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385章 我不在意了
    云锦的记性的确很好。

    只是沈初的记忆却不见得有那么好了,在她很小的时候,沈慕华就已经抛下她了,所以在沈初的记忆里,基本没有母亲的身影。

    之所以记得母亲的名字,也多亏是小时候,每天都听胡美萱在自己耳边念叨母亲沈慕华是个朝三暮四的狐狸精。

    原本沈初还有沈慕华的照片,小时候看着照片约莫还能记得沈慕华的模样。可是后来沈高怀疑自己不是他亲生的,所以强硬的拉着她去做了亲子鉴定。

    最后虽然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显示她的确是沈高的亲生女儿没错,但沈高却在一怒之下把所有和沈慕华有关的照片和东西都销毁得一干二净。

    久而久之,对于沈慕华,沈初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一道模糊的影子,至始至终都想不起究竟母亲到底长什么模样了。

    而云锦给她看的这张照片里,这的确是小时候的自己。而抱着她的女人,也的确是苏子煜的母亲,苏慕华。

    照片很显然被剪掉了一半……

    云锦伸手在沈初面前晃了晃,问:“你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你母亲长什么样子了吗?”

    沈初摇头,那时候年纪小,就算是再怎么努力,却也始终回忆不起。

    本来对于‘妈妈’这两个字是,沈初就是极其陌生的。

    看着沈初很努力去回忆的样子,云锦看得有些心疼,伸手夺走沈初手中的照片,说:“别想了。想不起来就算了吧!反正已经在你的生命里缺席二十几年了。只是……”

    云锦看了一眼照片,看着沈初忍不住开口问道:“只是我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觉得的确有些惊讶,实在很难不去思考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苏女士真的是你母亲。这样一来,那你和苏子煜……”

    “不会的!!”沈初突然站起身来。

    吓得云锦一下从床上弹到了地上。

    沈初这才赶紧转身对着云锦伸手。

    云锦尴尬的勾起唇角笑了一下,说:“别激动别激动,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可千万别激动动了胎气。”

    沈初不是激动,而是她根本就不相信这是事实。

    她将云锦从地毯上拉了起来,说:“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苏慕华不可能是我的母亲,沈高那么恨沈慕华,若是知道沈慕华如今成为了商社的妻子,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以来都坐视不理。苏慕华的身份已经被曝光很久了,沈高不可能还这么平静!”

    “是是是,对对对,你说得有道理!”云锦赶紧附和,生怕沈初一个激动动了胎气。

    早知道还真不该将这件事情告诉初初宝贝儿。

    “初初宝贝儿饿了吧?要不咱们先下楼吃点东西,我看多半也是巧合,你千万别胡思乱想了。”云锦一边说着,一边将沈初朝着楼底下拉。

    顺便将照片塞进了沈初的怀里。

    云锦这才刚刚把沈初拉到客厅,却发现原本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漫儿不见了。

    她扭头就看着管家:“漫儿呢?”

    “小小姐出去找古力了。”管家回。

    古力是商家养的一条藏獒,那凶险程度也是非比寻常。偏偏那狗狗对漫儿格外待见,但毕竟是凶猛的狗,云锦还是怕漫儿万一出了意外。

    于是扭头看着沈初:“你先坐会儿,我一会儿马上就回来。”

    说着,云锦火急火燎的朝着门外跑去。

    沈初攥紧了手中的照片,原本打算先行离开,可是没想到刚刚从沙发上站起来,苏慕华就突然出现在门口。

    苏慕华显然没料到沈初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整张风韵犹存的脸上,是满满的震惊。

    虽然沈初最开始来商家的目的就是见苏慕华,可是在得知这张照片的存在之后,沈初却打起了退堂鼓。

    “沈初……”惊讶的苏慕华叫着沈初的名字。

    沈初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看着苏慕华开口:“我只是来找云锦的,我现在正要离开。苏女士,那我就先告辞了。”

    慌乱之中,沈初拿起自己的包包就要离开。

    然而却在从苏慕华身边路过的时候,突然被苏慕华一把拉住了。

    沈初僵硬着,没敢回头。

    第一次,她像个缩头乌龟似的想着逃避。

    然而苏慕华却并没有放开她,而是饱含着各种情绪的看着沈初:“现在连干妈都不叫一声了吗?干妈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了,这些日太忙了,一直在想什么时候抽空见见你。这些日子里是不是为沈谦的事情太操劳了,怎么越发瘦了?”

