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368章 别挣扎了,配合点
    原本以为在季黎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首先会露出不相信的表情,然后再露出震惊的情绪,最后会兴奋的抱着她旋转,然后说点中奖感言。

    然而……

    季黎只是用那种深沉到她都看不太懂的表情,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然后终于后退了一步,不再逼近她。

    而是目光沉吟的看着她的脸,伸出手指宠爱的戳了一下她的脑门,说了两个字:“傻瓜。”

    “……”谁傻了?

    沈初想动手抓住男人的手指,然而手却被控在了背后,所以她只好伸脑袋过去象征性的咬了一下男人的手指,这才目光清澈的看着男人问:“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会怀孕?”

    季太太的表情实在是太认真了,认真得让季黎都不得不多看了一眼,然后这才温柔的揉了揉她的长发。随后弯腰,双手把住她的肩膀,含情脉脉的眼睛看着她说:“老婆,我不在意我们然还能不能拥有更多的孩子,我在意的是最后和我携手白头的女人是不是你。”

    “不是,季黎,我真的……”

    沈初话还没有说完,季黎拿过旁边储物柜里的医药箱,随手拿出一个细细的镊子。

    然后微微掰过沈初的身子,让她背对着他。

    轻而易举的捣鼓了两下,啪嗒一声,手铐开了。

    沈初忽的想起了还没结婚前,她在魔古山遇到季黎的那天。她原本把他锁在了落地窗外的,可是男人却依旧轻而易举的打开锁就进了房间。

    她怎么就忘了这男人一声的本事,还包括开锁这种技术活?

    手终于自由了。

    沈初正想开口对着季黎认真严肃的解释一下有关于自己怀孕的实情,可季黎却已经率先开口看着她,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安慰她说:“老婆,生下了黑土的你就已经狗伟大了。以后不许胡思乱想。你要知道,之于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你就够了。”

    说完,帮着她揉了揉手腕,温柔的对着她说:“要一起洗澡吗?”

    “那还是不要了。”原本解释的话都已经到了喉咙边缘了,可是沈初却被季黎那真心实意的表情给打败了。

    他刚刚的那番话,虽然没有说一个和爱有关的字,但却字字句句都让她温暖到了心坎里。

    这个话题终究还是不了了之了……

    第二日一早,季黎就留下字条和早餐,然后去找了欧景城。

    沈初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最近总有些嗜睡。

    热了一下季黎亲手做得早餐,沈初吃得很满足之后,这才拨通了季黎的电话。

    欧景城将施内特关在了秘密基地里,沈初有些话想问施内特。季黎答应了,让路熙然开车来接她。

    路熙然一路上都保持着沉默,平日里本来挺话唠的沈初,这次也没敢开口询问路熙然昨天和季城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路熙然带着沈初进了欧景城的管辖范围之后,就把她当做陌生人一样丢下了。

    沈初终于是忍不住开口扭头看着准备转身离开的路熙然喊了一句:“路少校……”

    “别跟我说话,老子现在对季黎进入记仇模式。老子厌屋厌乌,连带你也别跟我说话。”路熙然虽然顿住了脚步,但是头也没回的说了这番话。

    沈初撇了撇嘴,到底还是把路少校惹怒了啊……

    “路熙然,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赔罪吧?”沈初突然小跑两步,走到路熙然面前,面带微笑的说。

    路熙然双手环胸,吊儿郎当一脸雅痞的看着沈初问:“掏空了我的秘密,你就打算用一顿饭来补偿我?”

    “那你要什么?我送你一个女人你要吗?”沈初问,其实她觉得,赫连婉儿挺合适的。

    能将一个人默默地放在心里喜欢好多年,却从来不求回报的人。沈初第一个想起的人是路熙然所深爱过的艾米,第二个就是婉儿了。

    听说一辈子只会声嘶力竭的爱一个人,所以那个名额才显得弥足珍贵。

    路熙然似乎不太想提起这个话题,所以伸手拍了拍沈初的肩膀说:“我要吃水煮鱼,你今晚亲自给我做。”

    这算是答应和好了?

    沈初勾起唇角笑着应下:“好。”

    路熙然这才带着沈初朝着施内特关押的方向走去。

    然而一路上却发现有些不太对劲儿。

    就这个时间点照理来说,欧景城的人应该正在门口里三层外三层的守着。可是为什么却干净得一个人都没有?

    这不符合逻辑啊!

