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历史穿越 > 重生的美丽人生 >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终章 (3)
    恩是喜欢江一朵,可是他的目的并不单纯呀。

    可这些霍狄不想让江一朵知道,他宁愿她的世界里只有阳光和鲜花。

    那些肮脏的世界,就让他来帮她隔绝开吧。

    “那还是不信我!霍狄我在你心里就是那么容易动摇的人嘛?我喜欢的人是你,是你呀!你知不知道?!”

    江一朵看霍狄的脸色阴沉沉的,以为他还是不相信自己,不管她说的多少遍,他始终都不能全心全意的相信自己的忠贞。

    18、恋你成狂

    “换掉他,一切都会回归正轨。”

    霍狄想到某些事情,有些不爽地握紧拳头。

    这世界也不是任何时候他都能掌控的,那肖恩就是一个。

    他不像从前那么无所畏惧,自从有了朵朵之后,他怕死得很!

    对方也恰好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盯住江一朵不放,有恃无恐。

    霍狄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对手了,这次对上的人似乎真的捏住了他的死穴呢。

    任何做大事的人都知道,如果一旦有了弱点,就必须隐藏好。

    可霍狄却大喇喇地把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外头,江一朵就是他的命门,他的生死都掌握在她手里。

    霍狄之前想的有些简单了,他也觉得自己可以信任江一朵,毕竟以前也不是没有人追求过江一朵。

    只是这次肖恩太狡猾了,像只狡猾的臭狐狸。

    看准了江一朵的性格,以及她对绘画艺术的热爱。步步为营,一点一点地入侵了江一朵的生活。

    等霍狄察觉的时候,他已经没办法跟江一朵明说这里头千丝万缕的内情了。

    他只能像个被嫉妒折磨的傻子,用他们的感情来逼江一朵做个了断。

    只有这样的了断,才是伤害最小的。

    不然江一朵知道了真相,怕是要对人性产生怀疑了。

    能在她身边潜伏几年时间,只为了接近她,获得她的信任,目的却是想以她为突破口,进入江家的内部获取情报。

    霍狄了解江一朵,知道她对朋友的在乎。

    所以当他得知江一朵当做朋友一样信赖的肖恩,是处心积虑安排的一场阴谋,他张不开嘴跟江一朵说真相。

    所以霍狄处处为难肖恩,想用行动让对方知难而退。

    但是他遇到了一伙头铁的,而且背景强硬的对手。

    震慑威吓都不起作用,反而让江一朵觉得霍狄越来越不可理喻。

    后来俩人因为这事儿闹过一场,才有了江一朵回国参加周端端孩子满月酒之前半推半就被霍狄吃干抹净的那段。

    本来江一朵想着就给霍狄个名正言顺的名分吧,这样他就安心了。

    可事与愿违,即便俩人正是交往,床单也滚了好多回。霍狄还是一提到肖恩就受不了。

    “霍狄,我不懂。我还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对你的感情。”

    江一朵郁闷啊,她就差把心挖出来给他了。

    “朵朵,我没不相信你。我只是不喜欢他像只苍蝇一样盯着你不放。”

    说起这个的时候,霍狄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杀意,那是江一朵许久没见过的眼神了。

    俩人初初相识的时候,霍狄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眼神,但是随着跟在她身边越来越就,他的性格就越来越温和,起码不像以前那么狠戾了。

    “霍狄,这样好不好?我们各退一步,等我的画展顺利结束,我就跟肖恩提解约的事情。”

    江一朵最大的爱好和梦想就是绘画,可以说绘画在她生命里占的比重非常大。

    所以她不想毁掉自己的努力了那么就的成果,肖恩帮助她处理了很多与绘画本身无关的事务,现在换掉他,许多事情就要停摆,她舍不得近在眼前的成功。

    但是霍狄这么在意肖恩,江一朵也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她想来想去,退了一步,这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霍狄听了,不动声色,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喜悦之情。

    画展虽然现在准备妥当,但是霍狄知道起码还得一个月的时间才能正式举办。肖恩在电话里跟江一朵报喜,目的也不过是想把江一朵哄回欧洲。

    那里是他们的势力范围,霍狄即便有些布局,也并不是地头蛇的对手。

    只有江一朵留在国内,对她来说才是最安全的。

    “朵朵,在国内开画展吧。只要你想,我什么都给你办。”

    霍狄不放弃说服江一朵的任何机会,想保护她,也不想她对人性感到失望。

    若是连身边的朋友都要去防备猜测,对于江一朵这样单纯的性格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可霍狄的用心良苦不能跟江一朵说,所以他的提议听在江一朵的耳朵里就简直是得寸进尺。

    这回他不仅要她跟经纪人解约,连在欧洲的画展也不想让她开了嘛?

