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过门 > 438 弟弟小黑宝宝,赵生生江宁叙(全文大结局)

438 弟弟小黑宝宝,赵生生江宁叙(全文大结局)

    “姐夫,吃饭了没?没吃去我家。”

    江宁叙正想拒绝呢,要是生生在也就去了,毕竟是亲戚嘛,可生生不在就他们爷俩,也没有可说的。

    “爸,能走了吗?”

    江珩抬腿先离开了,江宁叙很是抱歉的看看陈予,解释了两句就追儿子去了。

    追上,数落江珩。

    “你这个孩子,真是一点礼貌都没有。”

    还怪你姥总说你,老大那真是礼貌周全,小二这眼睛就飞到天上去了,乐不乐意打声招呼而已,不用这样狂。

    江珩满脸写满了拒绝。

    “我不是,你明明也不想去,却不肯直接说。”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从来没接触过,和陌生人不是一样的。

    江宁叙摇摇头。

    陈予儿子目光死死盯着离开人的背影,这何止是不会说话,这已经算是给人难堪了。

    “妈,你主动和他打什么招呼,瞧他那个轻狂劲。”

    不就是家里有点钱,那也是靠父母,有什么好得瑟的。

    娘俩回了家,洪高琳在家呢,陈立和洪高琳一直和女儿住在一块儿,这一家日子过的,买什么样的房子都白搭,糟践的和过去的旧房子一个样儿,娘俩都是穿完的衣服随处扔,过去陈立还给收拾收拾,现在上了岁数他才不管呢,就对喝酒感兴趣,回家和洪高琳提了提看见江宁叙和江珩了。

    “那孩子打眼一看我都没瞧出来,我记得江巍照小时候长得可好看了。”

    江珩挺黑的,又瘦又高瞧着就不太吸引人,陈予觉得还没自己儿子好看呢。

    洪高琳一愣:“你四姑回来了?”

    说着拿过来电话,给陈秀芝去了电话,这些年都是洪高琳主动联系,陈秀芝很少回来了,自己妈没了,对这个城市的感情也就慢慢淡化了,倒是洪高琳没少在电话里劝她回上中养老,那点小心思隔着听筒陈秀芝都感受得到,回去干什么?养老?是给他们家养老去吧,现在没人要钱了。

    结果电话打过去,陈秀芝压根也没回来,她都这把年纪了平时很少折腾的,就算是一年一度的清明节也是赵生生跟着江宁叙回来,近两年她都没回来。

    “四姐,你回上中了吗?陈予在高铁站撞见了宁叙去接孩子。”

    陈秀芝也是才听说的。

    “我没回去,那可能是孩子想他爸了吧。”

    半百无聊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洪高琳知道在陈秀芝这里讨不到好处,陈予呢在她四姑这里也没有什么地位。

    “怎么没让你姐夫来家里吃饭呢。”

    “让了。”

    啪地一声,屋子里的门带上了。

    “他这怎么了?”

    陈予提了提,“我姐家的那个二小,眼高于顶啊,那孩子可不是个省油灯。”

    江宁叙和赵生生两人都不这样,但那孩子的劲儿,叫人怪不舒服的。

    养成这样也不管管,一味的纵容,将来早晚都会惹祸的。

    洪高琳见怪不怪,觉得有钱人家的小孩儿嘛,这不是挺正常的,有有礼貌的那肯定就有没礼貌的。

    *

    江宁叙带着儿子吃了晚饭,江珩吃的也不是太好,不喜欢这里的口味,觉得口重。

    反正他老子说好的地方他瞧着都很一般,不是老大逼着他来,他才不来呢。

    “要不爸带你去看看你妈以前读书的学校?”

    老大还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一些年头,老二是压根就没待过。

    江珩一听见他爸的话,小心肝乱颤!

    “我妈读过的学校怎么是旅游景点啊?我好好的干嘛要去她的学校看看。”

    江宁叙拉下了脸,直视江珩:“你说话就说话,别带着一股子的尖锐。”

    这平白无故的就亮刀,谁和你有仇吗?

    这孩子最近怎么变成这样了。

    江珩收敛收敛情绪,一离开他妈他哥就暴露本性了,一脸坏笑,去挽着父亲的胳膊。

    “哎呀,我这不是真情流露了嘛,你等我长大的,和我哥一样能赚钱的时候我再去看,现在看了等于白看。”

    老大给他妈母校捐了一栋楼,那他也不能落于人后,可惜现在没有那么多的钱,等长大以后再说。

    江宁叙瞧了小儿子一眼,见小二一脸镇定的样子,忍不住问,“江珩啊,你这个性就不能改改吗?”

    你说你哥那么温柔可人,你这完全是生错了一样,从小到大的就没让人省过心,知道孩子都不是一样的,可这差别也太大了,他这些年总在外面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这个当爸的不经常回家,所以搞的儿子基因突变呢?

