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1/5)

    从D市回到B市比较近, 阮苏只感觉还没睡一会儿就落地了。池景森给两人安排了池家私人医院去进行全身检查,再三确认两人除了外伤后并无大碍后,让司机送他们回去了。

    因着池景辰背后的伤, 阮苏想了想,还是在男人期待的目光下告诉司机去她现在住的公寓。池景辰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像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阮苏没忍住, 在转头看向窗外风景时, 唇角终时绷不住的上扬。

    池景辰背上的伤确实是在肩胛骨下面几厘米的地方,被医生处理好伤口后叮嘱不能进水, 按时换药换纱布,从肩膀到伤口都被缠了好大一圈纱布,行动颇有不便。不过在回家前,两人已经洗过澡换了新的衣服,回家后也不需要再清洗。

    “你去睡一觉吧。”阮苏回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的池景辰, “不过没有男士睡衣。”

    池景辰抿了抿唇:“那你呢,你不睡吗?”

    阮苏有两部手机, 带去D市的手机丢失在了废墟中, 看不到有谁给她发了消息,只能琢磨着可能给她打电话的人挨个打过去。她摇摇头:“我要报个平安, 你去房间睡吧。”

    池景辰垂了垂眼,没动,阮苏半天没听见声音,以为他是去房间了, 回头看才发觉男人还坐在沙发上,她蹙了蹙眉,池景辰抬眸,黑眸深邃,声音依旧低哑:“我想在你旁边呆着,不会打扰到你的。”

    似乎是害怕被拒绝,池景辰飞快地指了指她身旁不远的单人沙发:“我就在那就好。”

    阮苏感知到他情绪里的不安,怔愣了片刻,而后恢复自然,走到他身边坐下:“你去客房睡,我在旁边处理事情。”

    男人眼眸微亮。

    阮苏抬头看了眼床上面朝着她这边熟睡的男人,眼下青黑一片,肤色苍白。她从第一眼就发觉池景辰瘦了,以为只是一点,却不曾想,脱去厚冬衣的池景辰更瘦,看着就是没有好好吃饭。她回想起徐修远当时说的那句“他在害怕”,鼻尖一酸。

    男人就连睡着后眉头也是紧皱着的,紧闭的双眸看得出他此刻或许沉浸在并不那么美好的梦境中。阮苏叹了口气,低下头给耿乐乐发消息。

    耿乐乐是知道阮苏去D市的,在看见D市发生地震后的情况后心都吓掉了,疯狂给阮苏打电话,不断地祈祷阮苏或许因为飞机延误并没有成功到达D市。但是更多的还是害怕,新闻报道确实是有飞机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延误了起飞,一航班的乘客都幸运的避开了灾难,但那并不是阮苏所乘坐的航班。

    在得知阮苏是真的被压在了废墟下,耿乐乐都快炸掉了:“你怎么不早说啊?你有事没,你等着,我这就来看你!”

    说着,阮苏就听到那端穿衣服的窸窣声,连忙阻止道:“你别来,不太方便?”

    “不太方便?”耿乐乐的动作停止了,狐疑地品着阮苏这句话:“什么意思?你在家里还藏了男人?!”

    阮苏被她的惊天大嗓门给震到了耳朵,抬手揉了揉,寻思着怎么措辞才不会让耿乐乐更加惊讶,温声道:“池景辰在我这儿。”

    耿乐乐想要调侃的话都到了嘴边,又一转,被咽了回去。

    她知道,池景辰于阮苏而言是不一样的,在这件事情上,她不应该也不能说什么。沉默几秒后,耿乐乐轻声问道:“你...想好了?”

    阮苏喜欢极了她的体贴和默契,目光凝在男人消瘦的脸上,弯着唇嗯了声:“我这次去就是去找他的。”

    耿乐乐沉默了片刻,而后叹气:“既然你都想好了,那就没有什么好说了的。希望最后不会让你后悔。”

    阮苏没说话,抿了抿唇,两人沉默许久,耿乐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提醒她:“你出发的那天,晏阑阳给我打了电话,问你在哪,说打不通你的手机,我就告诉他了你在飞机上,你手机不是掉了吗,我想他应该也是给你发过消息的。”

    和耿乐乐又简单地聊了几句,阮苏还要回电话回消息,两人就没再多聊。阮苏从她那里要来晏阑阳的电话,拨号打过去,却没人接通,阮苏试了几次都是“嘟嘟嘟”的机械声。阮苏寻思着可能是D市的有些病人会被送到晏阑阳的医院去,大概很忙,就发送了微信好友申请,指尖在屏幕上“啪啪”打字——

    【我是阮苏,手机不见了,如果你看到了消息就同意我的申请叭~】

    阮苏从微博热搜上看到在D市发生地震时,B市这边也有余震产生,她不清楚阮建成和丁芸有没有给她发过消息,毕竟H市和B市隔着远,感觉不到余震的。要是没注意说漏了嘴反而还会让他们平白地担心,阮苏犹豫了片刻,点开了和丁芸的号码,刚一响铃,那边就接了起来——

    “妈妈!”

    “软软,你没事吧?我和爸爸听说B市有余震,你那没出什么事情吧?”丁芸声音里很明显的有紧张,而后阮建成的声音也出现了,“软软,你那怎么样啊?要不要爸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新书推荐: 我真不是仙二代 美女总裁的近身神医 重生之最强剑神 逍遥战神 沧元图 万界最强之光 史上最强侯爷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猎日雷神 只为你弯腰