    路熙然立刻掏出一把消音枪递给了沈初。

    沈初一头云里雾里的接过,然后才有些迷蒙的看着战战兢兢随时随地准备备战状态的路熙然,皱眉:“怎么了?”

    许是因为路熙然现在的表情太严肃了,所以沈初也只好跟着严肃起来。

    枪握在沈初的手上,沈初只觉得格外的亲切,特别是在恢复了一部记忆的情况下,就更觉得手到擒来了。

    只是这一路上都十分顺利,并没有遇到需要舞刀弄枪的地步。

    沈初一直跟在路熙然的身后,最后安全的到达了关押施内特的地方,这才终于明白为什么此时此刻外面没有一人看守,因为此时此刻安辰正带着一大批人马,站在施内特的身边,显然是因为已经得知施内特被抓的消息,所以受到了沈谦的指令,因此过来救施内特的。

    可是这既然是欧景城的秘密基地,那安辰就算作为沈谦的手下,再神通广大,也不至于昨天施内特才被带到这里来,今天安辰就已经调查到施内特被关押的地址了吧?

    所以……唯一的可能性那就是……

    欧景城故意透露的地址给安辰,目的就是为了引羊入虎口。

    而既然沈初都明白的道理,作为沈谦手下的安辰,不可能不明白。

    那也证明了,安辰这是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

    难怪这次安辰带来的队伍会如此庞大。

    想必也已经是有了万全的准备。

    只不过既然欧景城的目的就是想抓住安辰,那准备肯定也很充分。

    双方现在正处于僵持的状态。路熙然一把就将沈初抓到了季黎的身后,直到确认沈初安全了之后,路熙然这才看着欧景城说:“速战速决,今晚初初姑娘还答应了要回家给我做好吃的呢!”

    季黎回眸瞪了路熙然一眼:“不怕季太太下毒?”

    “季四爷,做人不能像你这么狭隘。”路熙然伸手一把勾住季黎的肩膀,然后看着欧景城说:“一个人能解决吧?我和季四爷出去聊聊人生。”

    欧景城给了路熙然一记白眼,然后这才看着施内特和安辰说:“别挣扎了,配合点如何?”

    安辰看了一下围绕在他周围的人,不由得皱了皱眉。

    今天这件送羊入虎口的事,是少主的意思。

    昨晚,当少主提出让他今天带队去救施内特的时候,安辰就理智的对着沈谦分下过:“少主,欧队显然是故意将收押施内的地址透露出来的。否则也不会今天中午施内才被季四爷带走,今天晚上我们就能主动的收到相关消息,所以如果我明天率人过去救施内的话,未必明智。”

    沈谦负手站立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那好似一览众山小的夜景,看得深沉,并没有回应安辰。

    安辰沉默了两秒,继续说:“少主,既然欧队是故意要引诱我们过去,我觉得我们应该将救施内这件事情压一压。如果就这样带人去硬闯,我们胜算不大。”

    尽管安辰说得很认真。

    可是最后却换来沈谦意味深长的一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少主的意思是,今天这一趟,必须来。

    今天一早,艾琳娜就遵循少主的意思,带了一群人马给他,却并没有和他一起参与这次拯救行动。

    意外的是,艾琳娜什么时候如此深得少主的心了,让少主竟如此信任她?

    确切的来说,自从少主将艾琳娜接回来之后,就一直对她委以重任。

    因为不知道路熙然和艾米之间的事,所以在安辰看来,艾琳娜唯一能威胁的人,也不过是路熙然罢了。而少主却对她如此委以重任,肯定有其他的目的。

    不过现在该思考的不是这个问题,而是……

    既然少主已经知道这次他来救人胜算不大,可是为什么却还要让他派人过来营救施内特。

    就目前的情形来看,非但施内特救命不出去,恐怕就连自己也要搭进去了吧?

    少主这是打的什么如意算盘?

    施内特看着站在原地不言不语的安辰,问:“没计划就来救我了?是打算让我在你的掩护下杀出一条血路自己闯出去?先生,你不是这么毫无计划的人吧?”

    安辰回眸看了施内特一眼,声音很轻的开口,说:“这是少主的意思,我是不想来救你的。”

    “……”说得能不能再勉强一点?

    施内特吊儿郎当的看了安辰一眼,正要开口,突然看到自己身后几个人杀出重围来,然后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施内特目光一凛,有些惊愕的看着安辰:“所以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少主的意思?够狠的啊!”

    被施内特一番话说得一头雾水的安辰扭过头去,看着自己身后杀出重围进来的几个人中间绑架的那个人,目光瞬间冷了下去,眉头深锁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