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95章 季太太,爱我吗?
    “对不起……”

    这是沈初和季黎见面之后,她开口对季黎所说的第一句话。那低哑的声音,揉杂着愧疚和不安。

    她白皙柔软的手指,轻轻地攥着男人的衣领,甚至没有抬头去看他。

    季黎一脚关上了房门,然后将沈初放下。

    她的手还是抓着他的衣服,站在他面前,低头,小心翼翼的再一次跟他说了一句:“对不起,我……”

    “抬起头来。”男人沉稳磁性的声音在她头顶突兀的响起。

    沈初愣了一会儿,傻傻的抬起头来。只是还来不及看清男人的脸,就看到了男人逼近放大的五官。

    他逼近一步,直接逼迫得让她的身子不得不靠在了身后的门板上。

    接下来的话,一个字都来不及说出口,跟前的男人就已经弯腰,捏住她尖尖的下巴,直接将她抵在门板上,弯腰封住了她所有的呼吸。

    男人的力道压根算不上温柔,甚至有些急切。他迫切的汲取着她口中的美好,牙齿碰撞的声音清晰可闻。他仔仔细细的描画着她的唇形,用那熟悉的技巧,渐渐地挑起了沈初心底最躁动的那头小猛兽。

    手,不由自主的攀上了他的脖子。

    男人磁性的抵喘初蹿入沈初的耳膜里,顺手打横将她抱起然后朝着床边上走去。好几日的思念瞬间化为火热浓烈的眼神。

    将日思夜想的小女人压在了身下人,然后季黎才牵引着沈初那白皙的手,攀上了他的腰。

    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了上衣的季黎,突然露出人鱼线旁那一道有些渗人的疤。男人的皮肤有些偏白,疤痕看起来不是特别明显,可是在知道事实真相的沈初眼里,却扎得她生疼。

    沈初突然之间一把狠狠地推开了身上的男人,然后僵住了所有动作。

    没想到身下的小女人竟有如此大的力气,以至于直接把他踹下了床沿……

    季黎趴在地上,足足愣了两三秒,这才回过神来。

    回头看着正坐在床上的小女人,再一次拿那种愧疚的目光看着他。

    男人不由得蹙了蹙眉,回问一句:“怎么了?”

    “对不起……”沈初说完,迅速的整理好衣服,拉开大门跑了出去。

    弄得一头雾水的季黎只好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追了出去。

    门外抱着云漫的云锦正在和路熙然聊天,结果就看到沈初跑了出来,还来不及上前慰问沈初,季黎就已经追了过去。

    旁边的路熙然看着沈初和季黎消失的方向,默默地说了一句:“四爷是不是肾不好?你瞧把我们初初姑娘给气得!”

    “……”云锦给了路熙然一阵白眼:“我看你才肾不好。”

    “云大超模,说话别这么刁钻嘛!你看四爷和我家初初姑娘进去才几分钟就出来了?你看初初姑娘夺门而出那样儿,一看就是四爷肾不好嘛!你看把咱初初姑娘给委屈得!”

    “谁是你家初初姑娘啊?要脸不要脸了?”云锦瞥了路熙然一眼,然后直接踹开了大门。

    路熙然却直接挡在了门口,一脸戒备的看着云锦:“你干嘛?”

    “抱不动了,把孩子放床上休息去。”云锦无奈的说。

    小奶包抱起来的确挺沉的,路熙然看了一眼房间,说:“我帮你瞅瞅是不是二战现场。”

    云锦白看路熙然一眼:“那么短时间,能是二战现场吗?”

    “万一四爷肾不好呢……”

    云锦直接推开了路熙然,走进房间就将云漫放到了床上在,整个手臂这才终于放松了些。

    路熙然倒是不客气,直接坐在了床边上,然后一本正经的打量了漫儿一番,随后一脸严肃的说:“你确定你女儿是沈谦亲生的?横看竖看都不像嘛!”

    “不是和他生的,还能是和你生的不成?”云锦有些嫌弃的看着路熙然。

    路熙然很认真的摇摇头,说:“我是喜欢腿长的,不过我喜欢胸大的外加腿长的。”

    说完,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云锦一番,然后嫌弃的说:“你这样的,爷不喜欢。”

    “老娘的胸在超模堆里算巨无霸好么!什么欣赏水平!”云锦微眯着眼睛,撇了撇嘴:“哦,对了,你就喜欢艾琳娜那样的网红脸是吧?瞎不瞎真是!”

    “……”路熙然朝着云锦的旁边挪了挪,“我喜欢谁你都了解得这么清楚,暗恋我啊?”

    “暗恋?”说起这两个字,云锦突然扭头,一本正经的看着身边的路熙然:“你一说暗恋倒是提醒了我。你知道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强烈的吧?”

