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48章 你还知道我是个男人?
    “欧萌萌。”季羽的声音冷得像是淬了一层冰渣子。

    然而被点名的沈欧萌萌却不以为意,略微有些不耐烦的应了一句:“干嘛?”

    “滚下去。”

    欧萌萌非但没有照做,反而面带微笑的伸手揪了一把男人紧绷得不像话的脸,调皮的笑:“不滚你能怎么着?”

    说完,挑衅的伸手捏住了季羽紧绷的下巴,一双水灵一般的大眼睛,透着得意的光芒,看着跟前的男人。

    季羽低头,只看到欧萌萌水漾的眸子上,蒙着一层长长的,根根分明的睫毛,就像是一把精致漂亮的小扇子。欧萌萌的眼睛是会说话的,就像是人间所有的灵气都聚集在她的眼睛里,深邃却干净。

    季羽表情有些僵硬,甚至没有伸手拖住欧萌萌,而欧萌萌满脸都带着得意,依旧像个小袋鼠似的,手脚并用的将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欧萌萌觉得自己调戏季羽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生怕一会儿季羽爆发。

    所以欧萌萌乖巧的伸手松开了季羽的下巴。

    却没想到季羽会突然伸出修长的手指,抬起了她的下巴。

    欧萌萌清纯如麋鹿的眸子,怔怔的抬眸看着跟前的男人,丝毫不知自己懵懂的表情在季羽的眼里是何种风情。

    鬼使神差的,季羽突然低头,薄凉的唇,浅浅的印在了欧萌萌嫣红的唇瓣上。

    欧萌萌勾着季羽的手,一瞬间因为惊愕而失了力气,瞬间松懈了下去。

    季羽的另一只手,轻轻的托住了欧萌萌的腰。

    直到男人温热的大掌落在了欧萌萌的腰间,欧萌萌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思绪。

    回过神来的欧萌萌,正打算推开身上的男人之时,没想到对方却提早一步,很自然的松开了她。

    欧萌萌现在的心理阴影面积无限大。

    错愕的小女人捂着自己的嘴巴,皱着眉头委屈的看向季羽。

    男人却高冷的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她那光洁的额头,说:“太聒噪了。”

    这是什么情况?现在这情况是季羽莫名其妙的吻了她,然后给出的理由竟然是因为她太聒噪了吗?欧萌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罪魁祸首已经保持着宠辱不惊的姿势,淡然的朝着岸边走去,剩下二萌萌就跟个二傻子似的站在原地。想起男人给出的借口,欧萌萌也顾不得自己过来的目的实际上是洗澡这事儿了,抬脚就朝着季羽的方向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吼:“季羽毛你给我站住!你跟我把话说清楚了,什么叫我太聒噪了?”

    完全将身后穷追猛打的小女人视为无物。季羽若无旁人的朝前走去。

    欧萌萌靠着小短腿的高频率,终于追上了季羽的大长腿。

    她快步绕到季羽前面,张开双臂挡住了季羽回去的路:“就算我聒噪,你也不能吻我啊!!”

    看着张开双臂好似求拥抱的欧萌萌,季羽直接伸手卡住小女人的腋下,然后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提了起来,很顺手的丢在一边,然后继续刚刚来时的路线往回走。

    欧萌萌从来没发现看起来如此精瘦的季羽,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被男人轻而易举提起来的那一刹那,欧萌萌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季羽毛你给我站住!”

    本来两人之间已经拉开一段距离了,欧萌萌以为自己这样叫季羽,季羽是肯定不会停下来的,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真的就这样停在了原地,然后回头很淡然的看着追过去的欧萌萌问了一句:“怎么了?”

    分明对方才是做错事情的那个,可是为什么在季羽反问自己的时候,欧萌萌却觉得莫名的心虚呢?

    算了,她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事实上来说,刚刚的确自己比较聒噪。

    欧萌萌趁着柔美的月色,狠狠地瞪了季羽一眼,然后直溜溜的从男人身边走过去,无视他!

    本来季羽以为自己停下来,欧萌萌至少会和他据理力争一下的,可是没想到她竟如此毫不介意的就和他擦肩而过。

    夜晚突然起了风,不同于白天的微风徐徐,这风来势汹汹,吹得林间的树叶沙沙作响。

    欧萌萌穿着白裙子的背影,在月光下显得特别明亮。

    季羽看着欧萌萌的背影渐行渐远,一路勇往直前的模样,淡然的开口说了一句:“对了,来的路上遇到蛇了,你注意安全。”

    “蛇?”欧萌萌几乎是一秒顿住,猛地回头,一脸撞鬼的表情看着季羽。

    本来季羽只是随口开开玩笑而已,没想到欧萌萌是真被吓到了。她几乎是拿出了短跑冠军的架势,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到了季羽身边,然后一秒回归树袋熊的经典姿势,又一次挂在了季羽身上。

    饶是季羽,也愣怔了好几秒,然后才问欧萌萌:“你怕蛇?”

