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38章 潘多拉的魔盒
    文洛最终还是提着行李箱进了电梯。

    电梯门刚刚合上,艾琳娜就吩咐司机:“开车,去建西路。”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了建西路的名格局会所。

    艾琳娜面色有些焦虑的推开车门,犹豫了几秒之后,终究还是抬着步子走了进去。

    阴鹜的走廊像是长着黑色的触角,艾琳娜沉着气走进去,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雕金的黑色大门,看起来富贵而低调,只是奢华的外表看起来却像是张着血盆大口的蛇信子。

    艾琳娜面露土色的推开那扇黑色的雕金大门,入眼的便是一排昂贵的鳄鱼皮沙发。黑色的鳄鱼皮在幽暗的水晶灯灯光下,显得刺眼而奢华。

    艾琳娜有些战战兢兢的找到自己的声音,有些涩涩的从喉咙里找到自己的声音:“少主……”

    “伤好了?”一道低沉又阴冷的声音在空旷的房间从沙发那边突兀的传了过来。就像是在阴暗的环境里吐出的蛇信子,紧紧地缠绕着艾琳娜的咽喉。

    鳄鱼皮的沙发旁边,安辰正毕恭毕敬的站着,安辰的旁边是少主的得力助手,施内特。施内特是美法混血,不仅带着法国人的浪漫卷发,还遗传了美国人的天然金色,看起来绅士又儒雅。完全不同于安辰此时此刻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

    艾琳娜正站在沙发的背后,从沙发的背后只能看到少主的一个脑袋顶而已。

    艾琳娜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安辰会在这里,她是接到了施内特的短信才过来的,所以在看到安辰的那一刹那,艾琳娜整个人瞬间如遭雷劈。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里都盛满了惊讶。

    然而安辰看着艾琳娜的表情,却十分淡然。

    “艾琳娜小姐,你好。”安辰云淡风轻的看着艾琳娜点点头。

    艾琳娜伸手指着安辰的方向,已经是字不成句:“你……你和少主……你们……”

    “艾琳娜小姐曾和我通过电话,怕是您贵人多忘事,忘了?”安辰问。

    艾琳娜只知道安辰是季晴的老公,只知道他是入赘到季家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安辰的确是个有能力的男人,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安辰竟然会是少主身边的人,如果安辰是少主身边的人,那安辰的身份是……

    就在艾琳娜脑袋短路的时候,安辰突然将一直录音笔递给了艾琳娜。

    按下了播放键,艾琳娜听到录音笔里面传出自己的声音:“我有个交易,不知先生有没有兴趣……”

    艾琳娜瞬间犹如醍醐灌顶,她当时是给艾琳娜的幕后主使‘先生’打了一通电话,想要用沈沛菲的命换沈初的命。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料到,当时培养沈沛菲的那个‘先生’,会是少主身边的先生啊!

    施内特看了少主一眼,背对着少主,艾琳娜看不清楚到底少主做了什么动作,只见施内特对着她,冷声质问:“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吗?”

    艾琳娜不敢开口做任何回应,就在沈初和季黎举行婚礼的当天,艾琳娜刚刚拿出礼服准备换上,突然之间施内特就带着人出现在了她的房间里。

    施内特当时递给她一支麻药,没有多说一个字,只是冷冷的对着她说了一句:“少主的意思是,让你现在割腕自杀。”

    说完,递给她一把锋利的水果刀,然后毫无温度的对着她开口:“你可以先注射麻药再自己割腕,我也可以帮你动手。”

    艾琳娜从十四岁的时候认识施内特以来,就深刻的知道施内特到底是个怎样的狠角色,虽然施内特表面上绅士如贵族,但手段却是极其残忍的。如果落在施内特手里,艾琳娜几乎无法想象自己究竟会是怎样的下场。

    所以最后艾琳娜终究还是拿起了那一支麻醉剂,然后割了腕。

    后来她在医院对着沈初说的那番话,都是施内特让她说给沈初听的。事实上,她迄今为止都不知道究竟为什么施内特要逼她自杀,从她十四岁认识施内特以来,已经足足六年了,她帮少主做了不计其数的事,但是却从来未曾见过少主的真容。

    事实证明,少主始终不信任她。

    十四岁的时候,她得知季黎很有可能要和蝎子的人对抗,当时蝎子的首领是赵谢志,艾琳娜的父亲艾伯特已经彻底叛变帮了季黎,艾琳娜深知如果季黎和赵谢志硬碰硬,很有可能最后会死在赵谢志手里。

