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92章 接老婆
    偌大的投影仪上,出现了夕沫的影子。那时候她还是一头披肩长发,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重重的将手头的文件砸在了桌面上,然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沈初:“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究竟在做什么?”

    视频中的沈初看起来表情也是无比凝重,她正低头不言不语的看着放在地上的黑匣子,如果没猜错的话,盒子里的东西应该就是她当时狙击季黎所用的那把枪。

    夕沫最后似乎也拿沈初也没什么办法了,所以有些无奈的看着沈初,拍了拍桌子:“以你的能力,对着季四爷开了两枪,完全可以让他当场丧命。可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你不觉得欠一个解释吗?”

    整个房间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夕沫等了很久,最后才等来沈初一句:“对不起。”

    “我要的不是道歉,我要一个理由。你在岛上历经千辛万苦都只有一个信念,目的就是为了今天这一天,结果呢?”夕沫冷冷的问,语气中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听完夕沫的质问,沈初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夕沫,抚摸着自己好几个月大的肚子,对着她说:“对不起,我知道我的行为破坏了这次任务,也知道以后都可能不会再有接近他的机会。但是只要一想到他是宝宝的父亲,我就没办法对他下手,我不想成为一个杀死宝宝亲生父亲的杀人凶手,尽管我巴不得他我死无葬身之地……”

    沈初是善良的,这是无可厚非的,不管是曾经的她,还是现在的她,都一如既往的善良。

    关掉了投影仪的苏子煜,看着沈初说:“初初,你从始至终或许对季黎都下不了手,否则,季黎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沈初目光有些涣散的看着已经定下来的视频,她从来没有一刻像是现在这样庆幸过。她无法想象,当初要是自己真的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季黎要是真的死在了自己的手里,那也许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的发生了。但她无法想象自己会变成怎样的人……

    她看着苏子煜问:“那为什么这发生的一切我都不记得了?”

    沈初顿了一下,又说:“不记得了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为什么我脑海中弥补折断时光的记忆,竟是和云锦一起在学校读书呢?”

    苏子煜和夕沫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竟然没有给沈初答案。

    沈初期待的看着苏子煜和夕沫。

    夕沫这才对着沈初开口,说:“在季四爷的任务失败之后,你曾主动答应用另一个任务去弥补在这个任务里犯下的错。”

    “什么任务?”沈初是真的好奇,在自己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做过其他伤天害理的事情。

    苏子煜一说到这件事情,面色便有些凝重。

    “当初刺杀季黎不成,你主动申请接近一个名为暗影的组织,是蝎子的死对头。尽管我和沈谦有合作,但沈谦当时并不知道你在岛上参与训练,后来直到夕沫允许你参加暗影暗杀计划的时候,沈谦才知道当初我救的那个女人是你。”

    苏子煜说完,夕沫接着开口:“当时少主让我撤回指令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时你怀有六个多月的身孕,原本你的命令是接近暗影头目的一把手,不过后来我们全面和你失去了联系。为此我和沈谦闹翻了,我这才离开了蝎子。这也就是外界所言,我为一个女人退出组织。”

    夕沫说:“再找到你的时候,已经是十个多月以后了。等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失去记忆了,并且认为你这一年多的时光里,一直都在学校和云锦念书。为了调查清楚当年所发生的事实,而不打草惊蛇,少主只好让云锦配合欺骗你。只不过云大小姐是个倔骨头,最后少主才不得不采取从小公主身上下手。至于你在消失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我们至今无从得知。”

    “这也就是为什么每当你问起我的时候,我无话可说的原因。”苏子煜目光诚挚的看着沈初,目光里看不到一丝虚假的成分,他看着沈初,颇有些严肃的说:“初初,这就是你要的真相。”

    “我们去过教堂吗?”沈初突然扭头看着苏子煜,有些激动的揪着他的衣袖,问他:“在我认识你的这段时间里,我是不是穿过婚纱,是不是去过教堂?”

    苏子煜和夕沫对视一眼,略微有些错愕的看着面前激动的沈初。

    然后苏子煜几乎是很笃定的摇摇头,然后反手抓住了沈初抓住他袖子的双手,微微皱着眉头有些期待的问沈初:“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沈初摇头,一本正经话的问苏子煜:“我们真的没有去过教堂吗?”

