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303章 我怀孕了一
    路熙然的房间里,赫连婉儿刚放下手机,手机便再次震动了起来。她有些意外的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着季羽的名字。没想到这个时候季羽竟然还有时间回她的短信。

    赫连婉儿打开短信,看着上面弹出季羽发过来的消息,只是简短的一句:“我不喜欢她,但有可能会爱她。”

    看着季羽发过来的短信,赫连婉儿的唇角了然的勾起,然后将手机放在了床边。

    路熙然似乎真的是累坏了,他躺在沙发上,有些蜷缩的姿势,就那样睡着了。白色的T恤因为抬起手臂的缘故,露出了性感结实的小腹。

    看着路熙然的方向,看了好久之后,赫连婉儿这才起身,拿了一床薄毯,然后盖在了路熙然的身上。

    然而却没有立刻转身,而是皱了皱眉,仔细的端详着路熙然的睡颜。路熙然虽然端着军人那日晒雨淋的身份,却长得十分白净。大概因为他母亲是混血儿的原因,路熙然的发色有些偏亚麻。衬得他整个人的皮肤越发的白皙了。

    长长的睫毛在闭着眼睛的时候,微卷,很漂亮。

    赫连婉儿看了许久,这才起身。

    然而走了一步,却又突然转过身来,弯腰,在男人的额头上,落下了一记浅浅的吻。

    然后红着脸转身,掀开被子,将自己埋进了漆黑的被窝里。

    这座城市,六月的天气刚刚好,算不上太热,清晨的阳光也格外的温柔。

    沈初是被窗台照进来的阳光扰醒的,她翻了个身,却发现旁边已经没了季黎的影子。她伸了个懒腰,刚迷糊的坐起来,就看到大汗淋漓的季黎推门而入,手里还拿着一条纯白色的毛巾。

    “醒了?”男人擦了擦额头的汗,随口问道。

    沈初迷迷糊糊的点点头,问:“几点了?”

    “起床吃早饭,刚好。”说完,男人随手放下毛巾,就朝着沈初的方向走了过去,然后弯腰对着女人伸手:“抱你去洗手间?”

    沈初嫌弃的拍了一下男人的手:“浑身都是汗,快洗澡去。”

    男人唇角一勾,转身离开。

    沈初和季黎刚洗漱完毕准备出卧室门,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沈初拉开房门就看到站在门前的小黑土。

    “怎么了?这一大早的,叫妈咪起床呢?”沈初笑着,慈爱的问。

    有了上一次的惊艳,沈初这次没有再傻乎乎的弯腰想将小家伙给抱起来了。而是十分有经验的蹲下了身子看着黑土。

    黑土指了指隔壁的房间,说:“萌萌阿姨有小宝宝了,我就问你们一句,什么时候给我也生一个?”

    “!!”不用照镜子沈初都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到底有多惊愕。

    她把着黑土的肩膀蹙了蹙眉问:“谁跟你说的萌萌阿姨有小宝宝了啊?”

    “谁有小宝宝了?”季黎刚换上一身居家服,就听到了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一扭头看着沈初,随口问了一句。

    黑土觉得这事儿有点复杂,自己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所以直接干脆的一手拉着沈初,一手拉着季黎,干脆朝着外面走去。

    楼下的客厅里,欧萌萌正穿着季羽的运动衣和运动裤,站在沙发边上。简安和季委员还有一大早就赶过来的欧景城,正严肃的坐在沙发上,旁边的季老爷子季国正正在一边打电话一边对着季世恩季委员说:“老欧说他马上就过来了,你们一个个的别绷着个脸,再把我萌丫头吓坏了。”

    说完,看着欧萌萌就指着对面的沙发说:“萌丫头别站着,坐着吧!你这一个人的身子顶着俩人呢!”

    沈初和季黎很默契的对视了一眼,表示完全看不懂这一出年度大戏。沈初干脆的看向了旁边的南妮:“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

    南妮摇头,小声说:“今天早上简姨去叫副市长吃饭的时候才知道萌萌昨晚和副市长睡在一起了。”

    “……”沈初瞬间自责得要死,皱眉看着南妮,问:“那婉儿呢?婉儿昨晚住的哪儿啊?”