    完全理解不了,这兄弟俩的性格为什么南辕北辙的。

    “我改!”

    江珩一副闲得无聊的口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啦。

    这有多敷衍江宁叙不是看不出来,借着身边没有其他人的机会,和小儿子促膝长谈,结果谈到最后也没谈明白,这个小混蛋他带着你绕圈子。

    江宁叙记得自己大学时期曾经看过学校辩论社的辩论赛,题目就是人性本恶还是人性本善,他觉得应该是前者吧,江珩的本性……叹口气。

    *

    江巍照一直都在排练,每天运动量都超标,所以吃得再多也不会长肉,他弟去上中了,家里就剩下他和他妈,这些天也没回家,没有时间,场地那边各种配合都在进行当中,一周以后开唱,邀请了一些嘉宾,其实他想邀请母亲和姥姥出席。

    抽时间中午休息的时候打了电话。

    “七天后啊?”赵生生看看身边的人。

    是江巍照的经纪人。

    刚刚来的,来和赵生生商量一些事情,商量的就是江巍照现在提的这件事,经纪人给弟弟提出来的建议,然后他又专程跑到弟弟家里和赵生生商量让赵生生在电话里推掉。

    到时候给个惊喜。

    是真正的惊喜,不是那种提前串通好的。

    他带的艺人他能不了解嘛,挺努力的一个孩子,你让我工作省心那我也得为你制造惊喜。

    “可能不行,那天你姥姥要去医院检查身体。”

    江巍照有些遗憾,在电话里软语:“那改天去检查不行吗?”

    “现场音响声很大的吧,人也多,我怕你姥血压控制不住。”

    “那好吧,知道了,妈妈我挂电话了。”

    “嗯,好。”

    挂断了电话,赵生生看经纪人:“这样说可以?”

    经纪人点头:“他信就行。位置呢我提前安排好,出发的当天我亲自来接你们。”

    一切安排得妥妥当当的,他预留几个位置小意思。

    但肯定不是前排,前排的话太容易被发现,放到后面,这样退场也容易,老人家不是说血压容易升高的嘛,各种方面都要考虑到。

    经纪人起身:“那阿姨我就先回去了。”

    他事情还挺多的。

    “我送你。”

    赵生生把人送到门口。

    这事儿和陈秀芝提了提,那陈秀芝肯定是要去的,不见得每场都会到场支持,她对那些歌啊曲儿的都不感兴趣,只会觉得闹腾,能看一场就是大外孙天大的面子了,不然倒找钱都不去。

    江宁叙和江珩那边倒是态度一致,直接拒绝了。

    江珩不喜欢凑这种热闹,再说了他哥就是要感激,也是感激母亲和外婆,他才不去凑热闹呢。

    开唱的当天,经纪人果然专程过来接的赵生生母女俩,穿的都很普通,不想在人群里太显眼,然后跟着观众进的场,现场的观众太多,都是小姑娘们,女孩子的比例占的很大,给赵生生她们预留的位置靠上,经纪人提前和后台的工作人员打好招呼,人会坐在这里,到时候大屏幕上是要给切镜头的。

    他没有陪在身边,先去安排一些事情。

    江巍照不愧是跳了那么多年舞蹈的,一上场那些女孩儿们都要疯了。

    坐在生生前后的女孩儿玩了命的扯着嗓子叫。

    陈秀芝:“……”

    她是真的很想提前退场。

    年纪大了受不了。

    这喊的她脑仁都疼!

    是真的疼。

    她并不适合这样的场合。

    赵生生低着头问着自己妈,“还行吗?坚持不住你就说。”

    陈秀芝摆手,来都来了,还是坚持到吧,不是说很快就会到的嘛,为了给孩子一个惊喜。

    开唱热身热过,慢慢进入流程,连唱了几首江巍照稍作休息,拿着话筒开始讲话了。

    提了他妈,提了他外婆。

    对弟弟而言,妈妈和外婆真的是生命里很重要的人。

    也是有些遗憾。

    “七天之前,我经纪人和我商量说把你妈妈请来现场吧,我说好的,我给赵女士打了电话,赵女士拒绝了我,说外婆年纪大了心脏受不了,而且血压也有些高,怕到时候会出麻烦……”

    镜头打过去,弟弟的这张脸真的很能打。

    长得好不说,皮肤状态也特别的好,加上又是化妆又是造型的,把那帮小姑娘们迷的不要不要的。

    “她说来不了,那我说好吧……”

    自己笑着摇摇头,这次来不了估计也没什么机会了,他外婆年纪大了,以后更加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中,他也知道外婆的血压问题。

    那边切镜头,镜头切过去。

    有些粉丝是买了座位票的,但位置太靠后了看的不是很清楚,就宁愿站在那个过道上站着看,这样距离还能近一些,跟着台上做一些配合,摇晃着荧光棒什么的,镜头切过来一开始没直接打到赵生生和陈秀芝的身上,而是打到了粉丝的身上,粉丝正在聊天,整个人出现在大屏幕上,现场的观众倒是有点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做现场互动吗?

