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63章 污!太污了!
    执法严厉的警察叔叔敲打了一下车窗,有些尴尬又严肃的表情看了沈初和季黎一眼,然后对着两人冷不丁的开口:“裤子穿好,下车!”

    裤子?沈初错愕的看了季黎一眼,警察叔叔这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和季黎现在这个自己,自己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撑在男人的大腿上,然后还一脸迷茫的抬头看着季黎。

    得了,就这情况,不让警察叔叔误会才怪了!

    沈初挂断了无人接听的电话,推开男人就下了车,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看着警察叔叔赶紧解释:“警察叔叔,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们很纯洁,我们没脱裤子……”

    说完,指着身后那个戴上墨镜优雅下车的男人:“你看,人家裤子穿得好好的呢!”

    “驾驶证,行驶证。”警察叔叔也是个执拗的人啊,一开口就容不得半点徇私枉法的对着季黎伸手。

    季黎是跟着沈初直接从机场出来的,行李都和季委员在一起呢,驾驶证行驶证什么的,怎么可能带在身上呢?

    “开罚单吧!”季黎倒是财大气粗的,开口也不顾一下警察叔叔脆弱的小心脏。

    眼看着严肃的警察叔叔抬头看了季黎一眼,沈初赶紧开口从车里拿出了自己的驾驶证和行驶证,然后递给了警察叔叔,说:“这是我老公,我刚从飞机场把他接回来,他的行李丢了,所以……警察叔叔,这车是我的,绝对不是偷来的。我们知错了,以后绝对不会无证驾驶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看能不能从轻处罚吧?接下来一定我自己开车,坚决不让他开车了!”

    沈初认错态度良好的发誓,然而警察叔叔显然是个认死理的人。冷不丁的看了一眼季黎之后,说:“小子还挺横啊?学驾照的时候教练有没有告诉你,开车随身携带驾驶证?”

    “教练教了,真教了。”沈初走到季黎面前,试图挡住警察叔叔的视线,然而悲催的是,就算她站在季黎面前,脑袋顶也只到季黎的下巴而已……

    “问你话呢!知错要能改,起码态度要端正!”警察叔叔加大了音量。

    沈初扯了扯季黎的袖子,瞪了男人一眼:“赶紧道歉!”

    季黎扯了扯唇角,回头看着警察叔叔,很认真,很有诚意的说了一句:“警察叔叔,我错了,我以后出门坚决带上驾驶证!”

    “赶紧差人把驾驶证送过来,不然你这车我看就先扣下,什么时候带着证,什么时候再过来取!”虽然季黎已经道歉了,可是警察叔叔还是对季黎留下了极其不好的印象,所以面目表情算不上怎么和善的盯着季黎问:“你俩什么关系?”

    “夫妻。”沈初率先一步接了过去。

    季黎这次倒是配合,直接将沈初搂进了怀里,大方的承认了一句:“我老婆。”

    “老婆?老婆就能这大街上的有碍风化了?”警察叔叔那一脸义愤填膺的模样,把沈初愣是说得一怔一怔的。

    “警察叔叔,你真误会了,我老公就是把车停在旁边让我捡个手机而已……”怎么就上升到有碍风化了?

    警察叔叔带着有色眼镜看了一眼沈初和季黎,然后说:“怎么的?现在年轻人都把捡肥皂改成捡手机了?”

    捡肥皂?

    沈初欲哭无泪的看着警察叔叔,警察叔叔看着怎么也是四五十岁的大叔了,这思想这么污,真的好吗?

    沈初意识到自己是说不清楚了,干脆傲娇的别过脸去,沉默!

    身后的男人,不厚道的勾起了唇角。捡肥皂?这警察叔叔思想也是有高度的!

    沈初回头瞥了男人一眼,还好意思笑了,要不是他把她手机吓丢了,至于这么可怜巴巴的被警察叔叔放在街边质问吗?

    “现在这年轻人,说你们两句还不乐意了?这青天白日的,前方两百米就是学校。这上上下下过路的这么多孩子,万一让孩子们看到你们这在车子里做那档子事儿……”

    沈初:“!!”

    交警叔叔这不是脑洞,是脑坑,是坑!

    季黎没等交警叔叔把话说完,就冷冷的看着交警叔叔说:“叔,您拖车吧!”

    说完,拉开车门将沈初的包从车了拿了出来,然后将车钥匙放到了交警叔叔的手里。

    然后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就将沈初塞了进去,随后高冷的上车,走了。

    交警:“……”

    沈初趴在座位上朝着身后马路上那无风凌乱的警察叔叔看了两眼,然后扭头问季黎:“老公,这样真的好吗?”

