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37章 苏子煜可能知道少主是谁
    说艾琳娜下手狠,那还真不是随口说说而已。就她自己对着自己下手,都不带手下留情的。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回声,以及艾琳娜的脸上立马冒起来的那个掌印,沈初就知道刚刚艾琳娜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道。

    看着艾琳娜顶着一张红彤彤的脸,那一副我见犹怜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真当是任何人见了都会指责沈初的不是。

    看样子她是铁了心要栽赃沈初了。

    艾琳娜勾了勾唇角,戏谑的看着沈初。

    沈初‘啧啧’的叹了两声,然后问艾琳娜:“疼吗?”

    沈初向来都不按牌理出牌,艾琳娜也估不准沈初到底下一步要做什么,所以只是眼睁睁的看着沈初,等着她接下来要开口说的话。

    而万万没想到的是,沈初压根就没有继续开口说话,而是趁着艾琳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反手就狠狠地甩了艾琳娜一巴掌。

    艾琳娜实在是没有想到沈初竟然会反手再给她一巴掌,所以压根就没反应过来。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她才终于反应过来,带着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胆大包天’的沈初。

    然而罪魁祸首却一边揉了揉自己的手,一边目光悠闲的看着艾琳娜说:“这下你可以对着路熙然说我欺负你了,可以说我给了你一巴掌。哦,不对,是两巴掌。”

    沈初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艾琳娜正准备反抗,而门口就已经传来了路熙然和季黎交谈的声音。

    艾琳娜立刻收回了准备打沈初巴掌的那只手,然后朝着沈初的方向看了一眼,这仇,她迟早要报。

    就在艾琳娜已经酝酿好眼泪,随时随地准备对着路熙然和季黎告状的时候,一回头,却看到沈初把自己的衣服袖子一下子抓了下来,然后将她自己的头发揉得凌乱至极,最后还不忘打开水龙头,将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于是她原本柔顺的秀发,瞬间变得凌乱不堪,而且湿漉漉的还滴着水。

    “沈初,你……”

    站在沈初面前的艾琳娜还来不及反应,就看到沈初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抓住了她的裤腿,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她:“艾琳娜,你别激动,我真的已经通知季黎过来了……”

    艾琳娜:“……”

    她伸手想要掰开沈初死死攥着自己裤腿的手指,然而感觉自己还没用多大的力气,沈初就突然被她推开,然后摔倒在地,模样看上去更加狼狈了。

    艾琳娜一回头,发现季黎和路熙然正好出现在门口。

    季黎看到这样的情况,眉头不自觉的一蹙,然后快步走到沈初身边,将地上的小女人直接打横捞了起来。

    沈初顺势将湿漉漉的脑袋埋在了男人那价值连城的衬衣上。

    路熙然上前,撞了一下一脸懵逼的艾琳娜,看了一眼她脸上的巴掌印,问:“什么情况?撕逼了?”

    “……”听到路熙然的声音,艾琳娜这才恍然大悟的想起来自己应该伪装。

    所以立刻捂着自己的脸,可怜巴巴我见犹怜的看着季黎的方向,说:“黎,我……”

    季黎直接将车钥匙丢给了路熙然,然后没有听艾琳娜说一句话,便抱着沈初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路熙然将车钥匙揣进兜里,然后这才伸出手指,捏住艾琳娜的下巴,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下艾琳娜的脸,最后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演砸了吧?不是跟你说了,不能小看沈初吗?”

    艾琳娜一把挥开路熙然的手,烦躁的应了一句:“滚!”

    沈初被季黎抱着走出了病房大门,她这才拍了拍季黎结实的臂膀:“好了好了,放我下来吧!”

    季黎将沈初放在了地上,沈初拉着男人的手臂,很认真很严肃的解释:“我发誓我真的只拍了她一巴掌,因为她想陷害我。”

    沈初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全都解释了一遍,就艾琳娜的这点小伎俩,她是早就看穿了,如果自己不反击的话,将来艾琳娜还不知道怎么冤枉自己呢!不就是演戏吗?艾琳娜尽管再怎么有心机,毕竟还是比沈初小那么多岁,更何况艾琳娜本身就不了解沈初,又怎么会是沈初的对手?所以在看着艾琳娜一脸懵逼的时候,说实话,沈初觉得心里还挺爽的。

    听着沈初仔仔细细的将刚刚发生的事情都说完了以后,季黎这才伸手理了一下沈初那乱七八糟的头发:“娜娜对自己下手够狠,季太太对自己下手也当真是不客气。”

