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曾有一人,爱我如命 > 第401章 大结局上
    胡美萱以为沈初是为了要回叶婉莲的那笔钱所以才来的,可是没想到开口第一句话竟然是告知她沈沛菲患了精神病。

    得知沈初不是为了钱来的以后,胡美萱突然趾高气昂的站起来冲着沈初的方向死不要脸的大吼:“你什么意思?都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蹄子害得我们家菲儿进了监狱,你现在还有脸来我这儿撒野?”

    说着,胡美萱一个巴掌朝着沈初的方向扇过去。大概是在沈初小的时候,胡美萱就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一言不合就扇巴掌。

    沈初原本是已经反应过来准备伸手握住胡美萱的手腕了,可是没想到身边的欧景城却提前她一步,伸手一把捏住了胡美萱的手腕。

    “啊……痛痛痛!松手!!”胡美萱一阵鬼哭狼嚎。

    沈高赶紧抓住了欧景城的手,态度显然恭敬了许多:“欧先生……”

    欧景城一个凌厉的眼神朝着沈高射了过去,正因为欧景城的气场太过强大,所以即便是沈高的年龄比欧景城大了不知道多少,但在欧景城面前,沈高却还是不敢造次。

    所以他只好朝着沈初的方向投去求救的目光。

    然而这一次,沈初并没有叫欧景城放手,而是淡然的走到胡美萱面前,看着疼得龇牙咧嘴的她,淡定的开口:“既然你不愿意心平气和的同我说话,那你就保持这个姿势听我把话说完吧!我知道你们只有沈沛菲这一个女儿,但她企图残害我性命不假。虽然最后我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顿了顿,沈初又说:“将沈沛菲送去吃点苦头,是我的意思,我天真的以为她会有半分会悔意,但终究来说是我太天真了,她非但没有半分悔意,反而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你还想对菲儿怎么样?难道你想要了她的命吗?你这个贱人……菲儿她也是你亲妹妹,你难道就能下得了手吗?”

    “亲妹妹?最先知道她沈沛菲不是我亲妹妹的人,难道不是你吗?”沈初目光清冷的看着胡美萱说。

    很显然胡美萱也没料到沈初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所以在沈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旁边的沈高立即变成了一头雾水的看着沈初:“你刚刚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这意思是沈沛菲是胡美萱偷人生的。”沈初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承认自己是带着一点恶整胡美萱的心态。

    胡美萱立刻回眸对着沈高摇摇头:“是她胡说八道,老沈,自从我嫁给你以后就一一心一意的,你是知道的,我……”

    “我不是来看你们你侬我侬秀恩爱的。”沈初直接看着胡美萱说:“沈沛菲现在得了精神病,我是来给你们选择的。要么就让沈沛菲在欧景城的地方继续接受治疗,我会让人给她请最好的精神科医生,不过因为欧景城基地的神秘性,所以你们不要奢求有见到沈沛菲的可能性。要么,我会安排沈沛菲去中心医院的精神科进行治疗,你们可以随时见到她,但如果让我得知沈沛菲再有半点不好的念头,那你们就等着和她一起陪葬。”

    欧景城是怎么也没想到沈初会突然这样开口,一时之间扭头看着沈初,眉头紧蹙。显然并不是十分同意沈初的这个意见和说法。

    然而沈初却无比平静的看着胡美萱和沈高说:“你们有三天的思考时间,三天后告诉我答案。”

    说完,她扭头看着欧景城:“我们走吧!”

    欧景城跟着沈初走出了沈家老宅之后,这才突然一把拉住了沈初:“你打算就这样放过沈沛菲?”

    沈初顿了顿,才轻轻地掰开欧静的手,说:“我是放过我自己。”

    最终,欧景城还是沉默了。

    直到开了车以后,她才扭头看着沈初说:“行吧,我会帮你安排好的。”

    “谢谢你,欧景城。”沈初说完,又补充了三个字:“真心的。”

    欧景城显然并不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柔情,所以干脆的转变了话题:“艾琳娜的葬礼举办在后天,然后再过两天要去美国参加赫连城和南妮的婚礼。你跟老四说一声,我们这一行人多,直接安排专机。”

    沈初点点头,然后看着欧景城问:“你直到路熙然现在在哪儿吗?”