    “不好吗?那师傅停车,我老婆要继续回去听交警叔叔苦口婆心的教育。”

    “……”沈初赶紧看着前排师傅说:“别了,师傅,开车吧!我还要赶着回家和老公做那档子事儿呢!”

    季黎:“……”

    遇到一个污的女朋友是怎样的体验,具体参考季总的日常。别人家是老公讲污段子把老婆逗得面红耳赤的,到了他们家怎么就变成老婆把老公撩得体无完肤了?

    季黎给白桥打了个电话让白桥过去取车,然后和沈初一起回了家。

    刚一到家,沈初还来不及把包包放下,就被男人突然打横抱起。

    “啊!”一声惊叫,沈初看着抱起自己的男人,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干嘛呢?”

    “你猜。”男人低醇的嗓音很是性感,撩人的语气让沈初觉得喉咙有些干涩。

    她舔了舔唇,埋头在男人的怀里,清脆的嗓音看着男人开口:“不猜,你想干嘛?先放我下来……”

    “不放。”季总孩子气的时候,沈初是怎么哄都没用的。

    她伸手勾住男人的脖子,生怕摔跤。

    粉嫩的脸上带着一丝红晕,她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眼前的男人,沉了沉气。

    男人抱着她上了楼,然后一脚踢开了卧室大门。

    “老公,你这刚下飞机,不累吗?”沈初关切的问,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可劲儿的勾人。

    男人挑了挑眉,意味深长的看着她说:“做其他事儿累,不过……做你不累。”

    真是,话说这么直白做什么?

    沈初红了脸,戳了戳男人的心窝子:“说好的禁欲呢?”

    “什么时候说好的,不记得了。”季总正式的开启了不要脸模式。

    沈初凑着男人瞧了好几眼,然后突然一副难以言喻的委屈油然而生:“我就知道男人说的话最不可信了。宁愿相信鬼推磨,不愿相信男人的承诺,这果然是有道理的,你们男人就是一天一个样儿,说我们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你们变脸比眨眼睛还快呢!”

    听着小女人这一本正经的委屈的控诉,男人就笑着问了一句:“那对于一个变脸比眨眼还快的男人,季太太,你喜欢吗?”

    男人顺势将她压在了柔软的乳胶床垫上,薄唇擦过她圆润细腻的耳垂。一股颤栗感觉油然而生,沈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情不自禁的舔了一下干涩唇瓣。

    然后,很没节操的点点头,应了一句:“喜欢……”

    男人扬起的唇角,优雅中带着一点小小的邪肆。沈初最受不了男人这种帅到炸却低调得不行的表情。她起身坐起,然后将男人反扑,坐在男人的身上笑着问她:“老公,你帮我安排的工作呢?”

    “帮我暖床,算吗?”男人任由女人坐在自己的身上,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

    沈初犹豫了一下,问:“有工资拿吗?”

    男人唇角微扬,对着女人轻轻地勾了勾手指头。

    沈初微微弯腰,还和他保持着一大半的距离呢,就被男人一把抓住了领子。

    沈初毫无防备的扑倒在了男人的身上,男人脑子一歪,沈初漂亮的小脸蛋就成功的陷入了柔软的枕头上。

    当她刚要绝地反攻的时候,就听到男人性感沙哑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他说:“工资没有,倒是有好多祖传的染色体,要吗?”

    污!太污了!

    污得沈初脸都红了,微红的脸配着娇羞的小表情,看起来倒是有些萌。

    沈初撑着男人的肩膀坐了起来,话还没说出口,就感到了脖子上传来一阵微凉。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然后看到男人手上拿着从她脖子上取下来的项链,项链上套着他们之前的结婚戒指,那项链还是他求婚的时候送她的。

    季黎将戒指取出来,套在了女人的无名指上,然后说:“这样更能清楚的表示,这是我季黎打了记号的女人。”

    沈初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好奇的问:“送我的项链吗?怎么这么香?”

    “在首尔路过一家店,调香的。按照记忆调出了属于季太太的专属味道,用凝香做了这个项链,喜欢吗?”男人深邃的眸子锁住她水漾的眸,深不可测的专情。

    沈初理所应当的动容了,这么用心的礼物,能不喜欢吗?

    感动得低头就捧住男人的脸,然后一个深吻扑了上去……

    季黎迅速的反被动为主动,捏着女人柔软的腰肢,加深了这一记浓烈又炙热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