    她主攻的是油画,西方的绘画技巧。在国内举办画展的影响力非常有限,得不到主流鉴赏家的认可,她就算在国内开一百场一千场画展,也不过是自嗨罢了。

    “霍狄,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自以为是!”

    江一朵快气哭了,她本以为推让一步,能解决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却没想到霍狄不但不收敛,还变本加厉了呢。

    江一朵的要哭不哭的样子,刺痛了霍狄的心,他几乎是控制不住地去抱她,哄她,不想看到她哭。

    “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不逼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不好?”

    霍狄柔声哄着江一朵,弹钢琴的修长手指在她的后背轻柔地抚摸,揉去她的委屈,抚去她的伤心。

    与他温柔的动作违和的是他的眼神,在江一朵看不到的地方,霍狄的眼中杀意已经变得坚定了。

    大不了,为了她,他就再下一回地狱又如何?!

    反正,他也不是头一回做魔鬼了。

    趴在他怀里委屈巴巴的江一朵还有点意外,早知道哭唧唧这么好使,她还跟他理论啥?直接哭一哭他不就心软啦?

    却全然不知,霍狄为了保护她,做出了一个怎样艰难的决定。

    而这决定所带来的后果,差点让两个人天人永隔。

    但这会儿没人知道,此时此刻亲密相拥的两个人显得那么契合,美满。

    “霍狄,你真好,我爱你呀。”

    霍狄的宽容退让,让江一朵心里开出花儿来,酿出蜜来,全然不计较之前两人的争执。

    听到怀里的宝贝说爱他,霍狄觉得为她做什么都值得。

    他最怕她难过,最怕她不爱他。

    “我也爱你,特别特别爱。”

    霍狄骨节细致修长的大手罩住江一朵的后脑勺,宠爱的揉了揉,侧着脸在江一朵鼻尖上轻轻吻了一下。

    江一朵觉得鼻子痒痒的,却没有躲开霍狄羽毛似的亲吻,她眼中有光,那是反射着霍狄眼中的星河。

    爱你,所以,什么都值得。

    19、恋你成狂

    本来故事可以到此为止,一个美满的大结局。

    但是,对,但是。

    为了保护江一朵,霍狄明面上松口,可暗地里却在部署计划,准备除掉肖恩以及肖恩背后的组织。

    对这一切全然不知的江一朵,在霍狄头上的纱布拆掉之后,选择回欧洲筹办画展。

    霍狄以国内还有事为由,让江一朵先回,他过几天再回去。

    如果江一朵未卜先知,她一定不会选择回欧洲,她会牢牢守着霍狄。

    只可惜,有钱难买早知道。

    回到欧洲的江一朵不仅没等来霍狄跟她汇合,连肖恩也联系不上了。

    好消息是她的画展如期举行了,反响很好。

    但是一直联系不上霍狄让她倍感心焦,这次连拜托表哥也不灵了。

    鲁中南再一次接到表妹的求助,但找了好几天也没寻到半点儿蛛丝马迹。

    唯一的解释就是霍狄自己不想被人发现行踪。

    亦或者,比江家,容家更厉害的势力从中作梗。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鲁中南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终于在一个月之后得到了霍狄的消息。

    但却不是一个好消息。

    原来他竟然被秘密关押在太平洋的一座三不管地界的秘密监狱里。

    能把霍狄弄到那种地方的,绝对不是善类。

    而能被这种势力盯上,霍狄惹的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小事。

    鲁中南不敢把真实情况告诉江一朵,只能通过各种途径营救霍狄。

    最后还是通过了国外的另一股中间势力,从中斡旋,才用极大的代价,换回了霍狄。

    只是当鲁中南带着人到机场接人的时候,看到被用担架从飞机上抬下来的霍狄时,他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都心里一颤。

    若是他印象中的霍狄是妖孽一般的贵公子形象,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霍狄就像一块破布摊在担架上。

    意识不清的霍狄私有感应,肿胀的眼睛费力地睁开一条缝,看向皱着眉头打量他伤势的鲁中南。

    嘴巴张了张,吐出一句话:“别……告诉朵朵。”

    说完就死死盯着鲁中南,固执地想听到他的承诺。

    他都这副德行了,还惦记着江一朵,鲁中南既替表妹欣慰,又痛心。

    能让霍狄豁出命去的,也只有江一朵了。

    “我答应你,你安心治伤。”

    鲁中南想伸手拍拍霍狄,但是手举起来却发现没地儿下手,这货遍体鳞伤。

    得了鲁中南的准话,霍狄才放任自己陷入无边的黑暗。

    这段日子,他受尽折磨,不过他倒是从来没有绝望过。

    他相信自己还有见到朵朵的一天,为了她,他也能熬下去。

    这不就熬到头了嘛?

