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网 > 历史穿越 > 农妇灵泉 > ☆、 085 全终 (2)
    ,等他回到马车里面的时候,三个小家伙都一脸不安的向他询问,“小八哥哥,娘跟小宇叔叔呢,我要娘和小宇叔叔。”小如凝拉着小八的手臂哭道。

    小老大跟小老二还好一点,从小就让张倩跟柳俊教的比他们这个年纪的小孩要懂事一点,小如凝因为是柳家的唯一一个女儿,所以从小就让家里人宠着和爱着。

    “乖,不哭了,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你们的娘亲了。”咬了咬牙,小八朝外面的车夫吩咐了一句,“走吧,回柳家。”

    外面的车夫听到小八这句吩咐,立即应了一声是,赶着马车离开了这里。

    等他们离开之后,那拉的尸体也让人给搬回了衙门。

    等马车回到风府,小八拉着小老大,一脸认真的交给了他一个任务,“小老大,现在小八哥哥给你交代一个任务,你能帮小八哥哥完成它吗?”

    小老大没开口,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望着小八,“你是想让我照顾弟弟和妹妹吗?”

    小八没有想到小老大居然这么快就和道他心里想些什么,难免吃惊了一下,点了下头,沉声回答,“没错,就是这个任务,你能完?”

    “可以,不过小八哥哥,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帮我把娘亲还有小宇哥哥给救回来,拜托了。”说完这句话,小老大离了一步,朝小八弯了一个腰。

    小八上前一步,把他小小的身子给扶了志来,摸着他小脑袋说道,“好,小八哥哥答应你,一定帮你把娘亲还有小宇哥哥给救回来。”

    小老大得了小八这个保证,脸上的笑容才有了一点,然后转身,拉着小老二还有小如凝的手,往他们三个住的院子走了进去。

    把三个小家伙送回风府,小八也没跟风府的老太太说这件事情,而是转身去找了柳俊跟风云湛。

    等小八把他们两个找齐之后,这个时辰己经是傍晚了。

    柳俊跟风云湛过来的时候,看到满头大汗的小八,二人相视了一眼,眼里都有浓浓的不解,风云湛率先问出口,“小八,你这么着急找我们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表舅,出大事情了,小倩姨跟小宇让人给抓起来了。”小八一看到他们两个出现,顿时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一直强忍着的泪水这个时候也终于可以流下来了。

    柳俊跟风云湛听完小八讲的话,柳俊先是着急了一会儿,后来不知道风云湛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然后就见他们两个皆是冷静了下来。

    其实他们心里也很着急,想快点把张倩还有小宇给救出来,不过他们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一看就知道有人给他们下了这个套。

    小八见他们一动不动的,话也没说,顿时把他给急死了,连喘口气都不肯了,一脸着急的看着他们两个问道,“表舅,柳俊叔叔,我们现在快点去把小倩姨他们救出来啊。”

    “大哥,这件事情你怎么看?”柳俊看着风云湛问。

    风云湛摸着自己鼻子,左思右想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回答,“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那拉可是维塔国的公主,她现在死了,维塔国那边肯定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现在这件事情对我们还有对大圣朝都很不利,看来还有可能惊动到里面的那一位了。”

    “我不管有多难,我是不会让小倩小宇有事的。”柳俊眼里闪过坚定,握紧着拳头跟风云湛说道。

    风云湛占籽下头,应了一声,“你放心,小倩也是我的妹妹,我也没会让他们有事的。”

    说完这句话,风云湛朝小八这边看过来,交给了他一个任务,“小八,你去把你的父王给请过来,有他在这里,我跟你柳俊叔叔办事情也好办一点。”

    小八自然是一口答应,现在他就只希望他们可以把关在牢里的小倩姨他们救出来,“好,我现在就去。”说完这句话,小八连口气都都不愿意踹了,转身就跑开了。

    此时,酒楼的雅间里只剩下风云湛跟柳俊,两人都一言不发,让这个本来就很严肃的气氛变得更加严肃。

    柳俊实在是很不喜欢这种气氛,一想到自己的女人在牢里受罪,柳俊现在是连里的一刻都呆不下去。

    想到这里,柳俊站起身,大步朝外了出去,刚打开房门,就让风云湛的声音给喊住,“你要去哪里?”

    柳俊头也没回,背对着他回答道,“我要去牢里见小倩,我要看她没事我才放心。”

    风云湛听到他这句话,眼里的怒意也没了一点,知道这个妹婿是去看自己的妹妹,风云湛心里多多少少的也有一点好过,于是上前走了两步,来到柳俊身后,把他站在门口的身子给拉了回来,看着他说,“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己经派人过去了,小倩跟小宇他们在那里不会有事的。”

    把他拉到自己的对面坐下来之后,风云湛看着他问,“这件事情你觉着是谁做的?”

    柳俊一听到这件事情,突然脸色变得非常阴霾,咬牙切齿的说道,“还能有谁,一定是御凌奇这那个王八蛋,我真后悔当初没有把他给杀了。”

    “我听你的意思,好像你有跟他接触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风云湛一听柳俊这句话,顿时觉着这个妹婿有事情在瞒着他。

    柳俊看了一眼一脸严肃的风云湛,缓缓把前些天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他听,顺便还把拒绝御凌奇的事情也讲了一遍。

    就在前两天,他把御凌奇抛过来的橄榄枝给扔回了过去,原先他还以为依这个御凌奇的聪明劲,是不会这么大胆敢来暗算自己一家的,只是他估错了,现在的御凌奇变了,变得比以前更加疯狂了,现在的御凌奇可是什么事情都敢做出来了。

    “人家现在是狗急跳墙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了。”风云湛一脸阴沉的说道。

    只见他的眸子里闪着浓浓的恨火,这个御凌奇真是好大的担子,居然敢把这肮脏的主意打到他的妹妹身上,他风云湛发誓,这个御凌奇不要落到他手上,要是一旦落到他手上,他定要这个御凌奇后悔来到过个这个世上。

    此时的柳俊也是非常的后悔,如果他早点知道这个御凌奇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当初在他拒绝了跟御凌奇合作的这件事情之后,他就该早点在自己妻儿身上做足防备,这样也就不会让人有可趁的机会了。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后悔药,无论柳俊怎和后悔,现在事情都发生了,他只能尽快把这件事情给解决,快点把牢里的张倩跟小宇给救出来。

    在他们谈了半个时辰之后,得到消息的御凌风也很快赶过来这边。

    “我听小八说,表妹跟小宇出事进了天牢,这事情怎么发生的?你们方便给我讲清楚一点。”御凌风一进来,立即找了一个就近他们两个的位置,脸色非常难看的看着风云淇跟柳俊。

    柳俊现在哪里有心情跟御凌风解释这件事情,现在他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还在牢里的张倩跟小宇身上,所以在御凌风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柳俊是连头都没抬,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

    风云湛见状,叹了口气,站出来给御凌风解释,“这件事情可能是御凌奇那帮人干的,上次御凌奇来找到我妹婿,想让柳俊站在他那一边,但后来让柳俊给拒绝了,我估计他这是在报复。”