    江巍照还在讲,他就是觉得遗憾嘛。

    突然镜头切了过去。

    切到了赵生生的脸上。

    是江巍照的妈妈!

    “是弟弟的妈妈是不是、”

    “好像是的。”

    “是他妈妈!”

    江巍照的粉丝有多爱他,那就有多了解他的家庭情况,别的会认错那他妈不会认错的,谁让江巍照是个孝顺的小孩儿呢。

    现场粉丝开始尖叫。

    经纪人坐在赵生生的旁边,大声说着:“阿姨,你和外婆挥挥荧光棒。”

    赵生生和陈秀芝挥了。

    下面的粉丝开始齐声喊。

    “来了,来啦……”

    怕江巍照听不到,一些人喊了以后,前面有些人讨论着,慢慢就知道了好像是江巍照他亲妈来了现场,看大屏幕这回是全场大喊。

    “来啦……”

    来?

    来什么了?

    江巍照是真的一头雾水,他没有接到任何的事先通知,没人告诉他有这个流程的,大家都喊他下意思去看大屏幕。

    笑的后槽牙都露了出来。

    是他妈!

    赵生生的脸!

    他拿着话筒和母亲还有姥姥打着招呼。

    “妈妈……”

    现场粉丝嗷嗷尖叫。

    真的是弟弟的妈妈。

    “姥姥……”

    挥着手。

    陈秀芝看着大外孙,倒是没有太多的激动情绪,总是能见到嘛,这职业吧她不喜欢,她觉得天天暴露在别人眼前挺烦的,再说现场的声音真的是很吵,唯一能让她开心的就是江巍照本人了,挥着荧光棒。

    “你们骗我!”

    下面粉丝拿着手机录像。

    “他好像真的很开心,后槽牙都露出来了……”

    很少见江巍照会笑的这样开心的,笑容特别大。

    “啊啊啊……”

    江珩在家打篮球呢,他同学拿着手机给他看。

    “你哥你妈上热搜了。”

    生儿当生江巍照啊!

    这估计是很多妈妈的心里感想,妥妥的人生赢家,嫁个好丈夫算是你前半生的好运气,那生个好儿子就是后半生的好运气了,整个人生都是好运气那就是妥妥的赢家啦。

    江珩才懒得看这些,推推开。

    “江珩,你和你哥关系好吗?”

    朋友问了一句。

    真的觉得有个这样的哥哥压力很大的吧,知名度那样的高,而且很年轻就赚了很多钱,又孝顺又会表现,身为这个家的小儿子恐怕不好做的吧。

    “废话!”

    江珩扔了球。

    “不打了,回家啦。”

    摆摆手自己转身就离开了。

    他为什么不去?第一他和他姥的想法是一样的,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对音乐不着迷,其次去了一定会被那些女的扔到网上的,他还在读书,不愿意别人知道他哥是谁,不是怕丢人,是怕被围追堵截,和脑残粉是讲不清的。

    回了家,洗了个澡准备一会随便吃点东西,反正他妈去他哥演唱会了肯定不会给他准备晚饭的。

    洗完澡出来。

    “咦……”

    吓了他一跳。

    “你干嘛明显吓了一跳?”赵生生问小儿子。

    她和陈秀芝过了那个环节就离开了,陈秀芝的身体扛不住,刚给送回家,在车上还说呢,太吵了,吵的耳朵都疼。

    “你怎么回来了?”江珩一脸懵逼。

    为什么?

    早知道就叫外卖先吃了。

    欲哭无泪。

    赵生生:“我回来还不对了?”

    江珩拿着毛巾擦头发。

    “也没说不对,就是你不得看完整场嘛。”

    “你姥身体不舒服,我把她送回去了。”

    “哦哦。”

    刚准备回房间穿衣服去,赵生生叫他:“套上衣服出来吃饭。”

    江珩:“……”

    “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饭都做好了?”

    他要不要这样惨?

    “我走的时候就提前做好的,怕赶不回来给你做饭,拿出来热热就好了。”

    江珩回了房间套衣服,往上套的时候想想他妈的话,心里之前生出来的一些小疙瘩都消了,浑身只剩下舒服。

    嘴上不说,其实心里不见得不想,家里有两个孩子,孩子不见得每天都做比较,但偶尔还是会进行比较的,今天是他哥很重要的日子吧,但他妈也没给他扔到脑后去。

    “吃饭。”

    “你走了我哥不遗憾吗?”

