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365章 老公,带我一程呗
    不知是毛婷婷还是孙晓云,在他酒里下了药。

    等他迷迷糊糊的时候才后知后觉自己遭了算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会所的这号房间里,已经只剩下他和奚瑶了。

    奚瑶天真的以为他只是喝醉了,直到后来发现他情况不对的时候,奚瑶才反应过来,满怀歉意的看着他说了一句:“对不起熙然,今天下午婷婷的确说过要给我一个惊喜的,我没想到……”

    看着奚瑶微红的脸,路熙然一股邪气瞬间冲了上来。

    但依旧绷着脸朝着奚瑶冷声开口:“滚出去。”

    奚瑶大概是没想到路熙然会这么冷漠,哪怕事到如今都不愿碰她。

    “你终究还是放不下艾米?我就那么让你生厌吗?”奚瑶生气又绝望的冲着路熙然吼。

    路熙然正在用理智硬撑着,他不想伤害奚瑶。所以才会说话狠绝的冲着奚瑶开口:“没错,我放不下艾米。奚瑶,你不用刻意装成她,世上就一个她,你再怎么装都不会是她,我比谁都清楚。滚,现在就滚!”

    “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奚瑶哄着眼眶,有些声嘶力竭的指着心脏对他说:“先和你相遇的人是我,先爱上你的人是我,这些年默默的守在你身边的人也是我。你说,我哪里比不上他?哪里比不上一个一心爱着季黎的傻女人?你宁愿宠着一个空有艾米心脏的陌生女人,也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吗?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你哪里都好,只是我不爱你的好。”路熙然强压着理智起身,对着奚瑶说:“季城对你的感情你不是不知道,珍惜一个爱你的人,比追着一个你不爱的人要幸福。奚瑶,我不是你的幸福。”

    说完,路熙然转身就要走,他怕自己如果再继续待在这里,迟早会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兽性。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奚瑶会锁了房门。

    等路熙然愤怒的转身想让奚瑶打开房门的时候,奚瑶却已经脱了上衣……

    她美好的胴体就呈现在他眼前,像是苹果对夏娃的诱惑。

    “把衣服穿上!钥匙给我!!”路熙然失声怒吼。

    门是从里面上锁的,一把铜色的锁,将整个房间锁死了。

    奚瑶有些狰狞的对着路熙然笑:“我喜欢你,我追你,我爱你,最终却抵不过一个已经死去的女人。我和一个死去的女人争宠,较劲儿。最后你却要把我推给别的男人。季城?呵呵……”

    奚瑶冷冽的笑容和狰狞的表情,就像是一个路熙然从来未曾见过的陌生人。

    她走到路熙然身边,勾住了路熙然的脖子,唇角勾起妖娆的冷笑:“季城?他不是你的好兄弟吗?熙然,你大概永远也不知道,我接近他的目的,其实是为了你吧?你要了我吧,如何?”

    “滚!”这次,路熙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直接将奚瑶一把推开。

    眼前这个如蛇蝎一般的女人,和那个总在季城面前装作羸弱温婉的女子,看起来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这样的女人,让路熙然都觉得害怕。

    她如果不是人格分裂,那这样的一面,简直是太恐怖了。

    路熙然狠狠地踹了一脚大门。

    奚瑶又一丝不挂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灵活得像是蛇一样缠绕在他的身上,呵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轻声开口:“熙然,要了我吧!不管你今天能不能从这里走出去,季城都会知道是你玷污了我。季城不是你最重要的兄弟吗?你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你和他的感情,我比谁都清楚。我真的无法想象,你和季城兵戎相见的模样呢……”

    路熙然那时真是涉世未深,还真没见过这么绿茶婊的女人!

    他反手就抓住奚瑶的肩膀,直接将她压在了门板上:“你他妈胆子真大,威胁我?”

    即便是被路熙然这样控住,奚瑶也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惧意,反倒是冷着声音大笑:“季城愿意为了你去死,你却强迫了她最爱的女人,你说,你们还能若无其事的做兄弟吗?”

    背着路熙然的脸,奚瑶得意的冷笑:“熙然,答应我。我们结婚吧?我是真的爱你,我们结婚,我一定不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季城的。我会告诉他我爱你,你愿意给我幸福,我就不会伤害他。这样,你们还可以继续做兄弟。他是你最重要的人啊!不是吗?”

    贱,真贱!

    路熙然强忍住心底的欲望,从毫无抵抗能力的奚瑶身上搜出了钥匙。

    然后一脚踹开奚瑶,打开房门看着奚瑶说:“老子睡猪都不睡你!”