    那时的艾琳娜想去找艾伯特求情,求艾伯特规劝季黎不要和赵谢志硬碰硬,结果却在无意间听到父亲和母亲的对话。

    艾琳娜从母亲口中得知一个名为施内特的人,听说神通广大,只要拿钱,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儿,艾琳娜当时年纪小,初生牛犊不怕虎,偷了父亲的银行卡就让文洛去联系了施内特。

    本来以为如此高冷的人一定不会理她的,可是意外的是,施内特居然真的见了她,而且向他保证,绝对会竭尽所能的保护季黎,并且帮着季黎弄垮赵谢志。

    后来施内特真的履行了他的诺言,在施内特的暗中帮助下人,季黎果真平安归来,只是父亲却帮季黎挡了一枪。

    就在艾伯特性命垂危的时候,艾琳娜的母亲突发心脏病去世。

    艾琳娜再度去求施内特帮助自己的父亲,可是施内特却告诉艾琳娜,艾伯特的手术虽然很成功,但是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会脑死亡。

    对于临床上虽有心跳但无自主呼吸,脑功能已经永久性丧失,最终必致死亡的病人,称之为脑死亡。也就是说,到时候艾伯特就算还有心跳,也相当于是个死人了。

    当时年纪还小的艾琳娜,一时之间自然接受不了父母双亡的噩耗。

    施内特却对着她旁敲侧击的说,反正艾伯特已经将遗言交代给季黎了,如果艾伯特真的死了,那么季黎就会无条件的照顾她,这样的话,她就成为了季黎救命恩人的女儿,近水楼台先得月的这个道理,谁都懂的。

    相反,如果艾伯特始终保持脑死亡状态的话,那季黎大可以安排人照顾艾伯特即可,如果她想要长此以往的待在季黎身边的话,让艾伯特死是最好的办法。

    反正脑死亡的病人躺在床上也没了自主呼吸,对病人本身指不定也是一种无上的折磨,还不如让艾伯特入土为安。

    当时的艾琳娜到底是年纪轻,每天听着施内特在她耳边洗脑。

    终于……内心的小恶魔就像是一瞬间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艾伯特的呼吸器,是艾琳娜亲自拔掉的。

    当时季黎让欧景城在艾伯特的病房周围布下了重兵把守,除了她以外,任何外人不得入内。艾伯特对季黎又交代了遗言,然后季黎就接到了一通电话,等到季黎离开之后,艾琳娜终于被内心的邪恶驱使了。

    是她亲自拔掉了艾伯特的呼吸器,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艾伯特的心脏监测仪从波动的状态变成了一条直线……

    艾伯特相当于是她亲自杀死的,她曾听信施内特的话,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后来季黎的确按照艾伯特临终前的遗嘱,成为了她的监护人。

    这六年来,季黎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对她的温柔和照顾举世无双,只要是她想要的,季黎无论如何都会满足她。

    也正是因为季黎对她无上的宠爱,才让艾琳娜产生一种错觉,一种季黎永远不会被别人轻易夺走的错觉,直到沈初的出现……

    艾琳娜是一个可以狠下心来亲手杀死自己父亲的女人,典型的蛇蝎美女。安辰和施内特几乎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的,所以这一点安辰知道的很清楚,因而他才会在沈沛菲面前提起艾琳娜的时候,总说自己的手段不及艾琳娜的千分之一。

    一个可以亲手杀死自己父亲的女人,在艾伯特去世之后,居然能让比她大好几轮的文洛都心服口服的跟着她,足以见得这女人的手段。

    安辰如今看着艾琳娜,依旧是微眯眸子,带着端详的眼神。

    艾琳娜的目光却有些不确定的落在施内特的身上,施内特问她知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在哪儿,艾琳娜寻思了半晌才开口:“我不该将沈沛菲劫狱,以此来威胁先生。我不知道沈沛菲幕后的先生竟是少主的人,若我知道,万万不敢和少主作对……”

    艾琳娜是惧怕施内特的,但是却更惧怕少主,因为如此心狠手辣的施内特,居然甘愿对着少主俯首称臣,足以见得这少主的本事必定过人。

    直到当初蝎子的首领赵谢志死了之后,艾琳娜才知道,原来施内特背后有个少主,而当初季黎和赵谢志对峙的时候,他们之所以答应帮季黎,目的就在于瓦解蝎子的势力,然后让少主坐坐享其成蝎子当初的势力。

    艾琳娜实在是想不到施内特让自己自杀的理由,直到见到了安辰之后,这才想到可能是因为自己曾经用沈沛菲威胁过安辰,安辰毕竟是少主的人,怎么可能让她随便威胁。

    然而事实证明,艾琳娜到底还是太天真了。

    施内特冷哼一声看着艾琳娜:“看来你还是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