    欧景城摇摇头:“那厮自从艾琳娜撕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艾琳娜的葬礼一直都是尹夕沫在操持。你问问老四能不能联系到人。”

    欧景城最后将沈初送到了世纪集团。

    已经好长时间没来过世纪集团了,挺着大肚子亮相的沈初,立刻吸引了所有员工的目光。

    沈初反倒是有些不太习惯了,正巧遇上白桥从外面回来。,一看到沈初立刻迎了上来:“少夫人。”

    “你这手里拿的是什么啊是?”沈初看着白桥手中提着的小袋子。

    白桥立即像是献宝似的将袋子递到沈初面前:“是季总吩咐我去李福记给你您买的您最爱吃的糕点!”

    一听白桥这么说,沈初倒是有些饿了。

    接过白桥手中的糕点,然后朝着电梯走去。

    办公室里,季黎正在看文件,沈初就提着糕点走了进去。

    他抬起头,见着是她,立刻站了起来冲着沈初的方向勾起唇角:“怎么过来了?”

    “想你了呗!”沈初将糕点放到季黎面前,问他:“你让白桥去给我买的啊?”

    “吃什么吃?不许吃!”季黎一把夺过沈初手中的袋子。

    愣是弄得沈初一脸蒙圈的站在原地,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干嘛呢?不是给我买的啊?”沈初眼巴巴的看着季黎手中的蛋糕,从透明的外表里看起来,就有一种想要立刻拆吃入腹的冲动,小蛋糕做得实在是太漂亮了。

    偏偏季黎还一本严肃的不让她吃。

    她立刻不悦的双手叉腰:“干嘛不给我吃啊,你老实说,不是给我买的是给谁买的?分明白桥都说这蛋糕是专程为我买的了!”

    “嗯,是给你买的。”季黎打开蛋糕盒子。

    沈初看起来更不开心了:“是给我买的为什么不让我吃?逗我呢?”

    “傻老婆,今天是什么日子?”季黎突然放下手中的蛋糕,看着沈初问。

    沈初想也没想就答:“是你不给我吃蛋糕的日子。”

    “回答给我严肃点!”季黎的语气瞬间严肃了。

    沈初多多少少是真的被吓唬到了,于是愣愣的扭头看着季黎,问:“今天几月几号啊?”

    “结婚纪念日是几月几号?”季黎问。

    沈初正在想,却突然之间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季黎:“我的天,今天是结婚纪念日吗?”

    完了,自己真厉害,结婚纪念日都给忘了。

    一看祁总这黑得不能再黑的表情,沈初灵机一动,笑容满面的看着去男人开口:“其实我有给你准备礼物哦!”

    “哦?什么礼物?”一看就知道,沈初不光是把纪念日忘记了,还百分之百没有准备礼物。但季黎还是装作一脸配合的样子看着沈初,似乎真的在期待沈初的礼物。

    沈初一下撩起上衣,然后伸手指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喏,大礼哦。我把礼物的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做季念日好不好啊?要不然叫季念品也可以!哈哈哈……”

    “!!”季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老婆:“老婆你这么爱钱,怎么不叫纪念币?”

    本来季黎是带着吐槽的心情接这个话题的,可是没想到沈初还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好啊好啊,就叫纪念币,一听就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啊!”

    “老婆,但凡正常人都不会觉得纪念币这三个字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

    沈初知道自己词穷又心虚,所以仗着季先生是个好老公的份上,她撒娇的走到男人面前,勾住了男人的脖子:“那你是不满意我送你的礼物吗?”

    说着,她另一只手,委屈的摸了摸可怜巴巴的肚子。

    季黎是彻底被沈初打败了。

    偏偏她还一脸天真无辜的看着他,好像是在故意等他的回答。

    还能怎样?

    最后季黎当然是一把将沈初直接搂进了怀里,然后对着她点了点头,回她两个字:“满意。”

    “那就对了嘛!要知道这个礼物我送出去可是很辛苦的。”傲娇的小女人理直气壮的说完之后,又满怀兴致的看着季黎问:“那你给我准备什么礼物了,难道不是蛋糕吗?”

    “准备了一个俗气的。”他说。

    “什么俗气的?”沈初很是好奇的问。

    季黎从兜里掏出一个戒指盒,然后递给她:“本来是想塞进蛋糕的,可谁知道某个小馋猫刚巧在楼下碰到了白桥,所以计划就泡汤了。”

    季黎那一脸无奈的模样,真是太苏了。

    沈初备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实话实说的回了一句:“果然俗套啊!蛋糕里面塞戒指这种老掉牙的浪漫方式,季总你怎么还就真的照做了?一点新意都没有好么!”

