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28章 一段曾经
    “怎么了?”路熙然顿了下来,侧目看着沈初。

    沈初随手将口罩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上前看着路熙然说:“顺道送我一趟吧,我要回去和黑土见一面。”

    今天这婚礼正举行到一半,她和季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其他人怎么想的她可以不在乎,但是黑土,她是一定要解释清楚的。

    沈初对着季黎点点头,“艾琳娜醒了给我打电话。”

    说完,跟着路熙然就走了出去,这根本就不是在询问他的意见,而是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季黎目送着沈初和路熙然一同离开,苏子煜拍了拍季黎的肩膀说:“艾琳娜小姐没有大碍,但如果真的是自杀,那精神状态堪忧。从伤口的深度来看,并不是假装自杀。”

    说完,苏子煜准备转身离开,然后却像是突然之间想起什么似的,突然之间回头看着季黎,问了一句:“新婚礼物,初初还没来得及看吧?”

    直到苏子煜说起新婚礼物,季黎这才想起前天晚上沈初突然之间从床上坐起来的画面。

    于是,对着苏子煜随口问了一句:“送什么了?”

    “一段曾经。”苏子煜只留下这四个字,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季黎看着苏子煜的背影,深深地蹙起了眉头。

    路熙然说要去帮季黎和沈初收拾烂摊子是假的,要去勘察艾琳娜的自杀现场才是真的。

    所以一上车路熙然就对着沈初说:“送你回季家老宅?”

    “你不是打算帮忙收拾烂摊子的吗?难道不和我一起回季家老宅吗?”沈初明知故问。

    既然路熙然都已经这么说了,那很显然是不会真的跟着她回季家老宅了。

    路熙然理所应当的对着沈初挑了挑眉,笑:“季家这么多人,一场婚礼都搞不定?还用得着我这个外人帮忙?”

    “你倒是忘了,因为你这个外人突然之间在我的婚礼上突兀的站了起来,然后拉着我老公离开了婚礼现场,所以才导致我的世纪婚礼需要处理的这种情况。”沈初好心提醒路熙然。

    路熙然不以为意的笑:“是吗?”

    红绿灯。

    路熙然落在方向盘上的手指,随意的,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搭着,好心提醒沈初:“初初姑娘,这你可就冤枉我了,首先,你的婚礼并没有被破坏,只是你很有魄力的神速完成了整个婚礼流程,戒指已经交换了,吻你们也接了,是吧?很完美,该有的都有。其次,是你牵着你老公的手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离开了婚礼现场,是吧?”

    对于路熙然的解释,沈初只能说自己找不到一点破绽。

    她看着路熙然冷冷的开口:“前面季家老宅门口放我下车,谢谢。”

    车子再次启动,路熙然才对着沈初开口:“艾琳娜好不容易从鬼门关回来,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刺激她。”

    沈初笑了,倒是不介意路熙然对艾琳娜的维护,毕竟一开始路熙然对艾琳娜维护的态度就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沈初只是随意的笑着说了一句:“我要是不刺激她,她还不一定醒的过来呢!”

    “那我现在送你回医院?”路熙然笑着对沈初挑了挑眉。

    说到回医院这事儿,沈初其实挺好奇的:“路少校,能采访一下,把自己喜欢的女人交代给其他男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你想知道?”路熙然嘴角挂着邪肆的表情看着沈初。

    沈初耸了耸肩,做出一副并不在意的表情看着路熙然说:“有点。”

    “那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男人脸上的笑容带着挑衅以及坏坏的揶揄,痞气的笑容帅得让人无法忽视。

    沈初却不以为意的看着路熙然冷哼了一声,问:“我咬你一口你告诉我,怎么样?”

    “你把‘咬’字拆开的话,我倒是完全可以答应你。”路熙然说完,趁着空挡的时间,对着沈初勾了勾唇角,细长的桃花眼看起来邪肆得不行。

    沈初索性别开脸去,不再机会路熙然。

    然而当沈初都已经放弃了要从路熙然口中寻求答案的时候,路熙然却突然之间对着沈初实话实说:“那种感觉形容不出来,如果非要我形容一下的话,那让季黎陪着艾琳娜你是什么感觉,我大概就是什么感觉。”

    “我没感觉。”正因为她知道季黎和艾琳娜是绝对没有可能的,所以她才真的没有什么感觉。因为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就和季黎一直给她灌输的思想一样,艾琳娜只是季黎的责任,仅此而已。

