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64章 爱情是美好,但也不能盲目
    季太太的主动,季总还来不及好好享受,季黎的手机就突然之间在房间里突兀的响了起来。

    刚刚营造的情调,一瞬间被这通电话击溃。

    沈初理智淡定的坐了起来,红了红脸,然后伸手欲图将床头柜上的手机递给季黎。

    然而季黎已经提前一步抓到了手机,那速度简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丧沈初表情有些懵。

    沈初原本以为是公司有要紧事,所以季黎才会反应这么迅速,然而他拿到手机之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面无表情的就把电话给调到了静音模式。

    有些意外的沈初皱了皱眉问季黎:“谁啊?怎么不接?”

    “没事。”季黎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便起身坐了起来。

    沈初是个有好奇心的人,特别是面对季黎这种奇怪的行为,她想忽视都不行。

    所以她一脸深意的看着季黎:“女人打来的?”

    季黎不动声色,没有回答。

    “果然是个女人打来的!”沈初一脸义愤填膺的看着男人,顿了顿,问:“年龄大的女人还是年龄小的?还是艾琳娜?”

    季黎笑了笑,伸手宠溺的摸了摸女人的额头:“季太太,别胡思乱想,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吗?那我想打电话给你的肯定是个女人,你和那个女人的关系很纯洁,绝对没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你说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什么意思?这意思是,你和那个女人有不正当关系吗?”

    其实沈初不是这么想的,季四爷,她当然信任了。只是女人的第六感真的很准,所以偶尔用点激将法刺激一下季四爷告诉她真相,也挺好的。

    然而就在沈初故意无理取闹,准备她继续追问的时候,电话再一次亮了。

    这次沈初没等季黎,而是直接朝着季黎的方向扑了过去。

    意外的是,季晴的名字赫然显示在手机屏幕上。

    果然是个女人……

    沈初拿着手机,有些意外的看着季黎,问:“晴晴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啊?”

    直觉告诉她,季黎不接这通电话一定是有理由的。但却不知道理由是什么。

    季黎只是很温柔的从她的手中夺过了手机,然后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女人,将头埋在了女人的腰上,说:“安辰因为挪用公款被抓了。新闻应该明天就出来了。”

    沈初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男人,皱了皱眉。

    还没上新闻的事儿,季黎就已经知道了,要么就是季黎一直都安排人观察着安辰的近况,要么就是……这件事十有八九和季黎有关系。

    而季黎这才刚刚从机场回来,这一路上沈初都没见季黎看过手机接过电话,那很有可能,这件事季黎是知情的,而如今他故意不接季晴的电话,也肯定是有理由的。

    沈初看着季黎,刚想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门外的门铃声却突兀的响了起来。

    “我去开门。”沈初起身朝着楼下走去。

    季黎换上了居家服跟了下去,本来以为季晴只是给他打电话而已,没想到执着的她却直接来了家里。

    沈初本想安抚着季晴在沙发上坐下,然而季晴却急切的直接上了楼。正好撞到从楼上下来的季黎。

    “老四,我打你电话了,怎么不接?”季晴看着季黎,红通通的眼睛,显然已经哭过了。

    季黎很自然的低头看着季晴,平静的说:“大抵是手机按了静音,没听到。”

    “安出事了……”季晴语气有些哽咽的抓着季黎的袖子,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季黎依旧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淡然的问了一句:“出什么事儿了?”

    “挪用公款……我不相信他会挪用公款,一定是有人陷害他的,现在他人被警方带走了。老四,安氏科技是安一手创造的,为了创建安氏科技,他吃了不少苦头。他不可能挪用公司的公款,爸爸和二哥都是政府的人,不方便出面,老大又去美国出差了,能帮安的就只有你了……”

    “三姐是要我徇私枉法?”季黎一句话,冷不丁的从薄唇里溢了出来,听不出半点情绪,却把话彻底的说死了。

    季晴被季黎的一句话给堵死了回去,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看着季黎说:“安不可能挪用公款的,老四,你相信我!”

    “警察抓人讲求的是证据,既然人已经被警方带走了,那就证明是证据确凿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白桥帮他安排最好的律师。”季黎说完,掏出手机给白桥打电话。

    季晴从小到大都知道,只要是季黎决定的事情,十有八九都没有回旋的余地。

    所以她转身将目光放在了沈初的身上,她红着眼眶,一双红肿的眼睛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沈初,说:“初初,我相信安,他绝对不会挪用公款的,就算他挪用公款,我作为安氏科技最大的股东,我不在意,他挪用了多少钱,我们补上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让他去坐牢呢?”