    沈初站起身来,回头插着腰大笑,脸上故意带着一个大大的嫌弃:“不是送过戒指了吗?怎么还送?你是打算每年结婚纪念日都送我一枚戒指吗?”

    “也可以,今年钻石,明年祖母绿,后年蓝宝石,以此类推……”男人挑了挑眉。

    沈初给了祁夜一记白眼:“走心!”

    ‘走心’这两个字,说得极尽讽刺之后,她还是笑着打开了戒指盒。

    当她看到里面躺着的那颗硕大的钻石之时,整个人瞬间愣了愣,然后才看着季黎补充了一句:“真走心!”

    这三个字不是讽刺,是真心的。

    虽然沈初对珠宝的了解远远比不上季家的任何一个人,但她也能看出这可钻石戒指价值连城。主要是钻石的切割和整体钻戒的设计,都让她眼前一亮。

    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戒指,让人看了就有想要据为己有的那种冲动。

    沈初的喜欢,是季黎预料之内的事情。

    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这钻戒从设计图纸到钻石挑选,以及最后的切割和制作,都是由他亲手在季世珠宝完成的。

    作为珠宝世家的一份子,季黎自然从小深得真传。

    他淡定的拿过沈初手中的戒指盒,然后看着她笑着说:“你觉得贵不贵?”

    沈初立刻点头如捣蒜:“废话,当然贵了!一看就知道肯定贵!”

    听了沈初的回答,季黎宠溺的勾起唇角笑了笑容,然后弯腰,在沈初面前,单膝跪地的跪下了。

    沈初一脸懵逼的看着季黎,脸一红:“干嘛呢!”

    “满足你啊,季太太让我跪,我自然要跪了。”说着,他取出戒指,套在了沈初的手指上。随后按低头,吻了一下她的手背,很是怜惜。”

    这不是季黎第一次这样做了,但无论这男人这样做多少次,沈初都觉得自己会感动多少次。

    所以最后,眼眶一下就红了。

    他站起身来,将她拥入怀中,低头亲吻了她的额头,然后开口对她说:“季太太,娶到你,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我会让你一天比一天幸福。让你以后只要听到幸福这两个字,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我。”

    说完,他牵着她的手,在沙发上坐下:“这是开胃菜,重头戏一会儿就上。”

    季黎盯着沈初手中的戒指。

    沈初总觉得自己是出现幻听了,这让人叹为观止的超级大钻戒只是开胃菜?

    就在沈初寻思季黎这句话的意思之时,季黎突然站起身来,去休息室里拿出一个漂亮的礼物袋。

    然后将袋子递给沈初:“拆开看看。”

    沈初接过,迫不及待的拆开。

    里面放着一本相册。

    沈初有些迷茫的抬头看了季黎一眼,季黎却伸手帮她翻开了相册。

    相册的第一页,是一个穿着粉色肚兜的孩子,约莫一两岁的样子。稀稀疏疏的几根头发,很是水灵的眼睛,淡淡的小眉毛在肉乎乎的小脸蛋上,显得格外的可爱。

    沈初看了看照片,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这才突然之间反应过来:“这是我吗?”

    这双眼睛,分明是自己的眼睛!!

    季黎不置可否的帮着她翻开了第二页。

    照片是刚出生的一个婴儿,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谢谢你来到这个世上’。

    那一看就是婴儿刚刚出生时的模样,整个五官都还皱在一起。

    那行字落款的签字是一个沈字。

    沈初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相册是出自于谁的手里了。

    因为自己是好几岁的时候才被送到了沈高家里,所以沈初就连一张小时候的照片都没有。

    听说照片是当时胡美萱一怒之下全烧掉了,那时的沈初年纪小,时间一久,自然而然的就不记得叶婉莲的长相了。

    沈初匀称白皙的手指,翻过第三页。

    第三页的照片里,是沈初嚎啕大哭的模样。

    叶婉莲写下一行字‘妈妈最怕你哭,你一哭,妈妈的天都塌下来了’。

    整本相册很厚,从她的出生,一直到后来所发生的每一件事,事无巨细,叶婉莲都亲自记录了下来,还配上当时的心情,沈初看完这本相册,就像看完了叶婉莲为她而努力生存的整个全过程。

    从他第一次学会走路,到最后她不得不离开她,叶婉莲都清清楚楚的记着。

    季黎说:“这是从叶女士那里拿来的,才知道季太太小时候不怎么长头发。”

    说着,他低头,揉了揉她柔顺的长发。

    原本应该高兴的日子里,沈初愣是看红了眼眶。

    最后一下扑进了季黎的怀里……

    季黎给的惊喜,让沈初应接不暇。

    倒是完全忘了欧景城让她提醒季黎准备专机去参加南妮和赫连城婚礼的这件事情。

    她一直在季黎的办公室里看相册里的照片,顺便等着他下班。

    等到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季黎牵着沈初走到停车场,坐进了副驾驶,沈初才突然扭头看着季黎问:“对了,你有路熙然的消息吗?”