    “遗憾什么,我走了还有那么多的小姑娘围着他转呢,我要是他,我看那些小姑娘就足够了。”

    江珩夹菜送进口中,他家吃饭一般都是先吃菜,然后吃半截在开始吃主食。

    “她们不是你。”

    不一样的。

    “儿子啊。”赵生生看江珩。

    “干嘛?”

    “是不是特感动,觉得妈妈没有抛弃你。”

    江珩气势汹汹:“你怎么那么起腻呢,找我爸去。”

    小伙子不好意思了。

    埋头吃自己的饭,吃完饭倒是去找了那视频看了看,江珩反复看了好几遍,他觉得他和他哥真的不一样,真的就是两种人,完全不同的两种人,大哥对母亲的那种爱,溢于言表,将母亲放在心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他也爱他妈,但母亲不是唯一,母亲是可以为其他的喜好让路的。

    江珩爱赵生生也爱江巍照,但……

    总之就是母亲的举动让他觉得突然舒服了起来。

    赵生生不知道吗?

    不知道就不会特意赶回来,没有陈秀芝身体的原因她也会赶回来的,养两个孩子有些时候比你想的更难一些,特别是其中一个把这些事情看的比较重要,一旦这个天秤失去平衡了那就要惹出来麻烦了,现在她也理解了她姥当初,说实话两个孩子养起来,有江珩这种心比较细腻的都不好带呢,何况是五六个孩子,索性好就好在,两个都是她生的,她真的都爱,江巍照也爱他弟。

    去了大儿子的演唱会,接下来陪小儿子的时间更多,每天接送不说,江宁叙不在家想看电影那就只能抓儿子一起去,因为这个江珩也没少开口讲话,他觉得他妈太粘人了。

    他妈不理他的话,他一定会不愿意,可他妈天天围着他转,江珩又腻了。

    “儿子,妈晚上定了电影票……”

    江珩呼吸一紧,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又来!

    我是你儿子,不是你丈夫啊。

    叫一个十几岁的小孩成天陪你看恐怖片真的合适吗?

    “我哥没时间吗?”

    想起来了江巍照的好,有他哥在家,他妈就不会闲了,他晚上约人打球呢。

    妈妈和篮球比起来,不好意思此刻篮球比较重要,他妈的任何活动他都表示不想参加,请你自己去玩!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可以独自进行活动了。

    “你哥不是开巡回演唱会。”

    江珩的话讲的充满流氓气息,“妈,你花钱租个人陪你去吧,我不去啊。”

    打死也不去!

    谁家一个男孩儿成天就围着母亲转了,烦不烦。

    赵生生照着小儿子的后脑给了一下,江珩一副懒得和母亲计较的模样,站起身:“你打我也没用,我不陪,我一会儿要出去打球呢,再说你脸上的痣不是刚见好嘛,不能总是出去吹风的。”

    呵,女人你长了两条腿就总喜欢往外跑,家里看电视不是挺好的!

    赵生生要是知道她儿子此刻心里想的是什么,保准一巴掌拍过去。

    你妈我都没嫌弃你,你嫌弃我啊?

    江珩出去野去了,七点钟出去的,十点半他妈出去逮他才给逮回来,就这么有精力,一玩球一玩游戏就不累不困的,拿起来书保准五秒入睡,三个男孩儿在篮球场那边,赵生生走过去。

    “江珩,师傅来了。”

    提醒江珩一句。

    江珩:“……”

    把人带回家,江珩进了卫生间洗澡,给自己爸打电话顺便告状。

    “……爸你赶紧回来吧,我都要被我妈折腾散架子了,她天天盯着我不放,要疯!”

    江宁叙:“……”

    “你又怎么着你妈了?”

    “父亲大人,你讲这话有良心吗?是你老婆缠着我,不是要我陪她去看电影就是盯着我学习,一点私人空间都不给我,不管不管你要是再不回来把她看住,我就自杀!!”

    “你妈照顾你还有错了?”

    “不管,你再多说一句就自杀!”

    这孩子和他爸侃上了,父子仨在一块儿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同姓在一块儿就是喜剧,爆笑喜剧,异性在一块儿,除了那夫妻俩,江珩觉得就是完完全全的虐戏。

    属于男孩儿的那点争强好胜的心被他妈给折磨的都散得光光的。

    江宁叙被他小儿子给催回来了,不回来不行啊,小二说了,你要是多问一句就自杀,你要是不回来也自杀,也不知道怎么就天天都想死!

    赵生生回家看见出现在家里的人,眼角狠狠跳了两下。

    “你怎么回来了?”

    “嗯,提前回来两天,反正那边也没什么事情了。”

    “小黑宝宝催你回来的?”

    赵生生忍不住笑,她家小黑宝宝果然没有耐性!

