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侯门衣香 > 一步一步,像踩在她的心上。
    一声一声,还没见到人,已感觉到主人强大的气场。

    梳云咽咽口水,转身行礼,“梳云见过龙爷。”

    “找爷何事?”

    性感而熟悉的声音,带着撩人的磁性,似乎贴着人的耳朵轻诉,撩得人心跳不由加速。

    然而那语调平平淡淡,就像在问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因为没什么好在意的,所以没有半点波澜。

    梳云的心,一点一点冷下去。

    她以前觉得,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见到龙天行。

    但其实在心中深处,仍然无数次幻想过,她再见到龙天行时的场景。

    他会不会掐着她的脖子说“好大的胆子!居然没有得到爷的同意,就敢离开爷,你死定了!”

    或是左拥右抱,示威地告诉她,“没有你,爷过得更痛快!”

    更甚者将刀剑白绫毒药往她面前一扔,“别说爷逼你,怎么死爷让你自己选!”

    幻想中不管怎样,她和他再见时的情景,总该是或激动或惨烈的,毕竟曾经深爱过。

    唯独不是像现在这样,云淡风轻。好像曾经的那些恩爱,不过是一场虚无,人走茶凉,没有半点值得留恋。

    这比他直接掐死她,还要让她更难受!

    梳云不由抬起头。

    男人刚刚洗漱过的头发,湿漉漉地垂下来,头发上的水打湿了他身上黑金色的里衣。

    那里衣贴在身上,勾勒出起伏分明的肌肉线条。

    上衣穿得松松垮垮,露出洁白而诱人的胸膛,那上面沾着刚刚洗漱完没来得及擦干的水,一路下滑...

    梳云不由咽咽口水,眸光从性感的喉结,移到光洁的下巴,以及那张冷漠俊美的脸上。

    五年不见,老天也很厚待这个男人,容颜依旧如常,比之以前的张扬而略有收敛的气质,让他更加迷人。

    像一座金山一样发着光,能吸引着无数女人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

    他慵懒地斜躺在榻上,浑身上下充满着尊贵而不可一世的气场。

    梳云心里又酸又堵,这个男人本来应该是她一人的,现在却跟她半点干系没有。

    根根分明的睫毛动了动,男人的眸光似要不经意扫过来,梳云慌忙低下头,不敢与他对视。

    见到她的举动,龙天行微不可见地轻呵一声。

    女人,你的胆子去哪了?

    梳云弱弱开口,“梳云斗胆,想请龙爷帮忙救个人。”

    龙天行舔舔嘴角,“爷为什么要帮你?”

    梳云咬咬唇,“因为梳云请爷救的,是梳云生的,爷的女儿,龙小云。”

    “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是爷的女儿?”

    “她今年四岁,生辰是五月初十。”

    龙天行单手支着下巴,漫不经心道:“听起来好像是爷的,不过爷有几个女儿,爷不稀罕。”

    梳云心中一凉,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扑通跪在地上,整个身子匍匐着,悲切哀求,“爷,求您看在她身上流着您的血的份上,救救她!梳云知道自己对不起您,梳云愿意下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的相救之恩!”

    即便生了小云,梳云的身段一如从前般曼妙,这样匍匐着,从龙天行的角度,能看到她柔软的腰肢。

    这样的身段,本该穿着世上最美的绫罗绸缎,倚在他身边娇柔地笑。

    可现在,她却跪在地上,用最卑微的姿态祈求他。

    龙天行强行压着的怒火蹭地涌上心头。

    “现在觉得爷有用了?那为何当初不吭一声就离开了?!”他又冷又尖锐地逼问。

    梳云脊背一凉,但心知这个问题迟早要面对,“爷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又跟爷来这套,你的真话假话有区别吗?”

    “那梳云先说真话。”梳云道:“梳云不吭一声走了,是怕爷伤心。”

    龙天行讽刺一笑,“那假话呢?”

    “假话是,梳云不吭一声走了,是怕爷伤心。”

    “呵,几年不见,你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龙天行冷笑,“你以为说两句好听的话,爷就会出手救人?”

