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修真高手在校园 >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解甲归田
    目送道宗先祖离去,林北缓缓起身,笑着揉了揉婉儿的小脑袋。

    他其实清楚,道宗先祖应该明白他来这里的用意。

    想要讲清楚一切,大可等到他办完了事情再出来。

    而道宗先祖却选择了提前消散,想来,也是心中有愧。

    林北此次前来,是为了将抱朴子带回来。

    大战之后至今,他一直在用真灵寻找抱朴子的真灵。

    鸿蒙灵树庞大至极,每个日夜都有无数真灵从中流转,进入轮回之中。

    即便是林北,想要从中找到抱朴子的真灵,都相当困难。

    毕竟抱朴子的元神彻底消散的时间,距离现在太远太远了。

    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放弃。

    抱朴子的真灵,也像是一直在等待着林北一般,奇迹一样的没有进入轮回之内。

    他静静卡在了鸿蒙灵树的一个角落,孤身一人待着,不知多久多久。

    “老头,我来接你回家了。”

    林北放下婉儿,缓缓开口,嘴角扯出来一抹温馨笑意,声音沙哑。

    他伸出手,无尽生命气息滚滚而来,延伸到了鸿蒙灵树之中,将抱朴子孤独的真灵取出。

    一道道生命波动汇集而来,带着当年抱朴子的记忆,将他真灵包裹,逐渐凝聚出一尊完整元神。

    而后,林北借以鸿蒙灵树之力,以纯粹的鸿蒙灵气,创造出一尊身躯。

    此为“鸿蒙不灭之体”,便是神器,都难伤这躯体分毫。

    也只有林北这种掌控者,才能缔造出如此身躯。

    将抱朴子的元神送入泥丸宫,林北轻轻开口,唤醒了他。

    “醒醒,老头,别睡了。”

    望着眼前的沧桑老者,林北笑着开口,眼中却满是触动,鼻尖微微发酸。

    他与抱朴子之间的关系,早已胜过师徒,宛若亲人一般。

    曾经抱朴子为他所操劳的一切,他都历历在目,难以忘却。

    熟悉的声音,令抱朴子从黑暗中醒来。

    他下意识的皱了皱眉,有些不满道:“...小子,老夫难得休息一会,别打扰老夫...”

    话音说到一半,陡然凝滞。

    抱朴子猛地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林北,久久说不出话来。

    对于抱朴子而言,一切都恍如隔日。

    但对于林北来说,这一天,他等了太久太久了。

    “老头,欢迎回来。”

    他对着抱朴子微微一笑。

    在抱朴子一片茫然的注视下,他将一切都娓娓道来。

    从成川一战到洪荒沙漠。

    从下城岐城到上城丰城。

    从流青域到惊龙域。

    从五爪金龙传承到踏入道宗遗迹。

    一切一切...

    林北说的很详细,与抱朴子讲述了七天七夜,才算是说完。

    立在鸿蒙灵树下,看着周遭波澜壮阔的庞大景象,抱朴子感慨万千。

    当年那个失魂落魄走在雨中的少年,如今已是一方主宰。

    他分外满意。拍着林北的肩膀,笑的分外畅快。

    “老夫果然没有看错人。”

    “你小子所立的这般高度,可是要比老祖都高上那么几分了。”

    “不过若论起驭兽,养药,阵法...等等道统,你可比先祖还差得远!”

    抱朴子感慨开口,又是提起来了当年与林北第一次见面之时提到的话语。

    ‘老夫乃太古江湖,道家长老,抱朴子!’

    ‘当年本门老祖靠着一手出神入化的锻造与炼丹之术名震太古,其阵法禁制与驯兽养药更是无人能及!’

    以前的一切,林北依然记得清楚。

    他微微一笑。

    对于抱朴子而言,道宗先祖地位超凡,是一代大枭雄。

    也正是有道宗先祖这一信念,支撑着抱朴子守护功法,跨过万年时光。

    他所做的这一切,身为法则具象的道宗先祖,都能亲眼看到。

    道宗先祖心中的愧意,想来也是就此而来吧。

    毕竟当年道宗覆灭之时,他选择了遵循命数,没有反抗。

    对于抱朴子这些将道宗视作根基的人而言,他确实是有些让人失望了。

    林北没有说出道宗先祖的事情。

    对于这位老者,他也心怀尊敬,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尘封下来为好。

    一番陈述过后,林北带着抱朴子与婉儿走出了空间本源,穿过虚空古阵,来到无尽虚空之内。

    其实这虚空古阵,乃是空间诞生的根源,并非什么人所布置。

    阵法,其实就是空间法则的一种运用,也正是因此,林北创造出来的阵法乾坤,才能形成一个独立的空间。

    林北一个瞬移,带着两人回到了帝领道宗。

    望着眼前这一熟悉的庞大山门,抱朴子愣在了万丈高空之上。

    他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盯着。

    良久以后,老泪纵横。

    林北望着这一幕,久久无言。

    这一刻的抱朴子,就像一个离家许久,终于归家的孩子。

    一切都已结束,他们身上的负担,也都随之消失。

    现在,正是重新开始的时候。

    “老头,这帝领道宗,便是交由你了。”林北微微笑道。

    抱朴子平定心绪,瞥了一眼林北:“你真以为老夫看不出来你是想要将宗门交给我,自己去当甩手掌柜?”