    “又是他?这段日子,皇宫也有不少他的事情,现在他的风头可是比我的还要盛呢。”说到这里,御凌风的嘴角划过一抹嘲笑。

    雅间的气氛再次变得沉闷起来,过了不知道多久,突然一直低着头的柳俊抬起头,看着御凌风说,“太子殿下,我想请你帮个忙,我要进牢里见一下小倩。”

    御凌风点了下头,现在他跟柳俊己经是一条船上的人了,他要是不帮柳俊,那谁来帮。

    “你放心去吧,那帮我会派人打通的,我就不跟你们多讲了,帮我跟小倩给妹说一声,我御凌风不会让她有事的,这件事情死的人是那拉公主,我估计我父皇那边己经知道了,我要进宫看一下。”御凌风站起身,神色带着点着急,跟柳俊还有风云湛说完这句话之后,这才转身离开。

    等御凌风一离开,风云湛低下头叹了一口气,“看来从今天开始,京城的天空要变了。”

    柳俊并没有闲心情去听他这句话,现在柳俊心里想的全是张倩跟小宇怎么样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被吓到。

    牢里

    张倩跟小宇被关在同一间牢房里,此时他们身上毫发无损,大概是在他们过来的时候,小八的话起了些作用,这些官兵都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小倩姐姐,你说我们不会有事吧?”小宇一脸不安的拉着张倩手臂问道。

    张倩看了一眼害怕小宇,伸手摸了摸他头顶,开口安慰道,“不会有事的,你舅舅他们会把我们救出去的。”

    小宇轻轻点了下头,他知道舅舅他们很有本事,既然小倩姐姐都这么说了,那他们一定可以出去的。

    过了一会儿,小宇想起了不久前外面发生的事情,想到那个躺在地上死掉的女人,到现在他都有点不敢相信,那个女人居然死了。

    “小倩姐姐,那个女人真的死了吗?会不会是她骗我们的?”小宇看着张倩问。

    张倩摇了摇头,肯定的回答,“小宇,她是真的死了。”

    原先张倩原先还以为小宇是让这件事情给吓到了,没想到等她把这件事情有说完之后,等到他的居然是冷笑一声,然后就听到小宇的喉咙里缓缓溢出了一道近乎冰冷的话语出来,“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快就死了,我都还没有跟她好好的算帐呢,这么早就让她死了,真是太便宜她了。”

    张倩听到他这句话这才松了一口气,揽过他的肩膀,看着他说,“你不用觉着心里有什么愧疚,这一切的事情都是她自己造下的果,就连她今天死在大街上,那也不定是她这辈子做了太多的坏事,所以老天爷才让她死大街上。”

    “没有,小倩姐姐,你放心,我没有生气,她死了我真的不知道有高兴了,这样也好,我娘的仇就算是报了。”小宇脸上挂着笑容看着张倩笑道。

    张倩看着他脸上的笑容见他不像是在强颜欢笑的样子,这才点了下头,摸着他头,望着眼前这个四处都是墙的牢房,心里忍不住在想,他们两个在牢房里呆着,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等张倩想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道喊声,“柳风氏,有人来看你了。”

    随着这句话一落,一道身影快速的跑了进来,站在张倩跟小宇他们呆着的牢房门口。

    “小倩,小宇,你们没事吧,他们这些人有没有为难你们啊?”一来到牢房门口,柳俊目光紧紧盯着牢房里面的两人问道。

    张倩跟小宇看到来人,都相继从地上爬起来跑到牢门前,张倩眼眶有点红红的,喊了他一句,“相公,你终于来了。”

    听到她浓浓的鼻音,柳俊知道眼前这个小女人一定是这种事情给吓坏了,因此这一刻,柳俊又把御凌奇的罪加大了一层。

    “别哭,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有事的,我己经让大哥去案发地点找证人了,只要找到证人,证明这件事情与你们无关,很快你们就可以出来了。”柳俊看到她要哭又不能哭的样子,心里心疼死了,快速握着她手哄道。

    张倩轻轻点了下头,其实她想哭并不是因为害怕这件事情,而是因为想到自己被关在心里,要他们为了自己在外面奔波,她心里不好受罢了。

    “相公,这件事情是有人陷害我们的,我只是轻轻推了下那拉氏,并没有拿刀去刺她。”张倩眯着眼睛跟柳俊说道。

    柳俊拍了拍她手,轻声细语跟她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定是有人陷害你们,而且这人我还知道是谁。”

    “是谁?”张倩一听他都知道是谁陷害自己了,顿时咬牙切齿的向柳俊问。

    柳俊也没打算瞒她,于是讲了一个名出来给她听,“这个人就是御凌奇,这件事情十有八九跟他有关,我前两天才刚拒绝跟他一块合作,今天你就出事了。”

    “又是御凌奇那个王八蛋,相公,这次你一定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了。”此时,张倩都有一种恨不得把这个御凌奇大卸八块的冲动了。

    柳俊看着这么激动的张倩,赶紧出声安抚,“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不会就这么容易放过他的,你放心。”

    得了他的保证,张倩气呼呼的模样这才好了不少。

    这时,小宇才有机会跟朝柳俊喊了一句,“舅舅。”

    柳俊往小宇望过来,看到小宇也一样没事的样子,嘴角微微抿了抿,应了一声,“先委屈一下你跟你舅娘了,我很快就会把你们从这个牢里弄出来。”

    “我知道的,小舅,我会保护小倩姐姐的。”小宇笑眯眯的跟柳俊说。

    接下来,柳俊又跟张倩聊了一些其他事情,小两口聊了将近半个时辰之后,外面牢门的牢头走了进来,一脸为难的跟柳俊说,“柳老板,不好意思了,这时间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你要离开了。”

    柳俊松开张倩的手,伸手进去,摸了下张倩左边的脸颊,温柔说,“在这里好好等着我,我很快就把你跟小宇救出去的。”

    “好,我相信你,回去吧,替我照顾好三个小家伙,别让他们有什么事情。”张倩在这里倒不怕什么,毕竟她的身后还有一个皇后在那里呢,估计这里的官员们也不敢对她使什么刑,现在张倩最担心的还是家里的人,特别是风老太太。

    “我会照顾他们的。你跟小宇也是。”柳俊依依不舍的拉着张倩双手,如果不是外面还需要他去打理,他真的想跟她一块在这个牢里坐着。

    不过张倩忘记了这个世上还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她一直想让外面的人帮她瞒着风老太太,不过风老在太也有自己打听事情的渠道,这不,在张倩进了牢里半天之后,风老太太就风风火火的进了宫。

    皇宫这边

    风晴看到进宫来的同老太太,己经猜到风老太太要讲的是什么事情了。

    “娘,你来了。”风晴嘴角挂着一抹苦笑,朝走进来的风老太太喊了一句。

    风老太太应了一声之后,拉着风晴坐在一边,然后把她这次进宫来的目的讲了一遍。

    讲完之后风老太太这才发现女儿的脸上表情淡淡的,好像对这件事情一点惊讶表情都没有,顿时,风老太太就明白了这件事情看来她这个女儿己经先她一步知道了。

    “晴儿,这件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风老太太眯着一双凌厉的眼珠子,盯着风皇后问。