    江宁叙哭笑不得。

    “别给儿子起外号。”

    原本就挺黑的了,你还叫人小黑宝宝,儿子听见了肯定不高兴。

    你说基因也是搞事情,老大白的和日光灯一样,老二就黑的和非洲人坐在一块儿估计才能显出来白。

    生生忍不住感慨,自己生的孩子,就给起个外号的权利都没有了?她就剩这么点乐趣了,那江珩确实就是黑嘛,黑的还蛮可爱的。

    “等他以后交女朋友了,我就不这样喊了。”

    江宁叙听完自己老婆说出口的话,差点没哭出来,看样子他儿子得早点交女朋友才行。

    “要不给他买个帽子戴戴?”

    总是这样黑,也得想想办法啊。

    全家就没江珩这么黑的,她比赵生生都黑,赵生生就算是这个家比较拖后腿的存在了,江宁叙和江巍照长得都白,特别是江巍照,有了这个小儿子以后,赵生生突然间就发现了,自己已经跻身到白的行列当中了。

    “没用。”

    她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小时候都没办法把他捂白,现在更加不听话了,怎么可能听她的呢。

    对江珩来说,这种黑是健康,是帅气,他哥那种白他可一丁点都不想要。

    *

    江巍照结束手上的工作,带着母亲出门去度假,就他们母子俩,江珩跟他爸在家,这可把小二给高兴坏了,巴不得他妈玩个一年半载的再回来,没人管的日子就是舒坦,他爸比较好说话,愿意吃什么就给吃了。

    连续吃了一个星期的外卖,吃的特别爽,晚上回家叫了披萨,还想着呢他爸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大晚上的不回家,小心他告状!

    抓起来披萨,还没送进嘴里,他妈回来了。

    江珩手里的披萨掉在脚面上。

    为什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为什么?

    江巍照拽着行李进门,还是老三样,走到哪里帽子和口罩都不离身,拽进门,他爸跟着从后面进来。

    “我不在家你就这么过的是吧。”

    赵生生进了门扫了一眼那披萨。

    江珩马上就要哭了,好不容易进入到了天堂,结果好日子没过几天又重新跌回了地狱,换做是谁谁愿意啊。

    江巍照瞪小二。

    “又吃外卖,说你多少次了,起痘。”

    江珩:“起也是起我脸上。”

    你的脸光溜不就好了。

    那披萨最后被他妈和他哥给吃光了,江珩手里就剩下那块刚刚掉在脚背上的,他想了想,还是没办法送进口里。

    得!

    有妈的日子就像是蹲监狱!

    可能他爸蹲监狱有瘾,或者他爸就是个无期徒刑的犯人,得蹲一辈子的监狱。

    晚上那哥俩出去打球,江巍照也喜欢打球,他年纪大个子高,压制的小二一点办法都没有,但江珩脾气还行,对着他哥一直笑眯眯的,哥俩打完球坐在一边聊天。

    “那些外卖少碰。”

    他弟吃甜食会诱发生痘,他没有这个烦恼,怎么吃都不会长,男孩子女孩子的脸都挺重要的,毕竟是靠脸吃饭的,对自己的脸也是很在意。

    “偶尔吃。”

    江珩很是懒散。

    “还偶尔吃,你当我不知道你呢,爸根本弄不了你。”

    他爸心是有点软的,加上小二真的想要哄人的时候,他会换着法的哄你,一直到把你哄倒下为止,那绝对就是不折手段的,对于小二的这个个性,江巍照觉得也不用担心,只要不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也没什么。

    他亲弟弟,能差到哪里去,品性还是过关的。

    还是有包容和呵护。

    毕竟小九岁呢,江巍照对这个小弟那可谓算得上是真的很挂心,不比赵生生操心操的少。

    二小一脸乐呵呵的表情,“你这样说叫爸听见了肯定不高兴,说的他好像很废物似的。”

    他爸可一点不废物,不过就是疼老婆而已,当然了这样的生活他不羡慕,不但不羡慕还觉得起腻。

    江巍照瞪他。

    “学校或者家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就和我讲,别一个人闷着,不愿意和爸妈说那就和我说,有什么烂摊子奶奶帮不了你,也记得通知我,知不知道?”

    “好啊。”

    “像上次的事情我还得说你两句,江珩啊,算了吧,我说你也不见得听,哥能保护你的一定保护,但这个世界上总会有哥保护不到的地方,真到了那个关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啰嗦!”

    江珩把球扔到他哥怀里。

    “回家啦,江妈妈!”

    啰嗦的和一个女人一样!

    “我就你这么一个弟。”

    江珩心不甘情不愿哼了一声。

    “别人做的不过分,我也不会过分的。”

    这是他的底线,别人过分了那就别怪他了。

    给别人留条生路,这就不是他江珩的风格。

    前一次他妈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做的更绝一点的,他可以利用他奶的关系叫那两个人都丢工作,下绊子就下的狠点,老大开口讲话了,他给了老大面子。

    江巍照揪着江珩的后脖领。

    果然!