    “没去过,我虽是心外科的专家,但这几年,我一直不停的研究你失忆的原因,与其说是失忆,我倒觉得你这种情况和催眠关系更大。这么多年来,我查阅了无数和催眠相关的书籍,咨询了无数心理学领域的教授,都表示你这种情况,应该不会是意外导致的记忆缺失。所以过去的这么多年,我一直试图恢复你的记忆,但却一直找不到突破口。”苏子煜看着沈初说。

    沈初闭上眼睛,仔仔细细的回忆那天在脑海里出现过的场景,然后对着苏子煜开口,说:“我只记得一个场景。有那么一个教堂,我穿着一身雪白的婚纱,捧着漂亮的捧花。窗外的阳光透过五彩的窗户,从教堂的顶上倾泻而下。雪白的教堂里,那满地铺着漂亮的血红色玫瑰。婚纱长长的拖尾,几乎占据了整个T型台三分之二的长度。”

    “空荡的教堂里,没有一个宾客,显得格外的安静而美好,只有一个神父站在我面前,从上往下的看着我。然后我记得有个模糊的男声,对着我说了一番话。他说:永远不要记恨一个男人,毕竟当初,他曾爱过你,疼过你,给过你幸福。永远不要说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好男人了,或许明天你就会遇到更加爱你的那个男人。其实,分开了之后没必要记恨,尽管曾经伤害过你,可是你该知道,爱情不属于固定的两个人,而属于合适的两个人,如果最后你们没有在一起,只能证明你们并不合适。你一定会找到那个最适合你的男人,最爱你的那个人。”

    沈初抬起头来看着苏子煜,说:“这番话我记得格外清楚,就像是烙印在我的记忆里一样。我很确定,我记忆中一定去过一次教堂,穿过一次婚纱。”

    “那你能想起教堂大概长什么样子吗?”苏子煜问。

    沈初不太确定的点头:“依稀能记得一些。”

    夕沫已经转身拿来了纸和笔,然后看着沈初说:“你再描述一下教堂的细节,我们从这个突破口开始调查。”

    沈初仔细的描述了一遍教堂的模样,夕沫很准确的将教堂的样子描绘了出来,然后直接拿着那张手绘的纸张对着苏子煜说:“我现在就去查!”

    打开房门的夕沫,正好撞到出现在门口的云锦。云锦怀中抱着已经睡着的云漫,正准备进屋。

    夕沫看了一眼苏子煜,目光里似乎在询问苏子煜,要不要拦住云锦。

    然而苏子煜却是摇头,对着她说:“先去忙你的。”

    云锦抱着漫儿,几乎是跑到了沈初面前:“好不容易把漫儿哄着睡着了,你没事吧?”

    沈初摇摇头,有些牵强附会的牵扯了一下唇角,说:“没事。”

    虽然知道了一部分真相,但是却好像牵出了一个更大的阴谋。

    苏子煜把一切都解释得很清楚,沈初也完全相信苏子煜没有骗她。但是有一点她不明白。

    “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沈初突然抬眸看着苏子煜。

    苏子煜点头:“什么问题?”

    “你解释了这么多,科室至始至终你都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要帮我?从最开始破例让我上岛,你不可能是被我那颗想要复仇的心给感动了吧?”沈初一针见血的看着苏子煜问。

    苏子煜唇角牵起一抹笑意,看着沈初说:“也允许让我自己保留一个秘密吧,如果你不愿意认为我之所以帮你是喜欢你,那你就当做是我欠你的。”

    “磨磨唧唧的!”云锦看着苏子煜说:“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欠一个人就是欠一个人,哪来的什么当做是我欠你的?说话别总给自己留余地不行吗?就好比如果你一开始就明确的告诉我,你之所以答应救初初,还有其他目的,我就不会傻乎乎的找到你了!”

