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都市青春 > 你是一盘红烧肉 > ☆、大结局
    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唐思淼忙闭嘴,口风一转道:“我从小有个癖好,你猜,是什么?”

    秦可可淡淡扫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一定不是什么好癖好。”

    唐思淼讲咖啡勺里的蛋糕塞进嘴里,笑脸盈盈道:“喜欢胖女孩。”

    “……”真是好癖好!秦可可窃喜,她可以自恋的认为是喜欢现在的她吗?

    真讨厌,糖水的嘴什么时候这么甜了?抹了蜜糖似得,简直甜死她了!这情话说的,不矫情不做作,也不肉麻,真好。

    她伸手搂住他的脖颈,用自己光洁的额头顶在他前额上,匀称的呼吸富有节奏地喷洒在他脸上;她望着他,漆黑的眸子里映着春风得意,嘴唇在他微凉的唇瓣上轻轻一贴,伸出粉嫩的舌尖将他唇瓣上的蛋糕余渍舔走。

    唐思淼被她的小动作挑拨地欲罢不能,摁住她的后脑勺宠溺地揉了揉,俯□将她吻住;

    窗外明月皎洁,院中的四季草木被风吹得唦唦作响;冰凉的风从窗缝里溜进来,将窗纱卷在空中翻腾,他懒得关窗,亦不想破坏他们之间暧昧的氛围,便抱着她进入隔壁小书房,将她平放在了榻榻米上。

    小书房的陈设十分简单,榻榻米上垫着嫩绿色床垫,躺上去很舒适;唐思淼伸手拿过一只抱枕,垫在秦可可腰下。

    忍了这么久,总算能开荤了么?

    秦可可也是想的,她现在比谁都想再怀孕。

    ****

    临近过年,秦家、唐家开始忙碌起来。秦可可跟唐思淼的婚礼定在正月十五元宵节,这天正是举家团圆的好日子。

    秦家这边亲戚不多,唐家这边也家族单薄,几乎没什么亲戚;加上两家人都不爱热闹,也不打算大办;

    请柬是秦可可自己设计的,简单的大喜红两折页,封页上绣着烫金字“糖先生可乐小姐”,字体设计就像两个栩栩如生的漫画小人,很有意思。

    折页里的话就更简单了,用毛笔小楷写着:“糖水先生与可乐小姐新婚大吉,荷蒙厚仪,恕不介催,谨订于二零一四年正月十五喜酌候教。”

    因为请的人不多,每一封请柬皆是秦可可自己一笔一划写的;她按照唐妈的吩咐写完了唐家客人的那几份,她家这边不用发喜帖走形式了;

    另外,她用张狂的草书给闺蜜顾小染,好友莫绍清、齐玛各写了一封请柬。

    她坐在书房整整写了一天请柬,胳膊直发酸;她拿着毛笔戳了戳自己脑袋,得意洋洋地将自己的成果拍成照片,发给了唐思淼;

    顺便问他:“你有要请的人吗?”

    等了一会儿,她收到唐思淼回信:“嗯,有两个故人,你先空着,我来写。”

    秦可可看着微信有些不知所谓,谁这么大面子,还得他亲自写啊?她咬了咬毛笔尾巴,叹息一声;刚好秦阿伯上来给唐爸爸取东西,被她逮住,忙招手拦住他:“阿伯,帮我拿下东西好不好?”

    秦阿伯在门口顿住,转身进了书房,恭恭敬敬道:“老头子能帮你什么?尽管说。”

    他们都姓秦,据秦阿伯自己说,以前也是茂县古镇人,只是年轻时移了户口来夏川;这若是往上追溯,她跟秦阿伯也算是一个祖宗。

    她指了指桌上的砚台和笔,对秦阿伯嬉笑道:“您帮我拿这个去糖水书房,他要亲自写请柬。”

    秦阿伯笑道:“没问题。”说罢便伸手将砚台端了起来,再用余手拿了毛笔。

    秦可可也不闲着,拿了空白请柬,跟着阿伯上了楼。半道上,她凑上去问他:“阿伯,你知道糖水有什么好哥们吗?他非得亲自写请柬,可见他要邀请的人,是他非常要好的朋友。”

    秦阿伯哦了一声:“那一定是萧家小姐跟罗家公子。”

    “哦?萧家?夏川首富那个萧家?罗家是……H市的罗家?”