    风晴看了一眼风老太太,轻轻点了下头,应了一句,“是,娘,这事我己经知道,毕竟死的人是维塔国的公主,这件事情己经惊动皇上那边了。”

    “女儿呀,那位公主可不是你侄女杀的,她是被冤枉的,你可要帮她。”风老太太紧紧抓着风晴的手求道。

    这下子风老太太才知道为什么自己派人去官府那边,官府那边居然一点回应都没有,原来他们是怕担责任,都不敢管这件事情了。

    风晴握着风老太太的手,说,“娘,小倩是我的侄女,我当然会帮她了,只是这件事情现在有棘手,皇上己经派了人去民间调查了,很快会还给小倩一个公道的。”

    ——

    这件杀人事情在京城里闹得风风雨雨,不仅御文帝派了人去调查,就连御凌风跟柳俊他们也各派了一帮人马去调查。

    好在以前张倩在这个京城里造福了许多百姓,特别是城南那边的百姓们,当他们知道他们心中的恩人娘子因这件事情打入了天牢,一个个互相帮忙,在大街上寻找当天围在那里看热闹的百姓。

    过了几天之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他们找到了曾经在那里看过热闹的百姓,后来经过这位百姓的口述,终于给了张倩还有小宇一个清白。

    从天牢里走出来,一连好几天没有见过太阳的张倩跟小宇一走出来的时候,还是让外面的光芒给晃了下眼珠子,两人闭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睁开。

    等他们睁开眼睛的后,一帮人走到他们身边,柳俊跟风云湛走在最前面,后面是一些张倩没有见过的人。

    “小倩(小妹),小宇,恭喜你们,你们没事了。”柳俊跟风云湛异口同声说着。

    张倩跟小宇相视了一眼,两人也同样异口同声朝他们说了一句,“谢谢你们。”

    虽说他们这些天一直在牢里,不过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还是从每天来看他们的人嘴里知道一些,知道他们为了救自己出来,没日没夜的找证人。

    “谢什么,你是我妹妹,我帮你是应该的。”风云湛笑着跟张倩说道。

    张倩看了一眼风云湛,抿嘴一笑,这个时候,柳俊走到她身边,牵过她手,轻声在她耳边问了一句,“你这些天在里面过得怎么样,那些人没让你受什么罪吧。”

    “没有,他们都对我跟小宇很不错,并没有为难我们。”张倩笑着跟他说。

    听完她这句话,柳俊看着那些官兵的脸色也没有刚才那么仇视了,这个时候,柳俊拉着张倩的手走到身后,然后交头接耳的在张倩耳边小声说,“这些人都是城南那边派来的代表,这些天给你们找证人的时候,他们也出了不少力,今天他们知道你们出来,特地来这里等你们的。”

    张倩一直到柳俊说完,她这才走到这些人面前,然后一声不响,在这些人还没来得及阻止的情况下,朝这些人弯了一个腰,真诚的跟这些人说了一句,“多谢大家了,这些天要不是有大家帮忙,我张倩可能真的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那里出来了。”

    城南这些人一见张倩给他们这些人行了这么大的一个礼,一个个脸上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过了一会儿,这些人当中才有一个人顶着一张红脸走到张倩面前,吞吞吐吐说,“恩人娘子,你不用这么做,我们帮你是因为我们都记得冬天的时候你救了我们这些人的命,我们是来给你报恩的。”

    “对啊,我们都是来给你报恩的,恩人娘子。”不一会儿,那些人陆陆续续的讲出了这句话。

    张倩听完他们这些人的话,点了下头,朝他们笑道,“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感谢你们,你们受的起我这个鞠躬。”

    这些人见张倩对他们这么尊敬,不知不觉中,他们对张倩这个恩人娘子的感恩是又更上了一层。

    他们这些人都是在底下受尽人白眼的,哪里像今天这样,他们居然也让人鞠躬了一次,而且这个给他们鞠躬的人还是他们的恩人娘子。

    后面,张倩跟着风云湛他们回去的时候,身后那些人送他们送了好远才没有送。

    马车里面,张倩一直掀着车帘,直到后面的人群看不见了,她这才把车帘放下来。

    “相公,城南那些百姓虽然很穷,生活也很困难,不过他们的心真的很好,你说是不是?”张倩回过头看着柳俊说道。

    柳俊轻声应了一句,“嗯。”然后不等张倩回过神来,伸手把张倩整个人揽在了怀中。

    从她进了牢房的这些天,他每天吃不好睡不好的,脑子里都是想着怎么把她从牢房里救出来。

    好在这次御文帝并没有想要她的命,只给了他们一句话,只要他们拿出证据证明张倩跟小宇是无辜的。

    张倩让他抱了一会儿,见他迟迟没有开口说话,于是转了个身子,面对着他,“干嘛都不说话,还有,你抱着我,难道闻不到我身上的臭味?我可是好些天没有洗澡了!”

    难得夫妻俩有这么好的相处时间,本来柳俊想好好的抱一下她的,可是没有想到在他抱着她的感动时候,她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刹风景的话,顿时让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敲一下她头呢,还是该继续抱着。

    张倩见他没有说话,再次用眼睛紧紧盯了他一会儿,再次问了一句,“我臭不臭啊?臭不臭?”说完,张倩把自己这些天没洗澡的身子往柳俊这边挨近了几分。

    柳俊见状,摇了摇头,把她的身子从自己怀中移开,笑道,“不臭,就算你一年不洗澡,在我眼里,你都是香的。”

    虽然他这句讨喜的话听起来有点老土,不过她却是爱听,张倩嘴角听完之后,嘴角微弯着,眼里划过笑容。

    “就会凭嘴,孩子们,这些天他们没有嚷着找我吧?”在牢里,张倩最挂心的就是家里的三个小家伙了,也不知道在她牢里的这些天,他们三个小家伙有没有哭着找她。

    柳俊听到她这句话,眼角划过一抹狡黠的光芒,在张倩望过来的时候,很快把这道狡黠的光芒给掩饰掉,“没有,他们这些天都是吃得好,睡的好。”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说三个小家伙在自己没有在家的情况下还这么乖,心里顿时有点酸酸的,觉着自己真是白疼他们了,不过在张倩心里却还有一点高兴,三个小家伙吃的好睡的好,这不正是她所希望的吗。

    柳俊见到她嘟起的嘴唇,嘴角微扬,并没有开口安慰。

    两人在马车里又聊了一些这些天家中发生的事情,等他们刚聊完,坐着的马车就停了下来,紧接着外面传来车夫禀报的声音,“姑爷,小姐,风府到了。”

    张倩一听车夫说风府到了,立即坐直了身子,露出迫不及待的眼神看着柳俊。

    柳俊哪里会看不懂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抿嘴笑过之后,柳俊伸出一只手在她面前,笑着嗖她说,“走吧,我们一块出去,奶奶他们大概都在家里等急了。”

