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90章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经过任何训练的神枪手

第190章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经过任何训练的神枪手

    沈初彻底败了,败给了这个叫做金骁勇的军人。所以干脆也不和他继续纠结关于称呼的这个问题了。

    沈初被金骁勇带到了一个打靶场,然后她才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金骁勇:“是路熙然让你带我来这里的?”

    金骁勇的目光朝着不远处看了过去,只见一身戎装的路熙然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些许是军人的缘故,路熙然的背总是挺得笔直。

    路熙然走近,沈初才发现路熙然手中竟拿着一把枪,一把看起来就货真价实的枪。

    “约我在这里见面,不需要解释一下为什么吗?”沈初看着由远及近的路熙然。

    路熙然在沈初跟前一米左右的位置站定:“来这里是为了给你一次机会。”

    沈初摊开手,示意路熙然继续说。

    “你不是问我欧景城是做什么的吗?你不是好奇季四爷到底瞒了你多少秘密吗?我可以告诉你,不过……”路熙然将手中的那把枪递给了沈初,然后指着不远处的靶子,神情优雅的看着沈初:“露两手给我看看,我再考虑要不要冒着生命危险告诉你事实真相。”

    沈初没想到路熙然让她来军校的打靶场,居然是为了观看她开枪的姿势。

    她当下将枪拍到了男人结实的胸膛上:“我过来是想和你讨论与艾琳娜有关的事情,而不是给你表演我的三脚猫功夫。”

    路熙然抓住沈初的手,力道很大。就算沈初功夫还不错,但是在路熙然如此冷凝的力道下,她倒是真变成了三脚猫功夫。

    她努力的抽了抽自己的手,想将自己的手从路熙然的手中抽回来。然而路熙然却并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而是将她的手指压在了他胸前的枪上,沈初倔强的抬头,正好对上路熙然意味深长的目光。

    “我平日里的兴趣爱好除了调戏良家妇女以外,就是观察你。你在射击场那段视频我看过了。沈初,这个世界上没有不经过任何训练的神枪手。”路熙然俊脸上阴霾密布,目光幽寒。

    沈初见过玩世不恭的路熙然,也见过一本正经的路熙然,却从未见过严肃得让她害怕的路熙然。

    此时此刻他眼里带着的玄寒目光,似乎分分钟都能将她撕成碎片。沈初的心里狠狠地抽缩了一下,最后竟认输的别开了眸子。

    路熙然手中的枪,已经不知不觉中再次变换到了她的手上。路熙然指着远处的靶子,犀利玄寒的目光看向沈初:“展示给我看,让我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得让我冒着生命危险把真相告诉你。”

    沈初也是人,也是个有喜怒哀乐好奇心的凡人。季黎瞒着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沈初可以理解,她也知道季黎之前所从事过的事情,一定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否则不至于让艾琳娜的父亲都为之丧命。

    她是有好奇心的,她也会好奇季黎到底经历过什么。又或者在他和她的未来,还会经历什么。

    但是……

    沈初执起了手中的枪,反而有些像是大脑不受自己双手的控制一般,迅速又熟练的姿势拉开了保险杠,然后甚至想也没想就将枪口对准了路熙然。

    “路熙然,不要利用季黎威胁我,也不要利用我的好奇心征服我。在遇到季黎之前,我很清楚我是个怎样的女人,但是现在,或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沈初的动作很标准,也很果断决绝,即便此时此刻枪对准了路熙然的脑袋。

    即便现在她随随便便扣动一下扳机,都有可能导致路熙然丧命,但是她却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站在那里。似乎任何人的生死都影响不了她的情绪。

    路熙然看着沈初,看了许久,久到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结了,路熙然才终于开口:“你以前杀过人吗?”

    或许是杀人这两个字触动了沈初,她心里的某根弦,一瞬间想是被人拉断了。

    沈初侧过身子就将枪口对准了远处的靶子,啪啪啪的开了三枪。虽然靶子的距离有些远,可是不知道为何,沈初就是确信自己打在了靶子的正中心上。

    路熙然伸手就夺过了沈初手中的枪,然后反手将枪对准了沈初:“你到底是谁?”

    沈初丝毫不介意路熙然正用枪指着自己,而是自顾自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

    就像是她刚刚对着路熙然解释的时候说的那样,在认识季黎之前,她很清楚自己是谁。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被沈高逐出家门的女儿,是一个单亲妈妈,是一个泌尿科医生。

    可是遇到季黎之后,似乎很多事情都变了,以至于现在在路熙然拿着枪指着她的时候,她竟然回答不上来路熙然的这个问题。

    而是反手就抓住了路熙然的衣领,惊恐的眸子圆瞪着路熙然,反问:“你觉得我是谁?”

