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345章 出事的人是你
    舒慕染只是上前了一步而已,却万万没有想到欧景城身后的人会突然开枪。

    所有人都处于震惊的状态中没有回过神来。

    舒慕染雪白的衬衣上,瞬间透出血红的颜色,就在左边心脏的位置。渗人的鲜血,瞬间蔓延,顺着雪白的衬衣晕染开来。

    舒慕染倒地的声音,传来一声闷响。

    “舒慕染!!”周岩大吼一声,朝着舒慕染跑了过去,枪口瞬间对准了季黎的方向。

    欧景城身后穿着防弹背心的军人瞬间挡在了季黎面前,没有给周岩突破的机会。

    路熙然冲着周岩的人步步紧逼,犹如绷紧的弦。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沈初突然之间用力的推开别墅大门。

    所有人都朝着门口看了过去,路熙然第一个转身将枪对准了沈初。

    季黎坐在轮椅上,被欧景城身边密密麻麻的人群挡住,沈初没能看到。她第一眼将目光落在了舒慕染的身上。此时周岩已经瞬间撕开了舒慕染的衬衣,确认了他中枪的位置。

    “不……”沈初一边摇头,一边崩溃的朝着舒慕染的方向跑了过去。

    噗通一声跪在了舒慕染面前,抓住他的手:“我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舒慕染……你不要死。你不可以死!!”

    沈初扭头看着周岩,声嘶力竭的大吼:“手术室,送他去手术室!!”

    沈初回过头,这才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季黎。

    刚刚在眼眶里旋转的眼泪,一瞬间悉数滑落。

    她看着季黎,红着眼眶祈求:“四哥,舒慕染不可以死,我求求你救命他,救他好不好?”

    沈初低声下气的哀求,让路熙然和欧景城瞬间一头雾水。

    季黎最见不得就是沈初的眼泪,更何况是这样声嘶力竭的哭。

    他不知道在沈初和舒慕染相处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是他能看出沈初目光里的祈求和绝望。

    欧景城和路熙然的目光都定睛在季黎的身上,就等着季黎开口吩咐。

    季黎深邃的目光宛若海水,沉寂得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思。

    孙旭转身拿来了急救箱递给周岩。

    沈初跪坐在地上和季黎四目相对。

    从沈初的状态看来,至少在这几天,舒慕染没有伤害她。

    而且舒慕染还派人亲自将黑土送了回来。

    终于,在长久的沉默之后,季黎才终于松口说了两个字:“救人。”

    ……

    舒慕染被送到了最近的医院。

    周岩直接换上了手术医生的衣服,然后进了手术室。

    沈初看了一眼季黎,来不及过多的解释,转身就随着周岩一起进了手术室。

    “滚出去!”周岩扭头就冲着沈初开口。

    沈初却面无表情的给手消毒,周岩正欲动手的时候,沈初突然之间扭头看着周岩:“当初教我格斗的人是你。还是说你希望我用你教我的格斗技术和你在手术室里大打出手,将舒慕染的生死置之度外?”

    这下,周岩是真的确认沈初已经恢复记忆了。

    沈初推开周岩,扭头走进手术室。

    门外,路熙然一脚狠狠地踹在椅子上,回头看着季黎:“我想知道是你疯了还是沈初疯了,我们过来的目的不是暗杀舒慕染吗?现在是什么情况?全他妈在手术室外面等着舒慕染脱离危险期?”

    季黎深邃如海的目光始终放在手术室大门的方向。他看着站在自己旁边颇有些义愤填膺的路熙然问:“欧景城查得怎样了?”

    听到这个问题,路熙然这才换了语气,说:“自杀了。刚刚开枪射击舒慕染的人,脑子里植入了炸弹,任务失败后第一时间就自爆了。炸得面目全非的,无从考证。”

    “路熙然。”季黎突然扭头看着路熙然。

    被季四爷突然这样叫全名,路少校表示还有些不太习惯。

    然而季黎只是对着他说了一句:“帮我推一下轮椅。”

    “……”路熙然:“往哪儿推?”

    “走廊。”季黎说。

    路熙然也只好按照季黎的吩咐,将他推到了走廊。

    然后看着季黎拿出手机,拨通了欧景城的电话:“联系孙旭,让他把别墅里的监控调出来。确认一下刚刚开枪的人是不是你手下的人。”

    当时情况一触即发,但是大家也都只是拿枪互指,季黎并没有开口下命令开枪,舒慕染也只是小小的朝着前面跨了一步。

    重要的是,舒慕染手里没有武器,也就是说,舒慕染根本不可能对任何人的生命造成威胁,但身后的人却忽然开枪,开枪的位置很明显,目的就是要让舒慕染死。

    季黎回头看着路熙然,说:“如果舒慕染死了,矛盾最大的是谁?”

    “废话,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暗影和我们了。”路熙然问季黎:“你这话什么意思?”

