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358章 去超市买包去污粉吧
    沈初原本以为就赫连城现在这种正在气头上的德行,未必会接听电话,然而没想到电话这才刚刚拨通,电话那头就传来赫连城语气并不温柔的一句:“干嘛?”

    “赫连先生,你误会了。怀孕的人不是南妮,是我。”沈初生怕赫连城没等她说到重点就挂断了电话,所以赶紧一气呵成的把话说完,说完之后又怕赫连城听不出自己的声音,于是接着补充了一句:“我是沈初。”

    电话那头沉默了大概两三秒钟之后,再度传来了赫连城的声音:“打错了。”

    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忙音。

    沈初:“……”

    沈初不死心的低头看了看自己拨过去的电话号码,百分之百确认真的是赫连城的电话号码之后,她又拨了一次。

    然而这次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就在沈初不死心的打算继续拨的时候,对方的电话竟然直接关机了……

    南妮最怕的就是赫连城的飞车,感觉分分钟坐在云霄飞车上一样要命。

    她死死的伸手攥住安全带,犹豫深刻的感受到了来自隔壁驾驶员身上的怒气,鉴于自己此时此刻的命运都掌握在隔壁驾驶员的身上,南妮愣是没敢开口惹怒好赫连城。

    直到感觉自己快要反胃的时候,她才终于忍不住开口冲着赫连城说:“加速,踩油门,再开快点,最好让我把孩子从嘴里吐出来,还省得我明天做手术了!”

    赫连城回头侧目看了南妮一眼:“我长这么大,就听过中国一个的一个故事,西游记里的铁扇公主吃了孙悟空,孙悟空才是从嘴巴里蹦出来的。你是侧面烘托你是公主,咱们的儿子就是个泼猴?”

    “我是想烘托你就是头牛,傻不拉几的大笨牛!你要开车带我去哪儿?”南妮冲着赫连城问。

    赫连城头也没回的说了两个字:“机场。”

    “机场?”南妮脑子里飞速的运转,寻思了好一会儿才想到,“你要带我回美国?”

    赫连城不置可否。

    南妮瞬间放掉了死死抓住安全带的那只手,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之后,这才回头看着赫连城:“回美国干嘛?”

    “结婚。免得你带球跑,不用为我的贴心而感动,我暖男。”

    “你卵……停车!我要下车。”南妮只是为了帮沈初隐瞒这事儿,可没想到这事儿会引起这么大的误会。

    她是喜欢赫连城,是爱他。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要用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去威胁他!

    赫连城依旧踩着油门,根本没有要停车的意思,压根不管坐在副驾驶的南妮怎么闹腾,他就只是淡然的说了一句:“有本事就拉开车门跳下去,没本事就闭嘴。”

    “那你把手机给我,我给初初姐打个电话。”一看赫连城这态度,南妮就知道这男人是当真了。

    既然事已至此,反正都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她不希望都已经瞒到这个地步了,最后却功亏一篑。

    而对于南妮提出的要求,最终赫连城还是答应了。

    将车停在了机场外,赫连城没有沈初的电话号码,所以直接拨通了南妮的手机号码。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接听的人是沈初。

    “赫连先生,你听我说……”

    “初初姐,是我,我是南妮。”南妮赶紧趁着沈初还没把话说出口之前,就已经打断了沈初。

    听到南妮的声音,沈初总算是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

    “南妮你没事吧?”沈初担忧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一听到沈初担心的声音,南妮瞬间觉得自己所有的牺牲都值得了。

    事实上沈初这会儿正往回走,准备找路熙然联系赫连城,正想找到赫连城的下落再解救南妮呢!

    南妮对着沈初开口:“初初姐我没事,反正我怀孕这事儿也瞒不住了,既然赫赫知道了,那也没关系,我现在要回美国和赫赫结婚了,你就别担心我了。一定要将少主拿下,还有,艾琳娜,就是萌萌说的那个绿茶娜,一定要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

    南妮话还没有说完,手机就已经被旁边的赫连城给夺走了。

    无辜的南妮只好狠狠地瞪了赫连城一眼。

    赫连城直接对着电话那头的沈初开口,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南妮听不太懂的话:“小妮子怀孕了,我要奉子成婚,你和季四爷去调查你们的少主,不用来参加我们的婚礼了。需要帮助的地方随时说。”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话南妮听不懂,可沈初却听得很明显。

    赫连城分明已经知道南妮没怀孕,可最后还是坚持要和南妮‘奉子结婚’,那证明了什么?