    “总不能任人宰割吧?说好听了艾琳娜是你的责任,说得不好听了,她是一路奔在小三的道路上,是我妥妥的情敌。”沈初撇了撇嘴,说。

    季黎笑着帮沈初拉开了车门。

    沈初坐进了副驾驶。

    季黎习惯性的帮着沈初系安全带,沈初突然之间就想起了苏子煜,以及上次偷听到苏子煜讲电话的这件事。今天又看到苏子煜和一个聋哑的清洁工沟通,沈初总觉得这个清洁工每次出现的时间都太过巧合了一些,不是她草木皆兵,而是觉得这些事的确有些可疑。

    犹豫须臾之后,沈初终究还是对着季黎开口:“老公,你确定安辰是蝎子的人吗?”

    “怎么了?”季黎一听沈初这个语气就知道一定事有蹊跷。

    沈初皱了皱眉看着季黎说:“我上次听到苏子煜打电话和安辰讨论关于少主的事情,我觉得……苏子煜可能知道少主是谁。”

    季黎握着方向盘的手,顿了顿,表情看起来似乎并不意外。

    沈初有些讶异的看着季黎,问:“你就不觉得意外吗?”

    季黎并没有回答沈初的这个问题,而是看着沈初问:“那你觉得逼着艾琳娜自杀的人,会是苏子煜吗?”

    季黎这个问题有些故意,因为从艾琳娜的口中,季黎已经十分确定是有人逼着艾琳娜自杀,艾琳娜很显然知道对方是谁,并且很忌惮对方。但是她却把真相告诉了沈初,沈初心里应该已经知道究竟是谁制造了艾琳娜自杀的假象,但是这段时间以来,沈初却故意装傻,在季黎面前提都没有提起过这个问题。

    而如今这个问题被季黎故意的再次提起,沈初终究是逃不过了。

    她沉默了片刻,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舔了舔自己的红唇,最后有些纠结的看着季黎说:“艾琳娜告诉我,她没有割腕自杀,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割腕自杀,你也不会为了她而放弃我们的婚礼。所以制造她自杀假象的人,是了解我的人。因为知道如果她进了医院,我一定会主动让你去医院看望她。所以归根究底我们的婚礼是不完美的,以后只要我想到我们的婚礼,我就会想到艾琳娜自杀的意外。”

    季黎很安静的听着沈初这个瞒了一个多星期的解释。

    沈初沉沉的目光看着季黎,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对着季黎开口,说:“我一开始是怀疑沈谦的,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他是比我的父母还要了解我的人,而且他回来的时间,太巧合了……可是你刚刚提到了苏子煜……”

    从沈初犹豫的眼神里,季黎看得很清楚:“你认为苏子煜也有嫌疑?”

    沉默了几秒之后,沈初点头:“我知道我和苏子煜一定是认识的,只是我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从我认识苏子煜以来,他就一直很照顾我,我也不知道到底我和苏子煜是什么时候有过交集。”

    “交给我。”听着沈初全部说完之后,季黎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这三个字。

    虽然这三个字很简单,但是却给了沈初一种十分安心的感觉。

    其实在艾琳娜住院的这一个星期里,沈初一直在思考自己应不应该主动约沈谦见面,她想亲自从沈谦口中得到他否认的消息。

    可是自从上次沈谦在她的婚礼上出现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甚至连记者媒体都没有他的消息,沈初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回美国。她这里倒是有一个电话号码,是沈谦上次发短信过来的电话号码。

    不过最终沈初还是没有主动拨通那个电话,而是将所有的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季黎。

    她该信任季黎的,而他,也值得她的信任。

    ……

    路熙然把艾琳娜送到了世纪金宸的门口,然后就接到了一通电话,随后转身离开。

    文洛上前帮着艾琳娜打开了车门,艾琳娜正欲下车,却接到了一封短信。

    只见她掏出手机,翻阅了一下短信的内容,然后漂亮的秀眉就蹙得越发的深邃。

    看着艾琳娜突然顿住了下一步的动作,文洛也只好跟着顿住。

    过了好几秒,艾琳娜突然又再一次坐回了车里,然后抬眸看着车门外的文洛说:“把后备箱的东西都提到楼上去,我想一个人在车里坐一会儿。”

    “小姐,我陪您。”文洛毕恭毕敬的说。

    艾琳娜却一瞬间来了脾气,冷眸看着文洛:“我让你去你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