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1/3)

    很多时候, 故事的开始让人措手不及,故事的结束则令人悄然叹息。无论是左菱舟也好, 纪连幽也罢, 都没有想到事情都收尾会是这样。然而,不管她们对此或伤或悲, 或忧或叹, 当第二日清晨的阳光再次照耀在床上时, 她们睁开眼,看着窗外,也都只能选择继续着自己的故事。

    半个月后, 左菱舟正式被册封为公主,纪连幽也被封了郡主。纪连幽有些不解, 去问了顾玄棠是怎么回事。

    顾玄棠道, “主要是两点, 第一,你在这一次的事件中, 也算是有功劳的。第二, ”顾玄棠看着她,“菱舟一个人在京里也没什么朋友, 而你本就是以陛下的妹妹的身份进京, 虽说你并不是, 但却和菱舟结为了姐妹,菱舟是公主,你自然也该有所身份。这样, 也能留在京里陪陪她。”

    “功劳?”纪连幽更糊涂了,“我有什么功劳啊?”

    “你忘了那日你迷路时,见到的人了?”顾玄棠问道。

    纪连幽瞬间想起了那个偏僻的宫殿内,被侍卫看守着的男扮女装的那个妃子。她心思一动,有些不敢相信,“难道,他是……”

    “嘘,”顾玄棠轻声提醒,“噤声。”

    纪连幽连忙点头。

    “现在你知道你的功劳了。”

    纪连幽皮笑肉不笑,她甚至觉得自己不知道更安全,“陛下知道是我吗?”

    “你觉得呢?”

    纪连幽伸手捂脸,她觉得她这辈子大概的无法离开京城了,知道了个这么大的秘密,她这一辈子估计再也不能离开皇帝的视线了。

    顾玄棠见她一脸欲哭无泪,安慰道:“别怕,不会有什么事的。况且,当郡主不好吗?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不好吗?”

    “我怕自己不习惯。”她道。

    “正好,菱舟也不习惯自己公主的身份,你们俩还能互相鼓励一下。”

    纪连幽看向一旁的左菱舟,左菱舟回以她一个无奈的表情,两个人长叹一声,互相感慨人生多艰。

    周以苛在闲暇之后,想要与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交流一下兄妹感情,才发现他这个妹妹一连几日都不在宫里,而是在相府。周以苛不觉有些头疼,他与顾玄棠相识多年,亲眼看到许多姑娘有意无意的向他表达着自己的爱慕,可自己这清高自傲的朋友却始终不为所动。他一直很好奇顾玄棠到底会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却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自己的妹妹。这种兄妹刚刚相认,妹妹前脚正准备进门,后脚就要被人给娶走的心情,让他再看向自己这位至交好友时,竟有几分不那么顺眼。

    周以苛让人把左菱舟接回了宫,并交代道,“你这几日就好好在宫里待着,顾相事务繁忙,你就不要去打扰他了,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来找我。”

    “好。”左菱舟乖巧道。

    周以苛给将点心朝着她的位置推了推,状似无意的问道,“听说,你似乎也叫顾相哥哥?”

    左菱舟一口水差点没直接呛在喉咙里,她咳了几声,周以苛温柔的帮她拍了拍背,“慢些喝。”

    左菱舟抬头看他,很有求生欲的表示,“哥哥你听谁说的,真是一派胡言,我只是因为顾相本身比我大,所以偶尔会这么叫他一句。”

    周以苛面带微笑,“偶尔?”

    “以后不会了。”左菱舟立马表态。

    周以苛见此,这才勉强“嗯”了一声,似是较为满意。

    左菱舟一边陪他说这话,一边暗自思量着,想不到自己这个哥哥竟然还是个妹控,看来自己日后说话要注意了。

    她和纪连幽又住回了泠清阁,周以苛觉得这里有些偏远,想给她们换个宫殿,可是左菱舟不愿意,直言自己在这里住的挺好的。周以苛心知她估摸着是惦记着宫殿内的那条密道,再一想到她为何惦记这条密道,便只觉得自己又要看故友不甚顺眼了。

    然而不止他看顾玄棠不甚顺眼,顾玄棠这几日也看他十分碍眼。他本以为,事情结束,尘埃落定,他也可以和自己的小姑娘好好的亲昵一番,哪曾想左菱舟这一进宫,竟是再也没有出来了。他问周以苛,周以苛也只是回答,“菱儿毕竟是未出阁的姑娘,整日与你在一起,对她声誉不好。”

    顾玄棠简直震惊,“你难道忘了你答应过将她许配给我?”

    “可现今,她还尚未嫁给你不是吗?说起来,乾州这几天确实是有些异常,要么醒之,你还是去一趟罢。”

    顾玄棠看着面前的人,走到了他面前。

    “你做什么?”周以苛疑惑。

    “看看你是不是又是谁假扮的。”

    周以苛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看来,不管是我,还是周礼,我们俩想让你离京的心是一致的。”

    顾玄棠心下无语,却又觉得自己都舍不得她嫁给别人,周以苛这个当哥哥的,估计也是不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我真不是仙二代 美女总裁的近身神医 重生之最强剑神 逍遥战神 沧元图 万界最强之光 史上最强侯爷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猎日雷神 只为你弯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