    “老夫折腾这么久了,刚刚复生,你就不能让老夫休息一会?”

    “那我就交给别人吧。”林北揶揄道。

    “滚。”抱朴子一个甩手,毫不让步:“这可是上古道宗,怎能随便交给外人!”

    “既然是你有求于老夫,老夫就勉为其难的收下来吧。”

    抱朴子仰面说道,丝毫不给林北插话的机会,一锤定音。

    看着这个老头一脸嘴硬的模样,林北也是忍不住噗嗤一笑,没有与他较劲。

    对于抱朴子而言,重立道宗,或许是他现在最开心的事情吧。

    对于突然出现的抱朴子,林北对外以师尊相称,一时间,倒是引得不少惊异。

    前四大宗门之主,四大城主,池澜,皇族长老,都是纷纷赶去拜访拜访抱朴子,想要看看这个能

    带出林北这般徒弟的老师,究竟是什么人。

    一来二去,也是令抱朴子颇觉开心。

    林北这小子虽然天天老头老头的叫,可是该敬重之时,却分毫不含糊。

    一个嘴硬的徒弟,一个嘴硬的师父,这两人相处之时,倒是不会烦闷。

    复活抱朴子,是林北在太古大陆上最后一桩未了的心事。

    如今抱朴子重临太古大陆,道宗日渐兴盛,一切都走上了正轨。

    这方大陆,也日渐安定。

    林北也是可以放下心来,回到那个本该属于他的地方。

    ....

    微风不燥,阳光正好。

    安氏集团顶层办公室门前。

    一名身着名贵西装,长相俊朗的年轻男子带着一叠文件夹,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平静声音传来。

    年轻男子微微一笑,推门走入。

    办公桌后,安瑾萱穿着一身白色职业装,长发垂落,正在认真的打理着手下的诸多文件。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落,映照在她完美的侧颜上,美不胜收。

    即便年轻男子也见过不亚于她一般的人间绝色,此刻也是有些忍不住怦然心动。

    “安总,您好。”

    他清了清嗓子,脸上挂着一抹微笑,走上前去。

    安瑾萱抬起头来,有些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的年轻男子:“你是...”

    “我是预约过您今天午后商谈许云峰。”年轻男子客气说道。

    “我来自江州市许家,安小姐应该有所耳闻,此次前来,是就三年后的江州市七星级酒店建设议案,来和安小姐商谈安家投资的事宜。”

    说着,他便是把手中的文件夹递了过去。

    安瑾萱接过文件夹,美目中流露出了然。

    本来这种事情还达不到需要安瑾萱亲自面见处理的程度,但是因为这是科尔斯家族的投资,安瑾萱颇为在意,所以才会让小静答应预约。

    江州市是国内近几年来开放的港口城市之一,近年来发展颇为迅速,虽然比之长海还有不小差距,但前景非常可观。

    科尔斯家族也是看中了这点,才有了新的招标计划。

    而江洲的许家,是近年来颇有起色的贸易集团,走的是与安家同样的路子,发展迅猛,近年来也在并购房地产企业,野心不小。

    不过现在,在安氏集团这庞然大物之前,许家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也是因此,许云峰才会亲自前来,拉取投资,只要能搭上安家这一条线,未来三年,许家必将腾

    飞。

    “提案不错,我会安排下面的人做风投评定,你等消息就好了。”

    半晌之后,安瑾萱收起文件夹,简要说道。

    许云峰闻言,嘴角挑起一抹弧度:“劳烦安总费心了。”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精致小盒,打开放在了安瑾萱身前。

    “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请安总收下。”

    安瑾萱美目低垂,扫了一眼小盒。

    盒子里面是一枚手表,爱彼的皇家橡树,离岸系列的镶钻款式。

    爱彼是十八世纪创立在瑞士的世界三大制表名牌之一,其中皇家橡树至今已经有四十多年历史,以精湛技艺,不拘一格而闻名。

    这一款女表,大概要在七十万上下。

    小小心意?

    安瑾萱微微一笑,把手表推了回去。

    这么多年来,这般献殷勤的手段她见多了,也算是习以为常。身为安氏的执行总裁,她并不缺这些东西。

    许云峰见状,脸色微微一僵,犹豫片刻:“不知安总今晚有没有时间?”

    “我定了长海一家不错的日料餐厅,如果安总有意的话...”

    许云峰一句话还没说完,一个穿着简单休闲服的男人就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办公室内。

    他大刺刺的拿了一个苹果,随意靠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视线直接无视了许云峰,落在了安瑾萱的身上。

    “...好久不见,要出去转转吗?”

    许云峰眉头一拧,刚想要开口,一直情绪平静的安瑾萱却突然站了起来。

    她捂住红唇,望着那男人的美目之中,满是惊喜与难以置信,甚至还有一层水光生出,潋滟动人,娇美至极。

    好像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小子,是她阔别已久的爱人一般,深深的牵动着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