    路熙然很清楚,很明确的调查过和沈初相关的资料,可是他所查到的和欧景城调查到的并无异样。沈初就是沈初,很普通的沈初。

    可是沈初的表现,却和普通一点也不沾边。

    最后,路熙然到底是收起了他手中的枪,然后拉着沈初的手,一边攥,一边走:“跟我来。”

    “去哪儿?”沈初挣扎着想要甩开路熙然,可是路熙然却坚持己见的拉着她离开了打靶场。

    路熙然只是带着沈初去了他的车上,就在沈初以为路熙然要做什么危险的事情之时,万万没想到,路熙然竟然从车子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然后递给了她。

    满腹疑惑的沈初低头,看着那张照片,照片上的男子是季黎,不过不是西装革履的季黎,也不是穿着警服的季黎,而是裸着上半身正在处理伤口的照片。

    而那伤口的位置,正好是季黎小腹靠近人鱼线的位置。这道伤口沈初是看到过的,而且还询问过很多次,可是季黎却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那伤口到底是从何而来的。

    盯着照片看了许久,沈初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然后侧目看着路熙然问:“你知道这伤是怎么来的?”

    “我知道的远比你想知道的还要多,我可以告诉你所有你想知道要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路熙然的目光很微妙,但是沈初知道,路熙然这话是当真的,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成分。

    “为什么?”沈初开口问路熙然:“不是说冒着生命危险吗?为什么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告诉我真相?”

    路熙然幽深的黑眸闪过一丝意味深长:“因为我这里有个位置还缺个合适的人选,因为我知道你是对季四爷而言最重要的一个存在。”

    路熙然的目光很深,像是要将人吸附进去的那种深沉。

    沈初眉头皱得很紧,捏着照片的手指用了点力气,有些泛白。声音冷冷的,像是刚刚冰镇过。

    她清澈的美眸直视路熙然:“你想伤害季黎,利用我对付他?”

    经过路熙然刚刚所说的话,沈初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也不过如此了。

    听了沈初的话,路熙然忽然之间就笑了。

    坐在驾驶座上的他,笑起来的时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倒一点也不像是刚刚从他手中夺过枪的那个阴鹜上校。

    他突然靠近沈初,单手撑着副驾驶座上的沙发垫子,然后成功的将沈初困在了车门和他的胸膛之间。

    标志性的慵懒笑意在路熙然的唇角淡淡的勾起,他目光认真的看着沈初说:“我不会伤害季黎的,更不会利用你伤害他。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和他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

    许是路熙然的距离靠得太近了,沈初只觉得压迫得她有些呼吸困难。

    她梗着脖子冷声质问路熙然:“我凭什么相信你?”

    路熙然笑,刚刚还别在腰间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枪膛,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沈初,说:“就凭现在枪在我手里,我却没有一枪崩了你。”

    沈初的心跳那一瞬间像是从胸腔里面突然蹦了出来。然而路熙然却淡然的收起枪,然后拉开车门走了……

    刚刚缓过神的沈初,还来不及拍自己的胸口安慰自己,路熙然不知道怎么的又折了回来,单手搭在车门上,从车门处伸进一个脑袋,目光带着玩味看着沈初:“好好考虑考虑,季四爷的人生很精彩,绝对值得让你付出所有代价去了解他的曾经。”

    路熙然最后留给了沈初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然后转身走了。

    沈初打车回到了世纪金宸,可是脑海里还是萦绕着路熙然刚刚说过的话,她低头,又看了看那张季黎受伤的照片,鲜红的血染红了他的裤子。

    但是照片却并不清晰,看起来更像是从监控视频里截图后洗出来的一样。以照片周围的环境来看,应该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周围早已经是凌乱一片,甚至可以看出仓库应该是被炸弹轰炸过。

    “小姐,世纪金宸到了。”出租车司机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沈初这才收起自己的情绪,将那张照片放进了手提包的隔层里。然后将钱给了出租车司机,随后这才下车上了楼。

    沈初到家的时候,正巧赶上用餐的时候。

    季黎坐在主位上,艾琳娜和欧萌萌正一左一右的坐在季黎旁边,从位置的安排上看过去,的确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