    秦阿伯点点头:“可不是?H市的罗家、夏川萧家、M市唐家,并称内陆三大家;萧家小姐跟罗家少爷的结合,也可称为一段佳话了。萧家跟唐家那是三十几年的交情了,少爷亲自拟帖,也在情理之中。”

    哦,萧梦嘛,她知道,她跟萧梦有过一面之缘;上次在游艇上遇难,是萧小姐救了她,挺不错的一个千金小姐,没什么富家小姐的架子,反之很随和呢。

    这样的女孩,糖水应该很喜欢吧?

    她跟秦阿伯将东西送去了唐思淼书房,她喜滋滋地替他将请柬展开,用砚台压住,随后退于一旁看他写字。

    唐思淼穿着米白衬衫,黑色西裤,立在现代化皮革班台前微微弓着身子;他左手手指微卷,摁在内页左下角,修长白皙的右手老道地握着毛笔,在砚台里蘸了蘸墨汁儿,开始在请柬内页挥斥笔锋。

    果然,邀请的人是“萧梦&罗筠夫妇”,请柬的内容跟她写的内容很相似,只是字迹比她刚毅许多,大气的行楷有棱有角,笔锋内藏,很有书法风。

    其实秦可可是很嫉妒萧梦的,早她二十几年认识糖水,且拥有过唐思淼青涩的暗恋。

    她双手撑在皮革桌面上,问他:“好像从我们交往开始,你都没怎么同你这个好朋友联系过。”

    唐思淼搁下笔,抬头看了她一眼,声音很淡:“她毕竟是有夫之妇,我一个男人总联系她,不太好;且不说他丈夫会不高兴,你会高兴吗?”

    “哦……”秦可可老实回答:“不会,当然不会高兴。”

    唐思淼被她的实诚逗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由于秦可可最近体型胖,唐思淼请了法国顶级婚纱设计师伊莉斯,为她量身定制婚服;伊莉斯的设计概念偏向于中国风,完美打破了“不是只有细纱蕾丝才能够成完美新娘”的传统观念。

    秦可可最近最胖的地方是腹部跟腿部,最为漂亮的地方是胸部、锁骨以及她性感的背部;婚服采用抹胸样式,红底银纹收边;最外一层是瓷白色,里层大喜红打底,如同美丽的红牡丹逶迤向下绽放,银丝线织绣在里层布料,花纹样式栩栩如生。

    整个婚服很显身材,将她的优点暴露,缺点掩盖;

    秦可可在设计师伊莉斯的帮助下,将瓷白、喜红相间的婚服穿得极为大气,配以红唇,美艳不可方物,唐朝美人的丰腴美在她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婚服、请柬准备妥当,结婚地点在两家商榷下,定在了茂县。

    正月十五婚礼前一天,秦宅百年难得一见的热闹,秦外公嫁外孙女,在院中摆了二十几桌的酒席,以此来招待古镇的亲朋;当地流行吃流水席,当天晚上,古镇的本地人几乎每一户都来吃了这顿喜酒,送了红包。

    正月十五天还没亮,秦家老宅外,伴随着鞭炮声将外孙女送上了花轿;

    新娘子坐花轿的习俗在茂县古镇已经有十几年没人用过了,秦可可坐着花轿被轿夫抬着在古镇饶了四圈,才将她往酒店送;路上又有看热闹的游客、街坊,加上小孩子拦路要红包,耽搁了不少时间。

    她七点坐花轿从秦宅出发,愣是挨到中午12点才到古镇外的酒店;