    兄弟之间的亲热,都是这样粗暴的。

    “你最近是不是又长高了?”

    “这你也知道。”

    江珩翻白眼,他自己都是学校测身高才知道又长高了一点,他哥这眼睛火眼金睛啊。

    “废话,那能看不出来嘛。”

    从小他带大的,他放学回家就带弟弟,等江珩大点的,他带着江珩和同学去玩,跟他玩的好的同学家,江珩就没有不认识的。

    “回家吧。”

    哥哥走在前头,江珩跟在后面。

    如果可以的话,江珩愿意一辈子都不和兄长起冲突,不过这种事情不好说,谁又能保证得了什么呢。

    *

    “江珩呢?”

    赵生生问着身边的人,身边人小声说了句,还没回来呢。

    昨儿江珩又闹上头版了,闹上娱乐头条的原因很简单,又是和女明星牵扯不清,如果只是牵扯不清那赵生生都习以为常了,闹的更大,不知道许了什么愿望,女明星吞高尔夫球进的医院,外面报纸满天飞,写满了不堪入目的猜测。

    今儿她过生日,小二是一定会到场的。

    “先生呢?”

    问的是江宁叙。

    江宁叙上个月进了医院,不过还好,毕竟曾经受过那么重的伤,他和正常人就不可能是一样的,道理赵生生懂,可心里还是难过,连续吃了一个月的斋,没想达成什么目的,就是个念想,希望江宁叙身体健健康康的。

    “先生还在房间里休息。”

    赵生生上了楼,江宁叙刚推门出来,看见她迎了上去,握住妻子的手准备下楼。

    今儿她过生日,她最大!

    请来了很多她的朋友,江宁叙希望赵生生快乐。

    “怎么上来了、”

    “上来看看你。”

    江宁叙笑,“我有什么好看的,你不如把心思都花在你小儿子的身上,他就比较有看头了。”

    他说的是报纸上写的。

    江珩那就是个花花公子,交往过的女人数不清,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真心,花心就算了,做事情还不折手段,外面的评价不太高,说他是奸商,骂江珩的人排成排,不过江宁叙从来不把那些话当真,他不吃人别人就吃他了。

    自己养的,怎么看还是好的。

    “他有什么好看的。”赵生生板着脸,真的是提起来小儿子就生气。

    孝顺!可管不了。

    也不给你机会管,谁的话他都不听,过去还听听江巍照的话,现在就算是江巍照也劝不住江珩,江巍照自己也是懒得劝,和兄弟之间的感情就如同父母对待子女一样,长大就得放手,亲哥哥也不能干涉过多。

    “江珩回来了!”

    江宁叙牵着赵生生的手下了楼,果然江珩进门了,和他哥一起进的门。

    还是一黑一白,老大就是白,老二还是黑,但兄弟俩个子差不多,老二一身的邪气。

    “妈,生日快乐!”

    江珩给了母亲一个大大的拥抱,在母亲的脸颊上落了一吻。

    “妈,生日快乐!”

    江巍照抱着母亲,在母亲另外的脸颊一侧落了吻。

    “你又……”赵生生的话还没说出口,江珩打断他妈,他的助理对着他点点头,江珩看向自己老爸,“爸,我妈暂时先借给我行嘛。”

    江宁叙指指儿子的脸。

    臭小子,别以为他不知道,又上头版了啊。

    过分了啊!

    江珩牵着他妈的手,今天的场地都是他安排的,牵着母亲往前走。

    然后宴客厅里挤满了人,赵生生就觉得眼熟。

    等等……

    林漫!

    是林漫,她最爱的林漫。

    赵生生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见过林漫了,两个人住在两个城市,很少有能见面的机会,大多数都是通过社交软件说说话,后来几乎也没有太多的联系,赵生生爱林漫,是把林漫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去爱的。

    放开儿子的手,去抓林漫的手。

    “生日快乐,生生!”

    她给了林漫一个大大的拥抱,高兴的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儿。

    江珩看看助理,助理叫人把宴客厅的灯光调亮。

    “妈,我为你请的客人,高兴吗?”

    江珩把赵生生所有的初中同学都给请了来。

    想当年江巍照在母亲的母校捐了一栋生生楼,后来就变成了每年母亲生日他都会捐一栋生生楼,现在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个生生楼,江珩的脾气秉性和他哥截然相反,他不捐款,他干嘛捐款呢,钱是好不容易赚来的,当然是自己花,自己爽才对嘛,善事就留给他哥去做了。

    据说他妈当年在学校过的很不开心,人缘很不好嘛,江珩记着呢。

    “生生,你真是有福气……”

    “赵生生,你还记得老师吗?”

    “生生,我是你初中同学呀……”

    赵生生很是无奈,小儿子的心意她懂,但其实没有必要的,和江珩的视线对上,江珩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这些捧臭脚的人,人性本是如此!