    昏过去之前的霍狄,嘴角竟然流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个疯子!”

    全程看到他表情的鲁中南低低的骂了一句,可谁让这是表妹的心上人呢?还得管!

    霍狄像个游走在刀尖上的舞者,危险对于他来说更像是刺激。

    即便是处于最无望的境地,他似乎都满不在乎,玩世不恭。

    能让他严肃起来的,有且只有江一朵,那是他的命。

    用了海外的一座油田才把霍狄换回来的鲁中南,头疼于人回来了,可这伤能不能治好的问题。

    总不能交给表妹一个残废男朋友吧?

    人送到最好的医院,封锁了全部消息。

    霍狄这次不仅动了肖恩,也惹了肖恩背后的组织,因为这些都是暗地里的动作,两边都不能把事情摊在阳光下掰扯。

    霍狄能活着回来,已经是万幸,鲁中南请了最好的医生救治他。

    等待霍狄的是一台接着一台的手术,内科外科骨科,轮番上阵。

    他像一个残破的娃娃,被重新修补好。

    关键时刻还得二端,她手里有救命的药。

    虽然非常不赞同霍狄这种不顾全大局的行为,可是她能理解霍狄保护江一朵的良苦用心。

    所以把仅存的一颗药,给了霍狄,护住他的元气,让他挨过了手术。

    命保住了,然后就是漫长的恢复过程。

    霍狄不想让江一朵见到自己满身的伤疤,在伤好的七七八八之后,又进行了痛苦的整形手术,修复身上和脸上的疤痕。

    时间一晃就是一年多,久到江一朵已经以为表哥告诉她霍狄还活着的消息是骗她的。

    毕竟如果霍狄还活着,他怎么可能忍得住不来找她呢?

    他有多么爱她,江一朵从来没有怀疑过,想来想去,她觉得怕是表哥他们不忍心告诉她真相吧?

    渐渐的,江一朵不再追问表哥他们霍狄在哪儿,什么时候能回到她身边。

    她把等待当做了一种习惯。

    而在这漫长的等待中,最大的精神寄托就是绘画。

    江一朵的画作倾注了她的感情,她的所思所想。

    平静地外表下,她火山熔岩一般的炽热情感,都宣泄在她的画作中。

    终于她的第二次画展又要举行了,虽然她本人并无兴趣,但是家里人,亲戚朋友,都积极帮她筹备。

    她不想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逞强地笑着说自己没事。

    既然举行画展能让大家放心,那就举行吧。

    不过江一朵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在国内举行画展,这个霍狄曾经提过的要求,但是她没答应。

    虽然没人告诉她实情,但江一朵不是傻瓜,霍狄失踪的同时肖恩也人间蒸发了。这其中要说没关联,绝无可能。

    而且以她对霍狄的了解,他不会因为吃醋就对肖恩动杀机,这里面必然有她不知道的内情。

    这么一串联,她后悔死当初没答应霍狄远离肖恩的要求了。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她会毫不犹豫地听霍狄的话。

    这样,她的爱人,就不会从她身边消失了。

    对于江一朵能振作起来,举办画展,所有关心她的人都很高兴。

    只有鲁中南不太高兴,他抽时间来到疗养院,看着坐在小花园里望着草地发呆的霍狄,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他妈的拖了这么久不见一朵,你是不是有病?”

