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296章 这男子有些熟悉
    沈初也没想到季黎推入海里,尽管她在季黎的魔鬼调教下,学会了游泳,但是这么毫无征兆的跳水,让沈初彻底自乱阵脚。从游轮摔下去的那一刻,沈初整个人都是懵的。

    随着惯性,她瞬间沉入海水里。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被海水卷入的时候,一双遒劲有力的手臂,突然之间拖着她的胸,将她从海水里捞了起来。

    沈初的脑袋再次浮出水面。

    被海水呛住的沈初,呼吸格外困难,好不容易没出了水面,才赶紧咳嗽了几声,调整自己的呼吸。

    “难受吗?”旁边传来季黎熟悉的声音。

    愤怒瞬间充斥了沈初的整个大脑,她伸出粉拳,狠狠地朝着男人的胸膛锤了好几下,以此发泄自己的愤怒。

    却没想到男人会突然之间松开她托住她的那只手。

    于是沈初整个人毫不意外的又一次被海水给淹没了。所有的游泳技能在没准备的时候,将沈初打了个措手不及。

    等过了两秒,季黎才再度将女人从海水中捞了起来。这次好不容易找到自己呼吸的沈初,再也不敢任性的对着男人发脾气了。而是在海水中像是一条八爪鱼一样的,死死的粘在了男人的身上。

    双腿盘着男人的腰,就好似袋鼠一样,做好了打死也不要放开他的准备。

    季黎笑了,伸手托住女人的翘臀。目光温柔的望着怀里一丝安全感也没有的女人,脸上带着浅笑,问沈初:“活着的感觉,自由呼吸的感觉,很好吧?”

    他妈的把她丢进海里弄得她要死不活的,就为了问她这么一句话?

    沈初低头,张嘴就咬住男人的肩膀,一点也没嘴软。

    可到底是她深爱的男人,沈初最后还是不忍心的松开了嘴,然后没什么血色的脸上,带着满腹的委屈,满是可怜兮兮的目光瞪着季黎。

    季黎一首托住女人的臀,一手捧着女人白皙的小脸,说:“季太太,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管你在岛上发生了什么,不管你愿意说还是不愿意说。至少你我还活着,还在一起,这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太了解季太太,所以季黎知道,在沈初在床上将他推开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不管说什么都没用。

    而对于季太太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先分散她的注意力,然后再身体力行的强迫她去听他所说的话。

    就好比现在,她就无比专注的听着他说完了这番话,然后陷入了沉思。

    好几秒之后,沈初才突然趴在他的肩膀上,抱着他的脖子,哭了个痛快。

    季黎只是抱着沈初,温柔的,一下又一下的轻轻摸着她的脑袋作为安慰。

    等到她终于伤心得没声了以后,才听到她开口对着他说:“当年开枪的那个人是我,你人鱼线上的那道伤疤,是我留下的。我当年是想要你的命的,后来我还误伤了艾琳娜,对不起季黎,我没想过我会做出那么冲动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曾经的我竟然想过要置你于死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唔……“

    没等沈初把剩下的愧疚说完,季黎就已经伸手压住女人的脑袋,然后直接将女人没说完的话,全都封在了这一个热切的深吻里面。

    等到彼此呼吸困难的时候,他才终于放过了怀里的小女人。他温柔的帮她理顺凌乱的头发,目光好似淬了蜜糖一般,深情款款的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说:“我不介意。”

    沈初懵懂的眼神看着季黎,然后听着男人磁性的声音对着她说:“季太太,我不介意你开枪打我。我不介意你觉得自己亏欠我,我甚至不介意你亏欠我一辈子。这辈子欠了我,那你下辈子还我。”

    沈初伸手胡乱的抹了一把眼泪。

    栏杆上的路熙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冲着海里的两人说:“我他妈一支烟都烧完了,你们到底要不要上来?不上来我就让人开船了啊!我他妈是单身狗又不是搜救犬!”

    沈初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路熙然让人将海里的人给捞了上来,路熙然丢了一件浴袍给湿漉漉的沈初,然后拍了拍季黎的肩膀说:“季四爷,我收回我来之前说过的那句话,没想到你老婆真是从海里捞起来的美人鱼。”

    季黎:“……”

    脱了湿漉漉的衬衣,季黎直接将沈初打横抱起就朝着游艇内走去。

    身后的路熙然好心提醒了一句:“云锦和她女儿正在房间里睡觉。”

    说完又补充了一句:“马上靠岸了,天差不多黑了,我刚打电话在酒店订了房间,一会儿先休息,明天再回去吧!”