    她是在关心她,用温暖的语气,温暖到让沈初突然眼眶一酸。

    原本想要落荒而逃的她,突然之间沉寂了下来。

    她扭头,红着眼眶看向苏慕华:“干妈?就只是干妈吗?您真的,只是我的干妈而已吗?”

    沈初红着眼眶,虽然眼底噙着热泪,可她却始终倔强得没有让眼泪掉下来。而是在眼眶里打着转。

    苏慕华被她突如其来的质问给吓得僵住了,拉着沈初袖子的那只手,也不由自主的松了。

    沈初轻而易举的挥开苏慕华的手臂,头也不回的朝着么门边走去。

    苏慕华愣了两秒,赶紧追了出去:“初初,你这是什么意思?”

    快步上前的苏慕华,终于拦在了沈初的面前。

    沈初红着眼睛看向苏慕华,沉默了好久之后,才将刚刚云锦给她的那张照片,从包包里抽了出来,然后拍到了苏慕华的身上:“在我解释之前,您是不是也该跟我解释解释这张照片的由来?那扎着羊角辫的傻姑娘是我,那抱着我的人呢?是您吧?”

    没想到沈初会看到这张照片,苏慕华一瞬间沉默了下去,不知道如何开口。

    情绪一瞬间冷了下来,沈初伸手抹了一把实在是忍不住溢出来的眼泪,眼神落在苏慕华的脸上:“您是苏慕华,不是沈慕华,我明白的。您是商社商先生明媒正娶的妻子,不是曾经那个抛夫弃子的沈慕华,我明白的。您有您想要追求的生活……我也明白……就算当年被沈慕华抛弃了,我也还是健健康康的长大了,我活着,我还好好的活着……”

    “不是这样的……”苏慕华也跟着沈初一起红了眼眶。

    她伸出手来,想要抓住沈初的手腕,然而却被沈初一把挥开:“既然过去的二十几年我都这样活过来了,接下来的日子我也能这么过下去。我不需要沈慕华,不需要那个抛弃我的沈慕华,不需要那个不在意我生死的沈慕华!”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没有人要抛弃你,没有人愿意抛弃你……”

    “不重要了。”沈初红通通的眼眶,聚集着热泪。她深吸一口气,抽噎了一下,看着苏慕华说:“我不在意了,不在意有没有母亲。因为反正,她都缺席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那些年,回不去了。”

    沈初捡起自己落在地上的手提包,背影僵直的走向门前。

    “沈初!!”苏慕华站在原地大叫着沈初的名字。

    沈初走出了别墅大门,苏慕华还来不及追上去,沈初就突然看到商社和商华有说有笑的从一辆纯黑色的宾利车上走了下来。

    商华。

    沈初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过他的相关资料,所以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季黎答应豪斯的,要将商华的真面目都揭露出来。

    如果沈初没猜错的话,季黎处理好公司的事物之后,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也是要联系商华。

    商社已经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沈初。

    一眼就将沈初给认了出来是,商社面带笑容的上前看着沈初:“沈小姐这是随着小季一起过来的?”

    沈初摇摇头,说:“季黎现在正在公司,应该还在忙的。”

    说着,沈初礼貌的对着商社点了点头:“商伯父,这位是……”

    沈初明知故问的看想了商华的方向。

    商社这才笑着对沈初介绍:“这位是我的亲兄弟,商华。”

    “商先生您好。”沈初面带微笑的对着商华点了点头,说:“难怪商先生看起来如此眼熟。”

    “虽然我这兄弟不喜抛头露面,可万能的媒体总能偷拍到几张照片,所以沈小姐觉得熟悉也不奇怪。”商社说。

    沈初笑着和商华拉近乎:“没看到报纸媒体刊登商先生归国的消息,没想到还能这么巧的遇上。”

    “这位是世纪集团季总,季黎的夫人,沈初。”商社看着商华,帮沈初做了个自我介绍。

    得知沈初的身份,商华眸子危险的半眯着,细细的打量了沈初几秒钟之后,这才和颜悦色的看着沈初笑:“此次归国也是为了陪太太过个结婚纪念日罢了,不宜大张旗鼓。况且我太太喜静,怕媒体多了吵闹得很。”

    “商先生和商太太果然如同外界所说的一样,夫妻感情情比金坚。”沈初笑着夸赞。

    夸得商华开心了,然后低头对着沈初说:“小季娶了你这么个伶牙俐齿的太太,也算是有福气了,还不知道招不招架得住呢!这还是在小季小三岁的时候见过他呢!”