    当初真不该答应他瞒住一朵,鲁中南本来连霍狄是死是活都不想告诉江一朵。

    但是有次江一朵差点在公寓里被煤气熏死,让鲁中南紧张她是不是不想活了。

    所以他告诉江一朵霍狄还活着,只是短时间内不能回到她身边。

    也不知道江一朵是信了还是没信,但好歹不寻死了。

    这头霍狄保住命之后,又瘸又毁容的,按照他性格指定不肯这个鬼样子见江一朵。

    好吧,复健,整形除疤,一系列的恢复性治疗耗费了很久的时间。

    鲁中南现在看霍狄跟从前没什么不同,唯一无法恢复的就是霍狄的手。

    因为左手的手筋断过,虽然接上了不影响正常生活,但是弹琴是绝无可能了。

    20、恋你成狂

    但是鲁中南觉得这并不重要,他表妹江一朵要的是霍狄这个人,即便是他不再是钢琴王子了,她也要他的。

    劝了好几次,让霍狄赶紧滚回江一朵身边,可霍狄就是不肯,说时机没到。

    钢铁直男鲁中南自然不明白霍狄打的小算盘。只能把江一朵近日要回国举行画展的消息告诉霍狄。

    被鲁中南骂了的霍狄一点儿都不恼,他扭头轻飘飘地看了鲁中南一眼,不紧不慢地说:“我可不有病嘛,不然我早就滚回去跪求朵朵原谅了。”

    你说他气不气人?气不气人?

    别人为他俩的事儿操碎了心,当事人倒是不着急呢。

    “反正一朵这次回来,你要是再不露面,你就是大傻子!别说她原谅不原谅你,我们全家也不会原谅你的。”

    鲁中南觉得,人就得逼一逼。

    霍狄的创伤后遗症一直在治疗,但是始终效果不是特别好。

    身体的伤好了,不代表心理上的伤好了。

    他跟医生研究过,觉得霍狄如果能回到江一朵身边,对他的病情应该有帮助。

    霍狄对江一朵的执念鲁中南这个旁观者都感觉得到,能忍着这么久不见她,霍狄怕是忍得很辛苦。

    所以这次说什么也得迫使霍狄松口,他们两个在一块儿,俩人的心病就都好了。

    “好。”

    霍狄看鲁大总裁情绪难得地激动,平静地吐出一个字。

    “你不答应我绑也把你绑去——什么?你刚才说啥?你同意啦?”

    鲁中南还想继续说服霍狄,话说一半才反应过来霍狄说了个好字,这是答应了呀!

    “行,我可听到你说好了,你可别反悔,这事儿就这么定了。现在就跟我走吗?”

    鲁中南替表妹高兴,霍狄这臭小子终于算是想通了。

    相对于鲁中南的迫不及待,霍狄显然很镇定。

    “我自有打算,我要给朵朵一个惊喜。”

    霍狄看着自己的左手,淡淡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突然出现的分割线——————

    “新生代青年画家江一朵个人画展,即将在我市著名的艺术长廊开展。届时将会展出……”

    电视台播放着本市新闻,正拿着宝宝的小碗儿跟女儿斗智斗勇喂饭的周端端抽空听了一耳朵。

    “小鹿!你帮我挑一条裙子呀,要一看就是艺术圈儿的那种!我要去看画展开幕。”

    举着勺子追踪着小宝宝左右摇摆的头,二端瞅准机会就把勺子里的蔬菜泥给填了进去。

    还不忘召唤正在收拾准备外出的亲亲老公帮她准备今天的“战袍”。

    忙着对付另一个男宝宝的阿姨看女主人活泼的样子,抿嘴偷笑。

    她打从女主人月子里就在这边工作,帮着照看两个宝宝。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古灵精怪的女主人和稳重可靠的男主人,这一对儿看似性格迥异,却令人感觉非常合拍。

    二端非常有耐心地举着勺子喂宝宝,听到声音,发现是一身休闲西装的小鹿哥哥下楼了,手里还拎着一条米色的赫本裙。

    给宝宝擦了擦小嘴儿,交给阿姨,二端蹦蹦跳跳地凑过去挽住鲁中南的胳膊,打量了一下他给自己挑的裙子。

    “会不会太正式了一点儿呀?我不是要那种艺术范儿的嘛。”

    鸡蛋里挑骨头,二端不太认可小鹿哥哥的审美。

    “你今天怎么这么激动?”

    不理睬二端的故意挑刺儿,鲁中南把裙子放在一边,搂住她一起看两个宝宝坐在儿童座椅上咿咿呀呀地对话。

    “我不信你不激动,按照霍狄那臭小子的尿性,他今天准整个大动静。”

    自打二端从鲁中南嘴里得知霍狄松口了,她就一直处于兴奋的倒计时状态。

    聪明如她,猜测霍狄肯定不会鸟悄儿地回到江一朵身边。

    毕竟他人间蒸发了这么久,要想招儿哄哄江一朵。

    今天一朵的画展开幕,霍狄不闹出点儿动静,二端都不信。

    结了婚之后的二端仍然不改记者的职业病,这种热闹她怎么可能不去凑一凑呢?

