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83章 吹枕边风比吹海风来劲儿多了
    看到两个保镖都晕了过去,沈初还是有些意外,怎么说也是沈谦安排的人,怎么说沈谦都是云锦口中所说的少主,怎么可能这么弱?

    沈初眉头蹙得更紧了,刚刚醒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自己换了一身衣裳,所以她随身携带的那把路熙然给她的枪,很显然也被收走了。她的房间里几乎除了床以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所以唯一的武器就是刚刚从餐厅里顺走的两把叉子了。沈初又蹑手蹑脚的走回去,想从保镖身上搜到一点防身用的武器,然而……

    干干净净的黑衣人,身上竟然什么武器都没有!!早知道黑衣人身上连个武器都没有,她也犯不着那么费劲儿的等到大半夜了。

    沈初只好窸窸窣窣的回到铁丝网边上,再次捡起了自己的宝贝叉子。然后这才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二楼,书房里。

    沈谦正淡然的坐在电脑跟前,看着监视器里的画面。

    身后毕恭毕敬站着的安辰,小心翼翼的开口问沈谦:“要派人过去阻止沈小姐吗?”

    “不用了,把防守的保安都撤了。”沈谦姿态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唇角至始至终都带着宠溺的笑意。

    安辰立刻通过对讲机让所有的保全都撤下了,然后才看着沈谦,静待他的回复。

    沈谦回眸看着安辰,冷声吩咐:“把施内提起来。陪小初四处转转。”

    安辰转身去了施内特的卧室。沈初的性格,沈谦很明白,她本身的血液里就流淌着正义,安辰几乎是欺骗了季晴的感情,而季晴如今又是她名义上的小姑子。

    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沈谦,除此之外如果让安辰去陪她,她肯定要找安辰算账。所以施内特是最好的选择。

    监控视频里,沈初正猫着身子,十分警惕的跨出了房间门口,然后似乎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儿,于是忍不住在心里暗忖:这是到了后半夜所有人都睡着了吗?否则怎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

    就在沈初看着这样安静的别墅显得有些意外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一路无阻的走到了别墅的大门口。

    她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推开了大门。

    然而……

    一望无际的海景,瞬间埋葬了沈初想要逃跑的欲望。

    湛蓝色的海水,此时此刻正倒影着满天的繁星,海天一色融为一体,分不清远处到底是海还是天空。整个别墅都被海水笼罩着,确切的说,他们现在正在一个原本应该荒无人烟的海岛上。

    除了无边无际的海水之外,剩下的就只有那些稀有植物了。

    整个别墅就突兀的立在海岛上,漆黑中,根本看不到尽头。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把手了,因为这个地方,恐怕她就算是插上了翅膀,也不一定飞得出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一下周围看有没有能够离开这个岛的工具,然而她还来不及挪动步子,身后就传来施内特有些哀怨的声音:“沈小姐,你这大半夜的出来考察,我很辛苦的!”

    沈初一回头,就看到施内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脸迷茫的样子。

    像是看到了救星,沈初突然之间朝着施内特的方向跑了过去。眼看着拿着叉子朝着自己的方向飞奔而来的沈初,施内特的瞌睡一瞬间醒了个干脆。二话没说,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往后跑。

    一边躲着沈初一边说:“你想干嘛?”

    “你跑什么?”沈初冲着施内特吼。

    施内特回头望了沈初一眼,问:“那你追什么?”

    “我有话要问你,你站住,我不追。”沈初突然顿下了步子,一副好商量的表情看着施内特的方向。

    施内特将信将疑的顿住了脚步,然后回头看着沈初:“您要问我什么?”

    “沈谦人呢?”沈初问。

    施内特摇头:“主是主,我是我,主知道我的行踪,我不知道主的行踪,这是很正常的事儿,你别问我。”

    “那你告诉我,我们现在的地理方位在什么地方,位置在哪里?”沈初试图靠近施内特,而施内特却戒备心十足的又后退了一步。

    他看着沈初说:“你现在所在的位置,就是我的眼里,我这浩瀚如星辰的目光里。”

    “……”看样子是不会告诉她了!

    沈初怒视了施内特一眼,然后转身就朝着大海走去。她穿着一身白色长裙,在漆黑的夜色里,漫天繁星的映照下,一步步的朝着浩瀚无边的大海里走去。

    可吓坏了施内特,跑了两步冲着沈初的背影吼:“你干嘛?”