    说完,路熙然拖着身子快速离开。

    只是他没想到奚瑶会这么坚持,竟套上衣服就追了出来。

    许是身体已经超出了负荷,所以路熙然每走一步都觉得有些艰难。奚瑶很快就追上了他的步子。

    路熙然是秉承着最后一点理智,挥手,一把甩开了奚瑶,然后顾不得飞速行驶的汽车,转身就朝着马路对面走去。

    他不知是运气好还是命大,总而言之他是顺利的过了马路。

    说到这里,路熙然冷笑了一声对着沈初和季黎开口:“谁知道奚瑶想不开,非要跟着我一起送死。大概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的这个理论是不成立的。总而言之估计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奚瑶的所作所为了,所以才让人开车撞了她。”

    尽管对于奚瑶的所作所为,路熙然是巴不得她死了算了,为民除害。

    可当时他还是第一时间拨通了报警电话,然后这打出租车离开,去解决自身问题。

    听路熙然讲完,沈初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路熙然宁肯季城误会他,他也不愿多解释一个字。

    奚瑶说,路熙然和季城对于彼此而言有多重要,沈初在这一刻突然懂了。

    路熙然宁肯自己背负这样的罪名,让季城一直误会是他让害死了奚瑶。也不愿意让季城知道奚瑶的真实面貌。

    路熙然用自己的声誉守护了季城年少无知时那个关于爱情的,纯粹的梦。还用自己的利益和时间来完成了曾经对艾米许下的承诺。甚至不管艾琳娜多作恶多端,他都一如既往的试图将艾琳娜往正道上领。

    这样的路熙然,突然让沈初肃然起敬额……

    然而站在沈初面前的路熙然,却似乎已经习惯了背黑锅。面对事实真相,他也没有过多的表情。

    季黎恍然大悟的看着路熙然:“那日在会所里发生的事情,原本应该是有监控记录的。奚瑶死后,季城彻底追查这件事,但唯独找不到会所里的监控录像,是因为你?”

    路熙然无所谓的耸耸肩,对着季黎说:“那时的监控录像我有备份,如果你感兴趣,我有空发给你。”

    说完,路熙然又对着沈初和季黎补充了一句:“反正这事儿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这是你们非要追问我我才说的,事情就这样吧,不要告诉季城。”

    事到如今,路熙然还是愿意继续背这个黑锅。只可惜……

    “不告诉季城,怕是不行了。”季黎说。

    路熙然眉头一蹙,片刻,才舒缓开来,笑着说:“那你就去说吧!反正季城不可能相信你。奚瑶在他心里那是小仙女,老子犯不着自己去找不痛快,反正事已至此都这么多年了,让他在心里头有个信仰,未必不好?”

    本来路熙然没把季黎所说的话当会一回事儿的,因为他已经断定了季城不可能相信季黎的一面之词,毕竟当年会所里的那段视频,还在自己的手里呢!

    然而……

    季黎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路熙然。

    路熙然云里雾里的接过去,然后看着手机上赫然显示着正在通话中的记录。通话记录的另一头,正巧是季城……

    从通话时间来看,几乎是当他和沈初一起走到会所门口的时候,季黎就已经在通话了。

    难怪当时沈初问出当年有关奚瑶的事情之时,季黎正将手机压在耳边,还说了一声:“喂?”

    后来季黎搂着沈初的肩膀,路熙然就以为他把电话挂断了,可谁知道……

    “他妈的,季四爷,你阴我!!”路熙然气得脑袋顶差点冒烟了。

    整个人瞬间就不好了。

    路熙然果断的挂断了季城的电话号码,然后将手机拍到了季黎的胸上:“友尽友尽!!”

    季黎笑:“和你有友情的人,是季城不是我。和你友尽多年的人,也是季城不是我。”

    季黎并没有伸手去接自己的手机,季城的电话就又一次打了过来。

    路熙然拿着手机,就像拿着一个烫手山芋。

    “你们的烂摊子,别想我来收拾。”说完,季黎也没有要伸手去接路熙然手里那只手机的意思,而是转身朝着自己的车子边上走去。

    还被拷着手铐的沈初,反应了两三秒之后,赶紧拔腿朝着季黎的方向追了过去:“老公,等等我呀!”

    季黎已经上了车,启动了车子。

    戴着手铐的沈初无辜的追了两步,原本以为季黎都要丢下她不管了的时候,男人突然一脚急刹车踩了下去。

    沈初整个人瞬间希望重燃的追了上去,一张可爱的笑脸瞬间凑上了车玻璃,冲着车子里的季黎笑容满面的讨好:“老公,我错了,带我一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