    张倩点了下头,伸过手,让柳俊牵着,小两口互相扶持着彼此从马车里面走了出来。

    当张倩跟柳俊一下了马车,张倩立即看到了站在风府外面的风老太太等人。

    突然,张倩的眼眶一酸,一股热热的液体像是要从她眼眶里流出来一般,松开了柳俊牵着她的手,张倩大步朝风府门口的风老太太那边跑了过去,看着风老太太,声音有点哽咽朝风老太太喊了一句,“奶奶,我回来了。”

    风老太太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张倩,伸手摸了摸她脸,见自己的孙女没有什么地方不妥之后,这才笑着跟张倩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快点从这个火盆里踏过去,这样跟着你身后的霉运就没了。”

    这个时候,张倩这才注意在她后面摆着一个正燃烧着的火盆,火盆里面不知道烧着什么东西,烧得还挺旺的。

    这个时候,站在风老太太身边的刘亦静也开口,“对啊,小妹,快点从这个火盆里踏过去,以后都不会有霉运了。”

    看着家里人对自己的关心,张倩没有一丝犹豫,应了一声好之后,转身走到那个火盆旁边,大步跨了过去,从这个火盆上面走了过来。

    紧接着跟风云湛一块过来的小宇也从这个火盆里踏了过去,张倩让风老太太等人拥着走进了风府,小宇则是让今天专门从烈府那边赶过来的烈焰之他们拥着走了进去,顿时风府变得非常热闹。

    走进风府大厅,张倩坐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自己的三个小宝贝,于是转过头向刘亦静询问,“大嫂,小老大他们呢,我怎么回来这么久了也没见到他们出现?”

    刘亦静笑着摇了下头,看着张倩说,“我也不清楚,这三个小家伙在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可乖了,昨天听到我们说你回来,今天一大早就带着府里的几个下人出去了,也没说去哪里。”

    张倩听完之后,脸上露出了小小的失望,心里暗想,这三个小家伙真是让她白疼了,连她这个亲娘好不容易从牢里出来,他们居然不知道来迎接她,反而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正当张倩对三个小家伙失望透顶时,突然,门口传来了三个小家伙喊她的声音,“娘,娘,娘。”

    正独自在伤心的张倩听到这三道声音,立即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跑到外面,一眼就看到了令她难过的三个小家伙向她这边跑过来,并且张倩还看到他们三个手上各抓着一把树叶,只是隔的有点远,张倩看不清楚那是什么叶子。

    看着这么多天不见的儿女们,张倩也来不及在这里等了,大步就跑了上前,在接近三个小家伙的时候,张倩伸开手臂,把他们三个紧紧的抱在怀中,嘴里忍不住问道,“娘亲不在家的这些天,你们有没有想娘啊?”

    三个小家伙嘴巴今天特别甜,无论张倩问什么话,他们都是捡好听的回答,把张倩哄的是眉开眼笑的,早就把他们三个没有来迎接她的不高兴事情给抛到脑后边去了。

    “娘亲,给,这个是柚子叶,听人说,只要拿这个柚子叶打一下,以后都会平平安安的。”小如凝手上抓着一根柚子叶放到张倩面前,一幅贴心棉袄一样,看着张倩说。

    小老大跟小老二见妹妹把柚子叶拿了出来,两兄弟也把他们手上的柚子叶拿到张倩面前,抿紧着小嘴巴,望着张倩。

    张倩看着三个这么疼自己的孩子,鼻子微微酸了酸,低头在他们三个上小脸蛋上亲了下,感动的说了一句,“谢谢你们。”

    正当他们母子四个紧紧抱在一块时,柳俊这个当爹的走了过来,蹲下身,把他们母子四个人紧紧抱住,低沉的嗓音传进母子四人的耳朵里,作出了一道有力的保证,“以后我都不会让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有事了。”

    厅门口,大伙看到他们一家,一个个眼眶里都湿了一层。

    风老太太叹了一口气,看着院子里的柳俊一家人说道,“这些天真是苦了俊儿这个孩子了,为了倩儿,他没日没夜的在外面救人,这些天他人都瘦了很多。”

    烈焰之跟里烈包氏听到风老太太这句话,二人相视了一眼,眼里都有对这个儿子的心疼。

    当初他们听到自己儿媳妇还有外甥被抓进天牢里时,烈焰之当时立即进宫找了御文帝,只是御文帝那时候正在气头上,不管烈焰之怎么求,御文帝都没有见他,那几天,烈焰之为了这件事情还病了几天。

    不过现在看到儿媳妇跟外甥都没有事情,烈焰之跟烈包氏心里都非常高兴,眼睛今天都一直是笑眯眯的。

    “大家怎么都在这里?”一道声音打断了大伙的感动和喜悦。

    顺着这道声音望过去,大伙这才发现御凌风带着小八过来了。

    烈焰之跟烈包氏没怎么跟御凌风相处过,现在乍一看到大圣朝的太子来了,烈焰之跟烈包氏吓得赶紧跪下来给御凌风参拜,“参见太子殿下,八皇孙殿下。”

    对于别人给自己拜跪,御凌风跟小八都觉着非常平常,并没有因为烈焰之跟烈包氏是柳俊的父母而有所改变。

    “原来烈候爷跟候爷夫人也在这里,快起来吧,今天是我表妹回到家中的大喜日子,不用讲这么多礼了。”御凌风特地用了我这个字,就是告诉烈焰之夫妇,今天在这里,他御凌风只是这个家的人,不代表他皇太子这个身份。

    说完这句话御凌风朝柳俊跟张倩这边走了过来,御凌风的一双目光特地在张倩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然后才转到一边,以一种亲人问候的态度看着张倩说,“表妹,恭喜你回来。”

    张倩在回来的时候也听柳俊说了,她在牢里的这些日子,御凌风也为她做了很多事情。

    因为死的人是那拉公主,维塔国那边来了人,给了御文帝压力,要御文帝把杀死那拉氏的凶手绳之以法。

    要不是有御凌风在御文帝耳边劝慰着,恐怕御文帝早就想把她跟小宇交出去了,哪里现在还有他们一家人团聚的机会。

    “表哥,谢谢你,我知道我跟小宇今天能够出来,你出了很大的力气。”张倩笑着跟御凌风说道。

    御凌风看了一眼她,笑着摇了下头,“表妹,我也没多大的忙,只能说是你跟小宇的运气好,让这么多人帮着你,也让我们很快找到那天在围观的证人,不然,就算我有心想帮你,也帮不了。”

    张倩抿嘴微笑着,心里很赞同他这句话,是啊,今天她能够出来,其实还要感谢的人就是城南那边的百姓们,她真的没有想到,当初她只是因为同情城南那边的百姓们,小小的为他们做了一些事情,今天却得来他们这样大的感恩,救了她跟小宇一条性命。

    “别说这么多了,都去膳厅,我们大家贪心了下在好好的聚一番,替倩儿跟小宇洗洗尘。”风老太太站在厅门口,笑着跟大家伙说道。

    风府这边热闹至极,在另一处,却是相反。

    奇王府

    御凌奇一早接到自己派出去的人回报,说风府的那个女人居然放了出来,心里就很不服,他做了这么多,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成。

