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18章 一起度过年少时光的温润少年
    沈谦!

    在沈初看到本人的那一刹那,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从十六岁的时候就从她的生命里彻底消失了的男人,又再度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带着高冷优雅的天子骄子之姿色,西装革履仪表堂堂的坐在季家老宅的沙发上。

    他手中端着一杯颜色漂亮的花茶,茶杯是考究的陶艺烧窑而成。

    男人白皙莹润的手指轻轻地勾着茶杯的耳朵,双腿交叠,优雅而闲适的坐在沙发上。正和对面的季委员谈笑风生。

    他比沈初的印象中,高了不少,挺拔了许多。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矜贵的气息,可是沈初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认出了那个陪着她一起度过年少时光的温润少年--沈谦。

    沈初和季黎一起出现在门口。

    房间里的人都顺着门口的方向回眸,沈谦也不例外。

    他微微扭头,将正脸对准了沈初。

    空气中,沈初和沈谦对视的目光,就像是火山爆发前的宁静。他们表面上就像陌生人一样对视着。

    沈谦甚至像是看着陌生人一样,面带微笑的对着沈初点了点头。

    沈初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儿来的勇气,竟然可以做到没有任何情绪的回应了一个点头的礼数。

    季委员站起来,不失威严的介绍:“老四,初初,这是CQ银行的董事长,Elliot先生。Elliot,这是季黎,我家老四,旁边站着的是老四的老婆,沈初。想必你都听过了。”

    “委员不用如此客气,叫我沈谦就好。”沈谦淡然自若,目光平静如湖。

    然而沈初的心,在听到沈谦开口的那一刻,却突然像是被人用浪锤狠狠地锤了一下,不知该作何反应。

    她拼了命都没有找到的人,却像是幽灵一样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实在是想不到应该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他。

    沈初只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的时候,旁边的季黎突然温柔的搂着她的肩膀。

    她刚想抬头,对着季黎投去感谢的目光,然而沈谦就已经迈着高贵的步伐走到了沈初的面前。

    他先是对着季黎伸手:“季总,久仰大名。”

    季黎眸子微眯,伸手,和沈谦的手,相握。

    两人握手握得很和谐,不过片刻便松开了。

    而后,沈谦白皙莹润的手指,突然伸到了沈初的面前。

    沈初抬起头,错愕的看了沈谦一眼,直到旁边季黎的视线扰乱了她的思绪。

    她才终于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沈谦,大方的对着沈谦伸出了手。

    掌心相交的那一瞬,沈初只觉得整个手心都像是被火灼热了一般,立刻收了回来,然后回眸看着季黎说了一句:“我去洗手间……”

    说完,几乎是落荒而逃。

    沈谦……

    季黎幽深的黑眸落在了对面的男人身上,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这个早该出现在沈初的生命里,却偏在这个节骨眼上翩然而至的男人。

    “沈先生请。”季黎对着沈谦伸手。

    沈谦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

    季羽不动声色的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静静地观察着沈谦和季黎。总归有种高手过招的即视感……

    沈初慌乱的上了楼,刚走到洗手间的门口,却见黑土挡在了跟前:“初初,我有话要跟你说!”

    黑土是个少年老成的孩子,但是沈初却鲜少见到黑土如此一本正经的这么看着她。

    以至于他压根不管她到底有没有答应,就直接拉着她去了卧室。

    “黑土……”

    沈初还来不及开口问黑土找她到底有什么事儿,小家伙就已经冷冷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钱包和一张照片,丢在了沈初的面前。

    问:“这是不是我亲爹?”

    那爱马仕的钱包,是沈谦送她的那个。那个曾经在季黎面前扔过一次,却又被她拼了命一样找回来的钱包。如今她是真的不介意了……

    那照片是曾经沈初和沈谦一起照过的大头照,那年,她十五岁……

    照片上的自己看起来还很青涩,绑着一个高高的马尾,穿着海军风的校服,依偎在沈谦的身边,笑容无比灿烂。那时的沈谦,是她的英雄,是她生命里最耀眼的阳光。

    之前这张照片,是她的精神食粮,总会在思念他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她依赖他,在精神上无比的依赖。可是似乎从认识季黎之后,她便忘了,忘了还有这张照片的存在,以至于这张照片什么时候丢的,她都已经不记得了。

    听着黑土的问题,沈初终于明白小家伙为什么会如此一本正经的问她了。似乎……她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解释过,他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之前她和季黎闹出关于强奸这件丑闻的时候,黑土又在新加坡,被瞒得密不透风。

    所以一直以来,黑土都认为自己只是跟着沈初嫁到季家的孩子而已,所以一直以来,小家伙都在季家表现得可圈可点,原来从前,沈初一直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她蹲下身子,和黑土的目光平视:“你亲爹就是你老爸,你长得那么像你老爸,怎么可能不是亲生的呢?如果你不是你老爸亲生的,妈咪和老爸怎么会随随便便结婚呢?”