    没想到云锦会靠自己靠得这么近,路熙然的屁股火速的朝着后面挪了一步,然后一脸戒备的捂住了自己的胸:“你想干嘛?”

    “又不干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云锦直接将路熙然护住胸的那双手给扯开,然后微眯着眸子带着一脸危险的气息看着路熙然说:“你老实交代,喜欢艾琳娜是个幌子吧?你是不是暗恋初初宝贝儿?”

    空气安静了片刻,路熙然的喉咙里突然爆发出山洪一般的笑声:“云大超模,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初初姑娘真心不是我的菜。第一,我脑子没被枪打过。第二,我脑子没被门夹过。第三,我脑子没进水。我跟季四爷抢女人,我看起来智商那么欠费吗?你以为我是沈谦?”

    “那你为什么要对初初宝贝儿那么好?”云锦显然并不相信刚刚路熙然的说辞,但是从路熙然的表情和态度里来看,路熙然所说的应该不是假话。

    可是她真心不觉得路熙然有多爱艾琳娜,他虽然处处都保护艾琳娜没错,可是云锦并不觉得那是因为男欢女爱的那种爱情。

    路熙然勾起一抹玩世不恭的笑,薄唇溢出四个字:“大爷乐意!”

    云锦:“……”

    “因为她是季四爷的女人,所以我对她好,这理由成立不?”路熙然反问云锦。

    云锦伸手指着路熙然的脸:“那你还说不是喜欢她?”

    路熙然抓住云锦的手指头,嫌弃的丢开,无所谓的应:“那你就当我喜欢季四爷,爱屋及乌的喜欢沈初,行了吧?”

    “行!双方面的跨性别恋爱,那叫真爱。不过路少校,单方面的跨性别恋爱,我们正常人一般都称之为变态。”云锦对着路熙然皮笑肉不笑的勾起了唇角。

    “切~~”路熙然不屑的勾起唇角,目光扫到床上睡着的云漫,然后突然之间醍醐灌顶的看着云锦说:“你还别说,从侧面看起来,还是有一点像沈谦的。”

    “谁说的,我生的女儿,只像我!”云锦说完,直接将路熙然推出了唯一的房间。

    路熙然勾了勾唇角,他喜欢沈初?从哪儿的出来的结论?还说女人的第六感最准了,那云锦绝对不是女人!

    路熙然摇摇头,笑了。

    看着不远处正在争执的沈初和季黎,掏出一支烟,点燃……

    沈初背对着季黎,面朝着大海的方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季黎这次倒是没有强迫沈初转身,而是从身后,微微弯腰,轻轻地搂住了女人的腰,将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磕到了女人削瘦的肩上。

    温热的呼吸若有似无的划过她的耳廓,磁性的声音在沈初耳边响起:“季太太,怎么了?”

    温情的季黎,反倒让沈初觉得自己越发的对不起她。过不去心里的坎儿,沈初伸手想要将男人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掰开。

    却被男人反手握住,攥在了他的手心里。

    他略微有些粗粝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摩挲着女人柔弱无骨的小手:“季太太,爱我吗?”

    其实这并不是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时机,可是当季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沈初知道自己不能拒绝,所以抿了抿唇,毫不犹豫的点头。

    男人的气息,在她的脖颈间氤氲开来:“老婆,我也爱你。正因为爱你,所以被你拒绝的时候,有点难受。但季太太的沉默不语,比拒绝更伤人。”

    “……”一定要把话说得这么直接吗?沈初现在就连回头看他的勇气都没了。

    偏偏身后拥住自己的男人,每说一个字,都像是亲吻了一下自己的耳珠似的轻柔。

    见她持续的沉默,季黎倒是也没有冷场,反而继续对着沈初轻声的说:“人一受伤就容易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比如,把自己藏进一个盒子里,把周围的人都拒之门外。”

    沈初默不作声,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

    从背后拥抱的姿势,虽然很温暖,可是,季黎却看不到沈初的表情。

    游轮快要靠近岸边,速度已经减缓了不少。几乎静止的游轮,显得有些安静,反而让彼此之间的气氛,越发的尴尬了几分。

    她拥着沈初,朝着栏杆的靠近了一步,直到沈初的小腹抵住了游艇的栏杆,他才轻轻地松手。

    沈初没有回头,只听到男人好听的声音再一次在她耳边响起:“老婆,你知道把自己关起来的下一步是什么吗?”

    沈初摇头。

    然后听到季黎开口说了三个字:“想不开。”

    沈初怎么也没想到,男人在说完那三个字之后,竟会一把将她从栏杆里推下了游轮。

    远处的路熙然原本是秉承着看好戏的精神,结果却看着季黎前一秒将沈初推下了游轮,后一秒跟着跳下海里。

    呆愣的路少校,直到烟头烫到了他的手指,他才瞪大眼睛爆了一句:“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