    “别别别别别说话!!你背我回去!”欧萌萌死死掐着季羽的衣领,半分女汉子的架势都不见了。

    季羽浑身上下都写着揶揄的味道,看着欧萌萌:“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怎么会怕蛇?”

    “谁说我天不怕地不怕了!”欧萌萌一秒就怂了,勾着季羽的脖子就弱弱的说:“我怕蛇,怕蚯蚓,还怕黎哥哥!”

    “这么说是不怕我了?”季羽并没有伸手顺势抱住欧萌萌,而是故意挖了个坑,等着欧萌萌回答。

    欧萌萌第一次如此快速乖巧的回:“怕你啊,怕你现在丢下我不管了。羽哥哥,这里是有蛇的啊!我们能不能快点回去啊?回去再慢慢讨论我到底怕什么,好么?”

    “你打算让我用这个姿势把你带回去吗?”季羽低头看了一眼欧萌萌现在挂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尴尬的姿势,提醒她。

    季羽不说倒是还好,一说,欧萌萌也发现自己这样的姿势的确有些暧昧。因为自己此时此刻毕竟是面贴面的挂在季羽身上。

    但是地上逼近是有蛇,蛇,毕竟是欧萌萌的天敌,所以尽管再不要脸,欧萌萌还是理直气壮的看着季羽说:“用这个姿势怎么了?你刚刚把我拎起来的时候力气不是还很大吗?就这样让我挂回去,你也不会被累死吧?”

    “欧萌萌。”季羽突然很严肃的叫了欧萌萌的名字。

    欧萌萌以为季羽这是要发火了,回头想想自己的的确确也是太厚脸皮了一些。

    所以欧萌萌抿了抿嘴,老老实实的从季羽身上爬了下来,然后一脸我最天真我最无邪的表情看着季羽,说:“不抱就不抱,发什么脾气……”

    “欧萌萌,你是见到男人就往上扑吗?”季羽面色不悦的问。

    欧萌萌喜欢老四,这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事儿。要说为了季黎,欧萌萌是可劲儿的豁得出去。只要是季黎说的,她都如视珍宝的记得。而在欧萌萌这一段干干脆脆的爱情故事里,欧萌萌的确是占据了主动的角色,比如往上扑这种事儿,做得多了,经验自然而然就丰富了。

    其实欧萌萌从来没觉得,当自己害怕的时候往季羽身上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换句话来说就是,换了对象她还不一定乐意扑上去呢!

    所以她理直气壮的看着季羽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扑你一下你能死吗?”

    “所以你还知道我是男人?”季羽的意思是,欧萌萌怎么着也是个名副其实的女人,就算再怎么大大咧咧也不该随随便便扑上去表演树袋熊的姿势。

    然而欧萌萌这个脑洞开得不怎么正常的妹纸,却一本正经的带着严肃的表情回了一句:“我不知道啊,你又没脱裤子给我看过,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男人,再说了,我又没试过……”

    季羽:“……”

    最后季羽是被欧萌萌气回去的,欧萌萌到底还是怕蛇的,所以尽管季羽一路上都泛着低气压,但是欧萌萌还是坚持不懈死皮赖脸的跟在季羽身边,不离不弃。

    两人相携回到了扎营的地方,却看到沈初和季黎正在忙里忙外的帮着欧萌萌收拾帐篷。

    季羽身后一直躲着的小女人,立刻松开了她刚刚攥得死紧的袖子,然后将季羽抛在一边,问沈初和季黎:“什么情况,这不是我的帐篷吗?”

    “帐篷?说说你怎么搭的?”季黎拍了拍手,将脏兮兮的帐篷丢在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欧萌萌。

    欧萌萌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搭帐篷的经过,然后才弱弱的问:“我帐篷出什么问题了吗?”

    “刚刚风一吹就走了。”季黎说:“帐篷已经脏了,估计你也没法用了。一会儿直接和二哥回家休息,别跟着在山上瞎起哄。”

    欧萌萌一直还挺胸有成竹的,认为自己第一次搭帐篷就能搭得这么好,简直就是个天才。

    然而万万没想到,自己精心搭的帐篷,就脆弱得好似豆腐渣似的!

    季黎搂着沈初,欧萌萌站在季羽跟前。

    黑土双手托着下巴,仔细的思忖了好几秒,然后才一脸人畜无害的小模样看着众人,淡定的开口:“初初和老爸一起睡,那就二萌阿姨不是也可以和二伯一起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