    这次婚礼虽然低调,但还是有媒体得到了风声,大老远奔赴茂县,一早便在酒店外蹲点;花轿一到,新郎一出来,记者们立马簇拥而上,对准当事人,在保安线外不停地按镁光灯。

    新娘下花轿不能下地,得由新郎背着跨过火盆进酒店。

    唐思淼在亲戚朋友的簇拥下到了花轿前,他听见里面的人踢了踢轿子,才掀开轿帘将里边的人抱了起来;新娘子一露面,媒体记者对着又是一阵狂拍。

    新娘子只化了一个淡妆,头发梳起一半,垂下一半,右脑侧面别了一支钻石珠花,将整副容颜衬亮了不少。她正如一支耀眼绽放的牡丹花,雍容华贵,美艳大方。

    唐思淼抱着她跨过火盆,又在宾客的簇拥下进了酒店。

    婚宴大厅只摆了十来桌,秦可可跟唐思淼的朋友坐了两桌,其余全是唐家、秦家的亲朋。

    唐思淼特意挑了件白色西服跟秦可可的婚服搭配,西服熨帖平整,衬托出他的宽肩窄腰;他身姿颀长,拉着秦可可走路都是笔挺的,在明亮的水晶灯光辉映下,他嘴角含着笑意,浑身就像渡了层金色光晕,无论是与生俱来的贵胄气质,还是英俊的长相,他都与童话中的王子十分契合。

    秦可可为了让自己的腰显得更为纤细,用软布将自己的腰裹了一层又一层;因为腹部压抑,她走了没几步就觉得气喘吁吁了,生怕腰间的裹布松开。

    见身边的人脸色有些不正常,唐思淼问她:“怎么了?”

    秦可可嘴角依旧含着笑,只是小声说:“我腰间缠了裹布,你慢点走,我怕我走快了裹布松开……那就麻烦了。”

    作为新娘她也是蛮拼的,为了做个漂亮新娘她简直是豁出去了!

    唐思淼低头嗤笑了声,在T台上当着满堂宾客的面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一直走到台中司仪身边,他才将她放下。

    他这个动作不在意料之中,下面宾客老老少少皆为之沸腾,台下有个女人咬着西瓜拍手叫好:“唐敦敦好样的!!”

    秦可可扶着唐思淼的肩部侧头,同笑容灿烂的萧梦来了个“四目相对”;

    老公的女神啊!!

    她记得上次见这位女神,萧女神“偷”了游艇上的鸡腿,啃得津津有味,纵然是满手油腻腻,也掩不住她潇洒豪放的气质;这一次,萧女神满嘴的西瓜汁,握着西瓜皮对她打招呼;这要是换一个人,一定low,可这人偏偏是萧女神,那就不能一概而论了;女神就是女神,完全没有因为吃相不好看而失去了这个名头,主要还是得看脸。

    不过今日,她才是唐思淼唯一的女神。

    现在是,以后也是。

    司仪称呼为唐思淼为糖水先生,称呼秦可可为可乐小姐;年轻的男司仪握着话筒,不看话稿,佯装为难新郎:“今日亲朋好友齐聚一堂,见证您和可乐小姐的婚姻。作为丈夫,糖水先生您今天最想对可乐小姐说什么呢?”

    唐思淼接过话筒,温柔的目光落在秦可可脸上:“我说不出来为什么爱你,但我知道,你就是我不爱别人的理由。”

    我说不出来为什么爱你,但我知道,你就是我不爱别人的理由。

    -----松崎海《虞美人盛开的山坡》

    他的温润低沉的声音从影响里穿透而出,就如阳光下水波的温柔。

    一层清浅的涟漪在她心间荡开、荡开,蔓延至心底最深处,最后开出了一朵永不凋谢的爱情之花。

    作者有话要说:正文正式完结了,之后会有蜜月、小包子番外,不过得过几天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