    云锦显然还停留在之前的愤怒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苏子煜本来答应送她们回去的,却莫名其妙的把人带到了这里。确切的来说,云锦是被欺骗了,所以就算现在生气愤怒也是情有可原的。

    沈初看着苏子煜说:“我不记得你曾亏欠过我。”

    “你不需要记得,你只要知道,就算我没有按照约定把你送到南海口,我也绝对不会伤害你。”苏子煜认真起来的时候,那双明媚的眸特别清亮。

    身边的云锦看着苏子煜,问了最重要的一句:“那沈谦呢?你不会伤害她,沈谦会吧!你和沈谦本来就站在同一条船上,不是吗?否则我们也不会在这里了。”

    “沈谦有多爱初初,你不是不知道。”虽然这个说法有些太过直接了,但是苏子煜说的是事实。

    沈初对沈谦而言有多重要,云锦是清楚的,但是……

    “想爱不能爱的人,才是最疯狂的,你怎么会知道!”云锦冷笑一声看着苏子煜说:“对于你来说,或许你想要的,却得不到的女人,你会选择守候她。但是不是每个人都叫苏子煜,有一种爱,叫不折手段也要爱!”

    “沈谦不会伤害你们,我会保护你们。这二者,你们选一个相信吧!”苏子煜看着云锦说。

    旁边沉默了许久的沈初,终于开口看着苏子煜说:“你说得没错,你会保护我们,但也不会放我们走,也会骗我吗,不是吗?”

    “如果在必要的时候,我会。”苏子煜回答得毫不犹豫。

    沈初深吸一口气:“那云锦和漫儿呢?你放她们走吧!”

    “恐怕云小姐和孩子也要随着你一起留下了。”苏子煜的态度很坚决。

    云锦看了一眼自己怀中沉睡的小家伙,对着沈初说:“留在这里和你有个照应也好,你在这里,我哪儿也不去。”

    说完,她扭头看着苏子煜说:“你不让我走,总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给我的经纪人打个电话,安排一下我的行程吧?”

    苏子煜直接将房间的电视遥控器递给了云锦,然后对着她说:“不用担心,你的工作安排得很好。”

    一听到这话,云锦瞬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苏子煜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云锦立刻打开电视机,然后放到了娱乐频道。

    苏子煜大概是早就计划好了,否则怎么可能在沈谦为CQ银行召开记者发布会之后的下一条新闻,就是云锦的经纪人采访呢?

    经纪人这借口找得倒是挺好的,说什么她要暂时停止一切活动,却美国留学深造。

    云锦无奈的蹙了蹙眉,看着沈初,无奈的抱怨:“套路,这都是套路!我他丫的国门都没出呢,还去美国深造!苏子煜他知道囚禁别人是犯法的吧?”

    “……”沈初拍了拍云锦的肩膀,也只好安慰她:“至少在这里很安全不是吗?子煜说了,我之前是在这里接受培训的,那也就意味着,这小岛的地形我肯定很熟悉,既然如此,我们一定会有机会逃出去的,多点信心嘛!”

    沈初这边正说得起劲儿,结果一回头却发现云锦根本没听自己说话。

    所有的视线和注意力都集中在在了电视屏幕上。

    “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神?”沈初头顶划下几条黑线。

    看着云锦那一脸痴汉的表情,差点都流口水了。于是也随着云锦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娱乐新闻正在报道天才钢琴家舒慕染回国举办全球巡回演奏会的新闻。新闻里正巧是舒慕染手指的特写。

    真不愧是弹钢琴的手,保养得极好,白皙且骨节分明,十指尖如笋,腕似莲藕,让人看了便赏心悦目,更何况是云锦这样的手控。

    男人的五官也帅气得惊人,男人的一双美眸好似清泓,黑白分明,清澈明亮。璀璨如星空,却给人一种神秘幽深的感觉,好似一望是望不到底的那种深邃。波光流转,潋滟而清隽。

    沈初伸手在云锦面前晃了晃,笑:“口水都流出来了!别花痴了,四处转转吧?看看能不能靠自己想想办法和季黎联系。”

    听了沈初的话,云锦这才回国神来,然后抱着云漫站了起来。

    ……

    南海口。

    等了许久的路熙然,一次又一次的拨苏子煜的电话,然而最后电话没接通,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

    心情不怎么好的路熙然,直接爆了一句粗口,于是只好再度拨通了季黎的电话号码。

    “别过来了,想办法把S.Marva直接弄垮算了!他妈的商少爷真是有本事,耍到老子头上来了!”电话那头是路熙然怒不可遏的声音。

    电话这头的季黎却显得比谁都淡定:“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苏子煜耍的人是我,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路熙然:“……”

    “我说你到底爱不爱你老婆,你老婆都被你情敌带走了,你怎么还跟没事儿人事的?”路熙然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旁边的季羽听到,也觉得路熙然这话挺有道理,于是颇为赞同的点点头,说:“你是不是有其他计划?”