    “就是不知道商先生有没有空,您若是有空,我们随时过来拜访您。”沈初顺水推舟的说。

    本来她之所以留下来和商华说废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能够营造一个名正言顺见面的地方。

    原本沈初还是有些忐忑的,不知道商华会不会答应,结果没想到商华特别爽快的看着沈初说:“说什么拜访不拜访的,这两日我太太正在倒时差,这也还没来得及回家,正在酒店休息呢!正巧我和商社约了明日在家里聚餐。要是你不介意,就带着小季过来一起吃顿家常便饭。”

    没想到商华会这样开口,沈初自然是乐见其成的笑着点了点头,官方的回应了一句:“自然是乐意了,荣幸之至。”

    苏慕华这时候从别墅里走了出来,看着门口的三人,苏慕华刚巧听见了刚刚那番话。

    她抬起头来看着商华:“大哥将嫂子藏得甚是隐秘,结婚多年来,我也未曾见过嫂子一面。倒是没想到明日能有这个福气,早闻嫂子才貌惊人,明日可是有眼福了。”

    的确,这些年,要说商社是个护老婆的,可万万比不上商华。

    对于保护老婆这件事情上来说,商华简直就是个护妻狂魔。

    这么多年来藏着掖着的保护着妻子,就连她这个弟妹都没见过嫂子的真容。

    沈初对着商华和商社告辞,却唯独没有和苏慕华再多说一个字。

    苏慕华追出来,本来是有话要对着沈初说,却碍于商华和商社在场,于是最后只能把想说的一肚子话,都再次咽了回去。

    商华晚上在商家吃过晚饭后,就告辞回了酒店。

    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里。

    商华拿过放开打开了房门。

    房间里,加湿器里面放了茶树精油。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茶树的香气,浅浅的,淡淡的味道,将整个房间笼罩起来,让人闻着很是舒心。

    落地窗上挂着厚重的暗紫色窗帘,看起来奢华至极。

    窗前,一个身穿着暗红色改良版旗袍的女子,站在了落地窗前。雪白的披肩披在了身上。

    一头秀丽的长发精致的挽成了发髻,低低的发髻,看起来优雅而不失知性。

    女人皮肤很是白皙,脖子上挂着一条白色珍珠项链,让人瞬间联想起珠圆玉润一词。

    耳垂上的珍珠耳环,更是将女子身上的优雅气质发挥到极致。

    她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映照着脸上的皮肤,保养得极好的皮肤,泛着莹润的色泽,看起来顶多也就四十来岁的模样。

    随着开门的声响,她扭过头来,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

    商华唇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怎么还没睡?”

    “看着这楼下的万家灯火,睡意全无了。许是时差还没倒过来吧!”女子勾起优雅的浅笑,然后将红酒杯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商华上前,和她并肩而立:“婉莲,我和商社还有慕华说好了,明晚到家里聚一聚。我们结婚也这么多年了,这慕华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模样呢!也不是见不得人的脸,藏了这么多年,我还是忍不住想把你带出去炫耀……”

    没等商华把话说完,婉莲就轻轻地,不着痕迹的将商华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开,然后看着他问:“你说豪斯回国了,当真不是骗我的?”

    听完这话,商华的脸色瞬间严肃了起来。

    虽然略有不悦,但到底还是点了点头,说:“我何时骗过你?”

    婉莲沉默了。

    好久之后,商华才走到婉莲身后,搂着婉莲,说:“我会让你和豪斯见面的,明天先陪我回家吃顿饭,嗯?”

    沉默了几秒之后,婉莲这才点了点头:“好。”

    到底最后还是没有躲开商华的怀抱,而是沈初直接在商华的怀里问他:“你真的相信当年豪斯携款潜逃吗?你我都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

    “结婚纪念日想要什么礼物?”商华直接开口打断了婉莲没说完的话。

    知道这个话题继续不下去了,婉莲也没有坚持。

    而是轻轻地掰开了商华禁锢在自己腰前面的手,随后平静的莞尔一笑,说:“随意吧!你送的都好。晚安。”

    说完,婉莲面无表情的转身朝着床边走去。

    看着婉莲盖上了被子,商华的目光越发的深沉。

    ……

    晚上。

    季黎洗完澡后,坐在床边。

    原本躺在床上的沈初,突然之间将她的脑袋枕在了季黎的腿上。

    很少见到季太太这么黏糊的模样。

    季黎伸手将女人凌乱的头发拨开,看着自己腿上露出的那张可爱的小脸蛋,季黎唇角勾起一抹温柔又宠溺的浅笑:“怎么了?”