    下了游轮,路熙然带着所有人去了酒店。

    沈初一进酒店立马马不停蹄的跑去洗了澡。

    门外传来季黎磁性平缓的声音:“老婆,要我帮忙吗?”

    “帮忙把嘴闭上,然后转身,齐步走!”沈初的声音从浴室里透了出来。

    季黎唇角勾起一抹笑意,拿过座机拨通了前台电话,叫了一点吃的。

    沈初终于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然后裹着浴袍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随后对着沙发上的男人开口:“你可以去洗澡了。”

    “你帮我搓背吗?”男人起身,朝着沈初的方向走去。

    沈初朝着旁边挪开一步,将浴室门露了出来,然后面带微笑的看着男人说:“不帮,我要吹头发。”

    男人有些失望的摇摇头,走到浴室门边上,整个人镶嵌在门框上,又是难过又是失望的冲着沈初说:“没想到你是这样不解风情的季太太……”

    沈初抿了抿唇,一脸小委屈的看着跟前的男人:“没想到你是这样奴役老婆的季先生,说好的宠老婆呢?我今天喝了好多海水!”

    沈初趴在门框上,眨巴着清秀的大眼睛,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看着跟前的男人。

    “我要洗澡了,你要旁观吗?”淡定的季先生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面前正在撒娇耍赖的季太太。

    沈初果断的摇摇头,然后笑着帮男人关上了浴室大门。

    沈初刚刚吹干了头发,就听到浴室里传来男人的声音:“老婆,浴巾在外面沙发上,你递给我一下。”

    刚刚趁着沈初洗澡的时候,季黎擦了一下湿漉漉的他偶发,就顺手丢在了沙发上。沈初巡视了两眼,看到了沙发上安然躺着的浴巾,然后直接拿了浴巾朝着浴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这才刚走到门口,敲了敲门。

    浴室门被季黎从里面拉开,沈初拿着浴巾的那只手伸了进去:“喏,你的浴巾。”

    沈初这话音刚落,于是的大门突然被男人完全从里面推开,然后稍稍用了点力气,直接将沈初给攥了进去。

    沈初这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男人直接压在了浴室后面贴满瓷砖的墙壁上。

    刚刚才擦干的头发,经过淋浴喷头,沈初瞬间又被淋成了落汤鸡。

    “干嘛呢?”女人娇羞的伸手拍了一下男人的胸膛,一句责怪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男人就单手撑着她身后的瓷砖,弯腰夺走了她所有的呼吸。

    沈初要早知道后来差点在浴室里过夜,她就不该答应帮他送浴巾来着!

    最后是怎么睡过去的,沈初基本上已经忘了,只记得再度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多钟了。

    沈初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季黎的影子。

    倒是男人留下了一张字条,还有一份新鲜的早餐。

    因为公司有事儿,所以季黎提前回了公司。沈初看着那精致的早餐,唇角不由得扬起一抹浅笑的弧度,很窝心。

    她吃了个早餐,门外这才传来敲门的声音。

    沈初上前打开房门,只见白桥手里提着两个购物袋递给了她:“少夫人,这是少爷让我准备的。”

    沈初接过。

    里面一个装着手机,一个装着一套全新的衣服。

    季黎很细心,一直以来都似乎如此。

    沈初打开手机,第一时间给云锦打了一通电话,这才得知云锦害怕有记者,所以今天早上凌晨就已经回市区了,现在正在找房子。

    换上季黎准备的套装,沈初这才拉开房门。

    白桥毕恭毕敬的看着沈初:“少夫人,车已经备好了,您是先回世纪金宸还是回季家老宅?”

    “回老宅吧,我想黑土了。”沈初说完,跟着白桥走到电梯门口等电梯。

    电梯等了好一会儿才到,沈初和白桥刚刚跨进电梯,正准备关电梯门的时候,突然,一只大手伸进来,阻止了关门的节奏。

    沈初有些错愕,站在电梯旁边的她,顺势伸手按下了开门的按钮。

    然后就看到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对着她点头,道了一句谢谢,然后看着自己身后的男人点点头:“少爷,这边……”

    沈初按着电梯按钮,然后看着另外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走了进来。

    男子穿着一身考究的手工定制深蓝色西服,白衬衣解开了两颗扣子,显得优雅而随性。

    沈初仔仔细细的看了两眼,总觉得,这男子似乎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