    路熙然在电话那头说:“不管你们现在到哪儿了,都不用过来了。回头想其他办法吧,我先撤退去找赫连城,看看他那里有没有什么情报。”

    说完的路熙然,正准备挂电话,然而却从电话那头传来了季黎的声音:“帮我准备一艘快艇。”

    “什么?”路熙然觉得自己是幻听了,于是又对着电话那头的季黎解释了一遍:“我再重复一边,我们被苏子煜刷了,苏子煜不可能带着初初姑娘到南海口来和你汇合了。现在你就该回去问问季城那边情况怎么样,苏子煜不管怎么说和沈谦都有交情。沈谦和你的目的都是初初姑娘,鉴于现在初初姑娘在苏子煜手中,我建议你们可以合作。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帮我准备快艇。”季黎十分有耐性的再重复了一遍。

    这次路熙然确定了:“你认真的?”

    系着安全带的季羽,突然扭头看着季黎,皱了皱眉问他:“你是真有是B计划啊?”

    “坐稳。”季黎磁性的声音淡淡的从旁边驾驶座平静的传到了季羽的耳朵里。

    季羽几乎第一时间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头顶上的汽车把手。然后,他成功的见证了一次神一般的车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季黎这么坚定的要让他准备一艘快艇,但是路熙然还是一点也没犹豫的的照做了。

    约莫二十分钟左右,季黎的车准时的出现在了海滩,掀起一阵规模巨大的尘土。

    路熙然指着自己刚刚准备的快艇,看着季黎问:“什么情况?”

    “老二身份特殊,毕竟是副市长。”季黎看着路熙然说:“要么你亲自送老二回去,要么你安排人把老二亲自送回去,然后跟我上快艇。”

    路熙然看着季黎:“季四爷你让我上快艇之前,是不是该解释一下?”

    “那你就送老二回市政厅。”季黎说完,转身上了快艇。

    身后留下路熙然的暴怒:“季四爷你人性呢?我可是违背国家命令帮你准备了游轮,我弃暗影于不顾就是为了帮你找到初初姑娘,你就这么丢下我?”

    路熙然说完,快速的对着身后的人安排送季羽回市政厅,然后这才马不停蹄的上了季黎的快艇。

    “选几个身手好的上来。”季黎对着路熙然吩咐,也当真是不客气。

    给了季黎一记白眼之后,路熙然还是照做了。

    选了几个精英上了游艇,路熙然还来不及开口,就听到季黎淡定的对着所有的精英吩咐,一会儿全听我指令。

    “是!季队!”精英部队那异口同声的声音,终于成功的打击了路熙然的一腔热血。

    抬脚就踹了一脚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说,你是谁的人你?一口一个季队叫得挺欢腾啊!还知道谁是你们的直系上司吗?说说你是谁的人?”

    “行了,别废话,开快艇去。”季黎拍了拍路熙然的肩膀。

    路熙然难以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季四爷,你是让我去开游艇?是这意思吗?”

    “难道我开?”季黎反问。

    “……”路熙然给了季黎一个崩溃的眼神:“你大爷的,你不知道提前让我准备一个船长吗?”

    “连提前准备一个船长这种事情都想不到,你上校的名分是买来的吧?”

    路熙然:“接下来你的命都掌握在我手里了,你这么不要命的惹火我,真的好吗?”

    “同一条船上的人,你还想翻船?”季黎淡定的问。

    “……”算了,路熙然知道自己不是季四爷的对手,不管是身手还是口舌之争,都争不过季四爷,所以干脆上前一边启动快艇,一边看着季黎问:“去哪儿?”

    季黎直接丢了一个微信的手机定位给路熙然。

    路熙然惊讶的看着季黎:“季四爷,你有微信了?什么时候开通的?”

    “开你的游轮!”季黎冷冷的扫了路熙然一眼。

    路熙然闭了嘴,没几秒,又突然看着手机上的定位系统,终于反应过来,惊愕的问是:“去这个地方做什么?”

    “接老婆。”季黎坐在游轮上,一身工整的西服,将整个人衬托得英气十足。脸上带着淡然又自信的表情,愣是让路熙然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