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30章 你当真以为我那么傻?
    “……”不得不承认,路熙然真的是个乌鸦嘴,说什么中什么!

    沈初随着季黎一起走进了病房。

    艾琳娜此时此刻正躺在病床上,脸色看起来很是苍白,未曾受伤的那只手,现在还挂着针头。

    看到沈初和季黎一起携手一起出现在病房里,艾琳娜并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很淡然的看着沈初说了一句:“你不会以为你和季黎手牵手的秀一下恩爱,我就会受到刺激了吧?”

    “那你介意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自杀的理由吗?”沈初其实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和季黎进来的时候是手牵手的,如果不是艾琳娜提醒的话。

    艾琳娜脸上挂着冷冷的表情,虽然脸色很苍白,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她浑身上下透露着的高冷,她就算是躺在病床上,却还是一脸淡然,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矜贵。

    “如果不介意的话,沈小姐能不能先送我去一趟洗手间?毕竟我不习惯用其他佣人。”

    “……”听艾琳娜这意思,是彻底把她当做佣人了吧!

    无碍!

    沈初笑着走到艾琳娜身边,然后伸手举起了输液瓶的杆子,十分好脾气的看着艾琳娜点头哈腰的笑:“艾琳娜公主,您这边请。”

    季黎上前掀开被子,将艾琳娜扶了起来。沈初已经迅速的一手拿着举着输液瓶,一手将艾琳娜给搂着了。

    季黎伸手准备帮沈初拿过手中的输液瓶,然而却被沈初直接推开,然后霸气侧漏的说了一句:“没事,之前照顾过精神科的病人,比我们娜娜难伺候多了。”

    “……”艾琳娜顿住脚步,侧目看了沈初一眼。

    然而后者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小心翼翼的提醒她:“娜娜,小心台阶,要不你把着我肩膀吧?”

    艾琳娜冷漠的从沈初的肩膀上抽走了自己的手,然后走进了洗手间里。

    艾琳娜赶紧跟了进去,然后才回头看着季黎说:“你出去陪文洛,人家娜娜上厕所,你莫非还打算在这儿偷听呢?人家娜娜会尴尬的。”

    季黎就喜欢季太太这护犊子的小模样,觉得格外可爱。

    所以季黎很配合的转身走了出去。

    沈初里的靠在洗手间的门边,然后还很热情的看着艾琳娜问了一句:“娜娜,手腕很疼吧?要不要我帮你脱裤子?”

    “不用。”艾琳娜冷冷的给了沈初一记绝冷的眼神。那眼神仿佛是在警告沈初。

    沈初看着艾琳娜的这个表情,笑了:“既然还有心思这样恨我,那你干嘛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还非要自杀呢?”

    沈初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对着艾琳娜说:“照理说我应该是最希望你能够一命呜呼的人,虽然你是季黎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如果你死了,我们也就最多给你树立个墓碑而已。不但我解脱了,季黎也解脱了你知道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今天再晚两分钟被人送到医院,就抢救不过来了。如果你的目的只是为了阻止我和季黎的婚礼……”

    “呵……”沈初话还没有说完,就突然传来了一声来自艾琳娜的冷笑。

    沈初顿住了,其实她之所以把季黎支出去,目的就是想和艾琳娜好好的聊一聊。

    然而没有想到艾琳娜对于她还没有说完的话,就这么冷冷的笑了。

    一时之间不知道到底艾琳娜的这一声冷笑是什么意思,所以沈初就那么一样冷漠的看着艾琳娜。

    就在沈初以为艾琳娜会给她一记冷漠的眼神,然后让她直接滚出去的时候,没想到艾琳娜居然转身就带着苍白又有些干燥的唇瓣对着沈初说:“你当真以为我有那么傻?”

    “什么意思?”沈初一听艾琳娜这就是话中有话的意思,可是就是不知道艾琳娜愿不愿意把真相告诉她了。

    艾琳娜没有正面的回答沈初的这个问题,而是忽然问了一个毫无关系的问题:“刚刚你带进来的那个礼物盒是什么?”

    经过艾琳娜这么一提醒,沈初这才想起来,本来自己早就应该拆开的礼物,却一不小心就挨到了今天还没有拆开。

    “那与你无关。”沈初说。

    艾琳娜笑:“那我要不要自杀,也与你无关,不是吗?”

    “这就不一定了,季黎的事儿就是我的事,你要是死了,季黎得帮你办葬礼。”沈初笑着说。

    艾琳娜冷冷的哼了一声,然后突然扭头看着沈初,目光有些生冷的说:“你和黎结婚证都办了,我还会在意一个毫无意义的婚礼?我至于为了一个破婚礼,拿我的命去赌?沈初,你当真觉得我那么傻?”