    “人家的事儿你比当事人还起劲儿。”

    鲁中南捏了捏老婆的后颈,实在有些服气,当妈的人了还这么喜欢八卦别人。

    “这怎么是人家?是咱家好不好?一朵可是你亲表妹。”

    二端用胳膊肘拐了拐鲁中南的腹部,真是不懂他是怎么当人家表哥的。

    “这不是有你这个表嫂嘛,用不着我。”

    鲁中南捉住二端捣乱的胳膊,把人圈在自己怀里,揉了揉一早二端还没来得及整理的乱发。

    “哎哎,你别揉啊,我发型!发型没了!”

    结果二端跟炸毛的狮子一样,忙不迭地护住自己的头,不让小鹿哥哥揉乱她好不容易鼓捣出来的发型。

    鲁中南愣了一下,看她不像是开玩笑的。

    “你……这是整过的头发?”

    钢铁直男小鹿哥哥努力回忆了一下他没碰之前,二端的发型,印象里就是没整理,随便挽了个揪揪呀?

    小鹿哥哥的表情实在无辜,二端想生气都生不起来。

    “我跟你讲,你要是没娶到我做老婆,你怕是娶不到媳妇儿了。就凭你这个性格,能讨女孩子欢心才怪呢。”

    叉着腰,装作很大度的样子,二端明里暗里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对自己的媳妇儿的古灵精怪毫无办法,鲁中南只能乖乖受教。

    “是,您说的是。感谢您下凡,小仙女。”

    要说再钢铁的直男,有求生欲这种东西加持,也能憋出两句甜言蜜语来的。

    更何况跟二端这种鬼精鬼精的女孩子谈恋爱多年,鲁中南早就总结了一套百试百灵的万金油好话。

    只要顺着这个思路说,二端准不会为难他。

    果然,被称作小仙女的二端一脸甜蜜,下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行啦你快吃饭,陪陪宝宝,我上楼捯饬捯饬。”

    二端弯下身子在一双儿女的小脸上挨个亲了亲,就把哄孩子的重任丢给孩子他们爸爸,自己蹬蹬蹬上楼去收拾自己去了。

    她发誓再也不梳这种似乱非乱,毫无整理痕迹的发型了。

    她那直男老公看不出来美,还当她没梳头!

    不过很快她就重整旗鼓,毕竟今儿可是要去目睹霍狄搞事情的。也不知道一朵是啥反应。

    这对儿苦命鸳鸯,这回应该能修成正果了吧?

    21、恋你成狂(终章)

    这次画展全程都是请专业团队策划的,所以画展开幕当天,江一朵只需要打扮得美美的出席就可以了。

    况且,她的心思也有些不在画展上。

    失去霍狄她才发觉,原来她生命中重要的除了绘画,还有他。

    她的痛苦从她近期的画作就能看出来,如果说她以前的作品里表现的是技法和阳光美好的东西。

    现在的画作则真实地反映了她内心的痛苦。

    不再是明媚温暖的色彩,反而多了许多孤独和冷清的色调。

    她的转变当然在艺术评论家的嘴里,被描述成了自我的突破。

    只有她自己知道,如果没有霍狄,她恐怕再也无法画出从前那样充斥着幸福和欢愉的作品了。

    下车前望着场馆门前陆续到来的宾客,江一朵深吸了一口气,才提着裙摆从车子上下来。

    闪光灯立刻捕捉到了今天的主角,谋杀了超级多的菲林。

    江一朵扯起一抹商业微笑,两边的人点头,然后步入会场。

    开幕的流程安排得并不复杂,但是也是邀请了国内艺术圈不少知名的艺术家为她站台。

    江一朵知道这里头除了冲着她的面子,更多的是冲着她背后的家族。

    她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她本来就生在这样的家族里,这光环是从小就自带的,又不是她强求来的。所以她带着光环也心安理得。

    主持人按照流程主持着开幕仪式,整个过程江一朵时不时的溜号,她总觉得没由来的心悸。

    目光也下意识地往周围的人群里看,像是在寻找什么。

    挽着鲁中南的胳膊站在台下看热闹的周端端察觉到江一朵的心不在焉,轻轻在鲁中南耳朵边说:“我看一朵好像不在状态啊,霍狄不是答应今天出现吗,怎么开幕仪式都快结束了,这家伙还没露面?”