    生日宴很是热闹,赵生生也是真的很累。

    江巍照扶着他妈上楼去休息,等确定母亲已经躺下了,下了楼去找小二。

    “爸妈睡下了?”江珩倒了杯酒。

    江巍照点头,“今天估计很累,我看她躺下就睡了。”

    母亲毕竟上年纪了,又折腾了一天,怎么会不累呢。

    倒是江珩。

    “今天的报纸怎么回事?”

    江珩的嘴巴翘了起来,上手故意去拉他哥的胳膊,学着小女生的动作,左右晃着大哥的胳膊,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的私事,你就不要管了。”

    江巍照笑着点点头:“知道啦,自己做事情有点分寸,没听见外面那么多人骂你。”

    江珩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不过心呢就狠了点,江巍照也是觉得无可厚非的事儿,一家人嘛,自然是心贴心。

    “不被人嫉是庸才。”

    “就你话多,爸生日别给忘了。”

    给母亲过生日,也得给父亲过生日,不能厚此薄彼。

    “知道了,交给我。”

    ……

    赵生生晚年生过一次重病,那个时候江宁叙已经没有办法照顾她了,他的身体向来比她更差一点,两个儿子每天去医院陪伴母亲,一个陪白天一个陪晚上,江珩为了赵生生那三个月绝了绯闻,一次新闻都没闹,更是和所有的女性伴侣关系洗得干干净净的,完全顾不上了,他差点以为母亲会死。

    很奇怪的念头,总是在夜里想起他妈打他的事情,真的是从小打到大的,一直打,总是敲他的头,把他都给敲笨了,江珩以前觉得他对母亲只有义务,义务多过爱,真的有爱也是大哥强加到他身上的,可这次母亲生病,江珩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过去的那些事情总是浮现在脑海里,久久不肯散去。

    小时候打他的事情记得很清晰,可不记恨,母亲喊他小黑宝宝的占据了大篇幅的回忆。

    他妈动不动搂着他,强迫自己陪着她去看电影,还让他当免费劳工拎袋子,这些江珩都还记得。

    赵生生已经睡下了,还在打针。

    江珩起来上卫生间,一身风流倜傥的劲儿,哪怕是在医院陪床搞也是一身的精致,从卫生间里出来去母亲病床前看了一眼。

    他爸急了,好几次打电话都要来医院,江珩没让,江巍照也拦着。

    老头儿自己身体都不好呢,来医院一瞧老太太病成这样,说不定难过成什么样呢。

    “江先生。”

    江珩点点头,“我妈睡了多久?”

    坐在床边,护士和看护说着赵生生的一些情况,江珩让她们先去休息,他想单独陪母亲一段时间,他细细观察母亲的脸,他妈没对他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所以他想他是爱他妈的。

    “妈妈!”

    他学江巍照喊了一声妈妈。

    江珩从来都是只喊妈的。

    托起来母亲没有扎针的手,双手举着,江珩的头贴着母亲的手背。

    “妈,你得好起来,就算是为了家里的老江头,你若是不好老江头就活不了多久了。”

    他妈在,他妈能陪着他爸开心,他妈没了,那就没人陪他爸了,儿子陪和老伴陪总是不一样的。

    江珩趴在床边。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他好像从上初中以后就没哭过了。

    母亲老了。

    真的是老了。

    也会生病,再也不会一边嘲讽着他作死,一边拿着车钥匙带着他去医院看病了,不会在对着他喊小黑宝宝了。

    其实江珩特别喜欢别人说他黑,因为他的黑在母亲的心里是独一无二的。

    感觉到后背有人拍了他一下,江珩的火气窜了上来,结果一抬头,看清来人,他大哥,江巍照!

    “你怎么来了。”

    他闭闭眼睛,眼泪就逼了回去,再睁眼又是一张平静的脸。

    “爸不放心,叫我过来看看妈。”

    江珩撇嘴:“他总不放心,我们俩都是她生的,难不成我们会害她,还是会不肯救她。”

    江老头儿就是很讨厌,不放心这个,不放心那个的。

    “他不放心情有可原。”

    毕竟是结发夫妻。

    感情深着呢。

    江巍照看看母亲的吊瓶,又看看母亲的手,他怕他妈的手扎肿了,结果并没有,却看见了他妈手背上的眼泪。

    “妈会没事儿的。”

    “我没担心她,是人就会生老病死的,很正常的事情,我看得很开。”

    江巍照照着小二的后脑给了他一下,江珩想还击,结果他妈睁眼睛了,可能是被他们兄弟俩给吵醒的。

    “打他!”

    江珩的嘴都快要扯到耳丫子后面去了。

    “妈,那你可得早点好,你不早点好没人给他撑腰啊。”

    赵生生对着江珩伸手,江珩把手递了过去,他听见他妈喊了说了一句话。

    “……小黑宝宝……”

    江珩猛地抽回自己的手,头也没回的就离开了病房,好像后面有人在追赶他。

    江巍照想去追,可毕竟母亲刚醒。

    “妈,你觉得好点了吗?”

