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04章 我想辞职在家安心备孕
    艾琳娜吩咐文洛将今天早上的照片洗了出来,世纪金宸里,艾琳娜的房子早就已经装修好了,然而艾琳娜却并没有住进去。而是选择了住在路熙然所提供的别墅里。

    文洛将照片交给了艾琳娜,艾琳娜直接拿过剪刀,将沈初路熙然,以及季羽欧萌萌给剪掉了。

    整张照片上就只剩下了她亲吻季黎的场景。

    艾琳娜看着看着,就笑了。

    她指着照片,回头问文洛:“般配吗?”

    文洛似乎想也没想,就说:“般配。”

    话音刚落,艾琳娜突然站起身来,一个响亮的巴掌甩到了文洛的脸上。

    涂着妖娆红色指甲油的指甲,划过文洛的脸颊,留下两道血痕。艾琳娜眸色阴鹜的看着文洛:“我最恨虚伪的人,特别是虚伪的男人!”

    艾琳娜这一巴掌的力道不小,文洛的脸生生的被她打到了一边去。

    他不动声色的低垂着头,又将脖子拧回了原位。

    艾琳娜再度指着那张被剪掉的合照,问文洛:“我再最后问你一次,配吗?”

    这次文洛没有再说谎,而是直言不讳的说:“四爷配不上小姐。”

    艾琳娜冷哼了两声,拿过打火机,点燃了那张照片,像是在对着文洛说,又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文洛,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我?”

    自己的心思突然被猜透,文洛却没有一丝慌张,而是淡定自若的说:“喜欢就是喜欢,没有理由。”

    “嗯,说得好。”艾琳娜将燃烧殆尽的照片,从烟灰缸里倒进了垃圾桶,然后问文洛:“知道为什么我舍得把这张照片烧掉吗?”

    说完,没等文洛回答,她就自问自答的说:“因为我知道我还有备份,因为我还可以洗很多一模一样的照片出来,所以我舍得把它烧掉。但是季黎,就这么一个他。他是我喜欢的,我爱的,我一定要得到的。所以一旦有人阻碍了我追求我所想要的,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艾琳娜拿起水果刀,看了一眼旁边摆着的另外一张完整的照片,眸色一深,然后,狠狠地将水果刀扎在了沈初的脸上……

    军方的训练基地里。

    沈初正在跟着路熙然学习枪支的组装,却突然手微微的抖了一下。感觉后脊背一阵发凉。

    路熙然唇角一勾,略微有些玩笑的轻讽:“我看你百发百中的,还以为你所向披靡呢!没想到开枪的时候收不抖,组枪的时候倒是抖得挺厉害的。”

    自从沈初昨天提起了辞职的事情之后,苏子煜就大方的给她放了假,沈初原本以为今天自己至少可以睡个懒觉的,然而现实却是……

    一大早就接到了路熙然的电话,然后来到了训练基地练习组枪。她突然觉得路熙然这是要把自己训练成间谍的节奏。

    将组装好的枪,瞬间对准了远处的人形立牌。然后她就听到旁边传来路熙然冷凝的声音:“六环。”

    ‘砰’的一声枪响,沈初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六环。

    “三环。”路熙然说。

    沈初听从路熙然的指挥,几乎是指哪儿打哪儿。

    就连路熙然都忍不住感慨:“初初姑娘,说说,你怎么可能每一枪都射击得这么准的?”

    沈初莞尔一笑:“因为我把每一个射击目标都幻想成了你的脸。”

    “!!”路熙然刚要开口,就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

    只见沈初淡然的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手机。

    路熙然瞪大眸子看着沈初:“难道我没告诉你这里面严禁携带手机吗?况且还是一个静音都不知道调的手机。”

    沈初冷冷的瞥了路熙然一眼,看着苏子煜的来电显示,将枪插进了自己腿上的枪套中,然后转身就接通了手机,俨然并没有将路熙然刚刚所说的话听进耳朵里。

    沈初今天穿的裙子,枪套绑在了大腿上,压根就看不到枪支的存在。

    虽然知道沈初在接电话,但是路熙然还是忍不住调侃:“hello,纳塔丽?波特曼。”

    纳塔丽?波特曼,《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女主角,这电影沈初是看过的。

    她回头就给了路熙然一记冷冽的眼神,然后才对着电话那头的苏子煜说:“好的,我就在附近。”

    说完,挂断电话的沈初看着路熙然说:“不如你先让我回去吃个午饭怎么样?汉尼拔?”