    鲁中南拍了拍臂弯里二端的小嫩手,安抚道:“他答应的事儿不会食言的,你就安心等着看好戏吧。”

    身为男人的鲁中南更能理解一点霍狄的想法,相信霍狄比谁都渴望回到江一朵的身边。

    “哼,你们男人就喜欢搞些神神秘秘的。”

    见自家老公也不透露内部消息给自己,二端不爽地皱皱鼻子,吐槽的打击面那叫一个大。

    被吐槽了,鲁中南只是宠溺地笑笑,伸手把二端搂在怀里,安抚她的小性子。

    开幕仪式结束,受邀的宾客正是进入画展场地,欣赏这次画展展出的画作。

    江一朵被两个艺术圈的女性朋友挽着,一起步入场地。

    场地是一个巨大的大厅布置的,圆形的场地中间拉起了一片白色的帷幕,好像里头罩着什么东西。

    这个布置江一朵之前并不知道,不过层层叠叠的白色布料经过特殊处理,显现出一种类似雕塑的线条感,倒是一种挺特别的布置效果。

    江一朵正跟朋友谈论着她的作品,就听见会场里响起了钢琴声。

    起初江一朵愣了一下,毕竟钢琴之于她就像是霍狄的代号。

    不过她马上又自嘲地笑了笑,这钢琴曲的演奏技巧比起霍狄可是差得有点远呢。

    可紧接着前奏结束,一道男声开始演唱——

    “Anywhere you are, I am near

    不管你在哪,我都会与你同在

    Anywhere you go, I'll be there

    不管你去哪,我都将与你同行

    Anytime you whisper my name, you'll see

    只要轻唤我的名,你就会看到

    Where every single promise I keep

    我是如何信守对你的每个承诺

    Cause what kind of guy would I be

    因为若我在你最需要时离开

    If I was to leave when you need me most

    那样我还算什么男人”(注)

    这声音!江一朵如遭电击,她听了一段就忍不住捂着自己的嘴,因为她怕自己失声痛哭出来。

    场内的客人以为是画展安排的表演,并没有人察觉出什么异样。

    只有江一朵泪眼朦胧,她身边的朋友发现她捂着嘴在哭,都吓了一跳。

    “一朵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朋友关切地扶住江一朵,想带她去休息室休息一下。

    “是他,是他!”

    江一朵听着熟悉的声音唱着深情的歌,这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

    “什么他?谁?一朵你怎么了?”

    江一朵激动的神情,让她朋友有些担心,拉着她的胳膊试图让她冷静一下。

    这时候鲁中南带着二端走了过来,鲁中南示意江一朵的朋友放开她。

    “他在那,去找他吧。”

    鲁中南指了指会场中央的白色帷幕,在江一朵的后背推了一下。

    闻言江一朵不敢置信地回头看向表哥,见到他面带微笑笃定的表情,心里突然稳了。

    是了,表哥不会骗她的,霍狄真的回来了。

    “一朵加油!”

    依偎在表哥身边的二端也冲她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握拳给她打气加油。

    江一朵提起裙摆,一步一步朝着琴声歌声传来的方向走去。

    随着她的一步步接近,会场里的客人也纷纷看过来。

    有的人应该是很奇怪,为什么画展的主人会泪流满面。

    等江一朵觉得自己像是走了一个世纪才走到白色帷幕前面,面前的布料突然坠落,藏在里头的那架钢琴以及坐在钢琴后面的人瞬间就暴露在江一朵的眼前。

    江一朵是瞳孔猛的一缩,那张该死的妖孽一般的面孔,这会儿他的双眼正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呢!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江一朵才能克制住冲上去爆锤他一顿的冲动!

    而霍狄则一边唱到结尾,一边贪恋地望着他心心念念的可人儿。

    虽然他和她还隔着一小段距离,但是他的目光像是已经把她拥抱了千遍万遍。

    “Every single promise I keep

    信守对你的每个承诺

    Cause what kind of guy would I be

    因为若我在你最需要时离开

    If I was to leave when you need me most

    那样我还算什么男人

    I'm forever keeping my angel close

    我会永远守护在我的天使身边”

    霍狄最后这样唱道,目光紧紧锁定江一朵,按下最后一个音符,他从琴凳上起身缓缓走到江一朵面前,跪下,仰望着她。

    “朵朵,我回来了,嫁给我好吗?”

    举起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捏了一枚闪亮的钻戒。

    画外音二端:骚断腿的霍狄!谁都没他能整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