    季晴的情绪有些失控,沈初握着季晴的手,面有难色的安慰她:“晴晴,这是法制的问题,不是我们追不追究的问题……”

    “安不能坐牢的……”季晴终究是忍不住,哭得一脸梨花带雨的看着沈初,我见犹怜的哽咽着说:“爸说季家容不得有污点的人,你之所以能嫁给老四,那是因为季家对不起你,对不起黑土。安不一样,他本来出身就不好,为了娶我,他白手起家一手创建了安氏科技,他花了多大的心思在集团上,我是亲眼看到的。从结婚以来,他一如既往的对我好,从来没有背叛过我。爸说了,穷没关系,重要的人品。要是安挪用公款的事儿被坐实了,爸是不会同意我和安在一起的……初初,我求求你让老四帮帮安,他一定是被冤枉的……”

    尽管季晴不是季委员和简安亲生的,但她依旧是被季家宠坏了的小公主,从沈初认识她以来,所见到的都是她不食人间烟火的那一面。上次她失去孩子,那撕心裂肺的画面,至今历历在目。

    如今她却为了那个伤害她的男人,哭得泣不成声,肝肠寸断。

    沈初的心也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有些疼。

    她抬眸看了一眼季黎,然后又蹙了蹙眉看着身边的季晴,终究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真的那么相信安先生吗?”

    季晴几乎没有一秒犹豫,便反问了沈初一句:“那你呢?你信任老四吗?无条件的信任他吗?”

    没想到季晴会反问自己这个问题,沈初当下有些愣。

    而季黎似乎也有些好奇这个答案的问题,虽然他现在正用若无其事的表情看着沈初。

    她是否信任季黎,她当然信任他,这个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如若不信任他,那按照他们这一路坎坷,根本走不到现在。

    但要说到无条件的信任……

    沈初看着季晴,笑了:“信任他,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那是因为我知道,他不会伤害我。”

    季晴用手背轻轻地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然后看着沈初说:“我信任安,无条件的信任他。他绝对不会挪用公款!”

    季晴这话说得太肯定了,沈初不知道如何去接。

    季黎平静的看着季晴,问:“即便他伤害了你,你还是会一如既往的信任他?”

    季晴没有片刻犹豫,很笃定的点头:“信的,我信!老四,你亲自出面好不好?你以前在刑警队待过的,你人脉那么广,不可能没有办法的。我们就算不徇私枉法,也不能冤枉好人吧?”

    “季晴,爱情是美好,但也不能盲目。你相信安辰他是无辜的,也不能不相信警察的公正。清者自清,就算我出面,也改变不了什么。”季黎这话说得在理,就算是季晴,也无力反驳。

    但是她依旧坚信季黎的影响力,这事儿只要是季黎出面,对方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的不是吗?更何况就季黎和欧景城的关系,欧景城若是站出来说两句话,警方多少也会给点面子吧?

    知道季黎这里是行不通了,季晴抹干眼泪就往外走。

    沈初看着季晴焦躁的模样,生怕她就这么跑出去一会儿再出了意外,于是赶紧拉住季晴,关切的说:“天色有些晚了,晴晴你今晚先住在这里吧!我们明天再想办法好不好?”

    “我去求欧景城。欧景城一定有办法!!”季晴抿了抿唇,然后从兜里掏出了车钥匙,火急火燎的样子,像是甘愿为了安辰做任何事情。

    沈初从来没发现季晴有这么大力气,拦都拦不住。

    直到身后骤然冷冷的响起了季黎的声音:“站住!”

    季黎虽然是季家年纪最小的,但是威信度却不容小觑。季晴步子骤然顿住,委屈的擦干眼泪,回头怔怔的望着季黎:“你答应帮安了吗?”

    “安辰他如果是干净的,就不怕被人查到污点。就算他伤害了你,你还一如既往的信任他,这不是信任,是傻!”大抵是亲人,所以季黎说话的语气重了些。

    沈初很少看到季黎这么严肃,作为知情者的沈初,她也不敢插嘴。她坚信,安辰既然能动手杀了季晴的孩子,就很有可能会伤害季晴,所以如果安辰被控挪用公款这事儿和季黎有关系,那如同季黎所说,清者自清。

    或许的的确确安辰挪用公款这事儿和季黎有关,但沈初也相信,季黎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季晴。只是手段用得直接了些。

    然而她和季黎谁也没想到,他们本以为蒙在鼓里的季晴,会突然=看着他们略有有些哽咽的开口:“你们想说的是安故意迫害我流产这件事吗?我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