眸透出意味深长的光芒,邪魅一笑:“不是我路熙然的女人,就没资格管我路熙然的闲事儿,怎么?考虑清楚了,要当我路熙然的女人了?”

    “熙然,我没开玩笑。我想知道你和沈初之间是怎么打算的。”艾琳娜很严肃的看着路熙然,从她的目光里就透出严肃的信息。

    然而路熙然并没有把艾琳娜的话当真,而是换了一个姿势,双腿交叠的靠在后背的沙发上,语气散漫的对着艾琳娜说:“不如你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和沈初达成了协议?”

    “你不要管我是如何知道的,你只需要告诉我,你们的目的,我再考虑要不要配合就好。”尽管对面的路熙然坐姿很散漫,但是艾琳娜还是优雅的坐直了身子。

    路熙然笑:“需要,当然需要你的配合了,比如,你可以现在就回美国,也可以现在就从季黎家里搬出来,比如,也可以从季世珠宝辞职,然后换一个新的工作。比如还可以和季四爷断了联系,你会配合吗?”

    “不会。”艾琳娜果断的回。

    路熙然无所谓的耸耸肩:“那你就没什么需要配合的了。服务员,买单。”

    路熙然起身,却被艾琳娜突然之间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第一次,艾琳娜如此认真的看着路熙然的眼睛,抬眸:“熙然,为什么?”

    顿住脚步的路熙然,居高临下的看着艾琳娜:“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一定要打消我和黎在一起的所有可能性?”艾琳娜满是胶原蛋白的脸上,光滑细嫩的肌肤闪动着凝白的光泽,漂亮的脖颈犹如白天鹅一般高贵优雅,然而看着路熙然的目光,却冷得不像话。

    路熙然轻轻地拨开艾琳娜拉住自己手腕的那只纤纤玉手,轻轻地挑起了艾琳娜的下巴,用认真的神色看着她说:“因为季黎是不会要你的,我,怕你心疼。”

    说完,路熙然松开了艾琳娜的下巴,留下一沓百元大钞,转身。

    艾琳娜突然站起身来,冲着路熙然的背影大吼:“路熙然,你给我站住!”

    路熙然步子并没有停下来,拉开房门的那一刹那,才发现文洛带着两个身强体壮的保镖,正站在门口,拦住了他的去路。

    路熙然回头,目光阴冷中带着些许冷冷的嘲讽:“怎么?你觉得靠着他们,当真就能拦了我的路?”

    “我只是不想话还没有说完,就目送你离开。”艾琳娜知道门外的文洛和保镖肯定不是路熙然的对手,所以语气轻柔了不少。

    路熙然冷哼一声,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顺势就慵懒之极的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说吧,还有什么想说的,我听着呢!”

    艾琳娜走到路熙然身后,一下关上了大门,然后背靠着大门,低头看着悠闲的坐在自己面前的路熙然,表情上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所有人都认为你路熙然爱我,爱到可以没有自我的程度,爱到宁愿成全我和季黎,但是路熙然,你告诉我实话,你爱的人,不是我吧?”

    “我爱谁是我的事儿,和你有关系吗?就算我爱你,也和你无关。明白?”路熙然挑眉,似乎天塌下来都压不垮他脸上淡然的神色和表情。

    艾琳娜重重的一拳,就好像打在了棉花上面一样。根本得不到任何响应。

    “我告诉过你,我会为了季黎回国。然而你并没有阻止我,记得吗?”艾琳娜旧事重提。

    “你不撞南墙心不死,我就让你撞一撞。我不想让你心疼,所以但凡你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性能跟季黎在一起,我都可以不顾一切的为你铲平前方道路。但是我想,你现在应该已经很明白了,不管有没有沈初的出现,季黎都不会选择你。”路熙然说得很直白。

    艾琳娜听了,唇角却蜿蜒起一抹弧度。路熙然说,他怕她心疼,却没说爱她。路熙然的感情,就像是沙漏,你永远猜不透他到底多的那一头,还是少的那一头。因为他总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就是让你觉得他随时随地都可以改变。

    “我不相信听天由命,我只相信人定胜天。我要得到季黎,就一定会得到,哪怕没有你为我铲平道路,我也一定会得到。我不管你和沈初之间到底准备怎么合作,但是熙然,我心不变。”艾琳娜蕴满情韵的眼睛,清澈见底。

    路熙然最后竟说了两个字:“随便。”

    说完,又觉得自己说得太过简单,因而他再次朝着艾琳娜看了过去,平缓而低沉的声音骤然响起:“真正的爱情,伟大的爱情,一辈子是只有一次的。而且这种爱情也就跟霹雳一样,一颗心被击中了,被破坏了,被烧毁了,最后变成了一座废墟,其他的任何强有力的感情,都不可能再在那片废墟里生根发芽了。季黎的那颗心已经给了沈初,你却天真的希望那片因沈初而废掉的废墟里能够为你开出一朵花来,傻不傻?”

    路熙然这语气,听起来像是嘲讽,而事实上,也的确是嘲讽。

    路熙然起身,将艾琳娜从门边拉开,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这次文洛和保镖都没有再继续阻拦。

    虽然路熙然这番嘲讽的话,说得很随意,可是艾琳娜却像是听进了心里。

    路熙然只知道季黎的那一颗心为了沈初而变成了废墟,却不知道艾琳娜早在见到季黎的第一秒,整颗心就已经沦陷成为了瓦砾。

    爱情这种事,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艾琳娜回到世纪金宸的时候,才发现季黎和沈初竟然没有回家。反而只有欧萌萌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抱着薯片大快朵颐。

    看到艾琳娜的身影,欧萌萌格外的热情:“娜娜,你回来了啊?哦,对了,我刚刚接到黎哥哥的电话了,他说今晚要带沈初去开房,让我们吃饭就别等他们了。秦嫂,开饭吧!”

    艾琳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