    “《沉默的羔羊》里面那个变态的高智商精神病专家,没事儿就吃点人肉的那种变态?初初姑娘,你怎么能用汉尼拔来形容我呢?就算是男主角,我也是《五十度灰》里面的克里斯蒂安好么?”路熙然倒是死不要脸的看着沈初,用语言调戏着她。

    《五十度灰》里面的克里斯蒂安,就是那个欧美版本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那主角?而且那个男主角好像有些特殊爱好来着……

    沈初一笑,回路熙然:“你有这个爱好,我会告诉你家娜娜的。不用谢。”

    说完,沈初拉开车门,拧动了钥匙。然后直接离开了训练基地。

    苏子煜说要让她休假一段时间处理自己的私事儿,沈初原本以为这话的意思就是在这段时间内,苏子煜应该都不会和自己见面,毕竟昨天她是被苏子煜直接从他的办公室里赶出来的。

    可是没想到今天苏子煜就直接打电话约她吃饭了。她想借此认真的谈一谈辞职的事情,所以就应了下来。

    当沈初到的时候,苏子煜已经到了。

    苏子煜率先开口关心沈初:“今天是在处理私事儿吗?”

    沈初点点头,不想浪费苏子煜的时间,所以直接对着苏子煜直言不讳的说:“我可以在餐桌上讨论关于我要辞职的这件事情吗?”

    苏子煜点点头,看着沈初,不答反问的问了沈初一句:“那你能告诉我,你如此迫切的希望辞职的理由是什么吗?”

    沈初昨天已经说过了,是因为私事儿的原因,可是苏子煜显然并不买账。

    所以沈初这次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清楚了,如果苏子煜再问这个问题的话,她就直接说:“二胎政策不是已经开放了吗?我和季黎寻思着,家里就黑土一个孩子未免太孤单了些,所以就想辞职好好在家安心备孕。”

    沈初觉得自己的这个理由,简直不能更好了。这的确是私事儿,而且是不能拒绝的大事儿。毕竟繁衍子嗣是由古至今的大事儿。

    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苏子煜会一时嘴快说出一句:“你不是子宫内膜异位症吗?”

    沈初手中的叉子,一下子掉在了盘子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响声把她自己都吓得不轻。

    苏子煜也骤然之间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一不小心说了什么,切牛排的手一瞬间僵硬在原地,也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好半晌,沈初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蹙眉看着坐在对面的苏子煜,声音有些不太确定的问他:“我是不是应该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

    经过刚刚发愣的那段时间,苏子煜显然已经想好了理由和借口,他已经恢复了最初的淡定和自然,坐在沈初的对面,一边优雅的切着牛排,一边带着温润如玉的微笑表情看着沈初说:“我是医院的院长,当初你在中心医院做的身体检查。你应该知道作为院长有权利查看每个员工的病例吧?”

    沈初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信任苏子煜,似乎自从上次自己代替云锦去相亲知道了苏子煜的身份之后,她和苏子煜之间就像是有了一种无法跨越的鸿沟和隔阂。

    可是这隔阂又是因为某些莫名其妙的情绪而起来的。

    沈初一直认为苏子煜有事儿瞒着她,可是他却又不打算告诉她到底是什么事儿。还有苏子煜藏着掖着的那张照片,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沈初总觉得那照片是和她有关系的。

    可是大脑里空白一片,沈初什么都想不起来。

    苏子煜以为是自己刚刚的这个话题的确刺激到沈初了,所以刚要开口道歉,却忽然听到沈初开口对着她说:“苏院长,辞职是我自己的决定,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有我必须辞职的理由。”

    沈初说得太决绝了,苏子煜知道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所以最后他妥协了。

    如果她不愿意得到自己的保护,那么季黎应该会好好保护她的。

    苏子煜的眉头蹙得很紧,但最后还是认输了。

    他看着沈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是当真下定决心要辞职的话,那什么时候有空就把手头的工作交接好吧!辞职信到时候补送到我办公室就行。”

    苏子煜答应了,沈初有些意外,她笑意盎然的对着苏子煜说了一声谢谢。

    苏子煜表情有些凝重,什么都没说,而是直接问沈初:“下午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不用的,我有开车。”

    饭后,沈初和苏子煜一起到了停车场,沈初原本是想目送着苏子煜离开之后再走的,可是断然没有料到,苏子煜才刚刚上车,后背就突然被人狠狠地敲击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