    梳云平静道:“当初苗仇在梳云身上下蛊,告诉梳云如果不听她的话,便让梳云爆体而亡。梳云本来是想说出这一切的,可那时候,梳云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梳云当时就想,若梳云违背苗仇的话,一尸两命,爷知道了会如何?”

    梳云抬起头,勇敢地与龙天行对视,“梳云怕爷伤心,怕爷崩溃,所以梳云选择离开。”

    龙天行的眸底快速闪过一丝痛意。

    这个蠢女人,自以为自己做了个聪明的决定,可结果呢,若不是生产的时候遇到陈书生帮忙,她还不是一尸两命!?

    龙天行又气又痛又心疼。

    梳云垂下眸子,“爷,梳云已经说了原因,您要怎样才肯帮忙?”

    “让爷想想。”他没好气地道。

    还要想?她可没时间让他想了!

    梳云站起身,扑到龙天行面前抓住他的衣襟不放,苦苦哀求,“爷,没时间了,求您现在就让人去救小云!”

    那衣裳本就松垮,被梳云一用力,越发散得开,整个胸膛几乎都暴露出来。

    龙天行脸一黑,“松手!”

    “不松!爷不答应,梳云就不松手!”

    “好大的胆子...你!”

    他正要站起来,结果下一秒,梳云直接将他扑倒在榻上。

    龙天行目瞪口呆。

    梦中回味了无数次的柔软身体压着他,阵阵馨香钻入鼻中。

    仅仅就这样,龙天行发现自己已经意乱情迷了。

    这让他对自己很有些气愤,“起来!爷数三声,不然别怪爷不客气...唔...”

    梳云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就堵住了他的唇。

    她能感觉到身下男人的愤怒,但她死死压着他,就是不松手。

    死就死吧!

    他要掐死她、捏死她、砍了她做花肥都好,反正小云有个三长两短,她也活不下去了!

    已经五年不曾亲吻,初初动作有些笨拙,很快就熟练起来,蛇般灵活地游弋,勾得男人气息粗重。

    龙天行浑身紧绷,五年不曾碰过女人的他,哪经得起这般撩拨。

    本想再给点脸色梳云瞧瞧,可此时脑子里一片浆糊,胸中的野兽咆哮着要他吃了她。

    龙天行一个翻身,将梳云压在身下,化被动为主动。

    梳云刚开始一惊,见男人火热的唇狂野地吻上来,立马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全身心地配合。

    室内温度越来越热,久未经情事的男女,一触即发...

    “阿爹,你在干什么?”

    童稚的声音如当头一棒,沉醉中的两人惊醒过来。

    “阿娘?”小云睁大眼,欢喜道:“阿爹果然没骗小云,阿爹说阿娘马上就会来,果然就来了!”

    阿爹?刚才被吻得缺氧的梳云还迷迷糊糊的,一时没反应过来。

    龙天行忍着满身的火,用尽量温柔的语气道:“小云,阿爹不是让你先休息吗?”

    原本他们是要两天后才到的,可梳云不要命地赶路,他们只好加快速度。

    虽然他们的马比梳云雇的马要跑得快得多,不过有小云在,龙天行怕她受不住,所以最后比梳云晚到京城,今天凌晨才到。

    “小云睡不着。”小云看着罗汉似叠在一起的龙天行和梳云,好奇地问:“阿爹,阿娘,你们在做什么?”

    龙天行:咳咳,“...阿娘刚来累了,阿爹抱着她休息。”

    “像在马车上阿爹抱着小云休息吗?小云也要!”

    小云说完就要冲过来,龙天行牙一咬,“冷格,带小姐出去玩!”

    “是!”

    小云尖叫一声,瞬间被冷格带走,然后只听到她欢喜的声音,“冷叔叔,你要带小云飞吗?”

    “要是小姐想的话。”

    “小云要飞,小云要飞!”

