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199章 不应该擦干眼泪先亲我一下吗?
    季黎穿着深灰色的西装,剪裁得体的西裤包裹在他那两条大长腿上。雪白的衬衣搭配着她送给他的领带,这个细节是季黎进入餐厅脱了外套以后她才发现的。

    季黎包场了,沈初觉得有些奢侈,但是用季黎的话来说就是,餐厅是他的,他乐意。

    他点了她最爱吃的菜,放着她最爱的音乐,就连饭后甜点都是她最喜欢的。季黎不爱吃甜点,但是沈初却很喜欢。大概是小时候吃甜点的时候不多,所以才会有种偏执的爱。

    摇曳的烛光下,漂亮的银器发出浅白色的光泽,美不胜收的景色被季黎尽收眼底。

    他沉下目光,很深邃的眼睛像是淬了毒似的看向沈初,磁性的开口:“烛光,菜色,音乐,甜点,鲜花,这间餐厅里,季太太最喜欢的是什么?”

    “最喜欢的吗?”女人深深的思索了一下,目光明镜似的望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对面的男人摇曳了一下手中的红酒杯,一双眸子倒映着红酒的色泽,低沉中带着性感的声音,沙哑的应了一声:“嗯,最喜欢哪个?”

    “季先生啊!整个餐厅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季先生了。”小女人不假思索的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容让人有种忍不住着魔的魅力。

    季黎突然对着沈初招了招手:“老婆,过来。”

    沈初放下手中的红酒杯,有些意外的看着他:“吃饭呢,过去干嘛呢?”

    “过来,给你变个魔术。”这声音从男人薄凉的唇里透出来,让沈初觉得耳根子有些软。

    季黎还会变魔术?沈初觉得好讶异,似乎就没有他不会的事儿。

    “什么魔术?”她好奇的起身走到他面前站定,喝了些许红酒的小脸蛋,泛着浅浅的酡红色,看起来很可口。

    季黎拉了一下女人的小手,一把就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沈初似乎已经习惯她突如其来的温暖怀抱了。

    只是笑着推搡了一下他的胸膛:“不是说要变魔术吗?这样抱着我,怎么变魔术?”

    男人邪气的勾起好看的唇角,邪魅一笑,双手合在一起,静静地拍了一下。

    于是……

    刚刚还浪漫的餐厅,瞬间所有的灯光都灭了,只剩下餐桌上那三只摇曳的烛光还在闪烁着微弱的烛光。

    沈初错愕的回头,刚要开口。

    突然,他捏住了她的下颚,直接封住了她樱花般的红唇,堵住了她所有没说出口的话。

    他轻车熟路的撬开她的贝齿,让她不知不觉的跟着一起沦陷……

    绵长的吻像是将人肺里的空气全都抽了出来,就在生死一线的时候,又重新灌了进去。

    沈初刚从季黎温柔的陷阱里回过神来,就看到他的手忽然指了一下窗外。

    怔住的沈初朝着巨大的落地窗看过去,忽然发现对面那栋大楼灯火通明的亮了。巨大的显示屏上,写着大大的几个字:季太太,我爱你爱我的样子。

    沈初从来没想过季黎是会做这种浪漫事情的男人,她回头,目光里除了震惊,就是错愕。

    季先生这是在告白吗?对着全世界的告白?那么高调,那么张扬……

    “季黎……”

    沈初话没说完,就被男人捂住了嘴,然后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再度扭头。

    窗外天色已晚,漆黑的天空像是笼罩着一层深黑色的幕布。

    沈初刚一扭过头去,不远处,突然烟花弥漫。

    绚烂的花火,勾出一个‘初’字。

    本来沈初以为自己是不会哭的,可是等到烟花燃尽,她才骤然发现,自己眼底竟然一片湿润。

    身后,男人有力的大手,温柔的压住她的腰,他剃得光洁的下巴,正磕在她的肩头上。

    像是灌了迷药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地,温柔的说:“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值得纪念的日子。季太太,我还欠你一份礼物。”

    沈初侧目,感动而抽泣的声音小小的问:“什么礼物?”

    他不欠她,真的不欠。

    就在此时,季黎拿出一个大大的盒子,递给了沈初。

    漂亮又精致的包装纸上,有着好看的蝴蝶结。

    沈初将信将疑的接过那个精致的盒子,没有打开,想先问季黎,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可是直觉告诉她,季黎是一定不会告诉她的。

    她想了一下,问季黎:“又是全家福吗?”

    毕竟上次季黎就送了她一次全家福,当时她还以为是什么戒指之类的,不过似乎上次的全家福更让她心动。

    季黎看着沈初,忽的笑了:“同样的招数用两次?在季太太心里我就是这么没新意的男人?”