    沈初这话音刚落,路熙然的卧室大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只见路熙然一边把着赫连婉儿的肩膀往外推,一边说:“大小姐,你低调点,趁着现在还早,你先去楼上把季副市长和欧萌萌叫醒,不然一会儿被人撞到我和你睡在一起,到时候我跳进黄河……”

    路熙然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客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他和赫连婉儿的方向看了过去,并且都带着探究的表情瞅着路熙然落在赫连婉儿肩膀上的那只手。

    特别是赫连城的表情,格外的炙热。

    路熙然吓得火速放开了赫连婉儿,双手举过头顶就是一脸投降的姿势看着众人说:“这绝对是误会!赫连城我跟你说,我可是没都没干啊!我昨晚睡的沙发,她睡的床。”

    “行了。搞得像谁不知道你性冷淡似的。”赫连婉儿瞥了路熙然一眼,然后淡定的朝着赫连城走了过去,完全不顾身后的路熙然那已经黑透的脸。

    反而是淡定的走到赫连城身边,看了一眼正在跟前罚站的季羽和欧萌萌,问:“这什么情况?”

    “昨晚季副市长和萌萌睡了,你不知道?”旁边的南妮完全像是讲一个八卦似的,有些好奇的问赫连婉儿。

    赫连婉儿笑着点头:“知道啊。”

    “我去,季副市长不是你未婚夫吗?”这完全就是个宇宙级大新闻好么!南妮兴奋的看着赫连婉儿。

    却被赫连城一记警告的目光给瞥了回去,南妮只好撇撇嘴,然后转身对着沈初回答:“我本来以为是走错房间了,看这情况绝壁不算是走错房间!”

    旁边季老爷子让欧萌萌坐下,欧萌萌只好却之不恭的坐在了沙发上。而作为另一个当事人的季羽,却像是没事儿人一样,淡然的跟在欧萌萌身后,准备去沙发上坐下。

    然而还来不及屈膝,就听到季委员中气十足的对着季羽一声怒吼:“爸让萌萌坐下,你倒是还有脸了?”

    季羽倒是面无表情的继续面对季委员站得毕恭毕敬,倒是把刚坐下的欧萌萌吓得一屁股弹了起来。

    季老爷子一拐棍敲在了季委员腿上:“吼吼吼,吼什么吼?把我萌丫头吓着了,那是你赔得起的?”

    季老爷子走到欧萌萌身边,拍了拍沙发,一脸慈祥的说:“来,丫头,坐着说。”

    欧萌萌赶紧摇摇头,贴着站在季羽身边,欲哭无泪的看着季老爷子:“我还是站着吧……”

    她哪儿敢坐啊!

    要早知道会面临这样过的场景,她真心是打死也不该在早上嘴快的说那么一句来着。

    事情是这样的。

    昨天晚上,当季羽转身将她扑倒之后,她以为他会对她做点什么的!可是……

    他竟然就那么热情似火的就将她压在了床上,然后,从她身上伸手去旁边的床头柜上拿了手机充电器,然后竟然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似的,直接起身朝着门边走去了。

    这对欧萌萌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好吗?

    之前准备买睡衣色诱黎哥哥失败了,那是因为她还来不及色诱,就突然冒出一个沈初。这下都躺在季羽毛床上了,这男人居然能面不改色的转身就走!!

    在她严重怀疑季家的男人是不是有问题的时候,她更怀疑自己是不是完全没有吸引力了。

    所以……

    欧萌萌突然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也不知道那根神经搭错了,扯着嗓子急切的问了一句:“你要去哪儿?”

    季羽顿了一下,只说了一句:“好好休息。”

    “季羽毛你到底什么意思?”欧萌萌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挡住了季羽的去路,直接将自己的身子挡在了门板上。

    所有的情绪一瞬间爆发得彻彻底底,冲着男人就委屈的大吼:“你他妈到底是不是男人?上次在郊外准备两个帐篷就算了,我都挨着你睡了你居然没有感觉?没有感觉你亲我做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亲一亲不用负法律责任,所以就把我当做随随便便想亲就亲的女人了?你有没有想过在你不负责任的举动下,我为了那个吻好几天不敢看你?”

    季羽站在原地,目不转睛的盯着欧萌萌,面无表情的问她:“然后呢?”

    “……”欧萌萌没想到都这情况了,面前的男人还能如此淡定。

    季羽越淡定,欧萌萌心里就越发生气,越发愤怒,越发没底。

    所以委屈的看着男人直接告白:“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我看到你和赫连婉儿在一起,我就是生气,我就是吃醋,我就是恨不得再也不要看到你。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要生气,为什么我要吃醋,为什么我就是见不得你和她恩恩爱爱的样子。直到看到沈初和黎哥哥卿卿我我的时候我才想起,我有可能喜欢你。不对,我就喜欢你,就喜欢你怎么了?你亲完摸完不负责,只撩不娶。我人都躺床上了你还不脱我衣服,你不是男人你!”

    欧萌萌气得口不择言。

    对面的男人却胸有成竹的笑了,他知道要是不逼这丫头一把,这丫头约莫还认为她自己一心一意爱着季老四呢!

    所以季羽挑眉看着欧萌萌,唇角微扬的问:“那你希望我脱你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