    此时,他站着的这个房间里地上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摔碎的杯子还有花瓶之类的碎片。

    “叩,叩”门外响了两道敲门声,打断了里面发怒的御凌奇。

    一向以仁王示人的御凌奇自然不会让自己现在这个阴冷的模样摆到自己人的面前,在的到门外的响声后,御凌奇深呼吸了几口气,不一会儿,语气变得跟平常一样朝外面喊了一句,“进来。”

    随着他这句话一落,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位侍卫,“禀王爷,一位叫叶那拉郁的男子求见。”

    在维塔国,男女之间的轻重区分还是很严重的,在那里,男的可以接受祖上的姓氏,而作为女的,则没有姓,只能在出嫁上冠上夫的姓。

    叶是维塔国皇室的姓,那拉是维塔国这代皇室男女专用的名字。

    原本眼里还闪着怒气的御凌奇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眼睛一亮,激动的朝侍卫吩咐,“快点把人带进来,快。”

    侍卫领命出去之后,没过多久,就见这位侍卫带着一位头戴斗笠的男子走进了御凌奇的房间。

    来人一进来,并没有跟御凌奇行礼,而是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眼神清冷的看着御凌奇。

    御凌奇先是让他这个动作给气了一下,在人家看过来的时候,又让他忍了下去,他知道他现在可是需要这个叶那拉郁来帮忙,他不能把人家给得罪了。

    “叶那拉郡爷,你终于来了,关于令母的事情,本王也听说了,实在是太可怜了。”御凌奇一脸难过的跟叶那拉郁说。

    叶那拉郁在听到御凌奇提起自己母亲的事情,顿时让叶那拉郁那张原本就很清冷的脸庞顿时染上了浓浓的恨意,在御凌奇话还没讲完,就让叶那拉郁给打断了,“行了,别说了,本郡今天来你这里可不是来听你说这种废话的。”

    御凌奇让那拉郁这么一吼,话虽然被打断了,不过脸上却一直是笑眯眯的。

    “本王知道郡王爷来这里想做什么,不管郡王想干什么,我御凌奇都非常支持,愿意跟郡王爷一起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御凌奇仍旧笑眯眯的看着一言不发,一脸阴沉的那拉郁。

    叶那拉郁听完御凌奇的话,缓缓移了下目光,一双近乎寒冰刺骨一样的眸子射在御凌奇身上,“很好,我要你跟我一块对付杀害我母亲的凶手。”

    “乐意至极,其实本王也极着那拉公主死的实在是太冤了,风府那一帮人居然这么狠心,一把刺进了那拉公主的心脏处,我那天去看了一眼那拉公主的尸体,那拉公主的眼睛都没有闭上呢。”说着这句话时,御凌奇一双鬼精的眼珠子在一直盯着那拉郁的身上。

    叶那拉郁听着,脸上的表情非常难看,他当初赶过来的时候,他的母亲己经让大圣朝这边的人给整理了一番,根本看不出她死时的模样。

    现在听到御凌奇提起母亲当时死的模样,更是让那拉郁恨不得把杀他母亲的凶手千刀万剐。

    一边坐着的御凌奇看到那拉郁这个表情,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本来他还在烦去哪里找一个跟他一块合作的对象呢,没想到这个合手对象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风府这边的生意还有柳俊那边的老是出现麻烦,第一次他们或许以为是巧合,第二次再出事,柳俊跟风云湛立即明白过来了,这是有人在向他们使诡计了。

    更令风云湛还有张倩气愤的是,这个时候,风家那边居然也来掺一脚,倒是来了一个落井下石的态度,在外面大肆造遥中伤风府跟柳家两边的生意要灭亡了,害的这些日子平时跟风柳两家做生意的商家都纷纷上门来讨债。

    “那两个蠢货,既然他们这么想快点死,那还等什么,湛儿,你这几天就想一个办法,把风家那边的位置给拿过来,我看他们没了这个位置,他们还能怎么蹦哒。”风老太太得知现在风府到处楚歌的时候,风家那边也来一脚,顿时把风家那边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

    风云湛低着头,本来他不想这么忆去收拾风家那边的人,不过现在,看来他是不动手也得动手了。

    “奶奶,这件事情孙儿知道怎么做了,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把这个位置给败没的。”风云湛知道风老太太怕的是什么,赶忙走到风老太太这边安慰道。

    风老太太轻轻点了下头,应了一句,“你知道怎么做就好了。”

    ——

    风家这边

    风二老爷跟风二奶奶正在得意自己在风府大难临头的时候插了一脚正得意洋洋的时候,突然进来了一大帮风氏家族那边的人,有老有中年的,其中还有一个风二老爷看着就咬牙切齿的人,风云湛。

    瞪了一眼风云湛之后,风二老爷一脸笑眯眯的迎上这些风家大老爷们,尊敬的问,“太叔公,不知道什么风把你来的吹来了?”

    “风老二,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今天我们大家过来是通知你,把族长的这个位置交出来。”被风二老爷喊作太叔公的老人家,声音听起来还算洪亮。

    风二老爷一听完,顿时炸直了胡子,瞪大眼睛看着他们问,“凭什么,我犯了什么错事,你们要把我的族长位置给拿走?”

    “犯了什么错事,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先不说你当族长这些年,没有为族里的人做过一件正事,还有,你贪了族里这么多银子,难道你以为你还能当这个族长吗?”人群中,有人指出了风二老爷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风二老爷跟风二奶奶一听,两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些都是真的,这些年来,他们只顾着填饱他们的私库,确实是没为族里的风家人想过。

    风家太叔公哼了一声,接过旁边人递来的几个本子,用力扔在风二老爷身上,指着他鼻子大骂,“蠢货,看看你做的事情,这里面可都记载着你这些年的贪污银子,如果你不想我们把你送见官,快点把族长的位置交出来。”

    风二老爷脸色一白,弯下腰,捡起地上的那两个本子,翻开一看,这才知道那里面每一笔都记载着他这些年收受的贿赂,哪里,哪年,哪月,哪日,哪时,身边还有有什么人作证人等等,都写得非常详细。

    看完一页,风二老爷就知道自己是真的完了,本子从他手掌上掉落下来,整个人完全呆愣住。

    站在他身边的风二奶奶见状,一脸不安的走过来,拉了下他手臂,压低着声音问,“老爷,怎么了,你别吓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风二老爷听到风二奶奶喊他的话,这才缓缓回过神,看向风二奶奶,张了张僵硬的嘴唇,说了一句,“夫人,我们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风云湛一直站在人群中,特别是看到这两个跳粱小丑有今天的结局,更是觉着心里顺畅,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的。