    “自杀!”沈初头也没回的对着施内特说:“我甚至连我自己在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也看不到我的儿子和我的老公,又被闺蜜背叛了,年少时深深喜欢的男人,如今却为了他自己的利益把我囚禁起来,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反正沈谦也不会放我回去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站在沈初背后的施内特,很显然的愣住了,说好的倔强坚强呢?不是说沈小姐是个十分强悍的女人吗?怎么一点想不开就要去死呢?

    沈初不会游泳这事儿,施内特可是从少主嘴里听到过。

    要知道是少主做了这么多,目的就是为了让沈小姐回到他身边,这要是让沈小姐死在他手里,呵呵……

    完全无法想象后果的施内特,二话没说就朝着沈初的方向狂奔了过去:“沈小姐,你别想不开啊,我们少主纯情又多金,自接手组织以来,从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你值得拥有……”

    话还没说完,施内特就已经走到了沈初面前,一把拉住了沈初的手臂。他本来的目的是想将沈初救回来,可是怎么也没想到,沈初会突然之间转身,反手拉住了他的手腕,然后一个左冲拳朝着室内特的脸打了过去。

    施内特眼疾手快的朝着身后仰头躲了过去。沈初却一个屈腿朝着施内特的胸膛暴击了过去。

    不能伤到沈初,施内特就只好一下后退了两步躲过去。然而沈初却至始至终都没松开他的手,而是直接一个转身,将男人的手臂扭到了他的身后。

    施内特索性将自己所有的力量都朝着身后的沈初倒了过去,为了避开施内特,沈初不得不放开男人的手,然后迅速绕到施内特跟前,趁着施内特倒在水中的那一刹那,单腿压在男人胸膛上,然后拿着叉子对准了男人的脖子。

    这绝对是施内特活了这么多年以来,最最耻辱的一刻!

    他原以为沈初不会游泳,在没过她胸膛的海水中搏斗,必然是沈初占了劣势。然而无论如何都没想到,沈初竟然用叉子对准了他的脖子……

    他才知道,原来少主也不是那么了解沈初!说好的不会游泳呢?为什么在海水里就跟那生龙活虎的大白鲸似的让人无力招架?而偏偏他又不敢出手伤了她……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他被沈初从身后用锋利的叉子抵住了脖子,然后冷着声音问他:“游轮的钥匙呢?”

    “沈小姐,我不是开游轮的……”施内特本来是想寻一个机会直接将沈初制服的,可是显然他是小看了沈初,她不但紧紧地扣着他,力道还不小。

    沈初将施内特挟持上了岸,然后掏出他兜里的手机,问他:“开机密码?”

    沈初用力了两分,施内特很明显的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痛楚,应该是撕裂皮肤的声音。要说制服沈初,应该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是偏偏不能动她一根毫毛,害得他不能轻举妄动。

    “我的指纹。”施内特很配合的说了一句,沈初直觉这个答案就不可能是真的。

    她看着闭上眼睛的施内特,唇角勾起一抹冷笑,问:“是瞳孔扫描吧?”

    施内特:“……”

    就在他寻思要不要睁开眼睛的时候,沈谦这才好似救世主似的带着安辰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他隐匿在夜色中,望向沈初,声音带着几分宠溺:“小初,别闹。”

    “来得正好!”沈初看着沈谦:“把游轮钥匙给我!”

    “别费力气了。”施内特看着沈初说:“你弄死我,主也不会放过你的。还不如洗洗干净上床摆个好看点的姿势,吹吹枕边风比站在这里吹海风来劲儿多了!还是说你真认为你能把我弄死?狗急了还咬人啊,你把我惹急了,我一手提着裤腰带都能制服你。”

    “……”沈初已经从沈谦的眼神里看到了他的决绝,他是绝对不会放开她的,更不会受到她的威胁。

    刚刚和施内特交手的过程中,她也清楚施内特的伸手,他要不是害怕伤着她,怎么可能被她制服?

    要是沈谦一声令下,施内特对自己不客气的话,到时候受伤的一定是自己。

    她又不傻,要是被施内特伤了,到时候强健的体魄都没了,怎么逃出这座孤岛?

    所以权衡利弊之后,沈初很干脆的放开了施内特。然后丢了叉子,给了施内特一记白眼:“我知道狗急了要咬人,不过狗是不穿裤子的,你是准备提着你们少主的裤腰带制服我吗?”

    “谁说狗不穿裤子了……不是,谁是狗了!!”施内特捂着自己的脖子,看到手上的血迹,脸色铁黑的朝着沈谦瞥了一眼过去。

    沈谦转身,跟在沈初的身后,刚要靠近沈初,安辰却突然拿着手机上前,面色有些凝重的看着沈谦:“少主,您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