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374章 你是真当我不会吃醋是不是?
    安辰的病房里。

    季黎到的时候,季晴一定坐在安辰的病床前,伸手握着安辰的手,握得很紧,始终舍不得放开。

    看着出现在门口的季黎,欧景城才看了一眼季晴对着安辰说:“昨天晚上走的时候是这个姿势,今天早上来的时候还是这个姿势。”

    欧景城指了指桌面上的食物:“昨天晚上送过来的食物,一点都没动。再这么下去,安辰还没醒,季晴就先晕了。”

    反正欧景城拿季家的这个公主是没什么办法的,从小就没啥办法。

    季黎看了一眼季晴的方向,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似乎生怕眨一下眼睛就会错过安辰醒来的似的。

    “新送来的?”季黎看着镜子桌面上还没拆封的早餐,问欧景城。

    欧景城看了一眼坐在旁边沙发上的陆斯恩,然后点了点头,这才对着季黎说:“不会吃的,现在跟她说什么都没用,说什么都听不进去。”

    说完,欧景城又问季黎:“对了,你让我叫陆斯恩过来做什么的?”

    坐在沙发上的陆斯恩也点了点头:“是啊,四哥,你叫我过来有事儿?”

    季黎刚要开口,手机却忽然之间响了起来。

    这是季黎的私人手机特意为沈初定制的来电铃声。

    按下接听键,季黎听着电话那头传来沈初的声音:“老公,我现在准备从医院出来了,去你公司附近等你吗?”

    没想到沈初和舒慕染的谈判会那么快就结束了。

    季黎看了一眼坐在病床边旁边正一动不动的季晴,这才对着沈初说:“我在安辰的病房,你先过来吧。”

    舒慕染的病房和安辰的病房就在同一层楼。

    沈初很快就过来了。

    她刚推开房门,就看到季黎面无表情的朝着安辰病床的方向走了过去。

    沈初问欧景城:“什么情况?”

    “季晴估计要在安辰醒来之前先晕过去了。”欧景城说。

    沈初点了点头,然后将目光朝着季黎的背影投了过去。

    她上前,将饭菜带到了季晴的身边,安慰她:“晴晴,先吃点吧?周岩说了,安辰的手术很顺利,一定会醒过来的。你要是再这么硬撑下去,到时候安辰还没醒过来,你就该体力不支了。”

    然而沈初的安慰却并没有撼动季晴一丝一毫,她就像是进去了她自己独特的世界一样,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

    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料到,季黎会突然之间上前拔掉了一直戴在安辰口鼻处的呼吸器。

    刚刚还像是被人抽走了灵魂似的季晴,突然之间一下子站了起来。

    目光茫然的看着季黎:“老四,你干什么啊?”

    “你不想活了是吧?东西也别吃了,我让安辰给你陪葬。”季黎手中拿着呼吸器,面无表情的看着季晴。

    季晴怔怔的看着季黎,不过两秒的时间,她就快速的接过了沈初手中的饭菜,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个不停,嘴里支支吾吾的吐出声来:“我吃,我都吃,我不要他陪葬……我不要!!”

    看着季晴一口一口狼吞虎咽的朝着自己的嘴里塞食物,沈初到底还是看不过去,皱了皱眉头,然后将安辰的呼吸器带了回去。

    季黎回头看着欧景城:“看着她把东西吃完!”

    欧景城点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陆斯恩跟我出来。”季黎说。

    坐在沙发上的陆斯恩早就在季黎拔掉安辰呼吸器的那一刻就站了起来,一听季黎开口,赶紧跟着季黎走了出去。

    帮着安辰戴好呼吸器,沈初也跟了出去。

    一推开门就正巧听到季黎在走廊上对着陆斯恩说:“等安辰情况稳定之后,将季晴和安辰都送到威尼斯。”

    虽然陆斯恩表面上是模特,但也是带着玩票兴致的。只要季黎一句话,陆斯恩自然要答应。

    “表哥的意思是让我到时候在威尼斯把两人好好看守着,别再出幺蛾子了是吧?”陆斯恩问季黎。

    沈初也看向季黎的方向,昨晚她曾问过季黎打算怎么处理安辰和季晴,原来季黎早有打算。

    季黎很自然的搂着沈初的腰,看着陆斯恩说:“若是那天安辰没有帮季晴挡这一枪,或许安辰还有绑架季晴来作为施内特交换条件的可能性。但从安辰奋不顾身帮季晴挡枪的轻型来看,这一切应该都不是安辰的意思。季晴离不开他,那就让他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还欠季晴的那份情。”

    陆斯恩觉得季黎说得很有道理,确切的来说,他表哥说得每一句话,他都觉得很有道理。

    陆斯恩对着季黎点了点头:“正巧想去威尼斯逛逛,放心吧,这事儿我能处理好。”

    “嗯,辛苦了。”季黎说。

    陆斯恩勾起唇角,笑了笑:“我去看看晴姐,你们先去吃饭吧!”

