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1/4)

    “殿下, 我想留父母在东宫住一宿。”左云裳看了一眼叶裕衣的表情, 她补上了后半句,“不行的话, 我出宫与他们住一宿也挺不错。黄黄, 你看如何?”

    叶裕衣淡淡道:“宫中素来不留外客,即便是妃嫔的父母前来探望也只是稍稍坐一坐便罢了。若贸然留宿,恐怕会惹人非议。“

    左云裳扣着他的手晃了晃, “正是知道那帮言官多事,这不是才问殿下吗?”

    方才还叫黄黄,也就是这种时候才能听她叫一声殿下。若不全了她的心愿,怕是他这几日都要不得安宁。

    叶裕衣语声一顿,无奈道:“从前倒是有妃子回门的先例, 你的兄长左廷在京中有府邸居住, 既是你大哥的家便也算是你家了。你算来还是未嫁之身,回自己家住上几日都是无碍的。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左云裳眼角眉梢都藏不住笑, 脚步都更轻快了些, “好,那就这么办了。黄黄总是有这么多的办法。”

    左氏夫妇一入宫还未来得及与左云裳多说几句,便被召入中宫受皇后与皇帝接见。

    叶裕衣与左云裳在一旁作陪, 但没有什么他们二人说话的余地。

    左云裳初见时眼睛粘在双亲身上移不开,好好看了一会儿便收回了视线觉得有些无趣起来。

    今日不仅皇后与皇帝都在,一旁还有官吏盯着。

    叶裕衣下意识往礼部的官员上看了一眼,果不其然,那些人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

    他微微侧首与左云裳低语道:“那几位穿朝服站着的人云娘看到了吗?”

    左云裳恹恹的直起腰身, 端端正正的坐好了。见此情景,那几人才满意的收回目光。

    她心中暗道,一见着这些穿官服的就没好事。

    父母就在面前却不能说话,连多看几眼都不行,这可真是太讨厌了。

    叶裕衣见她像是霜打了的花一样,低声宽慰她,“暂且忍一忍,再过一个时辰就可以回去。”

    左云裳轻轻地点了点头,眼中亮晶晶的看了一眼叶裕衣,发鬓中的凤簪流苏跟着她的动作微微摇晃。

    她偷偷的从桌下将手伸过去,指尖搭在他手上,不知塞了个什么东西。

    叶裕衣低头看着掌心中的糖块,挑了挑眉头。

    怎么跟哄孩子似的。

    她对他眨眨眼,唇角一动,面颊上梨涡浅浅。

    叶裕衣捏着手中的糖块,一时软了心肠。

    趁着旁人不注意,做低头喝水的样子将糖吃了。

    熟悉的甜味,又是桂花糖。

    他唇角弯了弯。

    江珠余光将二人这一番情状看在眼中,她匆匆收回视线继续应对皇后,心下却是微微放松,看来太子待她家的云娘还算不错。

    他们回到东宫已经是下午。

    左央面对叶裕衣仍有些忐忑,只是目光不住的往左云裳身上放。

    左云裳让那黑面将军抓出门时,他就有种不妙的预感,果然没过多久就等来了宫中赐婚的圣旨。

    自家女儿什么性子,他这个做爹的自然清楚。

    云娘虽是女儿身,但在惹祸这一途上不仅毫不逊色于她的兄长们,反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自她年幼时,他便时常忧心自家女儿这般活泼过头,日后怕是寻不到什么好郎君。每每想到这一点,他就会狠狠心告诉自己。若是云娘看上了那家男儿,即便是要用强抢的,他这个做爹的总归也要全了自家闺女的心愿。

    果然云娘日渐长大,出落的越发美丽。熙州的少年郎们却没有几个敢来一试。她是朵开的艳丽恣意得让蜂蝶都不敢靠近的奇花。

    左央见此景一时欣慰一时又苦恼,好在他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做姑爷的合适人选。旧友的儿子仇桓靖,这孩子也算知根知底,家境贫寒为人正派,品行端正还从小就受了他颇多照拂。

    若云娘嫁给他,他绝不会敢给云娘委屈受。

    想到这里,左央总忍不住深深悔恨,若是他那时看住了云娘没让她入沙漠该多好。

    若没有遇到太子这个从天而降的变数,他就不必日日担忧云娘在京中会闯祸惹事,也不必担心云娘在宫中会受什么委屈。

    齐大非偶,云娘这性子怎么能入宫呢?

    太子离开熙州他以为这事就算完了,谁能料到太子竟会对云娘如此执着。

    但以云娘的性子,若是被人逼着去做一件不愿意做的事情,她定然会闹个天翻地覆。

    这孩子执拗的很,不仅执拗还无女子的柔顺,从不肯对人低头。

    这些日子他日夜忧愁,担心云娘在东宫触怒太子,梦都梦见他的云娘被人斥骂杖责,行容消瘦。

    此时见着心心念念了许久的闺女,她比起在熙州时似乎又抽条了一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我真不是仙二代 美女总裁的近身神医 重生之最强剑神 逍遥战神 沧元图 万界最强之光 史上最强侯爷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猎日雷神 只为你弯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