    所以,她没什么感觉。

    路熙然也扬了扬唇角说:“那我也没感觉。”

    “骗子。”车子停在了季家老宅的门口。

    沈初这才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下了车。然后敷衍的对着路熙然道了一句:“谢谢。”

    路熙然的脑袋从车窗里冒了出来,然后对着沈初突然吼了一句:“一会儿晚点过来接你。”

    “不用了,我今晚不打算去医院。”沈初今天晚上是想在家陪着黑土的。

    但是很显然了路熙然并不是这么想的,他半个身子趴在了车窗上,故意意有所指的说:“初初姑娘,你要是不去刺激一下娜娜,娜娜很有可能就醒不过来了,鉴于你对娜娜可以起到的作用,我认为我应该把你带到娜娜身边去。另外,要是娜娜半夜醒了,至少你还可以搀扶她去上厕所,如果你不去的话,当然也是可以的,反正季四爷还在病房嘛!抱着娜娜去上个厕所什么的,难度应该不大。”

    沈初:“……”

    路熙然真的是很明白怎样能够彻底的把人的怒气给激起来,换个角度来说,他的确很清楚沈初的软肋。

    最后路熙然也没有等到沈初的回答,就已经开车走了,似乎已经笃定了沈初今晚是一定要陪着他去一趟医院似的。

    沈初回到季家老宅。

    欧萌萌第一时间赶过来关心:“绿茶娜死了没?”

    “那你希望她死吗?”沈初笑着问欧萌萌。

    欧萌萌反问:“我要是说我希望她死了,那不是太恶毒了吗?我其实就随口问问,毕竟我也不是很关心她的生死,我只是想知道……她是真的自杀吧?还是只是作秀给你和黎哥哥看的而已?”

    说完,欧萌萌又严肃的说了一句:“其实我觉得后者作秀的可能性比较大。”

    “根据伤口和伤情来看,不像是作秀的。”沈初进过手术室,根据李文所说的情况来看,如果艾琳娜再晚送来两分钟,恐怕现在真的早就已经驾鹤西去了。

    欧萌萌对于沈初的这个回答也的确很意外:“绿茶娜是疯了吗?”

    欧萌萌看着沈初,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说:“就算追不到自己喜欢的男人,也不至于真的去寻死吧!要是真的死了将来连做后妈的机会都没有了。”

    “……”沈初不得不佩服欧萌萌的脑回路,和自己的脑回路比起来,的确不怎么正常就是了。

    简安从楼上下来,看到沈初,这也上前来询问了一下艾琳娜的情况。在得知艾琳娜并无大碍之后,简安这才对着沈初就今天婚礼上的意外好好的安慰了一番。

    沈初本身回来的目的是想好好的安慰一下黑土的,只是没想到黑土早就已经被季老爷子带出去散心了,根本就没在季家老宅。

    路熙然给沈初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今晚一定会过来接她。

    沈初寻思着如果今天晚上看不到黑土,那还真的不如去医院陪季黎。

    沈初在等路熙然过来的空挡,突然想起了苏子煜所送的那个被自己搁置了的礼物。

    所以她干脆直接去了车库,然后将自己落在停车库里的礼物拿着了出来。

    正准备抱着礼物盒还没来得及拆开的沈初,就突然之间接到了路熙然的电话。

    “我在季家老宅门口,娜娜醒了,不需要你的刺激了,你还要不要去医院?”路熙然在电话那头问。

    没想到艾琳娜这么快就醒了,沈初还是有些意外的。她毫不犹豫的对着电话那头的路熙然说:“去,当然要去了。”

    用文洛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家小姐身娇体贵,不习惯和陌生人有太多的接触,而且因为她的父亲是在医院里去世的缘故,所以她是坚决不会允许文洛请护工的。

    而因为她在休克之前所叫的最后一个名字是季黎的名字,所以季黎理所应当的就在路熙然的威逼利诱下留在了医院。

    沈初今天晚上要是再不过去的话,就艾琳娜愿意为了季黎去死的这份魄力,沈初当真还算不准季黎和艾琳娜之间到底能发生什么呢!

    路熙然似乎已经料到了沈初一定会答应去医院,所以在和沈初通话的时候,已经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门口,沈初对着简安交代了几句,这才转身上了车。

    车上。

    路熙然问沈初:“手里抱着什么呢?这么宝贝儿。”

    “没什么。你去了事发现场,有没有什么收获?”沈初看着路熙然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