    季黎摇摇头,自从艾琳娜去世之后,路熙然就失踪了,就连季黎都没有他的消息。

    沈初有些担心的看着季黎:“你觉得路熙然能去哪儿?”

    “不知道,但艾琳娜的葬礼,他一定会回来。”季黎很肯定的说。

    而的确如季黎所料,在艾琳娜葬礼的当天,消失了好几天的路熙然,突然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出现在了陵园。

    整个葬礼的过程,他比谁都安静。

    就在艾琳娜是打算落葬的时候,他突然捧着一个精致的骨灰盒,走上前去。

    那骨灰盒看得出来是定做的,上面雕刻着艾米的名字。

    那一刻沈初才知道,在艾琳娜去世后的这几天,路熙然并没有无故消失。

    而是去将艾米的骨灰带了回来。

    他步伐沉重的,一步一步的将艾米的骨灰放在了艾琳娜的旁边,然后埋进了同一个墓碑下。

    亲眼看着艾琳娜落葬,沈初才突然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艾琳娜的逝去,感受到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沈初无法想象对于路熙然来说,艾琳娜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

    但是她知道,奚瑶是季城的心病,最后却因为路熙然而治好了。而艾米是路熙然的心病,是那种一辈子都治不好的心病。

    葬礼后,路熙然又消失了。

    神龙见首不见尾。

    葬礼后的第一天,沈初总算想起了让季黎准备专机这件事。

    然而季黎却早就已经准备妥当了。

    在飞机起飞前的最后一刻,路熙然到底还是准时的出现在了停机坪。

    而此时的他,已经恢复了之前那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上飞机就一屁股坐在了沈初身边:“沈初,想老子没?”

    “……”沈初扭头看着路熙然:“没事了?”

    一听路熙然这语气,像是没事了的样子。

    路熙然侧目看着她说:“有事,我怕艾米玩心眼玩不过艾琳娜。”

    这个话题到底还是有些沉重,沈初不知道应该如何接下去的时候,路熙然却主动开口接过话题,说:“不过还好,艾米比艾琳娜先挂,九泉之下,她比艾琳娜经验充分,应该不会被欺负。”

    沈初:“……”

    季城似乎并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所以他才直接开口看着路熙然说:“这个问题你就先放到一边吧,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答应了要给赫连城做伴郎,在半个月之前。”

    路熙然和赫连城,那是好基友的关系。

    要知道最初南妮一直以为赫连城有龙阳之好,都是拜路熙然所赐。

    所以这个伴郎,必须当定了。

    路熙然回头看了季城一眼,然后听着他无比淡定的开口:“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伴娘是赫连婉儿。赫连婉儿是谁呢?就是那个被你打包送回美国,还说不想耽误她青春的那个你的青梅竹马。”

    路熙然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解开安全带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做什么?”季黎看着路熙然:“飞机正在上升阶段,你是要作死?”

    “老子找跳伞行不行,他妈的不是说赫连婉儿不回来参加她哥的婚礼吗?不是说赫连婉儿回美国后直接去了法国定居吗?”路熙然等着眼睛看向季城。

    季城一脸无辜的说:“看不出来你还挺关心人家婉儿的行踪嘛!连人家不参加她亲哥哥的婚礼你都了解清楚了?但是马有失蹄你知道吗?人家婉儿姑娘说了骗也要把你骗到美国去。在这边是你的地盘,想追你都施展不开。等把你骗到她的地盘上,保准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所以想了这么个办法把你骗过去呗!”

    “……”路熙然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把抓住沈初的手臂:“是你把我带去美国的,看在老子把你从沈沛菲车轮子底下救回来的份上,你丫记得把我带回来啊!”

    “什么?”沈初扭头看着旁边的季黎:“老公,路少校刚刚说什么了?我暂时性失聪,没听到呢!”

    “他说他将你从沈沛菲的车轮子底下就回来了,你要心存感激。”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