    最后,风二老爷就算再不愿意把他手上代表风家族长的那块印章交出来都不行了。

    得了印象,风家这帮人也高兴的离开了这间风家。

    等这些人一走,风二老爷跟风二奶奶就互相抱着,开始在这里怨天怨地,最后又互相埋怨着彼此,不过就算他们再怎么埋怨,也不能把风家族长的位置给埋怨回来了。

    解决了风家那边的事情,当风云湛回到风府的时候,刚进家门,就让风老太太拿着扫帚到处追打着。

    在风老太太后面,跟着张倩那些人劝哄着,可惜正在气头上的风老太太哪里肯听张倩他们的劝哄,追着风云湛就在风府的大院追着。

    “你这个孽孙,以为奶奶老了,就可以糊弄了是不是,居然表面答应我要去把风家的族长位置给抢回来,转头你就把那个位置让给别人了,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风老太太好在这一两年来让张倩的泉水打理着,身体比以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追着风云湛打时,那是连气都很少踹的。

    风云湛也不敢跑大快,保证在风老太太打不到他的情况下慢跑着,一边还要回头跟风老太太解释,“奶奶呀,我不是照你的吩咐,把族长的位置从风家那边抢过来了吗,你只是要我做这个呀,又没有要我去当族长,我也不算违背你的意思呀。”

    “你还有理了是不是,你这个孽孙,你真是被你气死了。”风老太太听完风云湛这句解释,更是气得追着风云湛打。

    风云湛自己是让着风老太太让累了,要是再这样子发展下去,他估计要被风老太太的扫帚给打死不可。

    就在这个紧张的时刻,风云湛赶紧朝张倩这边投来一道求救的目光。

    跟在风老太太身后劝哄着的张倩接到风云湛太过强大的求救目光,摇头一笑,加快了脚步,把风老太太给拦了下来,“奶奶,别打了,再打下去,大哥都要让你给打坏了,难道你不心疼吗?”

    风老太太让张倩拉着,听到张倩这句话,额头上流着汗水,哼了一声,别扭的回答,“我才不心疼这个孽孙呢,把他打坏了才好,免得哪天我要被他给气死了。”

    “奶奶,你听我慢慢跟你说,你别打我了,行不行?”这个时候,风云湛见张倩把风老太太拉哄住了,于是从远处走过来,拉着风老太太的手臂哄道。

    风老太太推了下风云湛,不过没把他推开,风老太太看见风云湛脸上的讨好笑容,这才半推半就的让风云湛拉着坐在一边,听他跟她解释为什么好好的把风家族长的位置让给了别人。

    没有人知道风云湛跟风老太太到底解释了什么,只知道当他们婆孙走出来的时候,两人不再像刚才那样喊打了。

    ——

    就在风家柳家生意大受外力打压的时候,风府这边来了几个神秘的客人。

    看到来人,张倩跟风云湛都挺吃惊的,因为来人居然是东悒国的那拉郝三兄弟。

    “三位表哥,你们怎么来了?”看到来人,张倩跟风云湛都大吃了一惊。

    那拉郝一走进来,拉着张倩转了一圈,检查了一翻,确定张倩安全无恙之后,那拉郝这才松了一口气。

    “表妹,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半个月前,我们听人说你在这里被人关进了大牢,父皇知道后,立即让我跟大哥他们过来这边救你,不过看你现在,好像不用我们救了。”那拉郝一脸笑呵呵的看着张倩说道。

    张倩听完这句话,抿嘴一笑,看着他们三人说,“三位表哥,我己经没事了,不过你们来都来了,这次就在京城好好的玩一段日子,你表妹我这里包吃包住。”

    那拉郝三兄弟呵呵一笑,不好意思的摸着自己鼻子说,“那都不好意思啊,不过既然表妹都这么说了,我们要是不从的话,那闵是不给表妹你面子啊,行吧,我跟大哥他们就留在这里住一段时间。”

    一向以脸皮比较厚著名的那拉郝替自己的大哥和三弟答应了张倩这个提议。

    几表兄妹说完话,张倩这才拉着他们三个去见了风老太太,风老太太得知他们三个过来是来帮自己孙女的了,又得知这三个是自己儿媳妇那边的娘家人,更是热情,也开口让他们三兄弟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

    半个月后,御文帝忧心忧国,终于把自己忧出病来了,第二天早上,御文帝宣旨由太子代他监国。

    御文帝这个旨一宣下去,立即让有心之人心里生出了害怕,生怕这个皇位就这样子让御凌风这个太子给坐稳了。

    大圣朝御文帝儿子生了倒是有好几个,但是真正能有野心的却没几个,除了己经当上太子的御凌风之外,就只有御凌奇,至于有些到了年纪的,也因为他们母妃的自身原因或者是自身原因,无缘争夺帝位,后面的就更不用说了,才几岁,根本不够年龄。

    现在御文风监国,让御凌奇现在急的就跟个锅上的蚂蚱一样到处乱蹦。

    正当御凌奇到处乱蹦的时候,一直在暗中收拾风柳两家的叶那拉郁找上了门。

    有点幽暗的房间里,御凌奇看着从来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开过口的叶那拉郁,咬了咬牙,御凌奇忍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率先作为开口人,“叶那拉郡爷,你今天到奇王府,有何贵干?”

    叶那拉郁看了一眼御凌奇,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笑容,停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奇王爷,现在整个大圣朝都有可能成为御凌风的天下,难道你心里就一点想法都没有?”

    本来这件事情御凌奇己经先把它抛到一边去了,没想到这个叶那拉郁现在又提起,顿时让御凌奇想起了现在整个朝堂都让太子御凌风给把持着,心里立即就生出了不甘。

    “哼,这件事情不用你说,本王自己都知道,如果叶那拉郡爷是想说这件事情,那你说完了,现在可以滚出本王的王府了。”御凌奇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叶那拉郁,一手指着门口,大声朝叶那拉郁吼道。

    叶那拉郁听到御凌奇赶自己出去,脸上没有一丝的不悦,盯着御凌奇,再次开口,“奇王爷,难道你现在就只有这个本事了吗,躲在这里,只会赶来这里帮助你的人?”

    本来还一脸怒气的御凌奇听完他这句话,顿时压下心头的怒火,脸上的表情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你刚才说什么,你是来帮本王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清楚一点。”

    叶那拉郁冷冷撇了一眼一心着急的御凌奇,如果不是他想要给自己死去的母亲报仇,他哪里需要一这里找这个蠢货奇王一块帮忙对付那帮人。

    “没错,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帮你的,你大圣朝的天下夺过来?”叶那拉郁看着御凌奇问。

    原本满脸兴奋笑容的御凌奇听到他这句话,脸上的笑容慢慢僵住,过了一会儿,御凌奇的语气才带着点激动还有害怕,向叶那拉郁问,“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帮你,如果你不想的话,那就当我叶那拉郁没有来过你这里!”叶那拉郁冷笑一声,冷冷看着御凌奇问。

    御凌奇低下头,心里扑通扑通乱跳个不停,这件事情他还真没有认真想过,他两厢卢親在盯着的就是把御凌风把这个太子位置上推下来,但夺这个皇位,他倒是没有生过这个心思。

    “怎么样,如果你不想的放在,那我就先走了。”叶那拉郁看着御凌奇问,顺便还站起了身,一幅要离开的样子。

    正在想着这件事情的御凌奇一看他好像真的要离开,心里急了起来,快速的在心里问了自己好几遍敢不敢,得出的答案就是敢,反正他那个父皇眼里从来就没有他这个儿子,既然这样,他何必要等自己那个父皇死了再去争,不如现在就去。