    孩子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赫连城想娶南妮。

    因为刚刚他说的那句‘你和季四爷去调查你们的少主,不用来参加我们的婚礼’,那不是摆明了威胁她,让她千万不要去破坏他们的婚礼吗?

    沈初不傻,至少从赫连城的这个意思听起来是这样的。

    ……

    世纪金宸。

    沈初和季黎好不容易终于再度回到了这个地方,看着曾经和季黎一起晨跑过的跑道,沈初忽然想起了初次和路熙然见面时的场景。

    那会儿的路熙然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慵懒而优雅的气息,手里还拿着画笔,坐在那颗大树下背椅着大叔,如斯美好的模样。

    如今再次看到这颗大树,不过隔了短短的一段时间,沈初却忽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就在沈初望着树木发呆的时候。

    去停车场停车的季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

    “想路熙然?”季黎磁性的声音在沈初耳后响起。

    沈初扭头笑:“你的特异功能是读心术吧?”

    男人一本正经的摇头:“我的特异功能要在特殊的情景下和特殊的人才能体现出来。”

    “虽然这话很纯洁,但为什么我听出了黄段子的味道?”沈初瞥了男人一眼,是她太污了吗?

    男人唇角一扬,牵着她的手就将她朝着超市的方向攥:“老婆,去超市买包去污粉吧!”

    “给你用,我不用。”默默地将自己的手指塞进男人的掌心里,小心翼翼的和他十指紧扣,有种特别的满足感。

    猜透了沈初那点小心思,季黎忽的牵起沈初的手,在她白皙柔嫩的手背上印下了一个吻,季黎才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沈初柔软的长发,问她:“今晚想吃什么?”

    “冰棍行吗?香蕉味的。”不知怎么的,走到超市门口,沈初满脑子都是雪糕的模样。

    大概是害喜了,想到香蕉味的冰棍,沈初整个人瞬间心花怒放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掩都掩饰不住。

    一门心思的就想着香蕉味的冰棍,想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所以也不管季黎答没答应,沈初拉着季黎的手就直接朝着超市冰柜的方向攥。

    走到冰柜前,沈初瞬间毫无留恋的丢掉了刚刚和季黎那十指紧扣的手。

    季总心理阴影面积正在爆表!!

    敢情儿他一个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高富帅,还抵不过一根香蕉味的冰棍儿?

    季总心情不好……

    所以突然顿住脚步,低头将那个看着冰棍儿垂涎欲滴的女人,一下掰正了身子,然后很严肃的对着她说了一句:“老婆,外面的冰棍不卫生,回家老公给你做你喜欢的冰棍儿,香蕉味的。”

    听听,多纯洁的话,可是为毛线此时此刻售货员真用那种害羞又含蓄,含蓄又奔放的可疑脸色看着她和季黎?

    “我仔细想了想,老公,这事儿就不麻烦你了,你给我买一支吧?嗯?”说完,沈初索性拉着季黎的袖子摇了摇。

    那撒娇的小模样,让季黎瞬间就心软了。

    售货员打开冰柜,递给沈初一根冰棍,沈初的脸上立刻表现出满意的神色。然而不过半秒,沈初就颇有些失望的看着售货员说:“这怎么软了?有硬的吗?”

    售货员正想解释,这是刚刚才上的货,天气太热了,运过来还来不及冻硬。

    结果就看到旁边高贵的季总搂着他娇妻的小蛮腰,十分‘善解人意’的说:“老婆,别为难咱员工,这儿只有软的,要硬的回家老公给你吃硬的。”

    “……”这话听起来为什么这么邪恶,一定是她出现了幻觉……

    最终季黎也没满足沈初的要求,但却买了做冰棍的原材料。

    从超市到家里还有一段距离,沈初突然小腿抽筋,整个人一下挂在了季黎的身上。

    “怎么了?”季黎丢了手里的东西,被沈初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不轻。

    沈初弯下身子锤了锤自己的小腿,委屈的抬眸看着男人:“抽……抽筋了……”

    季黎弯腰,打横将沈初抱了起来,长腿一迈,两步走到了旁边的长椅上。

    沈初一门心思惦记着季黎丢在地上的超市购物袋,可怜巴巴的抬眸看了一眼季黎。

    季黎无奈的回头将购物袋提到了长椅边上,然后在椅子上坐下。

    他直接抬起沈初的小腿,放在了他的长腿上,修长的手指盖上了她的小腿,指腹温柔的帮她按压着。

    “老婆,我约了医院的孙教授,明天上午陪你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季黎一边温柔的帮沈初按摩着小腿,一边不经意的提起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