    “那你是因为我才和老爸结婚的吗?不是因为你爱老爸,所以才和老爸结婚的吗?都只是为了我吗?”黑土眼眶红红的,看上去着实有些委屈。

    沈初一下子慌了,生怕黑土认为他自己是她的负担,所以赶紧开口对着黑土解释:“当然不是了,妈咪是因为爱你老爸,所以才结婚的。妈咪是想和你老爸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所以才结婚的。”

    “那你会为了照片上的这个男人抛弃老爸吗?”黑土指着照片上的沈谦,翘起小嘴,极其不高兴的问道。

    沈初知道黑土心思细腻,只是不知道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敏感。毕竟是个孩子……

    她轻轻地吻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十分肯定的承诺:“你和老爸是妈咪生命里最最重要的人,妈咪怎么会抛弃你和老爸呢?”

    “哦,那就够了。你去洗手间吧!”说完,黑土将照片和钱包都塞到了沈初的怀里,然后高冷的转身就走了。

    刚刚还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一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沈初:“……”

    说好的委屈呢?怎么这小子翻脸比变天还快?

    沈初看着手里的钱包和照片,目光沉沉的,好一会儿,她才冷冷的将钱包直接丢进了抽屉里,然后转身出了卧室。

    黑土下楼就坐在了季黎身边,对着他挑了挑眉,然后将手机递给了季黎,顺便还帮着他戴上了耳机。

    耳机里,清晰的传来沈初柔美好听的声音:“妈咪是因为爱你老爸,所以才结婚的。妈咪是想和你老爸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所以才结婚的……”

    黑土看了一眼对面的沈初,小家伙微微的眯了一下眸子,然后对着季黎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这才转身看着欧萌萌说:“萌萌姐姐,我饿了。我们去厨房看奶奶吧!”

    说完,拉着欧萌萌的手就转身离开了。

    听着耳机里传来沈初甜美的声音,又看着黑土鬼灵精怪的模样,季黎唇角微微扬起。

    坐在远处的季羽只想说,就季老四笑得这么闷骚的样子,简直是让旁人想忽视都难……

    再度从楼上下来的沈初,已经恢复了淡然。

    饭桌上,季黎和沈初挨着坐下,而沈谦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而言之就正好坐在了沈初对面的那个位置上。

    季世恩季委员小声的看着身后的简安说:“让阿庆把客房整理出来,今晚沈先生就在这里过夜。”

    季世恩距离季黎很近,所以他说的话,季黎自然是全部听到了。

    来者不善,看样子,是非常不善!

    季羽坐在季黎的对面,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示意用眼神询问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似乎除了沈初表现得有些异常以外,其他人都很正常,也就季羽心思缜密的发现了这局势有些奇怪。

    就在大家都以为这顿饭会就这样和平度过的时候,沈谦忽然夹了一块咖喱土豆放进沈初的碗里。

    所有人的动作一瞬间都顿了下来,纷纷有些错愕的盯着沈谦和沈初。

    这菜,本是沈初最爱的。

    她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的看着沈谦。她本来以为沈谦是打算继续和她装作不认识的,可是他现在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昭告天下吗?

    只见沈谦脸上带着和煦又温润的笑容看着沈初,轻声说:“见沈小姐一直盯着这道菜,莫不是想吃这个吗?”

    她盯着咖喱土豆?她什么时候盯着这道菜了?

    沈初一点面子也没给,直接和季黎换了一个碗,然后像是带着面具一样,虚假的看着沈谦扬起唇角,说:“谢谢沈先生,这是我老公爱吃的菜。我若是有什么爱吃的,我先生自然会帮我夹。”

    说完,沈初扭头看着身边的季黎,有些娇嗔的笑着问:“是吧,老公?”

    “嗯。喜欢吃什么都给你夹,喜欢吃我的话,我洗干净躺床上等你临幸。”季黎夹起那块咖喱土豆就塞进了嘴里,然后很擅长的用那种荤素不忌的玩笑秀着恩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