    说完,陆斯恩转身回病房。

    季黎这才扭头圈住沈初的腰,问她:“还离不离了?”

    “不离了。”沈初反手圈住季黎的腰际,笑容满面的看着男人:“老公,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吧?不过得刷你的卡。”

    “老公带你刷脸去。”季黎牵着沈初的手,一边朝着医院外走去,一边问:“想吃什么?”

    “有点累了,不想走,最近的餐厅吧!”沈初说的是实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所以最近总觉得嗜睡无力。

    之前怀黑土的时候完全没这感觉,感觉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季黎带着沈初去到最近的一家餐厅,然后点了沈初爱吃的酸菜鱼。

    等着上菜的时候,季黎手机响了。

    季黎转身去接电话,正巧服务员上了菜,平日里素来喜欢吃酸菜鱼的沈初,可没想到这才刚闻着这鱼味,整个胃突然翻江倒海的不舒服起来。

    她突然之间起身就一头扎进了洗手间里。

    挂断电话的季黎一回头,却发现沈初人不见了。

    讳莫如深的眸看向旁边的服务员,问:“刚刚坐在这里的人呢?”

    “好像是人不太舒服,去洗手间了……”服务生指着身后VIP包间的独立卫生间看着季黎开口。

    “行了,出去吧。”季黎说。

    服务生转身出去,带上了房门。

    季黎直接推开了大门,却看到沈初趴在马桶上,吐得死去活来……

    沈初进洗手间进得着急,完全忘了锁门。

    她怎么也没想到季黎会突然之间进来,所以整个趴在马桶上的动作,瞬间就僵了。

    身后的男人拿过旁边的纸巾递给她,然后温柔的帮她拍着后背。

    事后,沈初只好捂着胃的位置,故作皱了皱眉:“肯定是今天早上吃坏肚子了,一会儿得去拿点胃药才行……”

    季黎看着沈初的目光,幽深了起来,说:“老婆,今天早上的饭菜我做的。食材都是最新鲜的。”

    沈初:“……”

    “刚刚在舒慕染的病房里吃了两串葡萄,大概是和葡萄有关系吧!”沈初很自然的说,似乎真的有那么回事儿,她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准备先把这事儿搪塞过去,于是看着季黎自然的开口:“一会儿随便买点胃药吃了就没事了。”

    沈初的演技进步了,让她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

    “明天早上过来做个全身检查,这次听我的。”季黎拿过纸巾,温柔的帮着沈初擦拭了一下唇角,毋庸置疑的态度对着沈初开口。

    沈初突然之间拉住季黎的手,很严肃的看着他说:“我真的没事儿,就是吃坏了胃,充其量还有点血压低,营养不良。老公,有件事儿我要跟你说,有事儿的人不是我……”

    “嗯?”季黎扶着沈初在旁边位置上坐下。

    沈初本来想开口说舒慕染的病情,可是话到嘴边却突然之间转了个弯。

    沈初忽然掏出手机,然后从网上翻出豪斯的照片来,然后将手机递到了季黎面前:“老公,你看这人眼熟吧?是不是那天晚上和你视频聊天那男人?”

    看着沈初翻找出来的照片,季黎微微蹙了蹙眉。

    这是豪斯多年前被媒体拍下来的照片,当时还是因为荣登医学杂志。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来了?”季黎顺手将沈初拉进了自己的怀里,抱着。

    这个姿势让沈初和季黎交流不太方便,但她还是扭头过去看着季黎问:“这男人是不是叫豪斯?是个医生,对脑胶质瘤生物刀这方面很有造诣?”

    季黎将沈初举着的手机拿走,放在了旁边的桌面上,伸手挑起沈初小巧的下巴,目光微沉却带着宠溺看着沈初开口:“季太太,别绕圈子,说重点。”

    就知道自己的旁敲侧击没多大用处……

    沈初只好对着季黎实话实说了舒慕染的病情,然后这才一把抓住男人挑起自己下巴的那只手,对着季黎说:“我知道他或许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而选择消失了,但是我知道你是认识他的。舒慕染的手术不能没有他,老公,舒慕染虽然不是我的救命恩人,却是那个知我懂我一直为我无悔付出的人,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

    说到这里,沈初是真的说不下去了。

    所以她只好目光虔诚的看着季黎说:“老公,我想请豪斯给舒慕染做手术……”

    季黎沉默着皱了皱眉,然后有些严肃的表情看着沈初,就连抱在她腰上的手也松开了:“沈初,你是真当我不会吃醋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