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35章 想必您也知道了我的身份
    就在沈初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刚刚的清洁工和苏子煜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消失在了转角处。

    沈初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太多了,自从知道安辰的身份不单纯以后,她就变得有些杯弓蛇影了,

    沈初转身回到病房,苏子煜的身影这才再度出现在转角处。

    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艾琳娜病房的方向。

    苏子煜这才声音清冷的看着身后的清洁工说:“跟我到办公室。”

    清理工跟着苏子煜朝着他的办公室走去。

    关上门,苏子煜才声音清冷的看着对面的清洁工:“是我上次说得不够清楚?”

    清洁工摇头。

    苏子煜看着清洁工,然后将一袋白色的药丸扔在了她面前,目光像是有剧毒一般冷:“如果今天不是被我抓住,这东西是不是就在沈初的肚子里了?”

    清洁工突然开口看着苏子煜解释:“这都是艾琳娜的意思。”

    苏子煜听着清洁工熟悉的声音,冷笑:“沈沛菲,不要在我面前耍你那些小心思。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毁了你,明白?”

    沈沛菲揭开帽子,帽子下的那双眼睛在毁了容的脸上显得特别清亮。

    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将自己从牢房里救出来的人会是艾琳娜。

    也忘不了上次在那个废旧的仓库里,艾琳娜像是冷血动物一样吩咐文洛毁了她那张经过整容的脸,那种硫酸泼在脸上的刺痛感,痛得心脏都快骤停的感觉,毕生难忘……

    后来等到她死里逃生醒过来的时候,就被文洛安排在了这个医院里,做一个处处受人脸色的聋哑清洁工。

    她忘不掉艾琳娜高贵清冷的看着她说:“沈沛菲,你该恨的人不是我,而是沈初,如果不是沈初,你就不会沦落至今。在医院,在她工作的地方,你一定会有报仇的机会。”

    时至今日,沈沛菲对沈初的恨,已经比不过她求生的欲望了。如果说在安辰的手中,她还能做一枚有用的棋子,那么在艾琳娜这里,她就廉价得连艾琳娜身边的一条狗都不如。

    她随时随地都掌握着自己的生杀大权,她可以一声令下吩咐别人毁了她的脸,那也可以一声令下让人要了她的狗命。反正她对于外界而言,早就已经死在了别墅的那场火灾里,所以要她生还是要她死,也就一句话的事而已。

    如果沈初还在医院工作,那至少自己对于艾琳娜而言,还算是稍微有点用处的人,可是万万没想到,路熙然竟然早就知道了艾琳娜的计划,所以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手段,竟让沈初主动辞职离开了医院。

    苏子煜一开始并没有答应沈初辞职,沈沛菲还以为自己有机会留在沈初身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在她打算采取行动的时候,苏子煜会突然答应沈初辞职的事。

    后来因为沈初准备结婚的这件事转移了艾琳娜的注意力,艾琳娜来不及对付她,但是却一直都让文洛派人盯着她,所以沈沛菲就算是想逃走都没有机会。

    直到后来她跟踪沈初,从沈初和季黎的聊天中得知苏子煜就是传说中的商少爷,后来又看到苏子煜为沈初准备新婚礼物,沈沛菲这才确认了沈初对于苏子煜的重要性。

    她知道自己现在在中心医院是在苏子煜的地盘上,而艾琳娜迟早是要利用自己对沈初下手的,而自己如今为了保命,唯一的赌注就只有压在苏子煜身上了。如果自己帮了苏子煜,想必就苏子煜的身份,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她送走应该不成问题。

    所以她才会孤注一掷。

    这段时间艾琳娜主动要求自己去帮她打扫病房,所以沈沛菲才有了接近沈初机会。

    上次看着沈初抱着礼物盒去楼梯间的时候,沈沛菲就多了一个心眼,跟踪沈初。

    没想到会偶然间知道苏子煜和安辰有交情,当时沈初本来是准备逃走的。

    如果沈初当时逃走了的话,苏子煜就不会有机会对着沈初解释他的身份了,所以沈沛菲灵机一动,当即就立刻下定决心,直接推着清洁车就撞了沈初。

    果不其然,后来苏子煜有机会和沈初解释清楚,而自己也成功的引起了苏子煜的注意力。

    所以苏子煜让她去了他的办公室。

    当时沈沛菲去苏子煜办公室的时候,正好遇到路熙然。

    沈沛菲只知道路熙然很喜欢艾琳娜,当时她到办公室的时候苏子煜正对着路熙然说:“我的过去,似乎没理由对路少校交代,路少校如果没事的话,请回。”