    “钱金忠卸任的时候,是不是把代表暗影首领身份的玉扳指传给了下一任首领?”季黎问路熙然。

    因为路熙然主要负责接手调查和暗影有关的相关事宜,所以路熙然很肯定的回答季黎:“那是自然。”

    “那你有没有注意到扳指现在在谁手上?”季黎反问。

    站在旁边的路熙然顿了顿,突然之间恍然大悟的看着季黎:“你的意思是,舒慕染不是暗影首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周岩的手上似乎带了一个玉扳指。这也就是说,他们一直以来都以为舒慕染才是暗影,周岩和孙旭是舒慕染的左右手,而事实上,周岩才是暗影的首领,那舒慕染的身份又是什么?

    刚刚沈初跑进来的第一时间,跪在舒慕染面前的时候,眼眶红得就跟兔子似的,说自己恢复了记忆。拼死拼活的要救活舒慕染。那也就是说……

    “沈初恢复记忆了,知道舒慕染和周岩的身份,却决定要救舒慕染,也就证明至少在沈初的记忆里来看,舒慕染不是坏人,是值得被救的。是这意思不?”路熙然问季黎。

    季黎眸子微微的一沉,说:“这件事远比想象复杂,一切都等沈初从手术室出来再说。黑土安排好了吗?”

    “送回季家老宅了,怕是没人胆子能大到去季家老宅抢人。另外季羽和季城也在,不用担心黑土。”路熙然说:“我去欧景城那边,沈初从手术室出来再通知我。”

    说完,路熙然将季黎推到了手术室门口。

    然而路熙然刚走到电梯门口,又突然之间倒了回来。

    季黎眉头凝了凝:“怎么又回来了?”

    “我想了想,既然形势复杂,鉴于你现在没有行动能力的情况下,现在不管是欧景城的人还是我的人,都不放心。我还是守着你吧!本来以为上次车祸的事情一定和舒慕染脱不了关系,可是听你刚刚那么一分析,我还是不放心。万一到时候舒慕染抢救活了,你再两腿一蹬死翘翘了怎么办?”路熙然说着,摸了摸腰间的枪,坐在了旁边的长椅上。

    季黎目光萧冷的回头扫了一眼路熙然:“能不能盼我点好?”

    “好个毛线!爱上初初姑娘,盼你好都没用,你得命硬!”

    “……”

    从舒慕染的庄严到手术室,花了约莫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舒慕染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神志不清呼吸急促卖弄色苍白,左前胸锁骨中线三四肋间处各有一直径为零点五厘米的弹孔。随呼吸少量溢血,颈静脉怒张,心音遥远,左侧呼吸音完全消失。

    犹豫心脏是运动的器官,随着血流推动移位,有造成肺动脉或者体循环梗塞的危险。所以整个手术进行得格外的艰难。

    经过沈初和周岩的抢救,舒慕染才终于捡回一条命来。

    等到沈初再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沈初是第一个走出手术室的,她取下挂在耳朵上的口罩,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正在手术室门口的季黎。

    他即便是坐在轮椅上,整个人也仿佛是坐着龙椅一般带着君临天下的霸气。

    手术经历时间太长,沈初今天整整一天都没进食,再加上早上在悬崖边上那一通折腾,现在她整个人就好像是从地狱里捞起来的一般,面色苍白。

    有些艰难的哽了一下喉咙,沈初朝着季黎的方向走了过去,一个字还来不及说出口,整个人就突然倒在了地上……

    “沈初!”季黎的一声呼唤,把趴在长椅上睡觉的路熙然都吓得一瞬睁开了眼睛。

    看着倒在地上的沈初,路熙然连滚带爬的打算上前将沈初抱起来。

    然而还是没抵过周岩那神速的动作,周岩紧随其后随着沈初出了手术室,一出来就看到沈初晕倒在地的画面。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上前一把就抱起了沈初。

    路熙然愣了两秒,这才赶紧推着季黎跟着周岩的方向追了过去。

    周岩就近的将沈初放在了病房的床上,然后安排身后的护士对沈初进行身体检查。

    坐在轮椅上的季黎,目光越来越沉。

    终于,一番检查之后,周岩才扭头看着季黎说了三个字:“死不了。”

    然后对着路熙然吩咐:“给她输了营养针,不想她死就让人买点粥进来。”

    说完,转身朝着重症监护室的方向走去。

    路熙然安排人出去买粥,季黎坐在床边,握着沈初微凉的手。

    大半个小时后,沈初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守在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周岩。

    沈初意外的皱了皱眉,面色有些紧张的看着周岩:“怎么了?是不是舒慕染出什么事儿了?”

    沈初挣扎着坐起来,周岩一把将沈初按下去,面色不怎么友善的说:“舒慕染没出事,出事的人是你!”

    沈初迷茫的抬起头来看着周岩,揉了揉抽疼的太阳穴,心里有些忐忑,一双清澈的眼睛望向周岩:“我……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