    “本王答应你,只是你真的愿意帮本王,本王怎么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阴谋?”御凌奇看着叶那拉郁问,眼里有着浓浓的不信任。

    叶那拉郁看到御凌奇眼里对自民政局散发出来的目光,嘴角轻扯,笑道,“你放心,我帮你绝对没有其他阴谋,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在你登上大位之后,把风柳那两家的人交给我,我要他们死。”

    御凌奇听完他的要求之后,在心里松了一口气,一口豪爽的答应下来,“原来是这件事情,行,本王就答应你了,到了那一天,本王一定把柳风两家交给你,那些人任你处置。”

    看着叶那郁眼里的恨意,御凌奇心里生起了一股寒意还有惧意,那拉氏是怎么死的,他心里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要是这件事情让上媊这个叶那郁知道了,事情将会不堪设想。

    ——

    当叶那郁从奇王府出来的时候,己经是深夜了。

    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面,叶那拉郁脑海里想起了那位对自己关怀备至的母亲。

    他知道,他这个母亲不是一个好女人还有一个好妻子,可是那又怎么样,她是生他养他的母亲,就算是她再有错,他也不会嫌的。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只不过是回了维塔国一趟,得到的却是自己母亲被杀的噩耗。

    想到躺在冰棺里,眼晴紧闭着的母亲,叶那拉郁恨的想把害他母亲的仇人都给杀了。

    只是他知道现在他还不能这么做,因为对方权力太大了,大的让维塔国那边的舅舅都要忌惮,望着布满繁星的天空,叶那拉郁眼眶里含着泪水,朝繁星呢喃,“母亲,你放心,儿子一定会替你把仇给报完的,那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弃。”

    正当叶那拉郁伤心着时,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眼前,低下头,叶那郁迅速把眼眶里的泪水擦掉,然后回过头望向身后的人。

    “是你?你来干什么?”看着来人,叶那拉郁语气里近乎冰冷,眼神更是寒冷。

    小宇望着眼前的这个大哥,心里五味杂陈,说来,在那个家里,他对那里的人都没有什么感情,除了这个从小对他不错的大哥。

    “我跟小倩姐姐没有杀你娘亲,你别再被别人骗了,你收手吧。”小宇望着眼前的叶那拉郁,一脸心痛的跟他说。

    叶那拉郁听到他这句话,冷冷一笑,逼近了小宇一步,“我娘是不是被你们杀的,我眼睛不会看吗,你赶紧滚出我的视线,趁我现在还能控制住我自己的脾气。”

    小宇见他这个样子,眼里有着化不开的浓浓担扰,“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听我说呢,我们真的没有杀你的娘亲,你娘亲的死是别人害的。”

    “是吗,那你能跟我说说是谁杀了我娘亲吗,如果你讲出一个人的名字,我就相信你。”叶那拉郁嘴角勾起一抹明显不信小宇这句话的笑容。

    小宇怔了下,看着再次逼向他的叶那拉郁,犹豫了一会,吞吞吐吐的说了一句,“我不知道是谁杀了你母亲?”

    “哈哈…好一个不知道,滚,我不想再看见你,从此你不再是我叶那拉郁的弟弟,你跟我,从此以后只能是仇人。”叶那拉郁用力推了下他眼前的小宇,恶狠狠的瞪着小宇讲下这句话。

    一时没防备的小宇就让他这么一推,连退了好几步,差点倒在了地上。

    “叶那拉郁,你不听我的劝,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小宇看着一幅执迷不悟的叶那拉郁,心里有点微疼。

    叶那拉郁用力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小宇,“给我滚。”

    小宇看着他的侧影,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这里。

    ——

    当小宇跑到风府的时候,风府依旧是烛火通明的。

    看到来的人,张倩微微吃了一惊,站起身,走到门口,把走进来的小宇拉进来,问道,“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这里?”

    小宇抬头看了一眼张倩,眼眶里噙着泪水,然后整颗头埋在张倩怀中,难过的声音从张倩身上传出来,“小倩姐姐,怎么办,他根本不听我的劝,他恨我。”

    “怎么了?谁恨你呀,谁不听你的劝了?”张倩让小宇这句突如其来的话给弄懵了,摸着他后脑勺,哭笑不得的问。

    小宇抱着张倩的腰好好的哭了好一会儿,才把头从张倩的怀中移出来,红着眼眶,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张倩说,“小倩姐姐,是大哥,叶那拉郁,你们那天谈的事情我己经知道了,我今天晚上去找他解释,可是他不听,还硬说那个女人的死是你害的。”

    张倩听完小宇这一番解释,这才明了,张倩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温柔笑容,伸手摸了摸他头顶,安慰道,“他不相信也没办法,不过时间会向他证明,他的母亲不是我们杀的。”

    小宇看了一眼张倩,轻轻点了下头,然后任由张倩牵着他手走到厅里众人的面前。

    柳俊看了一眼小宇那红红的眼眶,抬头向张倩望过来。

    虽然没有开口,不过张倩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于是主动跟柳俊解释,“小宇刚才去叶那拉郁了,不过人家心里充满着对咱们家的仇恨,怎么也不肯听。”

    柳俊听完,没说什么,而是迈脚走到小宇这边,拍了拍小宇的小小肩膀,说了一句,“男子大丈夫哭什么,给我拿出一点男子汉的气势出来。”

    小宇一听柳俊这句话,顿时扳起了腰,脸上露出非常认真的表情,跟柳俊说了一句,“对不起,舅舅,小宇以后不会了。”

    其他人看了一会儿他们一大一小的话,笑了笑,然后继续谈论他们刚才谈的事情。

    “这件事情还是要注意一点,虽说逼你们两家的幕后之人突然停手,但难保他们是不是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计谋。”那拉郝摸着他自己的下巴,思考了一番,把他想到的结果拿出来讲。

    “对了,东悒国那边来信,说是维塔国驻守在东悒国的一半士兵都撤离了,不知去向。”那拉流这个时候也加入了谈话当中。

    风云湛跟柳俊一听这个消息,顿时眉头紧蹙,二人相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向那拉郝三兄弟望了过去。

    那拉郝三兄弟朝他们两个点了下头,回了一句,“正是你们所想的那样,据我后来派出去的探子回报,那一半不知去向的士兵现在正潜伏在你们大圣朝周围。”那拉郝看着他们两个说。

    “这件事情这么大,不行,我要进宫,把这件事情告诉里面的人才行。”风云湛突然从椅子上站起,一脸着急。

    看着风风火火离开的风云湛,柳俊把头转向那拉郝三兄弟这边,继续问,“这件事情是维塔国国王做的吗?”