    小云拍手欢呼,早将要一起休息的事情抛在了脑后。

    声音越来越远,显然已经打扰不到任何人。

    而此时,梳云也清醒过来。

    “龙天行,你怎么能这么骗我!?”

    什么要她杀了前主子,不然对小云不利,全都是骗她的谎话!

    梳云猛地推开龙天行,指着他气得眼眶发红,“你知不知道,我这几天过得多么难过?我无数次地想,如果小云出事了,我一定马上跟着她去!”

    “小云就是我的命,你怎么能拿她开玩笑?!”

    “龙天行,你太过份了!”

    她说着说着,放肆地哭起来,双手胡乱地往龙天行身上捶,只恨不得将这几年积攒的担忧恐惧,通通发泄出来。

    龙天行任她打了一会后,才抓住她的双手。

    “小云是你的命,可你是爷的命!”

    “爷骗了你五天,你骗了爷五年!明明是爷亏了!”

    “别哭了,哭得丑死了!”

    梳云怔住,“爷您刚才说什么?”

    她哭够了,情绪发泄完了,听到龙天行的话,想到这五年,心里突然痛起来。

    她不容易,什么都不知道的龙天行何尝容易?

    “爷说你哭得丑死了!”

    “上一句。”

    “明明是爷亏了,弄得好像爷欺负你似的。”

    “再上一句。”

    “你骗了爷五年,爷还没跟你算账,你倒不依不饶!”

    “再上一句。”

    龙天行头一扭,“没了。”

    “爷~梳云明明都听到了~”

    龙天行瞪她,“听到了还要爷说?”

    “因为梳云不信,爷肯定骗梳云的。”

    龙天行气,“爷什么时候骗过你?!倒是爷被你骗了一次又一次!”

    梳云撇撇嘴,“刚才梳云来的时候,看到院子里好多姨娘。”

    “咳,那些是爷让人临时找来气你的!谁叫你一跑五年,一点音讯都没有,爷心里气不过!”

    “那爷还说没欺负梳云?”

    “欺负你?爷要真欺负你,能让你三天下不了床!”

    梳云媚眼流转,“这可说不定哦。”

    身子猛地被压回榻上,上方的男人危险道:“敢怀疑爷?爷让你见识见识爷的真本事!”

    ——

    半个月后,蛊神天姬来了,这是龙天行当时答应放过苗仇的条件。

    只要找到梳云,他就得无条件出现。

    天姬替梳云和小云把过脉后,啧啧称奇。

    “我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龙天行见他面色平常,心中略略放心,“天姬,她身体里的蛊能解吗?”

    “暂时不用解。”

    “为什么?”

    “因为母蛊在夫人身上,子蛊在小姐身上。”

    龙天行愕然,“怎么会这样?”

    他让天姬给小云把脉,是因为梳云身上有蛊,怕小云在她腹中时会受到影响。

    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我猜苗仇给夫人下蛊的时候,夫人已经有了身孕。她本来给夫人下的是子蛊,然而子蛊不知怎的进入了夫人腹中的小豆芽身上。母蛊感受到异常,主动进到夫人身上。因为子母蛊都在夫人身上,所以夫人和小姐才能平安到现在。”

    “什么是小豆芽?”小云眨着水汪汪的眼,好奇地问。

    天姬慈祥笑道:“再过一个月,你就知道了。”

    龙天行先是一惊,接着大喜。

    梳云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想明白后羞涩地低下头。

    “等小少爷出世后,我再来替夫人小姐解蛊!”

    (完)

    ------题外话------

    感谢Vancci的鲜花、财财狗和钻石!感谢133*****383、violetyoung、CC0709的月票!

    感谢书城芳园布艺沙发工作室的月票,以及书城小可爱们的推荐票!

    感谢一路支持本文的所有亲们!没有亲们的支持,风雨坚持不到现在!

    还有一些小番外,后面会陆续慢慢写。

    新文《病娇毒妃狠绝色》,风雨整理一下大纲搜搜资料,大约会在5月初连载(预估最迟10号前),请各位亲们继续支持哦~~

    么么哒,咱们下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