    “老公,接下来我要问你一个很幼稚的问题,但是你一定要回答我。”沈初看着男人桀骜的下巴,一本正经的说。

    听了沈初的话,季黎倒是来了兴致,勾起唇角问:“什么幼稚的问题?一加一等于几?”

    沈初摇头,抓住男人的手,然后躺在他的腿上问他:“你会抛弃我吗?”

    “你想我怎么回答?”季黎问。

    自从沈初从云锦那里回来之后,情绪就有些不太对劲儿,而且从她昨天晚上询问苏慕华的情况来看,季黎断定,多半是有问题。

    沈初看着季黎说:“我希望你回答我,说你永远都会在我身边,哪怕是骗我的也好。”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没有骗你。”季黎认真的看着沈初说。

    沈初勾起唇角,突然就笑了:“我最清楚了,你撒谎的时候永远都是一本正经的!!”

    “我就算骗你,最少也骗你一辈子。”季黎说。

    不管这话是不是真的,反正沈初听完之后,心情开心了不少。

    整个人突然注入了活力,沈初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看着季黎说:“老公,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好消息?什么好消息?说来听听。”季黎正襟危坐的看着沈初,做好了认真听消息的准备。

    沈初将今天遇见商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后兴奋的告诉季黎:“商华先生邀请我明天带着你去商家吃饭,而且说明天他会带着他太太一起出席,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明天可以见到是商先生的太太了。也就是那个让豪斯医生念念不忘,并且愿意为了她而牺牲名声和一切的女人。”

    说到这里,沈初显得有些兴奋:“其实我很好奇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奇女子,我想,她应该是个好人,否则豪斯医生也不会那么死心塌地的爱着……”

    “坏人也有被爱的权利。”季黎突然开口对着沈初说了一句。

    沈初当然知道坏人也有被爱的权利,但是为什么季黎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

    沈初皱了皱眉看着季黎,问:“什么意思?”

    “每个人都有做错事情的时候,也有被逼无奈的时候。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最起码应该给对方一个机会,原谅对方一次。给别人救赎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原谅自己。”季黎突然意味深长的对着沈初说。

    沈初好像从季黎的这番话里面听出了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着季黎:“老公……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你觉得有什么事情是我应该知道,但你却没有告诉我的?”季黎四两拨千斤,用打太极的方式给沈初留足了面子。

    原来他都知道了……

    也是,季黎这么聪明,猜也猜出来了吧!

    “这件事情,我们先翻篇吧!好不好?”沈初伸手拉着男人的袖子,撒了撒娇,说:“等到我鼓起勇气调查清楚之后,再告诉你,好不好?”

    “好,过来。”季黎对着沈初招了招手。

    沈初凑过脸去,老老实实的听着季黎开口。

    然而男人却只是在她的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然后就笑着揉了揉她的长发:“睡觉吧,别撩我。睡觉姿势老实点!不许对我上下其手,听明白没有?”

    “那我尽量?”沈初小心翼翼的回,毕竟她睡相不好这件事情,一时半会儿也是改不回来的。

    季黎细细的沉思了几秒之后,抱起了枕头,说:“我去睡沙发!”

    免得一会儿光被老婆调戏,那种被调戏了还不能反抗的日子,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眼看着季黎正儿八经的抱着枕头就要去睡沙发了,沈初死不要脸的拉住男人的衣摆:“老公,分居吗?”

    “是分床。”季黎纠正。

    沈初瘪嘴,摇摇头:“这不是分床,你过来,我给你诠释一下什么才叫正确的分成嘛!”

    季黎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撒娇卖萌的小女人:“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分床。”

    沈初拿了一个枕头就隔在两人中间:“喏,这才叫分床,你一半我一半,我绝对不会越界的,我保证!”

    季黎哭笑不得的反问:“拿什么保证?”

    “拿我对你忠心耿耿的爱啊!”

    “爱个屁,别他妈乱摸我,睡觉!今晚再撩我,横竖都要把你睡了!”说完,季黎直接上床将沈初一把拉进怀里。

    沈初趴在男人的胸膛上,唇角勾起满足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