    “那你是一不小心作秀过头了?”其实听艾琳娜刚刚的话,沈初就已经知道艾琳娜是没有自杀的目的了,所以才故意这么问了一句。

    艾琳娜看着沈初,尽管面色苍白,但是却满满的都是犀利:“作秀?我艾琳娜宁愿去婚礼现场大闹一场,换句话说,把你杀人灭口不是更省事吗?”

    说完,艾琳娜略有几分激动的看着沈初,然后将自己的手腕摆到了沈初面前:“这条丑陋的疤,将在以后的日子都伴随着我。我不会拿自己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位去做赌注,换句话说,沈初……”

    沈初目光平静的看着艾琳娜,就等着艾琳娜接下来要说的话。

    艾琳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手扶着盥洗台,苍白的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说:“换句话说,我了解黎,就算是我自杀,该和你举行的婚礼,黎还是照样会和你一起举行。他不会单单因为我自杀的消息而丢下你,除非我死,你明白吗?”

    沈初没想到艾琳娜会这么说,所以在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她怔住了,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艾琳娜。只是目光有些空洞。

    艾琳娜看着沈初这个样子,意料之中。她冷冷的逼近沈初,有些自嘲的冷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昨天就算是得知我自杀的消息,季黎也没有主动离开吧?”

    沈初点头,不得不承认,艾琳娜是真的很了解季黎。

    看着沈初点头,艾琳娜只是觉得心里头有些苍凉,尽管已经知道了这个预料之中的答案,但是直到确认的时候,她还是不可否认的觉得心里有些冷。

    她收起了咄咄逼人的架势,再度看着沈初:“是你善心大发,拉着季黎过来的吧?”

    沈初沉默。

    “尽管季黎没有主动放弃这个婚礼,但是你们这个婚礼到最后还是不怎么顺利吧?知道为什么吗?”艾琳娜问。

    沈初没有回答,艾琳娜就继续自言自语的说:“如果我自杀,黎会因为我而放弃婚礼,那么我可能真的会用自杀的方式博取同情。但是沈初,我知道除非我死,否则季黎绝对不会动容。我不在意你们这场形式上的婚礼,但是我在意自己的这条小命。如果我死了,那就算季黎为了死掉的我而放弃你们的婚礼,又有什么意思呢?只是……我在乎我的命,并不代表别人也在乎我的命。”

    艾琳娜是不会自杀的,从她的这番话来看,沈初可以很确定。

    所以她安静的等着艾琳娜接下来要说的话。

    艾琳娜似乎有意要对着自己透露这些消息,她看着沈初,微眯着眸子,意有所指的对着沈初说:“总而言之我自杀的这件事还是影响到你们的婚礼了,至少在将来你们回忆起这场婚礼的时候,多多少少心里都会有个疙瘩,都不会觉得圆满。黎是不会为了我而破坏你们的婚礼,给你留下一个不美好的回忆,但是给你会。你会为了季黎着想而拉着他来医院,你会因为害怕他有负罪感而主动放弃你们完美的世纪婚礼。知道这证明了什么吗?”

    “证明了你不是自杀的。”沈初皱着眉头,艾琳娜要告诉她的意思,真是再明显不过了。

    艾琳娜身边有文洛保护着,文洛有多大的本事,沈初是见识过的,可是就在文洛的眼皮子底下,艾琳娜居然还被人谋杀,并且伪装成了自杀的假象。这只能证明,谋杀艾琳娜的人,除了丧心病狂以外,就是能力不容小觑。

    想到这里,沈初觉得自己毫无头绪,她沉默良久,才看着艾琳娜问:“你知道是谁做的?”

    艾琳娜冷笑一声看着沈初说:“我只是想告诉你,这证明了我自杀的理由不是因为我不够了解黎,而是想让我做替罪羔羊的那个人,她了解你。知道你会为了黎奋不顾身,知道你会为了黎放弃你们的完美婚礼。”

    说完这句话,艾琳娜冷冷的,虚弱的打开了厕所门。

    眼看着艾琳娜摇摇欲坠,沈初赶紧上前去把她扶到了床上。

    季黎还在门外,厕所门的隔音效果很好,他应该是什么都没听到。

    沈初帮着艾琳娜盖好被子,然后才终于回过神来,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不告诉文洛和季黎?”

    “呵……”艾琳娜冷笑一声:“不如你想想,到底是谁那么了解你,以至于差点让我丧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