    他弯着腰,试着给母亲整理整理头发,他妈还是那么美。

    “好多了。”

    赵生生拉着江巍照的手,她在交代江巍照,她爱大儿,可她也爱小二,老大太稳了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但是老二总让她提着心。

    “……妈和你爸将来真的没了,你要在旁边多多提点着他,小二心狠可也怕孤独,他就这样的个性了这辈子没办法改了,妈不放心他,弟弟啊妈放心你可我不放心他……”

    江珩长到现如今还没跌过跤,赵生生很怕。

    她很怕江珩倒下就再也站不起来了,她老了,真的没有办法去保护江珩了。

    “妈,妈……你放心你的意思我明白,我是他哥不会跟他争什么,儿子明白你的意思,你心里有我。”

    赵生生费力点点头。

    江珩跑到天台去抽烟,他不是第一个来的,上面还有其他的人,原本他转身想走的,结果听见那人在说。

    “……知道吧,那个赵生生也住在这里,她儿子做了那么多的缺德事,报应不到江珩的身上还报应不到她的身上,真是大快人心……”

    江巍照冲上楼的时候,江珩还在打人。

    “X你妈的,道不道歉?”

    那人已经被打的满脸是血了,护士根本不敢上前去劝,报警也没人敢报,打人的是江珩,你报了警他还是能出来,而且也不能得罪他。

    “要打死人了……”

    江巍照冲出去,去拉江珩,结果差点被江珩给甩了出去。

    “你撒开!”

    江珩已经打红眼睛了,谁来杀谁。

    他妈的全家都笼罩在阴影之下,全家人都提着心,生怕母亲有个好歹,这个王八蛋说什么?

    江巍照用力气把弟弟给拖出去两步,江珩是干架干大的,江巍照可是乖乖长大的,差点又把他怂开。

    “妈刚刚叮嘱我,江珩妈叮嘱我,她说她不放心你。”

    江珩那脚顿了顿。

    “妈怕我挑理,她说她觉得我很稳不会闯出来什么货所以没有话要交代我,可她担心你,她叮嘱我一定要牢牢看住你,小二啊,妈说她没办法闭眼就是因为担心你,怕你出事情。”

    ……

    打了人的事情交给律师,江珩背对着他哥,天台上就剩他们兄弟两人。

    “她总是杞人忧天。”

    江珩说出口的话语气不是很好,似乎觉得母亲总是庸人自扰。

    “关心则乱,没有爱哪里来的担忧。”

    江珩的脸抽了抽。

    “那人讲那些话,我就该弄死他。”

    “他说什么也不过就是一家之言,嘴巴长在他的身上人家想说就说了,妈并不会因为他诅咒的那两句就会有什么。”

    江珩不说话。

    江巍照叹口气,搂着小二的肩膀,把小二带下楼了。

    赵生生的病情稳定了下来,兄弟俩都松了一口气,把人接回家养身体,再不回去估计他们爸爸就要疯了,自己总念叨,瞒着他,有什么也不对他讲,可能这个人都没有了,也没有人告诉他,等到人回来了,就不是这套说词了。

    好在只是一场惊吓而已。

    ……

    难得全家坐在一起吃个饭,赵生生身体最近养的不错,偶尔还能和老头子一块儿出去散散步。

    江巍照陪着他妈在讲话,江珩手里翻着报纸。

    报纸的头条倒不是他,但和他也有点关系,他未婚妻据说砸了很多的钱在追一个说相声的。

    呵呵!

    合上报纸。

    “你和寇熇到底是怎么回事?”赵生生问小儿子。

    “能是怎么回事,很明显的就是她绿了我呗。”

    很是淡定的吃粥。

    “你要是被人绿了怎么会是这样的表情呢。”

    她不想管也懒得去管,哪里有这样的未婚夫妻,订婚她和江宁叙不知道,还是看报纸才知道江珩有个叫寇熇的未婚妻,富家女嘛,问什么时候打算结婚,江珩回答永远没有那么一天。

    订了婚然后各玩各的?

    江珩身边的女人没断过,那个寇熇身边的男人也没断过?

    “知我者母亲大人是也。”

    “那你……”

    “妈,今年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和我哥陪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你别以为你妈我好糊弄,我问你这个,你就故意岔开话题,臭小子……”

    ------题外话------

    全文就到这里结束啦,会休息一个月左右,新文偏心眼大概会在五月底六月初更新,当然看休息的情况而定,忍不住就早点更新,万一在扭到哪里,也许会往后拖,就这样,最后感谢大家喜欢这本书,弟弟和小黑宝宝我也好喜欢的,下本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