    “哼哼…,怎么可能,维塔国国王可是个贪生怕死的,他怎么有胆做这种事情,又不是不要命了,是他外甥,叶那拉郁做的。”那拉流冷哼了几声,眼里露出对从未见过面的叶那拉郁好奇心。

    这个叶那拉郁果然不愧是维塔国国王带在身边的继承人,比起他那个没用的舅舅,这个叶那拉郁倒是厉害。

    ——

    京城的气氛非常令人紧张,就连街上过路的百姓们也知道大圣朝好像快要变天了。

    这些天,张倩一直在家里陪着家里人,对于外面的紧张气氛,她多多少少还有知道一点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天晚上,住在宫里的风晴突然带着正在生病的御文帝来到了风府。

    这两位权力者的到来,自然是让风府这边的人忙碌了一翻。

    夜晚,张倩在房间里等着在外面忙事的柳俊回来。

    夜很安静,皎白的月光洒在院子里,映出某人回来的高大身影,张倩看到这个身影,立即站起身,走到门口迎接。

    “回来了,吃了晚饭没?”张倩看着回来的柳俊,心疼的问道。

    “刚吃了一碗厨房那边做的面,你怎么还没睡。”看到帮自己脱衣服的妻子,柳俊双眼溢满着幸福光芒看着她问。

    张倩帮他脱完衣服,听到他这句问话,回头看了他一眼,回答,“你都没有回来,我怎么能睡得着。”

    柳俊没说什么,只是上前走了几步,把她手抓过来,夫妻俩手牵手走进内室,张倩让他按着坐在一张椅子上,紧接着,他也坐在她旁边。

    安静的气氛,让两人一直为外面事情担心的心情慢慢放松下来,谁也没说话,只是这样默默握着对方的手,感受着对方的手掌心里的温度。

    两人握着手,就这样子不知道坐了有多久,温馨安静的房间里,害然响起张倩问话声,“外面的情况是不是很糟糕?”

    正微眯着眼睛的柳俊听到她这句放在,先是嗯了了一声,然后抬头看着她问,“好好的,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今天晚上姑姑还有皇上都来风府这边了,如果不是宫里发生了什么大事情,他们两个怎么可能会来到这里。”在张倩看来,他们两个到这里来,目的就是躲避身后的灾难。

    柳俊回来的时候也风伯提了一下,宫里的那两位过来了。

    看了一眼一脸想知道事情结果的妻子,柳俊叹了一口气,紧握着她手,缓缓跟她说,“确实发生了大事情,御凌奇在河南那边举兵造反了。”

    “造反了。”听到这个消息,张倩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御凌奇造反这件事情对张倩来说,这是迟早的事情,特别是这半年来,皇上的病反反复复,太子御凌风主持着朝政,更让御凌奇心里担心这个皇位就这样子让御凌风给罢占住。

    半个月前,病中的御文帝突然病情加重,在他那种龙命危在旦夕的时候,是张倩用药丸把他给救了下来,同时也查出了御文帝病重是有人故意为之,而这人就是御凌奇。

    知道自己事情败露的御凌奇也顾不得府中的下人,自己带着一帮有用的手下逃出了京都,在河南那边占了一个歇脚处。

    在这个时候,御凌风等人才知道,平时他们看到的那个没用的御凌奇居然还有他们不知道的一面,在河南那边,人家居然养了将近十万的兵马。

    柳俊见身边的女人没有说话,于是伸手拍了拍她后背,安慰道,“别害怕,就算是他有十万的兵马还有维塔国那十八万兵马,那又怎么样,我还有二十万,外加表哥他们这次带来的兵马,对他二十八万的兵,绰绰有余。”

    这次维塔国出兵,那拉郝都知道叶那拉郁是冲着他们的表妹来的,自从上次张倩在东悒国救了东悒国百姓之后,那拉郝“要你去领兵打仗吗?”张倩一脸忧心的看着他问。

    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柳俊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温柔一点,对着她说,“我不用去,你忘记了我们在东悒国带回来的XX将军了吗,有他带领着那二十万兵马,我很放心。”

    在御文帝执政的第二十个年头下,御凌奇带着他的十八万兵马攻打进了京都。

    只是在御凌奇的兵马在一进到京都城门时,才知道他们是上了里面人的当了,就在他举手想领着身后的兵马想拼死一博的时候,话还没喊出口,御凌奇才发现叶那拉郁借给他的兵马居然主动投了降。

    看着里面这站在城墙上密密麻麻的士兵们,又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士兵,御凌奇双脚一软,看着比自己兵马的对手,御凌奇知道自己是真的败了。

    当御凌奇一跪下来的时候,他的脖子上立即多了好几闪闪发亮的剑搁在他脖子上。

    御凌奇看着走过来的来人,冷冷开口问了一句,“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帮我夺得帝位的吗?”

    叶那拉郁居高临下瞪着他,说了一句,“我母亲是你杀的。”

    突然,御凌奇哈哈大笑出声。

    一场逼宫大戏就这样子落下帷幕。

    在风府住了半个月的帝后也被御凌风这个太子接回了皇宫。

    重回朝堂的御文帝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个敢肖想他皇位的儿子御凌奇给打进了天牢,后来,御凌奇被剥夺了皇子身份,流放到御家历代祖先的皇陵守陵。

    经过半个月的修整,京都恢复以往的繁华。

    大街上,此时人声鼎沸,大家都围在路边,看着在路中间经过的马车。

    此时,张倩跟柳俊正站在路边,看着从眼前经过的马车,马车虽然华丽,但里面的人这辈子都可能要为他犯下的错事付出代价了。

    等马车一走过,人群也慢慢散开,正打算拉着柳俊去逛街的张倩突然看到了人群中还没有走开的小宇。

    “相公,是小宇,我们快点过去。”张倩拉着柳俊就朝对面那边跑了过来。

    准备转身的小宇突然身后被人拍了下,回过头望了一眼,小宇脸上露出了笑容,冲张倩跟柳俊喊了一句,“小倩姐姐,舅舅。”

    “你来这里送他了。”柳俊面无表情跟小宇说道。

    小宇看了一眼己经走远的马车,轻轻点了下头,“是的,我来送送他,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小时候救过我的大哥。”

    张倩看了一眼柳俊,见他没说话,于是松开他手,走到小宇这边,拍了拍他肩膀,“你也别难过了,他现在这个结局是他咎由自取,于你无关的。”

    “我知道。”小宇轻轻点了下头。

    等张倩跟柳俊回到风府的时候,才知道风府那边有一件大事情在等着他们。

    风府大门口,刘亦静一看到他们夫妻俩加烕,马上跑过来,拉着张倩的手说,“你们两个终于加烕了,快点进去吧,皇上派人过来宣旨了。”

    “皇上派人过来给我们宣圣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张倩一听,顿时糊涂了。

    刘亦静也不太清楚这件事情,她只知道今天早上在他们两个一出去没多久,宫里那边就来人了,然后也没听清楚,就让风老太太给派到这里等他们两个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就是好事了,你们快点进去吧,那个宣旨公公在这里呆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人家估计都要等烦了。”刘亦静催着他们两个说道。

    柳俊跟刘亦静说了一句,“多谢大嫂了。”说完这句话,柳俊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