    路熙然过来似乎是想了解苏子煜的过去,不过苏子煜什么都没说,路熙然几乎相当于无功而返。

    然后沈沛菲才走进苏子煜的办公室。

    然而让人出乎意料的是,沈沛菲还来不及对着苏子煜表明自己的身份,苏子煜就已经语气清冷的看着她说:“口罩和帽子只能掩盖你的容貌,掩盖不了你的身份。”

    沈沛菲当时有些愣怔的看着苏子煜,然后看着他优雅的转身,背对着她坐在了沙发上,阴鹜的问:“沈沛菲小姐不如说说埋伏在中心医院到底有什么目的?”

    沈沛菲这才知道自己的身份真的是暴露了,但是苏子煜怎么会知道自己就是沈沛菲的,而且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沈沛菲只是取下了帽子,并没有取下墨镜,而是对着苏子煜开口,问:“苏院长,我今天帮你的忙了,不是吗?”

    苏子煜挑眉,看都没看沈沛菲一眼,而是直接反问:“哦?沈沛菲小姐不如说说你帮我什么忙了?”

    沈沛菲觉得苏子煜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他虽然表面是温润如玉的,嘴角总是挂着唇红齿白的温柔笑意,但是他浑身带着的那种感觉,让沈沛菲觉得和安辰身上带着的冷漠如出一辙。

    所以面对着苏子煜,沈沛菲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战战兢兢的语气,答:“如果刚刚在楼梯间不是我故意让您发现了沈初,那您就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不是吗?”

    “可你让她受伤了。”苏子煜语气骤冷,目光冷郁。

    沈沛菲只觉得后背突然传来一阵无法忽视的凉意,瞬间感到苏子煜和安辰的危险系数几乎是不相上下。但经过这些日子的大起大落,沈沛菲早已经觉得自己百毒不侵,甚至连命都不一定留得住了,还会在意苏子煜的态度吗?如果真的要说起来,苏子煜还有可能是:“虽然我让她受伤了,但是却也给了你一个对他解释的机会不是吗?如果不是我让她受伤,您或许根本不知道她就在下面偷听。”

    “然后呢?”苏子煜饶有兴致的听着沈沛菲接下来的解释,就看沈沛菲还能说出什么理由。

    沈沛菲看着苏子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他说:“想必您也是知道了我的身份,所以才答应沈初辞职的吧?”

    虽然沈沛菲这话说得很自信,但是还是能从字里行间听出她只是在猜测而已。

    然而苏子煜却并没有否认。

    直到得到了苏子煜确认的答案,沈沛菲这才对着苏子煜一五一十的开口,说:“当初把我从牢里救出去的人,是艾琳娜,不知道这个您知不知道?”

    “接着说。”苏子煜不置可否,只是让沈沛菲继续。

    沈沛菲只能对着苏子煜实话实说,她直接取下了口罩和身上所有的伪装,然后将自己那张面目全非的脸都呈现在了苏子煜的面前。

    苏子煜作为一个外科医生,自然看过许许多多的烧伤病例,但是沈沛菲的脸上,不仅是有被硫酸泼到过的痕迹,上面隐隐约约的还能看到那些被刀划伤的痕迹,看起来触目惊心。

    很配非曾经虽然算不上是倾国倾城,但是那张脸是绝对的算得上美女,后来整容之后的美貌更是世界公认的女神。然而如今这张面目全非的脸,恐怕就算是曾经她的真爱粉都认不出她就是那个闻名遐迩的世界影后了。

    然而沈沛菲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却比想象中要淡定不少,她看着苏子煜说:“我这张脸全都拜艾琳娜所赐,如果不是她,我就不会变成如今这幅模样。当初我将沈初被强奸的事情公之于众,后来被季黎封杀之后被送到国外,遇到了‘先生’,想必‘先生’您应该是听过的,从您刚刚被沈初偷听的电话内容来看,您肯定也知道安辰就是先生。当时我以为安辰就是唯一能救我的那个人,所以我全凭他是安排,为了有一个全新的身份,我几乎整了整张脸,为了让自己的身材看起来更完美,更不像是沈沛菲,我甚至牺牲了两根肋骨。可是后来没想到却因为我开车撞了沈初,而被沈初送进了牢房,只是没想到我被艾琳娜给救了出来,当时天真的我还当真以为艾琳娜就是我的救赎……”

    沈沛菲说着说着,冷冷的笑了一声,那声音简直冷入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