    “这么一说,我好像更好奇了。”沈初打开漂亮的包装纸,是一个大红色的盒子,斜斜的纹路,很精致的模样。

    季黎朝着沈初投来支持的目光,沈初深深的沉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盒子。

    盒子里面放着一张证书。

    证书?!

    沈初意外的拿起那张装裱得很好的证书,证书里面的内容,是一颗小行星的命名。

    小行星是唯一可以由发现者命名且得到公认的天体。笼统的说,小行星是游离于太阳系里头那些块头没有大行星大的天体;或者说,太阳系里头,去掉太阳,去掉八大行星及其卫星,去掉彗星,剩下的基本可以算是小行星了。

    目前专门负责小行星观测数据,整理及编号的,是总部设在哈佛大学的国际天文联合会小行星中心。

    沈初的目光已经足够用震惊来形容了。因为上面小行星命名的名字为‘初星’。

    “这……”

    看着对面的小女人震惊得一个字也说不出口的模样,季黎夺过她手中的那份证书,说:“季太太,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星星都送了,她莫非还能冷静的听他讲故事吗?

    现在她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的心情好吗?!

    然而对面送星星的男人,却云淡风轻的对着她,开始将故事:“在今年的四月五号晚上,有个女人……”

    “你出轨了?”沈初一下抬起头来,震惊的看着季黎:“你出轨了所以才送我星星想安抚我?!”

    他不过是刚刚提起有个女人,怎么季太太就能想到他出轨这事儿上面去呢?女人的脑回路是不是有时候和男人不同?

    季黎笑着安抚了一下怀里的小女人,然后继续讲故事:“那个女人在皇朝酒吧喝醉了。然后我去接她。”

    “……”好吧,沈初已经知道季黎口中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了!非要用这样的方式提起她的黑历史吗?那天喝醉酒后的事情,她其实十有八九都已经记不清了。季黎那会儿也没提起过,怎么偏偏现在要提这事儿呢?

    沈初抿了抿唇,默不作声的等着季黎继续开口,脸上的表情却有些窘迫。

    季黎循循善诱的声音在沈初身边继续响起:“那小女人喝醉了,特别闹腾。站在舞台上跳舞的时候,被我扛着离开了酒吧,我这才刚刚把她丢进车里,安全带刚刚系上,那女人就咬了我,还说爱我。刚刚启动车子,她半个身子就掉出了车窗外,大声吼着月亮代表我的心。后来还一直追着我问,她的月亮去哪儿了,她问我要月亮。”

    沈初知道自己酒品不好,喝醉了更是另外一番模样,她自己有多折腾,自己是清楚的。所以她完全不怀疑季黎所说的真实性。只是越发窘迫的垂下了可怜兮兮的小脑袋,一脸做错了事儿的模样。

    季黎笑了,轻轻地摩挲着女人白皙的手指,然后接着说:“她说她要月亮,我是真想摘下来给她。可是她老公有点无能为力,所以他就想,给不了月亮,能给一颗星星也是好的。所以……”

    季黎再次将证书放到了沈初的手里,轻轻地吻了一下女人的脖子,说:“命名为‘初星’了,很美,美得像你。”

    听完这段话,沈初早已经泣不成声了。

    季黎为她做了很多很多事情,总是让她感动不已。但是这次,季黎所做的事儿,却想扎根在了她的心上,她告诉自己,别说这辈子,恐怕下辈子她也忘不掉了。

    两人之间互相对望着,互相沉默着,虽然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一个字,可是心里却早已经汇聚了千言万语,只是找不到突破口,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而已。

    今晚,对面的那栋大楼已经被季黎承包了,一直都亮着季黎告白的那句话。

    沈初伸手抹了一把眼泪,抽泣了好几下。

    季黎拿过旁边的纸巾递给了沈初:“这么感动,不是应该擦干眼泪亲我一下吗?”

    沈初接过纸巾,擦干眼泪,一点也不含蓄的在男人脸上吧唧的印下一记吻。

    男人意犹未尽的说:“后悔了,刚刚就该说,这么感动,不是应该擦干眼泪陪我滚床单吗?”

    “……”沈初噗嗤一声笑了:“人家本来是来吃饭的,你倒好,弄得我一会哭一会儿笑的,这下饭也吃不进去了。什么叫‘你爱我爱你的样子’?这么感人的话,这么震惊的礼物,不是该留到我生日那天再对我做吗?”

    那样她至少还能提前有个准备吧!

    然而季黎却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说:“生日那天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

    沈初有些错愕的看着季黎,随口问了一句:“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